费城市政厅:世界最高的纯石造建筑物

文/詹姆斯·史密斯(JAMES HOWARD SMITH) 翻译/陈遇
威廉·佩恩(William Penn)主持着费城。过去86年来,费城的市政厅都是当地最高的建筑物,也是为了向佩恩致意:所有人都不应该把建筑物盖超过佩恩的帽子。不过随着时代改变,现在已不再是城市中最高的建筑物。尽管如此,市政厅雕像下的观景台仍提供游客以接近佩恩的视角,享受这个由佩恩一手打造的广阔费城景致。(Photosounds/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039
【字号】    
   标签: tags: ,

美国费城市政厅就像一位高贵的绅士,优雅地服务着这座城市。在建筑材料和结构元素上,这座市政厅都相当工整完备,散发出一股典雅的文化气息。

在通往市政厅的四条道路上,远远地就能清楚看到市政厅大楼位于道路远方的端景上,甚至还可以看到主入口后方更遥远的塔楼。这里曾是世界最高的大楼之一,也是最重的纯石造承重结构,没有使用任何钢铁构材。

通往市政厅的四条道路上,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市政厅位于道路的端景,以及主入口后方更远处的塔楼。这里曾是世界最高的大楼之一,也曾是最重的纯石造承重结构,没有使用任何钢铁构材。(Beyond My Ken/CC BY-SA 4.0)

市政厅建构的位置最早出现在宾夕凡尼亚州的创始人,威廉·佩恩(William Penn)于1682年制作的都市计划图中。

费城的都市计划可说是最早的理想城市规划,在四万五千平方英里的土地上,笔直的网格状路网切割出一块块工整的方形街廓。计划图将城市分为四个大街区,每个街区各有一座公园,而整座路网的正中心又有一座大广场。佩恩的这项都市计划非常成功,随后在华盛顿特区1791年的都市计划也采用了相似的网格状系统。

这座市政厅正好位于市中心两条主要道路的交汇处。建筑工程于1871年正式开始,直到1901年才完工,实现了最初计划的构想,成为城市的关键枢纽。

建筑本身是由砖块砌成,表面饰以大理石、石灰岩和花岗岩石板,以匀称的比例排列而成。(Versatile Aure/CC BY-SA 2.0)

建筑师小约翰·麦克阿瑟(John McArthur Jr.)和汤玛斯·乌斯蒂克·沃尔特(Thomas Ustick Walter)以法国第二帝国风格来设计这座公共建筑。这种风格源自于19世纪中末期拿破仑三世掌权期间,在形式上借鉴了之前的风格,包含法国的文艺复兴和巴洛克风格,孕育出一个超越时代的优雅组合。该风格在两位建筑师的巧手下,一直能带给人们欣喜,也充分反映了宾州的人文荟萃。

在造型上,市政厅的建筑物呈四边形,中间是一座宽敞的大中庭,建筑物的四边分别有一座角楼。凸曲线型的马萨式屋顶(Mansard roof)由板岩制成,上面有着大型天窗,为整座建筑物带来独特的法式风格。

建筑物呈四边形,中间是一座宽敞的大中庭,建筑物的四边分别有一座角楼。凸曲线型的马萨式屋顶(Mansard roof)由板岩制成,上面有着大型天窗,为整座建筑物带来独特的法式风格。(Toniklemm/CC BY-SA 4.0)

这座市政厅至今仍是一座功能齐全的市政大楼,总共有近700间房间,设有三个政府部门:行政部门、立法部门,和司法部门的民事法庭。

外观上,市政厅的立面装饰相当精美,包含近100座雕像,展示着历史英雄人物和代表美国立国精神的意象。建筑本身是由砖块砌成,表面饰以大理石、石灰岩和花岗岩石板,以匀称的比例排列而成。每个立面的中央都各有一座大拱门,邀请访客进入内部的露天中庭。这种半开放的立面设计具有连接建筑物内部和外部的效果,进而促进市政厅和街道人流之间的互动。

市政厅的立面装饰相当精美,将近100座雕像展示着历史英雄人物和代表美国的立国精神。(Lee Snider Photo Images/Shutterstock)

市政厅的中庭是对外开放的公共空间,为费城市民提供了举办活动和日常休闲的空间。这座中庭的设计也提供了市政厅内部房间接收自然光线和新鲜空气的功能。地面上一个巨大指南针的图样标记的是费城的中心点,以及城市的方位。

市政厅的中庭是对外开放的公共空间,为费城市民提供了举办活动和日常休闲的空间。这座中庭的设计也提供市政厅内部房间接收自然光线和新鲜空气的功能。地面上一个巨大指南针的图样标记的是费城的中心点,以及城市的方位。(Jon Bilous/Shutterstock)

楼梯是建筑物内部的重要空间。市政厅入口楼梯间的壁体是由石灰岩建成的,阶梯、柱子和底座是花岗岩制成的,而厚重的雕刻扶手则又是石灰岩。颜色鲜艳的花岗岩为雪白的内部空间提供了色彩变化,也更加凸显了特殊的结构元素。这座楼梯不仅是通往上面楼层的通道,也为建筑物内部深处提供采光。

在北侧和南侧入口的其中一座楼梯内部,从底层向上仰望七层楼高的方格天花板,就能感受到这座建筑物的宏伟规模。

这座入口楼梯间的壁体是由石灰岩建成的,阶梯、柱子和底座是花岗岩制成的,而厚重的雕刻扶手则又是石灰岩。这座楼梯不仅是通往上面楼层的通道,也为建筑物内部深处提供采光。(Bestbudbrian/CC BY-SA 3.0)

市政厅最引人注目的特征就是这座穿过城市天际线、高耸入天的大高塔。高塔的主体和建筑物其它部分相比,显得较为单调。这样的作用是将视线焦点引向高塔较为精致的上半部,那里有许多柱子、大钟和拉长的圆屋顶,构成了威廉·佩恩雕像的基座。

市政厅最引人注目的特征就是这座穿过城市天际线,高耸入天的大高塔。高塔的主体和建筑物其他部分相比,显得较为单调。这样的作用是将视线焦点引向高塔较为精致的上半部,那里有许多柱子、大钟和拉长的圆屋顶,构成了威廉·佩恩雕像的基座。(Beyond My Ken/CC BY-SA 4.0)

威廉·佩恩的雕像巨大又不失精致,总共有37英尺高,在放上高塔顶端前,曾短暂放置在市政厅的中庭里。从雕像的大小可以想像这座建筑物有多么的宏伟壮观。位于高塔顶端的佩恩雕像的帽子高于地面高度547英尺11.25英寸。

市政厅屋顶上的佩恩雕像,俯瞰着这座伟大的城市。在过去长达86年的时间里,费城市政厅都是当地最高的建筑物。这也是为了向城市的创始人佩恩致意:所有人都不应该把建筑物盖超过佩恩的帽子。不过,随着时代的改变,这项规定也黯然销退。尽管现在不再是城市中最高的建筑物,市政厅雕像下的观景台仍提供游客以接近佩恩的视角,来享受这个由佩恩一手打造的广阔费城景致。

建筑物对外的每个立面中央都各有一座大拱门,邀请并引领着访客进入内部的露天中庭。(Songquan Deng/Shutterstock)
在北侧和南侧入口的其中一座楼梯。从底层向上仰望七层楼高的方格天花板,就能感受到这座建筑物的宏伟规模。(Antigng/CC BY-SA 4.0)
威廉·佩恩的雕像巨大又不失精致,总共有37英尺高,在放上高塔顶端前,曾短暂放置在市政厅的中庭里。从雕像的大小可以想像这座建筑物有多么的宏伟壮观。位于高塔顶端的佩恩雕像的帽子高于地面高度547英尺11.25英寸。(公有领域)

作者简介:

詹姆斯·史密斯是一名建筑摄影师、设计师,也是Cartio的创始人,致力于推广古典建筑。

原文Philadelphia City Hall Graces the City’s Cent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为了追寻人类存在的真相,李奥纳多从人体外在的生理形式回归到人类的心灵层次。他在研究过肌肉骨骼系统之后,推测如果深入研究神经系统,应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释情绪对人体表情的影响。然而,研究过神经系统后发现,仍不足以证明神经系统是影响人类情绪最主要的原因,李奥纳多知道还有更深层的东西直接负责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艺术家母亲的画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妇人侧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国早期文化的一种象征。这幅画构图精妙平衡,色彩简约;有一种清教徒式的严谨与坚毅。母亲的脸部画的很柔和,这也是他的人像画惯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国大萧条期间能抚慰许多人心,因为她的确是一种美好的美国母亲形象。
  • 20世纪彩色印刷技术和大量发行技术的创新,使得马克思菲尔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万民众的喜爱。派黎胥以其经典的新古典主义板画、儿童读物插图、广告图画,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设计,如《生活》(杂志)、《时尚芭莎》(台译哈泼时尚)等,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
  • 所有受雇于拉斐尔、在他手下工作过的画家也称得上是有福之人,因为任何一个追摹他的人都会发现,他已经载誉抵达一个安全的港湾;同样,所有学习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勤奋之人,都会受到世人尊敬;甚至,会由于在为人正直方面与他相像,而赢得上天赐予的福报。
  • 美第奇学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图学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罗伦萨学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孕育知识和艺术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纪中叶创立。学院经常在佛罗伦萨圣马可广场的雕塑花园举行集会,花园系由家族拥有。
  • 蛋彩画经过千年的历史,曾一度被弃置。上一个世纪,当人们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后,又从新发现它古老温柔的特质;这一个世纪,影像充斥在各个领域,可说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调与速度,就像用喷雾器喷撒彩绘在画布上一般,只需学会按钮,五花八门的世界即垂手可得。为什么我们要再学习这古老的技法?或许正因为它一丝不苟的步骤与方法使我们再回到构成画家最基本的元素──创作离不开手艺(技法)
  • 母亲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么悲伤的画面。目睹这样的场景,多数人难免会沉湎于强烈的失落感、丧子之痛的空虚感。然而,当米开朗基罗呈现他的作品《圣殇》(Pietà)(圣母玛利亚哀悼无生命迹象的耶稣基督)时,画面却展现出克服悲伤的希望。
  • 蛋彩画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历史,假如没有它,中世纪的艺术与教堂将是一片灰暗。蛋彩画曾经是古时候画家们创作的至宝,但自十五世纪初期油画出现后,蛋彩画逐渐地被弃置;到了十六世纪,几乎完全被油画取代。然而,最近纽约的画界又开始兴起学习蛋彩画的热潮;艺术学院从一周开一堂课到三堂课,学习人数激增。其实,蛋彩画一直没被遗忘,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之间,一直都有艺术家以蛋彩创作。只是最近有点特别。或许人们对随手可得的数位影像厌倦了
  • 奥罗拉别墅从17世纪的辉煌时期以来,持续饱受时间和贪婪的摧残。到了19世纪,投资失败使得庄园腹地缩小到今天的半英亩。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虑为美国人文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买下庄园。卢多维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于1901年卖给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乔和格尔奇诺的钜作依然在别墅中屹立不摇。
  • 拉斐尔的遗体得到了荣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贵的精神所应得,参加葬礼的艺坛同行无不悲伤哭泣,一路跟随至墓地。他的逝世也为整个教廷带来巨大的悲恸,首先因为他长期担任过侍从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时也因他深得教宗厚爱,后者闻知噩耗,为之痛哭流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