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欲引入疫苗护照 议员反对 行业反应不一  

联邦政府正试图引入Covid-19疫苗护照。图为一名乘客在机场使用欧盟数字Covid疫苗证书。(PAU BARRENA/AFP via 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8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睿澳洲悉尼综合报导)联邦政府正试图引入Covid-19疫苗护照。澳洲服务部(Services Australia)与苹果和谷歌达成协议,允许在iPhone和Android设备上运行Covid-19疫苗接种证明和记录。此举遭到澳洲议员的反对,业内人士也看法不一。

据《每日电讯报》报导,在目前的立法下,联邦政府实施疫苗护照面临挑战。根据1988年隐私法第94H条规定, “如果一个人要求另一个人下载、同意或运行”类似CovidSafe这类的应用程序和记录,就构成了犯罪,最高可判五年监禁。

但政府服务部长雷诺兹 (Linda Reynolds) 没有确认政府是否将在大型体育、音乐或其它活动中引入疫苗护照。“数字证书对澳洲人来说是非强制性的”,且“独立的疫苗证书只显示Covid-19疫苗接种状况”,雷诺兹说。

议员:疫苗护照制造“医疗种族隔离

澳大利亚维州议员林布里克(David Limbrick)认为疫苗护照违反人权 。图为2020年11月11日,林布里克在州议会发言。(维州议会网站视频截图)

8月2日,澳大利亚维州议员林布里克(David Limbrick)在《旁观者》发文,指疫苗护照导致“医疗种族隔离”(medical apartheid),带来歧视。

他写道,“允许各州歧视选择不接种疫苗的人是一种医疗种族隔离的形式”,并质问“国家应该歧视未接种疫苗的人吗?还是应该保护他们不受歧视?”

对于可能有宗教或医疗原因而不接种疫苗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道德问题,在我们开始剥夺他们的行动自由权之前,应该从人权的角度来讨论和考虑”。

8月3日,联邦议员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在脸书发文,再次表示反对疫苗护照,并称正在进行反对疫苗护照的抗争。

联邦议员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表示在进行反疫苗护照的抗争。图为6月3日,澳洲联邦议员克里森藤森(George Christensen)在议会会议上发言。(澳洲议会网站视频截图。)

早在5月份,克里斯滕森就在网上发起请愿,推动“禁止疫苗护照”。请愿书写道,“我不支持政府或私人公司推出疫苗护照或任何其它胁迫性措施,这些措施基本上是强迫人们注射COVID-19(中共病毒)疫苗,否则就会被剥夺其他人可以获得的服务和权利。”

“一个自由和民主的社会不应该限制或取消自由,也不应该强迫人们接受医疗程序或要求将私人医疗信息透露给他人。”

克里斯滕森还抨击说,任何试图以拥有疫苗护照或数字护照,将澳洲人分类,并以此标准,拒绝无疫苗护照者的工作申请,或使用公众服务,或进入某些领域,“这是不对的”,“是具有歧视性的”。

7月13日,澳洲联邦参议员安蒂克(Alex Antic)在《旁观者》(The Spectator)上刊文,称强制性疫苗接种违反《纽伦堡法典》,并呼吁政府拒绝疫苗护照。

7月13日,澳洲联邦参议员安蒂克(Alex Antic)刊文,称强制性疫苗接种违反国际法,并呼吁政府拒绝疫苗护照。图为联邦参议员安蒂克。(本人提供)

他说,许多澳洲人对疫苗的安全性感到担忧,还有许多人因持有宗教观点,不接种疫苗,“这是他们的权利”。

安蒂克说,《澳洲免疫接种手册》(The Australian Immunisation Handbook)指出,(疫苗)必须在没有不当压力、胁迫或操纵的情况下自愿接种。

1947年《纽伦堡法典》指出,当事人应具有给予同意的法律能力;应处于能够自由行使选择权的地位,而不受任何武力、欺诈、欺骗、胁迫、过分要求或其它别有用心的限制或胁迫因素的干预;应充分了解和理解相关的要素,使其能够做出理解和明智的决定。

禁止疫苗护照正是《纽伦堡法典》所要防止的“别有用心的限制或胁迫”。“如果不遵守其原则,在国际法中肯定人权的意义何在?”他反问说。

此外,他还表示政府需要确保不允许企业界成为不受欢迎的医疗服务的执行者。“设想一下,在未来,航空公司、电影院和购物中心等企业在提供服务前都需要人们提供疫苗接种证明?”

“不能让企业界的极权主义者成为社会暴政的代理人”,“我们不能允许我们的政府系统通过引入疫苗护照或对未接种疫苗的公民施加限制,将澳洲公民分成两个等级(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

7月12日,澳洲联邦参议员罗伯兹(Malcolm Roberts)在一国党(One Nation)网站发布的视频中表示,强制性疫苗接种违反联邦宪法。

图为3月18日参议员罗伯茨(Malcolm Roberts在堪培拉国会大厦参议院对一项法案进行辩论。(Sam Mooy/Getty Images)

他说,澳洲宪法第51条第23-A款规定,联邦政府不能强制人们进行医疗治疗,包括疫苗接种。

他说,强制接种疫苗代表了对人身体完整性的攻击,在没有有效同意的情况下,很可能构成攻击行为。人们应该能够自由选择将什么注入他们的身体。这些疫苗的安全性仍未得到证实,长期后果也是未知的。在此基础上,强制疫苗接种是没有道理的。

7月30日,澳洲前联邦议员、昆州亿万富翁帕尔默(Clive Palmer)宣布,他将对莫里森政府引入疫苗护照的提议在澳洲高等法院发起诉讼。

澳洲前联邦议员帕尔默(Clive Palmer)表示疫苗护照违反宪法,他将对莫里森政府引入疫苗护照提诉高等法院。(Cole Bennetts/Getty Images)

7月30日晚,在国家内阁会议召开后,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澳洲接种率目标,称澳洲抗疫过渡阶段,疫苗接种率需达到70%,而走入抗疫巩固阶段,疫苗接种率需达80%。届时,澳洲对接种疫苗的人将放宽相关国外出行限制。

帕尔默说,该提议违反宪法,侵犯了所有澳洲人的权利。

“我将在高等法院就此事向莫里森提出法律挑战。”

“我们的总理正在威胁澳洲人,要求他们必须接种疫苗,这是对我们的自由和权利的攻击。”

行业看法不一

据《每日电讯报》报导,澳洲酒店协会(AHA)主席霍恩(Ian Horne)说,疫苗护照的概念“在6个月前会在我们的行业中造成真正的焦虑”。但他说,持续的封锁威胁及其对企业造成的损害已经开始超过对疫苗护照的担忧。

“(疫苗护照)似乎越来越成为一种更安全的方式,使我们能够继续经营”,他说。

澳洲酒店协会(AHA)首席执行官弗格森(Steve Ferguson)说,围绕疫苗接种护照如何运作仍有很多问题。

“我们的会员希望大门打开并保持开放……他们希望确信酒店不会再次被关闭”,“为了保持我们大门的开放”,“很乐意进行这种(疫苗护照)讨论,我们会考虑一切”,弗格森说。

虽然全国零售协会(National Retail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兰姆(Dominique Lamb)说她支持疫苗接种,但她的成员对疫苗护照系统如何在目前的隐私、歧视和其它劳工保险(WorkCover)赔偿法律下运作持保留意见。

“对于零售商,减少封锁对行业的健康发展非常重要……但你不能根据医疗纪录或病史歧视某人,人们不能被要求披露病史”,她说。

“零售店不太可能因为客户没接种疫苗而拒绝服务顾客”。

澳洲购物中心委员会(Shopping Centre Council of Australia)主席纳尔迪(Angus Nardi)表示,“尚未考虑过这样(疫苗护照)的举措”。

澳洲零售协会(Australian Retailers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扎赫拉(Paul Zahra)说,“虽然疫苗护照在实现国内和国际旅行方面可能有其优点,但将这种计划应用于购物是一种过分的行为,因为购物是人们获得他们所需的食品、商品和服务的基本活动”。

澳洲咖啡馆业主和咖啡师协会(Cafe Owners and Baristas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发言人爱德华兹(Sean Edwards)说,如果疫苗护照能让这个行业重新站起来,他就会支持。

他说:“任何像这样的举措(疫苗接种护照),如果能放宽限制(并)开放,会受到我们行业的欢迎”。

责任编辑:宗敏青

了解更多澳洲即时要闻及生活资讯,请点击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网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