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用故事突破同温层】

难忘的实习生活

文/病理科医师二三事

Intern时期,是我这辈子难以忘怀的一段时光。(Pixabay)
人气: 2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9月01日讯】在医师的养成教育中,我们的身份从医学生起始,大五后变成见实习医师(Clerk,Intern),毕业后考到医师执照,经由中央选配系统选配医院成为不分科住院医师(PGY),而后自行投履历应征专科住院医师,经过3~7年(不同专科训练年限不同)不等的专科训练后,考到专科执照成为主治医师,便独当一面,担负起医疗业务主要责任。

这样的医学层级是严谨的,我们对于长于自己的会叫声老师或学长姐,而他们也多会对幼辈加以提携,分享医学常规和经验,而这么长的医学训练时程,也是为了让我们能具备足够的医学专业和人文素养,才能肩负医疗重任!

而医学教育也常有改制,像是PGY就是在SARS后应运而生,而原先医学系需要修习7年,第7年为实习医师(Intern),毕业后当1年PGY再接专科住院医师,但在102年后入学者改为6年制+2年PGY,也取消Intern制度,所以101年入学的我,便是末代7年制,也成为末代Intern。

Intern时还没有正式医师执照,但在上级督导下,我们可以执行一般医疗业务,如果对于自己的处置没把握,也可以适时向上级求救。Intern前的一个月,大家都非常紧张,因为当上Intern后,病人的生命一部分掌握在你手里,当一觉醒来,从Clerk正式成为Intern时,你知道,你已一夜长大。

Intern刚开始时,临床工作尚未完全熟悉,常常跌跌撞撞、东碰西磨,而很多杂事也都要帮忙,却又害怕自己搞砸,于是每天都战战兢兢。有一阵子,大家疯买Crocs工作鞋,值班时好穿、好脱、好跑,脏了可以刷,刷不起来也不心疼。

Intern要值班,往往都是一个月8班,从傍晚下班后值到隔天早上8时,再继续上班到中午,下午则休假(PM off),每个医院制度不尽相同,班数也不等,但据说前辈们以前更地狱,虽然一样都是在危难中成长,但我们似乎好得多。

记得有次值班时,我实在太累,半夜两时多终于能倒在值班室的床上,才刚进到值班室不久后,电话响起,电话那头护理师有些紧张的说:“Intern,这里是xx病房,xx-x床病人有点喘,你要不要来看一下。”我依稀记得有说声好,但随即又脑袋昏沉睡去。

约莫过了5分钟,忽然惊醒,想到刚刚好像有人跟我说一个病人出状况,回过神来赶紧抓着听诊器冲出去,一边打着电话想询问详细情形,但护理站没人接电话,由于该病房在另一栋大楼,已经延迟的我只能用尽全力冲。

我赶到时,病人更喘了,原先已换成的氧气面罩已经撑不住血氧,加上病人血压上下飘忽,掐水后还是提不上来,我赶紧整理好现有资讯并报告上级住院医师,很快的学姐过来,获得病人同意后帮他插管和放中央静脉导管,之后转加护病房,研判可能是肺炎没控制下来,造成败血性休克

医疗现场,有些可以先观察,有些急得可是一刻都不能等,医师得快手快脚、当机立断。忙完了这位病人也打完交班病历后,已看见护理师们出发到各病室量晨间生命征象,清晨的阳光已经从窗户悄悄洒了进来,照在身上驱赶了暗夜残存的凉意。

有时候回想起来,Intern生活真的很日夜颠倒,睡眠永远不够,总是害怕做不好以及国考考不过,可是却也有些浪漫,当你深夜推着病人转送加护病房,家属跟你说谢谢时,或者远远听到主治医师向他的团队说,昨晚值班医师还算机警时,又或者翻着“小麻”(内科书),计算该给的药物剂量,而后病人真的病况好转后,那种心中全然被喜悦填满时的感受,真的一辈子都忘不了。

Intern时期,是我这辈子难以忘怀的一段时光。

更多投稿文章刊载于【医淬思 最大的医疗社群联盟】◇

责任编辑:李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