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中共关国门惹议 习换北京卫戍区高层

人气 8003

【大纪元2021年08月05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8月4日,星期三。

今天关注的焦点:停发普通护照,中共关闭出国大门?十年间,大陆出逃人数逾60万;敏感军区高官变动,习带风向、发信号?西半球和南海不安宁,美多方出击;中共羽球员脏话引韩国抗议,或影响北京冬奥。

停发普通护照 中共关闭出国大门

8月4日,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记者会,宣布了一项消息,将对许多大陆民众造成影响。

国家移民管理局边防检查管理司长刘海涛在会上表示,他们将从严审批签发公民出入境通行证件,对非必要、非紧急出境事由,暂不签发普通护照等出入境证件。这么做的理由是:目前境外疫情的反弹“非常明显”,中国要“外防输入”。

有网友质疑,按照这个说法,“应该是只出不进啊,怎么变成只进不出了呢?”也有人说,“明明就是边检就可以控制的事儿,偏偏不给办护照了,这就好比要进行交通管制,设路卡就行,却把人家驾照给禁了。这一下仿佛回到几十年前了。”

疫情爆发以来,大陆民众申办护照困难的消息一直不断,官方也并不是第一次回应。7月30日,中共移民管理局就宣布过类似消息,声称如果不是紧急必要,建议申请人取消或推迟出国出境计划。

他们还通报,2021年上半年,全国签发的普通护照共33.5万本,主要事由为留学、就业和商务,签发量仅为2019年同期的2%。

官方给出了所谓的有效申办条件,就是留学、就业和商务。但有学生在网上吐槽说,除非有国外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上面有明确的开学日期,否则是申请不到护照的。

有人感叹,“还要抗议人家美国不给签证,这个国家连给自己人民的护照都不发,好意思的,想想真是滑稽~”其他人回复说,“是抗议不给党员,不是国人。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利益。”

此外,8月2日,大陆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太太李文足在推特上分享说,她当天去给儿子办护照被拒,因为不符合条件。她请工作人员出示这些“条件”的相关法律法规,结果被告知,“这是国家机密”。

李文足说,她实在想不明白,这法律法规算哪门子国家机密?最后,她还被警告,不要在网上乱发,否则要被追究责任。

目前,当局几乎是关上了普通民众出国的大门。他们真的是为了防范疫情吗?外界普遍不这么认为。

原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对大纪元表示,疫情之下,中国经济严重下滑,中共手里的钱越来越少了,外汇紧缺,它怕中国人出去花钱,怕这些钱流到海外去;另外,中共也可能害怕这些人出国以后不回国,所以更加收紧出境管控,这实际上是一种倒退,退到闭关锁国。

上海观察人士陈明慧也认为,防疫只是一方面;还有一个原因,明年就要召开二十大了,中共内部各种权力博弈,包括重新洗牌、重新布局。当权者很可能是在关键时刻关门打狗,防止高官外逃。

十年间 大陆出逃人数逾60万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对于大陆老百姓来说,在不知不觉中,出国又变成了一件难事。而在过去10年,出境政策相对宽松,从中国出逃的难民人数也急速攀升。

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的数据,2010年,中国寻求庇护的有7,732人,之后人数逐年上升,到2020年达到10万7,864人,10年增长了近14倍,总人数超过63万。其中,大部分增长趋势是在习近平上台后形成的。

《经济学人》杂志在上周发文指出,“自从习近平2012年底上台以来,已经有61.3万中国人在别国申请庇护”,因为“他以一年比一年更紧的铁腕统治着中国”。

申请庇护的人,从记者、学者、信仰者、律师、人权活动者,到一胎化受害者、维吾尔人、香港人等等,名单很长。这些人中,有七成都前往美国。

文章还说,在中共当局严厉的箝制政策下,寻求庇护的人数可能会继续上升。同时,寻求庇护的人离开中国、到另一个国家的难度也增加了。

敏感军区高官变动 习发何信号?

普通民众被进一步打压、管控,近期,中共的敏感军区也发生了人事变动。

8月4日,《北京青年报》旗下的时政类读物“政知见”发文,强调北京卫戍区和新疆军区出现高层调动。其中,原北京卫戍区副政委鲍泽敏,7月份调任江西,现在任该省军区政委。

此外,文章引述了新疆军区政治工作部旗下的微信公众号“喀喇昆仑卫士”的消息,称8月2日下午,新疆军区司令员汪海江参加了军官退役仪式。汪海江原为西藏军区司令员,今年4月赴新疆工作,职务一直没有对外公开。这是官方首次明确他的身份。

文章还强调,北京卫戍区、新疆军区和西藏军区,这三个省级军区地位特殊。根据惯例,省级军区建制一般为正军职。而北京、新疆和西藏的建制级别更高,是副大军区级,主官也一般高配为中将,其他则大多为少将。

军改后,各省级军区多划归为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管理,但北京、新疆和西藏却有别于其它,转隶至陆军。这意味着,三个军区单位是需要承担主要作战任务和跨区域作战的野战部队。而其它省级军区的职责,主要是协同配合地方组织、民兵预备役人员进行抢险救灾、组织征兵、预备役部队建设等工作。差别就非常大。

很显然,这篇文章想要凸显,它所报导的军方高层变动举足轻重。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吗?

大纪元专栏作家王赫分析,8月1日是中共的“建军节”,媒体自然要造气氛,每年出一些些应景之作。不过,对于涉及军方的宣传,中共是严格控制的,什么时候发布重要军官的职务变动是特意安排的,因为这牵涉到复杂的军内派系斗争,和习当局的用人。尤其,今年是中共各级换届高峰期,明年又是二十大,关键岗位的卡位战已经打响,习当局自然要通过发布军官职务变动消息来带风向、发信号。

王赫还表示,习近平上台后大动军队,对军官队伍可以说一直在清洗、调整、洗牌。比如,习上台8年内,北京卫戍区军政高层换7人,包括4任司令员、3任政委;从2019年12月29日到2020年12月29日,武警部队换了一半人。

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习近平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所以尽量避免任何一人在该位置长期任职,以免形成山头势力。但是,频繁换将,军心难稳;更严重的是,中高级军官对习也很难建立起忠诚感,一旦风云有变,谁也不知道会窜出哪匹“黑马”来。可以说,当今中共政局,表面平静,其实一直都风雨飘摇啊。

西半球和南海不安宁 美多方出击

中共军方变动不断,而日前,美国军方对北京提出了严厉指控。

8月3日,被提名出任下一任美军南方司令部司令的陆军中将劳拉‧理查森(Lt. General Laura Richardson)在参议院的提名听证会上说,在中国(中共)的支持下,西半球美国以南的一些专制政权和跨国犯罪组织,正试图加强实力,挑战自由社会。她指的这片区域,主要是中美洲、加勒比海地区以及南美洲。

中共是如何操弄的呢?理查森表示,眼下,该区域疫情严峻,中共就利用他们的困境,从中谋取自己的利益。她还说,她会做好准备,支持政府向那里的伙伴国家运送疫苗。听得出,中共又在疫苗上做文章了。

理查森强调,美国需要努力降低区域外国家对本地区的侵蚀,增进区域的安全。

另一方面,8月2日,美国联邦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民主党资深众议员路里亚(Elaine Luria)再次剑指中共在南海的行为。

她对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克拉克(Bryan Clark)表示,在印太地区,台湾并不是唯一可能引爆重大冲突的地方;中共企图通过建造人工岛礁、有争议的海事主张,以及阻止商业交通等方式,把整个南海变成它控制的“一系列”咽喉点。面对这些威胁,美国必须提升在该地区的存在,并联合盟友的力量。

路里亚还批评,拜登政府的国防预算是“裁减多于建设”。她强调,如果美国要有威慑力,就必须是可信的,让中共知道,美国会在那里,但“我们目前的威慑是有问题的”。

路里亚担忧的是政府对国防经费的投入。同时,我们看到美国在联合区域盟友方面,还在继续努力。

上个月13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刚参加完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简称东盟)外长视频会议。外界推测,会议应该讨论了中共在南海引起的主权争端。8月2日到6日,布林肯继续参加5个与东盟有关的视频会议,重申美国与国际社会一起,共同捍卫海洋自由和国际法。

不仅如此,3日,白宫一名高级官员告诉路透社,副总统贺锦丽(又译哈里斯)将在本月下旬出访新加坡和越南,反击中共对南海主权的要求。

中共羽球员脏话引韩国抗议 或影响北京冬奥

下面,我们再来关注奥运会的消息。

本届东京奥运会,中共在世界面前引起的负面舆论,一直没有停。

此前,中国羽毛球选手陈清晨在对阵韩国的女双赛事当中,脏话一直骂个不停,让所有听得懂中文的大陆、台湾、香港乃至海外华人网友,全部傻眼了。

而这一段骂脏话影片也被疯传,在微博的分享就超过10万次。当时,陈清晨发微博道歉,说自己“是发音不好”、“会去调整发音”,还说“惶恐了”。

不料,在7月31日的半决赛中,不论赛情胶着还是得分,陈清晨都是继续“出口成脏”骂个不停,让人听了十分刺耳。而这一次,韩国不忍了。

韩联社报导,虽然国际奥委会(IOC)对于选手在比赛中讲脏话并没有明确的规定,不过裁判有权制止冒犯对手的言语,世界羽联(BWF)也有明文规定,比赛中不能大声说脏话。

很多韩国网友也对此怒火中烧。韩国羽毛球协会认为,无法接受陈清晨两次比赛一直喊脏话,他们提出正式抗议,交由世界羽毛球协会处置。

随后,陈清晨发微博回应称,“遗憾是常有的,但我们一直在追求不留遗憾的道路上。”

有网民直言“说脏话不应该找借口,其实很简单的道歉就可以”。

但让人意外的是,中国大陆小粉红们一面倒地支持陈清晨,狂刷留言。有人宣称陈清晨喊的脏话是所谓“国粹”,是所谓“胜利的凯歌”,还有大陆媒体将这句脏话,定名为“C语言”。

大纪元系列社论《解体党文化》曾指出,满嘴脏话是党文化的一个特色。中共对流氓粗鄙文化的宣扬歌颂,从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中改造着人们的生活习性,让人变得满嘴脏话,行为低下。

位于台北的“亚太和平研究基金会”执行长董立文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在中共灌输下,“中国舆论市场里面理性多元的声音完全消失,剩下的主流声音就是比谁更激进”。

而外界也认为,小粉红的极端反应,可能会影响到明年的冬奥会。

董立文说,这一次东京奥运场外的中国极端民族主义,已经对中共政权带来了全盘的负面影响,网络上弥漫非理性、蛮横的声音,只重视自己而不尊重他人,对于明年即将主办冬季奥运的中共政权来说,只会招致恶果。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时事纵横】中共国师出丑被刷屏 王毅举动惹疑
【时事纵横】习亲信赴美遭起底 疫情逼近中南海?
【时事纵横】多地疫情爆发 甘肃逼僧人还俗
【时事纵横】“毛像章”现身领奖台 奥委会调查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大秘或晋升 北京急删红歌内幕
【新闻大家谈】恒大楼盘烂尾?暗藏更大雷
【远见快评】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秘密
【新闻看点】厦门疫情势猛 武毒所更毒计划曝光
【秦鹏直播】立陶宛再发难 建议丢弃中国手机
【财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团再次“蛇吞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