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老有所终终哪桩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莲花
莲花(王嘉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6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老有所终”是孔子在《大道之行也》一文中的理念。即老年人能有安养的晚年,合适的归宿。孔子在《论语》中说:“老者安之”。即老年人能安乐颐养天年。

孔子自己更是“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的修养。被誉为“千古一圣”的孔子,是世界十大思想家之首。孔子生活“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不知老之将至。

事实上,孔子中年丧妻,老年丧子,晚景凄凉。甚至自己最喜爱的弟子颜回、子路,也先他而去,如同丧子之痛。当子贡去探望孔子时,孔子泪流满面,悲哀的唱着:“泰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在子路死后1年,至圣先师孔子也与世长辞,千古同悲!

到底要怎样照顾老人家,才是最好、最适合的“老有所终”?孝心,有时如杀机,杀掉老人生生之气机,是老人家无法承受的痛。

一位74岁的阿公,原本来调养心悸,眼睛模糊,消化不良,和高血压的问题。可是阿公的血压,收缩压多在100~130之间,舒张压多在65~80之间,心跳60下左右,常低于60下。我告诉阿公,血压都那么低了,还在吃降血压药,心脏会渐无力,肾脏也会提早衰竭,血压和年龄有关。

一般年轻人健康正常血压是120/80。老年人长寿血压是140/90。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有蛋白尿的肾脏病,小于150/90。年龄大于80岁,血压小于150/90。舒张压60岁前,随着年龄增高,60岁后反而会降低。

在美国65岁以上,标准血压是150/90。80岁以上,标准血压是160–170/90。世界卫生组织定义,血压,标准值是收缩压140以下/舒张压90以下mmHg。收缩压高于160/舒张压高于95,为高血压。收缩压140–160,舒张压在90–95间,为临界值。日本冈田正彦教授研究指出,吃降血压、三酸甘油酯、胆固醇的西药,会伤肾脏,甚至提高死亡率。

收缩压是脑压,舒张压是心压。老人家血压要高一点,血才会打得出去,头就比较不会晕,脚比较不会无力,腰也比较不会酸,心脏也比较不会心悸、胸闷。我请阿公渐减西药,不能一下子全停西药,会产生反弹作用,我配合针灸和中药,调节血压的过渡期。

儿子是孝子,对西医一面倒,对中医只是顺着老人家的意愿,作个样的保健。他一听到要减降血压药,立即反对,说是西医交代,不能停药,要终生服药。尽管我苦口婆心,把道理讲给他听,血压是身体机能的指标,不是病症。血压突然升高时,不是要降血压,而是要将使血压升高的背后因素去除,血压自然回降。况且,血压会随心情、睡眠、天气、生病、年龄而变化。

儿子还是不肯接受,渐减降血压药的事,而且他自己也在吃降血压药,虽然只是偶尔血压高了一点。因为医生说高血压有家族性,所以就吃着较安全。恐惧不安的心,比高血压有杀伤力。常量血压,也是一种压力。

阿公有自己的看法,他慢慢减掉高血压药,每天早晚量血压,竟都还算正常,前后花了一年,正式停服高血压药,除了生病、生气、失眠,血压会高一点之外,其他都还好。心脏病服西药1天1次1颗,兼服中药。视力、消化、筋骨等问题,都一并针药保养中。

儿子很孝顺,有机会就带阿公出游,阿公的日子过得还算平稳,就这样过了十几年,看着“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是什么滋味?阿公常问我,为什么他变得手没力,脚没力?这对勤快好动的他,很伤痛!阿公80岁那年,老伴驾鹤西归。老来无伴,灵魂的孤独,使灵魂之窗的眼睛,变得更模糊。

医生说是因为白内障之故,须开刀,开了左边眼睛,又开了右边眼睛。可是蜜月期,只有手术后几个月,眼睛又开始模糊。阿公的眼睛常流泪,也作手术治疗,到90岁了,眼睛前后开了4次刀。医生说眼睛要再开刀,阿公已对手术失去信心,心情郁卒,不想再动手术。因为每手术一次,生命力就大伤一次。

94岁的阿公,瘦干巴,身高150公分,体重38公斤,瘦骨嶙峋,身体机能渐衰退,视茫茫的,踱步摇荡在人世茫茫中。老人谙寂灭,何处解凄凉?

有一次看诊,阿公神情抑郁,我问他:“阿公!您还好吗?”阿公嘴嘟嘟的说:“我好像被孩子抛弃了,他们把我丢给外劳,我独自和外劳生活。我好想要亲情,好想子女陪伴在身边。”说着,阿公老泪纵横!虽然阿公这么说,其实,他很怕儿子,儿子很会念他,他都不敢吭声,很矛盾。因为阿公更怕他往生时,儿子不在身旁,所以都忍气吞声。

我一边拿卫生纸帮阿公擦泪,一边说:“惜惜哦!阿公!我知道您的感受,您曾细心陪伴双亲,照料他们直到往生。可是,时代不同了,现在的人,家庭、生活和工作,都是压力很大,您就多体谅他们哦!”这也是大多数家庭的写照。

在诊间,就常看到,老人家都是外劳扶进来。有的子女在旁,只顾滑手机,也不帮忙扶一下,好像花了钱,就应该给外劳照顾。再多的钱,也买不到亲情。再多的外劳,也取代不了孩子。我看了很是感伤,就会去牵扶老人家。有时我也会故意招呼子女,帮忙扶老爸老妈,或叮咛子女,多关心双亲。

无常是怎么来抢人的?清晨,阿公由外劳陪伴,到户外散步,是每天的功课。在一个阳光柔和的早晨,阿公正在散步,在往回家走的路上,被一部汽车撞倒在地。那位司机,看到撞到老人,后果不堪设想,扬长而去。当时阿公,只感到左腿一阵疼痛,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还可以走路。

儿子接到外劳的电话,马上带老爸去医院检查,照X光片,发现左大腿有裂痕,轻微骨折。医生说,老人家骨折,手术中死亡率20%。女儿很紧张的打电话来,问我的看法如何?

我建议,如果只是裂痕的轻微骨折,要不要考虑保守治疗?打石膏固定,可能须3个月左右。因为老人家已94岁高寿,体重才38公斤,已经是皮包骨了,开刀有如血光之灾啊!并建议,勿作电脑断层扫描,因为日本冈田正彦教授研究指出,其辐射量是X光片的1000倍,会把老人家的阳气折损。

老人家手术一次,就是一次重大挫伤,精气神的耗损,有如拔命根。手术中所使用的麻醉剂,风险很大,后遗症很多。手术后使用的抗生素,是大苦大寒药,伤的是心气,灭的是心的君火,和肾的命火。最不忍心的是,这么老了,还要受那些苦吗?像凌迟一样的酷刑,况且,也还没有到生死关头的必要手术。

儿子孝心,要让老爸接受最快的疗效,力排众议,让老爸接受手术。手术中,大家如热锅上的蚂蚁,担心那么无力的心脏,经得起麻醉药吗?那么瘦弱又气血不足的身子,经得起这么重大的手术吗?大家都坐立难安,如坐针毡。

当老爸从手术室推出来,医生说手术很顺利,那个微笑,好像快慰着老人家没有死在手术台上,好险没被无常带走。当麻醉药退去,老人家张开眼睛,恍如隔世,第一次经历,与死神如此接近,看到子女时,泪流满面。

手术后的阿公,身上插满了管,手术的伤口痛,痛得哇哇叫!心脏无力,承受痛苦的能力,变脆弱了。晚上阿公睡得很不安宁,夜间大喊大叫,甚至拔管,吵着要回家。晚上只好给阿公打轻剂量的镇定剂,手脚都绑起来。

阿公夜里,照样哭闹,说祖先都来找他,并很生气的问:“我没做什么坏事,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快给我解开,救人哪!”弄得大家人仰马翻,要过了子时,凌晨3~4点,老人家才累得入睡。

老人家原本多话,手术后却变得安静,不爱说话,连问话都不怎么答话。有朋友来探病,阿公没什么反应,好像不太认识。一反常态,他以前很好客,也很健谈。是谁偷走了老人家的热情?

阿公有时拒吃药,拒吃饭,似乎在抗议什么?家人很辛苦的照顾阿公。终于,阿公可以稍微走路了,但他不想走路,走几步路,就很累很喘,都坐轮椅。原本会自行大小便的阿公,手术后大小便失禁,不得不包尿布,这对爱干净的阿公,很伤自尊,变得很自卑。

对于那位扬长而去的司机,家人到派出所,调阅马路监视器,找到了车主。车主说当天载小孩上学,赶时间,所以没有停下来,说完,没有一句“对不起”。家人斥责司机不负责的态度,并要他赔偿医药费。这位先生说,他是单亲家庭,自己只是工人,作工赚钱,付不起医药费。说是付不起医药费,却开得起高级轿车,家人十分愤怒。但老先生一听说是单亲家庭,就原谅他,没让他负担半毛钱。

阿公出院后,坐着轮椅来针灸,整个人蜷曲,面色苍白,手脚无力,神光恍惚,神情淡漠。

针灸处理

94岁的老人家,好像阳气快散失了,补阳气,请诸神安位,针百会穴,百会穴也是天门,抢天门,使夜不作恶梦,灵魂不出窍。阿公手足无力,连吃饭都端不起碗来,要人喂食,是心脏无力的表征,强心,针内关穴。手无力,针曲池、合谷穴,兼预防感冒,这是术后的重点。

脚无力,针阳陵泉、三阴交穴。骨折的大腿,针风市、昆仑穴,兼疏通经络。食欲不振,也与心脏无力有关,针足三里,兼促进伤口生肌愈合。老人家以前常针灸,不怕针,但术后气弱,皆轻刺激,针完老人家气色红润些。

此时阿公体重只有35公斤,儿子孝心,买了很多保健食品给老爸吃,老爸粗茶淡饭惯了,那些健康食品,老人家吃不习惯,儿子急得直怪老爸,暴殄天物。老爸听了,眼角含着泪。我告诉儿子,虚不受补,老人家消化力差,心脏无力,承受不起高单位营养品。而且吃钙片、维他命D3,易得心脏病,让老人家的心脏雪上加霜。最好吃天然食物,不要吃精致食品。

第2次针灸,阿公骨折的脚,开始水肿,加针阴陵泉、三阴交穴。第3次针灸,阿公骨折的脚,从大腿到肢端整个水肿。阿公看到我,直掉眼泪,还哭着说:“医生,你为什么要住那么远!”我紧握着阿公的手,请他多保重。

父母在,人生还有根处,还有娘家可回,父母不在,人生只剩下归处,漂泊朝向那茫不可知的天乡。这家人的孩子,即将只剩下归途,不胜悲凄!

之后,阿公骨折的脚,水肿越来越厉害,整天昏睡,醒的时间,越来越少。阿公似乎有感知,黑白无常就在窗前等候。只要有子女回来探望,阿公好像就醒来一样,看到子女,紧拉着手,一直哭得很凄惨!

手术后不到2个月,阿公心力交瘁,再也承载不了,人生的苦难悲惨!往生前一天,阿公老泪纵横恳求儿子留宿陪他,可是,儿子酷爱清晨的运动和遛狗,自顾自的回家了。次晨,阿公孤独的走上黄泉路,只有外劳在身旁。

外劳打了很久电话,好不容易找到儿子,儿子赶紧将老爸送医院急救,医生说老人已往生了,儿子请求医生急救,医生用电击器,电击心脏,最后回天乏术!阿公的灵魂看到自己的胸骨被击裂,那惨痛那凄厉哭声,传到女儿的心中,女儿心电感应,也心脏剧痛了一下,一阵不祥之感,涌上心头。

当一个时代错乱时,越清醒的人越痛苦。在科技发达之下,有几个老人得以“老有所终”?“老者安之”?寿终正寝?@

选自《七情挂心——迷云遮慧月》/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七情挂心,温嫔容医案
七情挂心 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温嫔容医案专栏】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莲花
    老板娘犹豫再犹豫,纠结再纠结,多年的亲情鸿沟,跨不出那个沉重的脚步,一步比一步痛,老板娘眼巴巴的看着父亲节沉寂而过!血浓于水,变成血淡于水!
  • 莲花
    大姊针灸很勇敢,第一次针灸完,有说不出的沁人肺腑,开胸舒坦的愉悦。
  • 莲花
    直到七个月后,才陆陆续续解套。阿婆终于尝到能睡觉的滋味,是多么幸福美好!心脏的高速公路,承载着阿婆,走着人生最后一段旅程。
  • 莲花
    万物经过春天的生发之机,随芽可见。到了夏天,万物蓬勃茂盛,太阳也赤热得,叫人避之惟恐不及。只要一听到可以“凉”的,就觉得凉快!正值含苞绽放的年华,为何穿着棉袄度夏?
  • 二十几年来,董娘的干癣,都在西医皮肤科打转。有一次跟着朋友,从北部来看诊。董娘的整只手,整条腿,和颈部,像鳄鱼皮一样粗糙,部分皮肤呈一块块鱼鳞状红斑,好像一不小心,就会皮屑纷飞。还有鼻子过敏,膝盖痛,飞蚊症,眼睛干涩,左眼比右眼小,左眼眼皮有点下垂,常呃逆。
  • 一对小俩口,夫29岁,妻27岁,刚结婚不久,就被急着抱孙的父母,耳提面命,要尽早传香火。老实的先生,贤慧温柔的妻子,同舟共命,都对父母的指令,拱手听命。小俩口都还那么年轻,生小孩应该很容易吧!
  • 荷花, 莲花,花卉,植物
    妇人年轻时,曾患多囊性卵巢,经过手术后,开始心悸,胸闷,很容易疲倦,全身无力,晚上失眠,白天也睡不着,怎么会这样?
  • 睡莲,莲花,植物
    一位66岁女士,因为睡眠与耳鸣的问题,随着她佛教的朋友一起来调理身体。经过两个月的针灸,虽未痊愈,却觉得人很轻快,于是决定带先生一同来治疗。
  • 莲花,荷花,植物
    工程师想了很久,在人生的十字心路口,徘徊,徬徨,不知何去何从?也不知道要请教谁?谁能信得过?几经思索,专程南下,找一位小医生帮忙。
  • 莲花,花,植物,荷花
    正当新房的装潢,大抵将完成,小俩口、俩老,看了也都很满意。却传来,社区要拆除改建,一时,大家都很错愕!慌了!小康家庭,花了不少钱打点,这下子全都泡汤,不知如何是好?老妈烦恼到彻夜不能眠,来诊所针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