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57)登陆大陆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88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五十七章 登陆大陆

杨元听从许一的计策,在去见李佐城的路上吃了一片引起胃痉挛的药,扮作胃溃疡发作的迹象,躲过了李佐城的推荐。

不过从和李佐城的谈话里,也大致了解了李佐城的不满和愤懑。回来和许一商量后,增强了策反李佐城的信心。

除掉王红,除了让一尊害怕、胆战心惊,一直躲在西山军事堡垒外,特勤局的调动也给杨元他们带来了机会,本来特战大队的大队长就是杨元亲信,安排进入特勤局的人员名单,杨元将吴伟光派来的人员安排进入了十几位,分别都是中队长级别。这样特勤局就有了他们的嫡系力量,随时可以调动发难。

在许一这方面,既然开了杀戒,就没有必要停止。

九月底京城由于一系列刺杀,尤其是最近针对特勤局的惊天爆炸,让整个京城的治安系统人心涣散。

为了提高士气,中央政法委会同京城公安系统、武警系统,召集了各个区的国保大队长、派出所所长、特警大队长,在武警大会堂召开了一次动员大会,试图提振士气,在艰难时刻向一尊效忠。

参加会议的有中央政法委副书记、京城政法委书记、新任京城公安局长、副局长、武警部队驻京城司令等一系列京城治安系统高官。

中央政法委王副政法委书记做主题发言,这人过去在新疆地区以凶残、高压手段镇压新疆维族人,而获得一尊重用,提拔到中央政法委,负责对各地异议人士的镇压和局势维稳工作。

“同志们,我们今天在这里召开大会,是因为一股极其恶毒的恐怖主义势力已经渗入京城,不断发动恐怖主义袭击,杀害我们公安人员,他们是要和我们共和国为敌,要和我们公安人为敌,我们是共和国的栋梁,我们是人民的守护神。面对这些凶残的暴徒,我们能不能退缩啊?”

下边三百多名治安官员高声大喊:“不退缩!”

“是的,不能退缩,也无法退缩,我们是他们清算的对象,我们软弱,就会让他们得寸进尺,进一步伤害我们以及我们的家属,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失败了,我们就会被彻底清算。”王副政法委书记循循善诱地鼓动、恐吓。

“最近一段时间,各种反动势力蠢蠢欲动,各种针对主席的谣言漫天散布,很多同志妥协了、退缩了,这是在犯罪,是对主席的不忠,必须警醒起来,对各种不和谐的声音坚决说不,对各种反动行为坚决镇压,不给他们活动空间。出什么事,有党为你们撑腰,主席为你们撑腰,决不能退缩。”王副政法委书记下达着镇压的指示。

“大家有没有信心打赢这一仗?”王副政法委书记高声询问。

“有!”地下的人齐声大喊。

“好!我们要行动起来,马上行动起来,对那些不忠不信的人,该抓的就抓,该判的就判,彻底打退敌对势力的猖狂进攻,彻底从肉体、精神上粉碎他们!”王副政法委书记凶神恶煞般发出杀人的命令,随即把桌子上的茶杯向地下摔去,“澎”的一声,茶杯摔得粉碎。

但是一声巨响却炸响在门口,王副政法委书记眼看着门口的人血肉横飞,烟雾弥漫,建筑化为粉末。

随即礼堂中间、四周廊柱同时发生爆炸,一个会议厅在连串爆炸中变为齑粉,室内的所有人被炸成血肉。

这次爆炸彻底消灭了京城治安系统的中坚力量,整个京城公安、武警系统处于瘫痪状态。

这样一次决定性的袭击,是许一征求吴伟光意见后策划、组织的。

随着形势的发展,过去那种针剂刺杀赶不上形势的需要,只有这样大规模的刺杀,才能彻底打垮统治的镇压力量,才能让更多的人敢于反抗。

这次刺杀的效果比上次针对特勤局的效果还要大,过去对各界人士进行监控、跟踪的干警、国保人员,随着治安系统的主官被炸身亡,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

一尊躲在西山军事堡垒里,和军委第一副主席,以及办公厅秘书长密商事情。

“目前,京城的治安系统已经瘫痪,很多警察不上班了,派出所也关门了。”丁秘书长面色严峻地汇报工作。

一尊脸色更难看,“你们计划采取什么措施?”

“只能实行军管戒严了!”军委副主席说道。

“嗯!只有这个办法才能恢复治安秩序了。”丁秘书长附和道。

“那就赶快去做。”一尊不耐烦地说道。

“是!”两人唯唯诺诺地站起身来,退了出去。

京城公安局、分局、派出所、武警部队由卫戍区军队接管,全城市实行宵禁,只有卫戍区治安管理办公室颁发的通行证才能上街、上路。这样杨元就掌握了京城的治安大权,控制了交通通行。

整个政治形势的剧烈变化,让未来各种势力的组合,以及政治局势发展的方向有了多种可能性。

作为这次反叛运动的发起者,吴伟光和他身后的过渡委员会必须主导局势的发展方向,彻底颠覆这个政权,而又不能使得局势向混乱和内战的方向发展。

所以在征得雷诺以及中情局的同意后,吴伟光前后又从安纳塔汗岛派出了五百名经过严格训练的特战队员,分几次进入了渤海湾地区,由杨元安排在卫戍区下属的部队里,配合杨元全面掌握卫戍区的部队。

安纳塔汗岛不断从香港、台湾以及内地一些反叛人士中招收了新的学员,从一千人的编制发展到五千人。

不断派往汕尾的南部战区特战队基地,然后由赵德志逐步派往南部战区各部队,帮助赵德志控制南部战区。

在此种情况,为了协调两个已经渗透部队的行动,以及把握未来的政治局势按照既定好的方向发展,吴伟光必须进入内地,成为协调工作的中心。

十月初的一个深夜,吴伟光乘坐潜水艇进入了渤海湾附近的深海区域,然后换乘快艇进入卫戍区部队的特战队训练基地。

在那里,许一和杨元都化妆等待他的到来。

一年多没见到过吴伟光,当见到一身戎装、黝黑精干的吴伟光的身影出现在快艇的甲板,还是让许一感概万端。

这个当年他在南京外语学院发现的天才,打算培养成为许家未来的顶梁柱,却因世事弄人,成为反叛运动的领袖,未来中国局势发展的话语人。

吴伟光跳下快艇,快步向老师许一走来,一双有力的双手握住许一的手说道:“老师好!您还是那么健朗。”

许一握住吴伟光的手,久久端量着,把吴伟光看得不好意思。

“伟光,真没想到你以这种状态出现,这就是一位叱咤山河的上将军嘛!”许一缓过神来说道。

“哪里啊,我始终是您的学生。”吴伟光谦恭地说道。

看到旁边一位腰杆挺直、头发花白的老军人,“您就是杨司令吧?”

“是的,他就是京城卫戍区司令杨元。”许一赶紧介绍。

杨元早已在旁边仔细打量着这个神奇的年轻人,把整个香港、南粤、京城搅得天翻地覆的传奇人物。面色黝黑透亮,身材精干结实,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军人的气质。

见到吴伟光转向到自己,一个立正敬礼说道:“吴先生,杨元向您报到。”杨元的姿态表明他确认吴伟光是运动的领导人。

“哪里!我们是同舟共济的战友。感谢杨司令这几个月来的贡献,让局势豁然开朗。”吴伟光上前握住杨元的手说道。

“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我的本分。”杨元谦虚说道。

三人寒暄完毕,便进入了训练基地的作战室,暂时把这里当做指挥中心。

在挂着一幅宽大的中国军事基地布置图的墙壁前,三人开始分析未来局势变化军队产生的影响。

“目前威胁最大的是中部战区的战略机动队,那里有三个集团军作为未来战争的机动力量。如果我们不能掌握,就会成为当今这位的镇压反叛的力量。”杨元指着地图上位于郑州附近的三个集团军标志图形说道。

“那如何能够掌握这三个集团军呢?”吴伟光发问。

“这三个集团军的司令都是职业军人,有一定的军事素养,掌握他们不在于他们本身。”杨元继续说道。

“哦?那关键要素在哪里?”吴伟光继续问道。

“在军委。”许一补充说道。

“军委的联合参谋部是他们的上司,所以我们需要解决的是联合参谋部的李佐城。”杨元和许一显然早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

“嗯!”吴伟光点点头。

“这个李佐城能否策反?”吴伟光继续问道。

杨元和许一对视一下,杨元解释道:“这个需要外部的压力和一定的政治势力的配合。”

“噢!说吧,需要什么外部压力,我去协调。”吴伟光显然明白了两人的意思。

“最近美军需要摆出一定姿态,给他压力,然后我们去沟通其他的政治势力说服他。”杨元要求道。

吴伟光看看许一,许一点点头。

“好的,就这么办!”吴伟光果断说道。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上海各界开始发起联署,支持新成立的联邦共和国,显然背后势力想以民意支持胁迫全国维持秩序委员会让步,但也有不同的声音,希望举行公投以决定上海、浙江是否独立。
  • 现在这些原共产党头目越俎代庖,抢先占据制高点,成立所谓沪浙联邦共和国,就是想继续他们的统治。
  • 看了《孙中山文集》,深为他博大的远见所慑服。而纵观《毛选》,尽是歇斯底里的嚎叫。
  • 时至今日,每个人都从不同管道了解京城发生的事情,所以对未来充满迷茫
  • 事败后,印尼人民恨透毛共,但他们把仇恨发泄在无辜可怜的华侨身上,因此千千万万华侨被害、被驱赶,商店被抢、被烧。
  • 毕竟何金元不同于何光,他是军事干部,就是未来军队改变,在军队也有一席之地;而何光作为政工干部,只能退役,另寻出路。所以两人的心态、想法不一致的。
  • 各个省市的武警部队也是隐患,他们大多和地方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地方政府维稳的打手,如何解决他们也是一个费思量的工作。
  • 上述在战争中不幸死去的千万以上的中华儿女,他们都是有血有肉,有爹有娘,如果没有共产党的叛乱造反,和出兵国外,他们本来不会死,完全可以和父母兄弟亲人团聚在一起,创造出幸福美好生活。
  • 亏你饱读诗书,熏沐文明,妄为读书人,把知识都变成伪饰邪恶、赞颂独裁的擦桌布,你是天下读书人的耻辱,奸佞传应该有你一笔...
  • 几十年的实践过去了,世界上不仅没有一个共产党建成天堂国家的典范,相反地,共产党夺到政权后,出现的国家都是些专制独裁、杀人如麻、贫困饥饿、互斗迫害的典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