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智库:中共数字控制战略威胁安全和人权

9月14日,加拿大智库“蒙特利尔群体灭绝和人权研究学会”(MIGS)举办论坛,与会专家阐明了中共将数字技术深入应用到威胁安全的人权方面,成为威权国家的战略,并讨论了加美等西方国家结盟对抗这一威权国家战略的迫切性。(MIGS)
人气: 413
【字号】    

【大纪元2021年09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梁耀报导)9月14日,加拿大智库“蒙特利尔群体灭绝和人权研究学会”(MIGS)举办“大防火墙:数字控制的中国模式”(The Great Firewall: China’s model of digital control)研讨会,与会专家阐述了中共将控制数字技术作为战略,深入应用到中国国内和海外,威胁安全和人权。专家们还讨论了加美等西方国家结盟对抗这一战略的紧迫性。

本次论坛是“数字威权主义的演讲系列”的第三场论坛。演讲者包括《纽约时报》亚洲科技与地缘政治的科技记者保罗‧莫祖尔(Paul Mozur)、美国LBJ学院副教授、Clements国家安全中心教员希娜‧格雷滕斯(Sheena Greitens)博士、渥太华大学科学、社会和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奎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Cuaig-Johnston),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技术和国家安全项目研究助理艾尼基‧里科宁(Ainikki Riikonen),论坛主持人是MIGS执行董事凯尔‧马修斯(Kyle Matthews)。该演讲系列是美国大使馆资助的“加拿大-美国民主与人权合作倡议”的一部分。

监控在中国达到无法无天的地步

《纽约时报》资深记者、报导中国数字监控10年之久的莫祖尔介绍,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共官员们使用复杂的数字技术进行社会控制方面更加大胆,以新疆和香港为例,中共使用面部识别以及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和检查站等方式监控民众。

中共还将种族检测嵌入到全国各地的监控算法中,以便寻找少数民族领导人,因为全国各地的人们都经过摄像头。

在中国时,莫祖尔发现,监控摄像头在所有街区都存在,上海或北京这类城市摄像头的数量是纽约时代广场的三四倍。中共的监控基础设施已经达到了毁坏周围城市景观的地步。“这些相机通常会与头部齐平,对着你的脸部拍摄,……经过地铁检查站,你会看到摄像头,可能离地面六英尺,直视你的脸,非常引人注目。”

经过深入调查,他发现这些监控产品主要来自几家大型AI公司,包括海康威视(HikVision)、大华、商汤科技(SenseTime)、旷世科技(Megvii)。一些像华为和中兴这样的老牌公司也大量参与;在后端,软件方面,阿里巴巴和百度也参与其中。

莫祖尔发现,监控系统收集的数据量惊人。“后端处理的复杂程度每年都在突飞猛进,五六年前,从摄像机的单一镜头中识别一个人非常困难。现在,他们已经很擅长识别个体的技术。数据越多,算法就越能识别一个人。不仅仅是一对一的(个体)识别,还包括特征识别,比如你开的是什么车,你衬衫是什么样子的,你的车以前是否进入过某城市,你是否是少数族裔,是否是智障……侵犯隐私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他记得,在一次会议上,一个人谈论监狱床位时说,将一堆传感器放在床垫中,并将其投入监狱。然后,可以绘制所有囚犯睡觉时的心电图。所以你可以看到是否有人醒着,如果有人心脏跳动太快,你能知道他们心跳频率等。

“他们创造这种新的,几乎是生物水平的监视器,令人难以置信地侵犯(隐私)……他们将这一技术应用到新疆的集中营。”

莫祖尔说,这些监控手段纯粹被用作政治武器,因为它们是最简单的使用方式。

“全面国家安全”将中共推向极端防御模式

美国LBJ学院副教授、Clements国家安全中心教员希娜‧格雷滕斯博士分析,中共数字控制的根本是为保障其政权的安全。2015年春,“全面国家安全”概念被正式纳入中共政治局批准的国家安全战略。

“中共真的很重视内部的安全,中共的国家安全明确建立在党国政治安全理念的基础上,所以是一个中共政权安全的概念。采用这一概念的目的是将中共推向一种极端预防性的模式,以应对内部稳定或党内控制所面临的挑战。”她说。

格雷滕斯说,中共经常使用的术语之一是“预防和控制”。这种监视状态能够实现这一预防目标。回溯到2014年和 2015年,中共内部官方文件中提到建立多维信息化防控系统目标,“以促进政治和社会的发展、安全”。

她说,信息技术确实是防御内部安全的关键工具,“因此,中国在国内信息技术和监控平台方面大量投资。很多安全支出是在省级甚至省级以下的。”“这类信息监控技术能够集成不同类型数据的后端平台。这些技术对于实际部署、收集信息,以及预防和控制任何挑战中共统治的力量都非常重要。”

格雷滕斯博士表示,这些数据监控不但对中国人权方面有很大影响,对全世界来说,也成为真正的问题,因为中国科技公司一直积极出口硬件和平台,比如,华为“平安城市”平台或类似的平台。其它出口监控产品的中国科技公司至少在全球近90个国家/地区开展业务。

“所以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不仅关乎中国的人权和自由,也关乎使用监视技术规范的全球标准制定问题。”

安全评估应推广到与中国监控公司合作的西方大学

过去几年,渥太华大学科学、社会和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麦奎格-约翰斯顿女士一直在研究中共如何利用识别技术,如科大讯飞(Iflytek)的语音识别产品,监控民众,并将研究结果介绍给加国政府官员。

“中共起初针对文化和宗教少数群体进行密切监视,之后开始监控其它社区。而加拿大一些大学在与这些公司合作进行技术开发。”

她举例说,今年6月,由商汤科技(SenseTime)资助,阿尔伯塔大学的AI中心与香港AI研究所(HKAI)合作。这一合作导致了阿尔伯塔省和联邦政府对这类合作的审查。

政府审查导致一些加拿大大学试图隐藏自己的中国合作公司。他们从网站上删除证据,实际上,合作本身仍在继续。例如,我们看到阿尔伯塔大学AI中心,删除了他们与HKAI研究所合作开发的项目,以及他们之间联系的公告。但香港研究所的网站仍然将阿尔伯塔大学AI中心作为战略合作伙伴。阿里巴巴和其它几个公司也在合作伙伴名单上。

“同样,当多伦多约克大学因与科大讯飞(iFlytek)合作而受到质疑时,他们从这家中国公司资助的实验室中删除了iFlytek的名字,并表示该项目已经完成,尽管实际上由于疫情,该项目并未完成。正如他们所说‘网站上的预期完成日期不确定’。”此外,大多数大学不会透露他们从中国获得的用于研究的资金数额。

她说,透明度应该成为加拿大大学的口号,尤其是在与中国的伙伴关系方面。今年8月,加拿大政府宣布将要求自然科学资助委员会,对在战略技术领域(包括监控领域)与中国科技公司合作的大学进行国家安全评估。

麦奎格-约翰斯顿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步。她强调,但该项评估还没有涉及私人资助的联合研究、军事大学的合作、加拿大大学中来自中国的解放军科学家和工程师,也不涉及与华大基因的合作研究(该研究将一些加拿大妇女的基因送往中国,纳入华大基因庞大的基因数据库,并可能被转售)。

她希望,国家安全部门尽快扩大评估范围。

美加等国应合力对抗中共数字威权主义

华盛顿特区新美国安全中心的技术和国家安全项目的研究助理艾尼基‧里科宁在发言中说,由于数字威权主义,传统意义上的国家安全和人权问题之间的许多界限变得非常模糊。

通过“5G数字丝绸之路”和其它电信项目,她说,中共越来越多地把国内获取和操纵信息的工具渗透到国际社会,此外,数字媒体平台的激增等,都在顺应中共的控制。

她认为,面对中共数字产品的强大渗透,美国在基础设施和治理工具上都显得薄弱。在提出替代方案和加强与盟友的联系方面,美国的政策反应相当迟缓且非常零碎。但是,美国在与像加拿大等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方面有很大机会。这种合作也非常重要。

演讲嘉宾还就中国互联网监控、社会信用体系、华为5G、抖音(TikTok)、微信等推广到海外的产品的安全性等问题进行了讨论。专家们都认为,美国、加拿大以及其它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盟友和合作伙伴应在防止中共安全产品渗透问题上发挥真正的作用,因为这一问题非常紧迫。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