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什么今年加拿大选举无法网上投票?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9月16日】(大纪元记者韩晓非多伦多报导)网络投票在未来也许是可行的,甚至可能是必需的,但这需要修改法律条文。

尽管在COVID-19疫情期间,几乎所有的日常活动都转移到了网上,但有一个活动还没有数字化,那就是在加拿大选举中投票。没有网络投票的选项,肯定会让一些选民感到不便,包括那些正在询问是否可以在9月20日使用手机或电脑投票的选民。

技术是已经有了,而且加拿大人已经可以在网上进行许多涉及隐私的操作,从银行业务到报税。 而有人认为在COVID-19的第四波疫情中,网上投票的实施也是有其现实意义的。

以下是一些关于网上投票的介绍,以及为什么它目前在加拿大选举中还不是一个选项:

什么是网上投票?

几十年来,世界各国都在利用科技改善投票过程。在一些地方,电子投票机被用来统计选民手工标记和投出的纸质选票。而在其他地方则让选民在投票站内或其他公共场所的电脑上,选择自己喜欢的候选人或政党。

网上投票,或称网络投票,就是允许选民通过自己的手机、平板电脑或电脑进行投票。与填写在线调查表类似,选民通过应用程序或网络浏览器访问一个软件程序,并可以从任何有互联网连接的地方做出选举的选择。

赞成网上投票的人认为,这很方便,而且有视力障碍和行动不便的人也可以使用,而且比普通选举的成本低,这有可能提高选民的投票率。

为什么在加拿大联邦选举中不选择网上投票?

虽然加拿大选民可以在网上登记投票、更改地址,在某些情况下还可以申请邮寄选票,但加拿大选举选举局并不使用电子方法来投票或计票。

相反,加拿大的选民需要在纸质选票上标记他们的选择,或写上他们喜欢的候选人的名字。然后,这些选票被放进一个盒子里,投票站工作人员手工计算它们。

“这很好用,而且不可能被黑客攻击”。加拿大选举选举局发言人麦肯纳(Matthew McKenna)对CBC说:“还有一些措施,确保我们可以控制对选票的保存。”

麦肯纳说,该机构测试过替代投票的方法,但允许在全国范围内的进行网络投票,将需要议会进行立法来实施,并进行大量的研究和测试。

自由党在其2015年的选举纲领中曾提出网上投票的想法,并在组建政府后责成一个由议员组成的特别选举局研究这一可能性。

但选举局在得出选票的保密性和完整性无法保证的结论后,建议不予采纳,自由党政府也表示同意。

“虽然加拿大人认为大选中的网上投票将对选民投票率产生积极影响,但他们的建议是在网上投票不会导致安全风险增加的保证的基础上的。”当时的民主机构部长卡琳娜-古尔德在回应该报告时写道。

在今年夏天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声明中,加拿大选举选举局表示,在疫情期间计划进行选举时,选举局并没有考虑过网上或电话投票。

声明说:“实施这样的改变将需要大量的规划和测试,以确保投票的保密性、机密性、可靠性和完整性。鉴于目前的操作和时间限制,在下一次大选之前无法适当的探索这些方案。”

网上投票的风险是什么?

与互联网上的任何事情一样,网络安全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外国政府或黑客团队可能闯入存储选票信息的数据库,并在未被发现的情况下窃取或修改信息。在记录选票或计算总数时,一个软件错误可能导致计算错误。选民设备上的恶意软件也可能会感染投票系统,从而达到监视或改变投票的目的。

联邦情报机构通信安全局(CSE)今年警告说,将民主进程的一部分转移到网上“几乎肯定 ”会增加网络威胁的风险。

即使一个系统可以被设计来抵御这些威胁,网络投票的无监督性质也意味着选民可能受到买票或胁迫的影响。

西部大学软件工程教授、网络投票专家亚历山大-埃塞克斯(Aleksander Essex)说:“[基于互联网的]选举系统有许多不同的方式可以被破坏。”

“但在投票日结束后,就像这样:我的投票算数吗?选举是正确的吗?我的选票是保密的吗?”

专家们指出,确保选举的完整性,需要通过核实每张选票都是由合格的选民所投。与秘密投票之间存在着根本的矛盾,后者认为每个选民的选择都应该是匿名的,这样他们就不会受到贿赂、恐吓或惩罚。

在纸质选票系统中,投票站工作人员通过检查选民的身份并与选民登记名单进行交叉对比,来核实选民是否是他们所说的人。如果出现问题,需要重新计票,纸质选票提供了一种核实投票准确性的实际方式。

当涉及到网络投票时,保持投票的匿名性意味着在选民的身份得到验证后,但在计票前又会剥离识别信息。这使得核实工作变得困难,因为没有纸面记录。

埃塞克斯说,验证和匿名的竞争要求使得设计安全的网络投票系统,比在线购物或银行业务更具挑战性。

他说:“政府不应该像银行知道你有多少钱或像网上零售商知道你订购了什么一样,知道你是如何投票的。所以两方面要同时做到的话,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