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要共同富裕?学者:骗取民意支持 稳固政权

中共实施社会信用体系,如果信用评分差,不能搭飞机、不能搭高铁、买房、装修房屋等,生活处处碰壁。图为中国高铁。(Su Yang/VCG/Getty Images)
人气: 379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09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翠玲台湾台北报导)习近平8月17日指示,“将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构建初次分配、再次分配、3次分配”的基础制度安排。元智大学EMBA兼任副教授高仁山表示,“共同富裕”只是中共维稳社会、欺骗人民的手法,用来骗取民意支持、稳固中共政权。

财经专家徐嵚煌则说,中共藉“共同富裕”、三次分配处理贫富差距与民怨,但如果钱都到中共权贵手里,老百姓继续贫穷翻不了身,民意是否支持中共就很难说了。

2020年大淹水加上COVID-19(中共肺炎),中国2020年上半年生产挂零,因为工厂都不准开工。
2020年大淹水加上COVID-19(中共肺炎),中国2020年上半年生产挂零,因为工厂都不准开工。(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高仁山指出,“共同富裕”跟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毛泽东“让赤贫先起来”的说法,都是马列主义斗争手段、中共欺骗人民的手法。像“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从1990年代到现在,不仅没改善中国贫富差距,反而让差距越来越大。

他表示,中国人没办法富起来,是因为中共给予少部分人特权,导致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上,造成社会制度不公平。从经济学角度来看,社会结构、所得重分配没有改变,即使倡议“共同富裕”也不可能做到均富,更何况中共所谓的均富,必须活在共产党监管下,“好公民”才会赏赐信用评分,能有不错的信用在社会立足。

中共实施社会信用体系,如果信用评分差,不能搭飞机、不能搭高铁、买房、装修房屋等,生活处处碰壁。根据中国大陆国家发改委官方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6月,已有2682万人次因失信被限制购买飞机票、596万人次因失信被限制购买动车高铁票、437万失信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法律义务。

贫富不均压力大 对企业、富豪开刀

从蚂蚁金服上市被撤,腾讯、百度、阿里巴巴被罚,到滴滴打车等赴美IPO硬生生被下架,高仁山说,中国贫富不均压力已经大到压都压不住,中共整肃企业,陆续对几个超级富豪开刀,或打压在境外IPO的中企,是要打压给中国境内的人民看,只是维稳手法之一,并不是要改变制度,另一个原因是过去这些企业内部有太多黑问号,包括账务不明、洗钱等,像“一带一路”就是洗钱机制。

中共提出“共同富裕”、三次分配,富豪、企业家、演艺人员等陆续被整肃、剥皮,而平常没被少割韭菜的老百姓继续被割韭菜,年薪超过50万人民币就是高收入,且根据中国人民银行规定,存款超过10万人民币,9月1日起将被严查,网民怒轰“这是要把老百姓最后一点积蓄榨干的节奏吗?”

高仁山表示,中共现在缺乏资源,无法分配给维稳官员等巩固中共政权,所以必须斗争出另外的资源再做分配。“共同富裕”其实是中共没钱了,逼人把钱吐出来的手段。此外,中国(中共)又制造红卫兵,从开始对实业家斗争,手法跟过去文革(1966至1976年)斗黑五类很相似。

财务黑洞大 逼有钱人捐款 “共同富裕”是毒计

“中共的财务黑洞非常大”,高仁山说,2020年大淹水加上COVID-19(中共肺炎),中国2020年上半年生产挂零,因为工厂都不准开工,企业没收入就没税收,2021年直到现在经济复苏也不明显。原本就有中美贸易战,加上各国企业都回到自己的国家生产,全世界对中国的出口依赖大幅降低,中共收不到那么多税,没有税怎么分配?所以逼迫有钱人捐款。

高仁山表示,统计显示中国5%的人拥有全中国大概70%的财富,5%的人是社会精英、贤达,也全都是共产党员。中国人民要好好地思考,5%富裕的人是中共养出来的,中共、中国制度没有改革,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以中国现在的社会结构跟经济状况而言,“共同富裕”是假议题,不可能达到。

中国9.64亿人是中低及低收入户,月薪在2,000人民币以下;约3.4亿是中产阶级,年薪为6至50万人民币;他们难道看不出“共同富裕”的骗局?

高仁山说,能够跻身中产阶级应该是有些智慧,9.64亿人处于社会底层,这些人非常好操弄,中共能够崛起,就是操弄底层人民,且中共又掌握媒体、小粉红,现在再度操弄底层人民,但非常危险,操弄不好恐怕会导致打仗或大饥荒。

高仁山指出,9.64亿人是中国最大的农业生产、基础生产劳动力来源,中共放弃生产,把这些劳动力来源转移到阶级斗争,会搞成像大跃进(1958至1960年)死了4,500万人、文革死了2千万人,分配资源就少了数千万人,这可怕的情境,恐怕是中共设计中国未来蓝图隐匿未公开的一环。

他提到,中国人口过多,很难做资源重分配。基础建设不够,也没那么多土地资源、自然资源去应付这么多人口,唯一做法是让人口自然消减,中共搞内斗,可怜的是被操纵的人民。“共同富裕”不只是骗局,对中国人民来说恐怕也是一条毒计。

产业升级路被堵 卡住贫富差距问题

徐嵚煌表示,中共提出“共同富裕”,原因是贫富差距变大及产业升级之路被堵住。贫富差距变大之后,必须做产业升级,但美中科技战开打,中国(中共)没办法像过去一样偷技术,或中企要并购公司,欧洲、美国也都有所警觉,中国产业升级之路因此被堵住,贫富差距问题没办法解决变得更严重,有钱人更有钱,没钱人更没钱。

他指出,中国中下阶层过去透过创业,或到好公司工作拿高薪的机会翻身。不过,美中科技战让产业无法升级,加上美中贸易战增加中国的关税,中国很多企业不是获利往下降就是出走,没办法创造新的就业机会,而对外升级管道也被封住了,处理贫富差距与民怨最好的方式就是找有钱人动手。

关于三次分配制度,徐嵚煌表示,第一次是薪资分配、第二次税收分配,第三次企业主动捐款,国外一般企业捐款,都是企业出于自愿善尽社会责任,很少像中共政权强制大家做慈善捐赠,且捐赠额度也没上限。

分配财产比创富更重要 中共倒退

徐嵚煌说,“共同富裕”是要解决贫富差距问题,突显中国社会发展过程产生民怨。一般国家都是创造财富之后才讲分配,中共没办法透过产业升级创造更多财富,倡议“共同富裕”又走回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分配先于创富的老路,也就是分配大家的财产比创富来得重要。

徐嵚煌指出,强调社会分配,不仅影响民间投资意愿,就业机会也跟着萎缩。加上中国教育过度商业化,培养一大票大学生找不到合适工作,制造业却严重缺工,形成所谓双高趋势,企业找不到人力也会往外出走,进一步影响外资。外资获利有限,中国政治不确定性又比较高,外资更要减少风险,因此“共同富裕”提出来之后,市场的反应都不太正面。

对于“共同富裕”会不会形成中共富有、人民均贫现象,徐嵚煌说,财产都集中在中共权贵手中,中共权贵变富有,但对一般老百姓,中共强制要有钱人拿钱出来分配,可是有钱人就算把钱掏出来,也不是直接分配到老百姓手上。

他表示,中国不仅内部有压力,大环境国际关系紧张短期内也没办法缓和。中共用“共同富裕”画大饼,除了借此平缓社会舆论压力、老百姓心里的不平,也要“刷多数中国民意的支持”稳固中共政权。但如果钱都到中共权贵手里,不吐出来,老百姓继续贫穷翻不了身,民意是否支持中共就很难说了。

中国还有房地产问题要处理,徐嵚煌说,中国对外投资管道缩减,导致失业问题严重,中共把钱锁在中国境内,却高度集中在房地产,房价继续涨下去老百姓买不起,造成的贫富差距民怨会更深,但如果房价跌太多等于大家身家都缩水,民怨也会很重,所以中共现在就像走钢索一样,往左、往右都不对。

责任编辑:吕美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