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秘密

人气 6687

【大纪元2021年09月23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9月22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日焦点:新文件曝惊人内幕:达萨克、“蝙蝠女”计划在蝙蝠洞释放可空气传播的嵌合病毒!武毒所4大恐怖研究内容流出,美国国防部差点卷入;拜登习近平联大隔空交火。

昨天,全世界的媒体都在关注拜登和习近平在联大会议上的发言。关注的焦点其实就是一个:由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拜登和习近平发言前发出警告,说美中若陷入“新冷战”,将给世界带来危险与分裂,所以大家都很关注就任以来首次在联大发言的拜登,和现在变身超级“宅男”、已经六百多天不出门的习近平,究竟会如何定义各自眼中的美中关系。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在联大这种非常重视展现领导人形象的场合,大家说话都会比较克制,很少出现我等吃瓜群众期待的火星四溅的决斗场面,但昨天拜登和习近平的讲话,仍然还是带出了隔空交火的味道。

拜登联大讲话:不会放松竞争】

拜登的这次演讲有两个大问题需要回应,第一个是需要对联大秘书长古特雷斯要求美中对话的呼吁做出回应,这等于是当着全世界领导人的面给美中关系下一个非常正式的官方定义,这将体现出他如何看待对手。

另一个是他需要向盟国阐述自己的立场,表明他领导的美国仍然重视多边主义,重视与盟友之间的传统友谊与信任,这将体现出他将如何看待朋友。

拜登的讲话是这么回应的,他强调了两次说,美国不寻求一场新冷战或一个分裂成僵化集团的世界。

然后接下来拜登表达得非常清楚,他不点名地抨击中共,说虽然美国不寻求冷战,但是美国将不会放松与中共的竞争,甚至激烈竞争,同时要以美国的价值观和实力引领美国为盟友和朋友挺身而出,反对那些试图倚强凌弱的国家。

他还强调说:“未来属于那些赋予人民自由呼吸能力的人,而不是那些试图以铁腕威权主义窒息人民的人。”“世界上的威权主义者,他们试图宣布民主时代的终结,但他们错了。”

【习近平话里有话批美国】

比较巧合的是,下午通过视频发言的习近平也没有点名美国,但不断地进行影射攻击。比如习近平声称:“民主不是哪个国家的专利,而是各国人民的权利。近期国际形势的发展再次证明,外部军事干涉和所谓的民主改造贻害无穷。”这当然就是在偷换民主定义的同时,专踩拜登阿富汗溃败式撤军的痛脚了。

此外习近平还声称:“一国的成功并不意味着另一国必然失败”,并继续全力甩锅,说病毒来源问题中方将继续支持和参与全球科学溯源,反对任何形式的政治操弄等等。

通观拜登和习近平的讲话,基本上是各说各话,可以看到的共同点只有两个:一个是双方都不提冷战但承认有竞争;另一个是双方都强调支持多边主义,反对单边主义。

对于后者,中美虽然都在国际场合提倡多边,但彼此的内涵是大相径庭的。美国说的“多边”,是维持既有世界秩序前提下的“民主领导世界”的多边。

而中共说的“多边”,是要打破当前既有秩序、否定美国领导权之后的多边。这不是“民主领导世界的多边”,而是“民主必须让位给专政”的多边。

当然,习近平不会这么露骨地公开说你要给我让位,他只是委婉地表达,诸如“国际上的事要大家商量着办”、“世界应该兼容不同形态的文明”,应该彼此平等相互尊重等等。这些话都说得很好听,很漂亮,但你细品一下,就会发现他想要表达的真实意思只有一个,就是:不能再由美国说了算了,以后的国际事务必须商量了才能办。

跟谁商量呢?去跟诸如津巴布韦、索马里这类国家商量吗?当然不可能。习近平的真实意思显然是必须跟我商量,得我也点头了才行。

这就是我们说的,他在实质上要否定美国的领导权,至少要削弱美国的地位,让中美在现阶段起码要平起平坐,让红色极权在国际社会获得至少一半的话语权与合法性。

冷战四大特征 美中之间全有

至于双方都不提冷战,这只是一种外交辞令的游戏罢了。我们都知道,冷战在现代史上,就象征着世界的分裂、封锁、杀戮、战争,甚至是世界末日,那是一个人人都不愿意回去的时代,现在谁要提倡打冷战,会非常地政治不正确。

但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冷战既有的四大特征,包括意识形态对立、军备竞赛、经贸脱钩和冷战双方组建国家集团对抗,在当前的美中之间已经全都有了,双方对抗的方式途径和冷战相比,只有程度深浅的不同,并无实质性差别。所以美国用“战略竞争”的说法只不过是换汤不换药而已,避免授人以柄,中共现在不就在炮轰新成立的三国联盟是冷战思维吗?

大家可能都看到新闻了,说习近平承诺将不再新建境外燃煤发电项目,这被视为在回应气候变化的合作方面做出了积极姿态。也有的说拜登不提冷战是在释放善意等等。

但实际上这不过是中共骗取口碑的花招而已。一方面,去年中国国内增加的煤电产能基本上相当于其准备在海外停建的煤电产能,等于是左手倒右手,朝三暮四变成了暮四朝三;另一方面习近平没有提到生效日期,也没有说明所涉及的是否包含公共融资和私人融资,这不过就是中共此前无数个从没兑现的含糊承诺中的一个而已。

从这个角度看,与其说中美在释放善意,不如说双方都在“控温”,就是把双边关系控制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温度,避免持续降温最后就冰冻破裂了。原因就是至少在当前,双方都意识到还不到与对方撕破脸摊牌的时候。

【达萨克拨款申请书曝4大恐怖研究】

好的,接下来我们要来讨论一下有关武汉病毒所被挖掘出来的又一个猛料,这揭示了武毒所对冠状病毒进行的研究有多么地可怕。而且非常巧合的是,这两天关于武毒所的相关新证据突然又开始集中冒出来了。

就在昨天,英国《每日电讯报》报导了武汉病毒所进行的一项可怕的研究的文件。这个文件是被一个叫做DRASTIC的组织挖掘出来的。

说到这个DRASTIC,可能大多数朋友都不熟悉,这是一个全球民间的病毒溯源组织的名称,由病毒专家、信息专家甚至技术黑客等各种人才组成,它们的使命就是一个,挖掘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来源的真相。

如今在中共病毒溯源这个领域,该组织已经堪称大名鼎鼎如雷贯耳。像之前我们讨论过的,中共军方用新冠病毒在人源化小鼠身上测试,以及三篇论文揭露了石正丽团队如何从云南蝙蝠洞获取了嫌疑最大的致命病毒,包括石正丽及其学生已经掌握了“无痕”修改病毒基因技术等等猛料,都是这个团队挖出来的。

这一次,DRASTIC挖到的是一份2018年申请拨款的研究计划书,其提交的时间是在官方认定的第一例中共肺炎(新冠肺炎)病例出现的18个月前。而提交人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总部设在美国的生态健康联盟的英国动物学家皮特‧达萨克。至于参与该研究计划的人,我想朋友们应该不难猜到,当然就是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等人,还有来自美国北卡大学和美国地质调查局国家野生动物健康中心的个别研究人员。

根据这份文件,石正丽和达萨克等人准备开展至少4个极其可怕的实验,可以说每一个都让人触目惊心。下面我们就来详细说说。

【石正丽进行“伪装自然来源”实验?】

第一项研究,是石正丽等人计划进入中国云南那个神秘的蝙蝠洞,然后在里面释放包裹了具有“新型嵌合S蛋白”蝙蝠冠状病毒的、可以穿透皮肤的纳米粒子和气溶胶。

这听上去有点拗口不太好懂,我们把它说白了,就是石正丽等人意图把一种S蛋白(刺突蛋白)被人工改造过的蝙蝠冠状病毒,制作成极其微小的可以渗透皮肤的纳米粒子和可以进入呼吸道的气溶胶,然后跑到云南蝙蝠洞里面去喷洒。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真的是像有的媒体说的,是为了给蝙蝠免疫,从而防止病毒传染给人类吗?

显然不是。以当前人类对冠状病毒的研究水平,暂时还达不到那样的水准。他们喷洒这种病毒微颗粒,目的就是要让某种人工处理过的新病毒进入蝙蝠体内,然后在自然状态下观察其在蝙蝠这种群居动物中的传播情况,同时也观察病毒进入蝙蝠体内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

我们都知道,冠状病毒是非常容易变异的病毒,这种加工过的病毒进入蝙蝠体内后肯定会继续发生变异,然后研究人员可以通过研究变异后的病毒,来进一步掌握经过了人工干预的病毒其杀伤力、传染性进入生物活体后会有怎样的变化,是增强还是减弱等等。

可能有人就会有疑问了,说武毒所里面就人工饲养着很多蝙蝠,为什么不就在研究所里面测试,而非要跑到千里之外的云南蝙蝠洞里面去搞呢?

这就涉及到为什么我们说这个非常可怕的原因。

大家想一想,如果这种人工处理过的病毒成功进入了蝙蝠的体内,最终使其适应了蝙蝠体内的生化环境并顺利繁殖,如此一来,石正丽他们就可以反过来宣布说,这样的新冠病毒可以在自然界中的野生蝙蝠群中存在,而且可以分离出来。

也就是说,这种人工病毒如果在蝙蝠体内经过了多少代的繁殖、变异,这样的病毒只会被视为完全是自然来源的,几乎不可能被发现其实际上最初来源于某种人工干预的病毒。

大家看到其可怕之处了吧,武毒所已经有能力把人工干预过的病毒制作成为纳米级的气溶胶制剂,这是什么?这种制剂就是地地道道的生物战剂。从理论上说,在需要的时候,只要派遣那么百十来个人员渗透到目标国家,悄悄释放即可。退一万步说,即便国际社会全力追查,查来查去最终也只能查到蝙蝠洞的那些蝙蝠身上。

于是,一场泼天大祸最终只能以“自然来源”结案了事。也就是说,石正丽、达萨克等人的这项研究,实际上就是在针对“如何伪装成自然来源”进行一次实战性质的测试。

这是一个无比歹毒的计划,无论这个计划最终成功还是没成功,提出这样的想法、制定这样的计划的人,用蛇蝎心肠都不足以来形容,而在中共一手创建的武汉病毒所这样的机构中,很多人都视为常态,他们都已经意识不到自己的邪恶了。

【武毒所欲人工引入酶切位点】

第二项可怕的研究,是石正丽他们计划在蝙蝠冠状病毒中人工引入“人类特异性切割位点”,其目的是使病毒更容易进入人类细胞。

可能很多朋友都还有印象,当中共病毒首次被进行基因测序时,科学家们对该病毒在S蛋白上出现了“弗林酶切位点”感到极大困惑,因为这个酶切位点在其它所有β类冠状病毒中都不存在,只有中共病毒独家拥有这一结构,而正是这个酶切位点使得中共病毒具有了远比其它冠状病毒强大了很多很多倍的传染性。

这个弗林酶切位点究竟是怎么来的,一直都是科学界争议极大的焦点之一。我们现在从这份文件来看,武毒所的专家们至少在2018年就已经掌握了如何人工引入这类酶切位点的技术。

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份拨款申请计划书的提交对象居然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金额高达1,400万美元。报导强调说,川普(特朗普)政府时期的一名成员已经确认了该文件的真实性。

【武毒所人工合成增强版MERS病毒】

第三项可怕的研究更加令人震惊。世卫组织(WHO)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共肺炎研究员透露说,这份申请拨款资助的提案中还包括了一个把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这种病毒加强为更加致命病毒的计划。

报导说,他们正在制造具有更强传染性的嵌合的MERS病毒。我们都知道,MERS病毒于2017年在中东地区爆发,其元凶也是冠状病毒大家族的一员。该病毒的致死率高达36%左右,这比当前中共病毒全球平均约2%左右的死亡率高出18倍。

也就是说,如果通过类似武毒所已经掌握并已经测试过的技术手段,使MERS病毒获得了如同中共病毒一样的传播力,同时又保持其致命性,那么这种大流行病基本就意味着世界末日。

【石正丽的杂交病毒实验】

达萨克的申请书提到的第四项研究,是将高致病性的天然冠状病毒毒株与更具传染性但致病性较低的毒株进行混合杂交的计划,这同样是为了获得一个高致病性兼高传染性的二合一剧毒毒株。至于中共想用这个来做什么,当然大家可以自己去猜想了。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研究的可怕之处,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拒绝了这个拨款申请,理由就是达萨克领导申请的项目可能使当地社区处于危险之中,该机构并警告说,达萨克团队没有正确考虑病毒的功能增益实验或通过空气释放病毒颗粒的危险性。

但是不是武毒所因此就无法进行这些实验了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伦敦大学肿瘤学教授安格斯‧达格利什(Angus Dalgleish)就指出,即使没有这笔资金,这项研究也可能继续进行。

事实上,达萨克并非只向一家美国机构申请了拨款资助。此前的大量报导早已证实,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在2014-2019年间,通过对达萨克的“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拨款,已经资助了武毒所至少60万美元资金用于专项研究蝙蝠冠状病毒。

这个时间段,显然覆盖了达萨克向国防部相关机构申请拨款的2018年。

所以,现在我想应该轮到达萨克或石正丽等人出面来回答一下,这些研究的目的是什么?各自都进行到了什么程度?以及是否还有其它我们不知道的极度危险的研究的存在等诸多极其重要的问题。

这一天,我相信他们迟早要面对。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日本台海“亮剑” 党媒暗批习近平
【远见快评】美军将领米利私通中共暗藏玄机?
【远见快评】习近平险遭袭击?官方放猛料泄底
【远见快评】宛如谍战 美英澳三国联盟推手曝光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最新中共禁歌《玻璃心》暗藏玄机
【拍案惊奇】习近平当局谈“东汉政变”
【方菲访谈】程晓农:中共拉闸限电给谁看?
【横河观点】谁是孙力军政治团伙 料将被大清洗
【新闻看点】马云西班牙度假 林郑不见“偶像”
【百年真相】从建党到弃党 陈独秀的沉浮人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