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专访系列

许智峯:中共不可信 港民主党若参选即落圈套

人气 533

【大纪元2021年09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香港报导)香港民主党9月26日特别会员大会上,未就12月是否参选立法会作决定,亦未有党员有积极意向参选。民主党主席罗健熙表示,若今后有党员有意参选,须最迟在10月中旬前向中委报名,再召开特别会员大会质询决定。

身在澳洲的香港前立法会议员、前民主党成员许智峯接受本报《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港共政权不断暗示民主党不要杯葛立法会选举,其策略是打两手牌,“如果不参选,你就穷途末路;如果真是参选,我就DQ(取消资格)你,等你先被你的支持者骂你是背弃,再被我的刀屠杀。”

许智峯强调,历史已经证明,共产党绝非民主派可以谈判的对象,不能相信其许诺的一切条件;如今民主派进议会的意义很小,而且会遭到欺压,“我完全不认为,中共真心想民主派在议会里有任何的角色”。

他希望民主派认清中共,不要再天真地参选,落入其分化打击民主阵营的圈套。

许智峯强调,历史已经证明,共产党绝非民主派可以谈判的对象,“我完全不认为,中共真心想民主派在议会里有任何的角色”。(大纪元制图)

暗示民主派应参选 是北京分化策略

全国侨联副主席卢文端声称,“如民主党全面禁止参选,只有‘死路’一条。”在许智峯眼中,是不负责任的吓人,从而看民主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有人怕。“我觉得都是一种分化以及打击的作用,使得里面如果真的有人怕的话,在内部就和不怕的那帮人产生矛盾。”

许智峯表示,即使民主党很多成员辞职和被DQ,仍是拥有最多区议员、有群众代表性的全港性政党,所以中共要出口术针对,“使得民主党两边不是人,使人觉得它摇摆、想投共投诚等等。我觉得是一种策略、统战的做法,使民主党处于一个尴尬的状态。”

许智峯认为,民主党若派人参选立法会,反而使得身边的战友们无所适从,不知道何时一起进退。“这个做法对整体民主运动,或者是未来可能会再出现的一些民主浪潮,我觉得是不好的效果。”

他觉得,北京将如何对待民主党,亦是做给所有民主派看的,“它认为打击民主党,是打击了一个有实力的政体,从而使得其它的观望的政体,都要跟随民主党的做法”。他也相信,中共其实并不真正想有民主派参选,否则就不会DQ那么多民主派议员。

民主派再入立法会意义很小

许智峯分析说,现在香港人的生杀大权都在共产党手上,民主派如进了议会就必须“听话”,问责的对象也不再是香港人而变成北京,“你每一个言行、每做一个决定、投一个票,你可能很大程度上是看:北京对我会怎么样?我有什么样的后果?它会不会《国安法》对我?会不会DQ我?会不会增我的薪金?不让出席会议?等等。”而不是想:“选民究竟会不会支持我?我做的事是否符合民主原则?我会不会符合选民的期望?”

他解释,中共所谓“完善”选举制度,其实是搞清一色,要彻底排除异己、打压异己。“这个情况下,我觉得任何民主派都没空间去参选,都不应该去参选。因为参选不会为香港带来什么改变。”

对“策略参选”的传言,即先表达顺从共产党,换取议会空间,让政权摸不清自己的底细,再利用议会资源,在许智峯看来同样天真,“我不相信这种天真可以换取任何东西”。

“如果共产党一开始是可以谈判的对象,就不会有今天。我们用一个温和的方法争取民主,我们试过沟通、试过谈判,(最终)无论温和及激进派,全部都坐牢了。”

退党参选将不被视为民主派

许智峯表示,若有人退出民主党参选是其自由,就与民主党无关了,不过他相信,这些人不会得到市民的认同和支持。“我觉得主流的民意非常清晰,在这个所谓完善制度底下,任何民主派进去都是做橡皮图章的。”

“可能那些退党参选的人,都甚至不会再是民主派。”他举例说,“狄志远是退党的前(民主)党员,难道有人还信他是民主派吗?汤家骅曾经也是公民党成员,还会有人信他是民主派吗?”

因此他觉得,在如今壁垒分明以及那么多批评底下,社会将不再将退出民主党参选者当作民主派。“到时候他自己做一台戏。他有没有加入政府、加入建制、加入他敌对的阵营,我觉得是市民会看得清,眼睛是雪亮的。”

民主党不参选仍有存在意义

许智峯认为,“民主党要不要解散”是个伪命题,因为就算其不参选都可以不解散,世界上很多其它国家也是这样。“新加坡的反对党,有多少年在议会从来都没有议席,他继续生存下去有他们的意义。即使在制度底下拿不到议席,我认为任何政党都有生存空间的。”

“特别是民主党有那么扎根的社区服务,有历史遗留下来的品牌,我不觉得它需要解散。”他说,“今时是零议席,三五七年后,政治气氛不同了呢?可能共产党自己衰退了,可能不再是那么强势的时候……那他们组织的存在,我相信是继续有价值的。”

而个人如在民主党会员大会投票,不赞成某人代表民主党参选,因此日后遭到国安搜捕,在许智峯看来机会颇低。“是不是还要去顺从一些北京的说法呢?跌入它的圈套策略,令到自己两面不是人呢?”“我希望我的前党友想一想,在这一刻历史的现况,民主党怎么做才是对市民有一个交代。”

反之,如果民主党最后决定参选,“就复杂了,就要面对民众很多的质疑。”“他做不做到这一个解说?告诉香港人知道,(如何)进不进得了议会?参选本来它的价值在哪里?那这我相信相当不容易。”@

请完整访问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蔡子强:改选制 香港失真选举
【珍言真语】刘慧卿:林郑所说是中港式选举
【珍言真语】卢俊宇:用选票继续为港人发声
【珍言真语】黄伟国赴英:民主派不需作花瓶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二战日本为什么敢对美国开战?
【十字路口】时代革命夺金马 梅艳芳为何热爆
【百年真相】冤比窦娥 行善积德的“黄世仁”
【财商天下】北京要“政治蓝天”灰犀牛却隐现
周冠威:曾挣扎哭泣 克服恐惧留港继续创作
港电影越禁越红 黄国才:体现港人公民意识强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