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铁丝网后面的玫瑰

作者:韩亦言
(被囚的玫瑰,韩亦言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看着开放的玫瑰兮
铁丝网飘来阵阵的凉气
想到高墙内的那些花儿
观花人不寒而栗

是花儿就要开放兮
铁网内 高墙下 贫瘠的土地
不顾一切地开放
是花儿就要展示美丽

看着开放的玫瑰兮
凉气里透着凉气
美丽里透着美丽
花儿冷眼看着观花人

曰:“你有观赏的资格吗?
我美在铁网内 高墙下 贫瘠的土地”
无言以对兮 羞愧的观花人
铁网高墙外 生活安逸 @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假如艾青还活着,他或许会说 为什么我的双眼饱含热泪 因为这块土地上北风狂吹
  • 假如一年四季 只能做不得不做的事 那就在第五个季节 做些自己想做的
  • 落花春去: 怒放时展示美丽;谢幕时回归大地 这犹如逝去的青春
  • 濛濛广袤的绿草地 站立着无数红色的天使 战争大戏在眼前回放 那些 过去令人敬畏的时光
  • 呵,秀丽之国度兮, 高旷天穹,金色麦浪, 雄伟的紫色山脉, 浮现在肥沃丰硕的平原之上! 美国! 美国! 上帝之恩典兮 —
  • 哦,父亲!我握着笔的手一直在颤抖: 让我如何描写您、追念您? 您与平民的母亲一样,您是那样的平凡。
  • 台湾大陆,隔海相望。 难道民国梦能安睡在绿岛? 难道我们彼此永远在水一方? 听吧, 这是大陆正妹与国军阿兵哥的对话,
  • 秋叶轻飘飘地下落兮 朝着河面窃窃私语  他们 热吻着就要消失的季节的歌声
  • 自懂事以来 就不知道要往那里走 目的地在那里 要走多远 需要多少时间,只知道 每一幅经过的风景都有开端与结束
  • 电话的那头是你, 我大陆职场二十年的知己。 你问我在忙什么, 却不相信我在欣赏窗外飘着的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