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300问】

古人怎么洁牙护齿?牙刷是怎么来的?

作者:容乃加
古人洁牙护齿和柳枝有关?牙刷得来也和柳枝有关?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23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中国最早的医书已经有龋齿诊治的方法了。我们的古人对洁牙护齿很注重,中医发明了漱口水、揩齿粉,平日里能保健,也有治疗用的,从《史记》记载仓公淳于意治疗龋齿的医案可得以证验。“牙刷”在洁牙护齿的历史中出现得比较晚,不过,刷牙用具很早就有了,前后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在《黄帝内经·灵枢经》中已经谈到龋齿痛的诊断问题,可以想见,保护牙齿、洁牙固齿的健康之道,是中华文化中很早很早就注意到的一环。

古人怎样洁牙护齿呢?怎么做的牙刷

司马迁《史记》的《扁鹊仓公列传》中记述了仓公淳于意(约生于公元前216─206年)治疗蛀牙(龋齿)的一个医案。仓公为齐国中大夫诊治龋齿病,仓公灸他的左手阳明经的穴位,并给他煎苦参汤嗽口,让他每天嗽三升苦参汤,大约五六天病就好了。仓公说中大夫龋齿病的起因是吃了东西不嗽口,张开嘴巴睡觉又外受风邪所致。

从上面这个医案来看,漱口就是古人洁牙固齿最常用的方法。看一下周代《礼记·内则》中记载,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盥漱”:“凡内外,鸡初鸣,咸盥漱”,盥是盥洗,“漱”就是漱口、荡口。

盐水等天然漱口水能预防蛀牙、牙周病。(Shutterstock)
漱口是古人洁牙护齿最常用的方法。(Shutterstock)

漱口洁牙护齿的保养功夫,历代都有传承,明代徐春甫编纂的《古今医统大全》中也提到:“每日饭后必漱,及晨晚通有五漱,则齿至老坚白不坏”。只要吃了东西,食物残肴就会塞积在牙缝,所以每食后必漱口,这是中华古人实践证明有效的洁牙护齿保健法。

若光是用水漱口力道不够时,古人就加用漱口药水,上面提到,淳于意给齐国中大夫开出的“苦参汤”,就是一种漱口药水,也是效力很强的一种。

揩齿

除了漱口,古人还有配合的保健法就是揩齿,即擦拭牙齿。历代中医发明许多种揩齿粉,也有类似牙膏功效的东西,也在各种医书上保留下来了,盐是其中最常见的一种,现代都用。

唐代时王焘《外台秘要》记载每天早上以盐揩齿百遍,可使得牙齿牢密:“每旦以盐一捻纳口中,以暖水含,和盐揩齿百遍,可长为之,口齿牢密。”在《红楼梦》中,就可以看到贾宝玉在晨起时,“忙要青盐擦了牙,漱了口”的描写,擦牙就是古人说的揩齿。

除了盐之外,还有许多揩齿粉的配方,都是根据中医的研究,从根本上强肾来保健牙齿的,不仅治标而且固本。中医学讲牙齿是“骨之所终”,而骨骼生长与强壮是归肾管的,头发也是。所以用我们古人的揩齿粉来保护牙齿,同时也在养肾,连带也能黑发须。这其中体现了中华文化博大洪深的妙处。

揩齿方

历代留下记载的揩齿方不少。

唐代的《外台秘要》记载“升麻揩齿方”:升麻(半两)白芷 藁本 细辛 沉香(各三分) 寒水石(六分研末)。将六味捣筛为散,每日清晨,用杨柳枝咬头软,点取药揩齿,香而光洁。还有一方:石膏 贝齿各三分,麝香一分。

北宋王衮《博济方》记载了几种揩齿方,可以牢牙益齿,有的可以牢牙同时治疗牙疾,同时让髭鬓乌黑,如:揩齿七圣散、黑散子、黑金散、揩牙乌髭地黄散……等等。

牙刷登场

那么“牙刷”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刷牙工具与时俱进,古人先用手指揩齿,再用柳枝,宋代出现了刷牙子。南宋人周守中的《养生类纂》:“早起不可用刷牙子,恐根浮兼牙疏易摇,久之患牙痛,盖刷牙子皆是马尾为之,极有所损。”宋代的牙刷是采用马尾毛做成刷毛,很硬,不细心的话会损坏牙龈,反而让牙齿容易摇动。

风土志《梦粱录》描述,南宋时的杭州大街狮子巷口有“凌家刷牙铺”,金子巷口有“傅官人刷牙铺”,显现南宋时刷牙用具已经有了专售店。

在元代有“牙刷”这东西了,元代将军诗人郭钰诗《郭恒惠牙刷得雪字》出现了“牙刷”的字眼,诗中记述牙刷的形貌:“短簪削成玳瑁轻,冰丝缀锁银鬃密”,那牙刷握把是轻巧的一把短簪形状,刷毛是银白色的密密马鬃,由琴弦丝固定。当时这牙刷还不普及,郭钰说“南州牙刷寄来日,去腻涤烦一金直”。这牙刷能让人去腻涤烦,珍贵值一金呀!

中华古早的牙刷和马尾、马鬃紧密相系。 (pixabay)

再回头说说在牙刷出现之前使用“杨枝”当牙刷,又是怎么个用法?

杨枝是用来刷牙的“齿木”,一般折取杨柳的小枝,长度在二三十公分之间(长度在十二指到八指之间,以大拇指上节为一指),粗细大如小指。将枝头一端咬破成细条,用来刷牙,所以称为杨枝。《毘尼日用切要》说:“一切木皆可梳齿,皆名齿木。但取性和,有苦味者嚼之,不独谓柳木一种。”树木的枝条,只要是端直不粗不细如小指、有苦味的,都可以拿来当刷牙的用具。

杨枝是梵语“齿木”的翻译,传自域外,与释迦牟尼有关,晋代法显《佛国记》有这样一段记载:“出沙祇城南门,道东,佛本在此嚼杨枝。”佛经中说佛陀告诉诸比丘,施舍人杨枝有五种功德,其中之一就是“口中不臭”。(《增壹阿含经卷第二十八》)佛经中也记载,早饭后嚼杨枝,有去齿垢、增口香的功效。(《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十一》)

《隋书·南蛮传》记载真腊这地方信佛,其国人“每旦澡洗,以杨枝净齿,读诵经咒。……食罢还用杨枝净齿,又读经咒。”从佛陀传法时期以来,用杨枝洁牙净齿成了佛教徒诵经前的礼仪了。如唐代有支敦煌曲子《出家赞文十首 其四》所颂赞的:“舍利佛国难为。吾本出家之时,舍却胭脂胡粉,惟有澡豆(*沐浴用品)杨枝。”

因为佛教广传,杨枝洁牙净齿从佛教徒身上,广传民间,成了一般人刷牙的好方法。本文上方提到的“升麻揩齿方”,建议人每日清晨,用杨柳枝咬头软,点取药揩齿,使得齿香而光洁,从中看到唐人使用杨枝揩齿的作法应该是很普遍了。受唐文化影响深广的日本文化中有“杨枝”(发音:YOUJI)一词,现代也普遍使用,就是指洁牙的用具——牙签,正是齿木的小变身。@*#

──点阅【中华文化300问】系列──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一千多年前的九月初九日,诗人李白登上龙山,与好友同饮菊花酒,秋风落帽,秋月留人,让李白暂时忘却了朝堂之上、俗世之中的烦恼,得以神游仙境,与月下仙子相逢际会。这是神韵舞台上曾演出过的节目《李白醉酒》。
  • 纵观美术史,今天流行的色彩学理论却与古人的大相径庭。美术界一直流传着一句非常有名的话,甚至不少学校里也都这么教,声称“红黄蓝三色能调配出所有的颜色”。在笔者看来,这种说法虽然有历史原因,但却是一种显而易见的谬论。因为如果真像那样,那么世界上所有的颜料厂只用生产这三种颜色就够了,为什么在已经有这么多种颜色的情况下还在不断研发新的颜料?
  • 一些杂色、黑色的鸟或一些虫子出现在不该出现的时地,在中华文化中称为“羽虫之孽”。羽虫之孽是大凶的预兆,而且常常是一朝一代灭亡前夕的凶兆。历史上魏蜀吴三国发生过什么羽虫之孽?对应上了什么史实?来看看。
  • “柳拂眉间黛色,桃匀脸上胭脂”,“一点胭脂淡染腮,十分颜色为谁开”。胭脂是红粉佳人们青睐之宝,胭脂的青春活力主要取自红蓝花汁。从红蓝花到胭脂有哪些故事有哪些掌故呢?自古以来,道是:一点胭脂,十分颜色,万千心情。
  • 早期油画的施色方式与今天有很大的不同。当时的画家们更注重透明色与半透明色的运用,颜料间较少混合,依靠低层颜色透过高层薄色形成光学混色,因此整体色彩较纯;而今天的人则习惯于在调色盘里直接混合颜料,依赖油画颜料的覆盖力作画,大量的混色也让色彩失去了饱和度,使画面显得灰暗。
  • 世人皆知中共是一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政党。然而世人往往不太清楚的,却是中共之所以无法,究其原因,是在于其无天。或者说,在当今的中国,中共偷天换日,将自己变成了如天一般的存在。
  • 莫高窟里,诸天菩萨胸前各色宝石串成的珠链,叫什么名字?《红楼梦》中,象征金玉良缘的宝玉项圈和金锁项圈,又有什么来历?千百年来,从印度到中土,从天国到世俗,有一种来自佛教的饰品,逐渐成为中华古代首饰中精美华丽的一类。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璎珞。
  • 对于史上的画家而言,炼金术是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因为当时并没有现代这种工业化的颜料生产行业,所有的画材配置,除了一些最基础的坯料外,包括制造颜料、熬炼媒介,甚至蒸馏挥发性油等一系列繁琐而又精密的工作,都必须画家本人或画坊里的助手、学徒亲手完成。这里面涉及到的种种知识与操作技巧,很多都源于炼金士们基于炼金术理论而展开的具体实践。当画家们从炼金士那里学习这些具体的操作方法时,他们的材料学理论其实就是继承了炼金术中的材料理论。
  • 家有贤妻胜千金!有这样两个故事,离乱中不弃夫妻恩义的妻子和变成乞丐的丈夫破镜重圆,贤妻出招保住一家人性命和家产。她们是怎样做到的?
  • 如果对传统艺术追根溯源,就能发现美术与一些修炼方法、宗教理论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这些联系并不仅限于艺术题材和作品用途,而是涵盖着众多层次,甚至连绘画所使用的颜料、技法都与之息息相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