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控制境外华人媒体

人气 2881

【大纪元2021年09月05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曲志卓编译)为了赢得国内外的民心,中国共产党运用了各种工具,如国家媒体、外国的同谋媒体、美国的自我批评文化和外国的自我审查。

通过这些强大的工具,在社交媒体的推动下,中共能够利用西方列强,特别是美国的真实或想像中的缺点,让美国人和中国公民都相信,西方民主正在失败,而中共的制度是优越的。

中共宣传的目的是宣传中共制度的好处,以及生活在中共保护之下是最好的。中国公民不必向往西方自由或民主,因为他们已经享受了比世界其它地方更好的生活。左倾的西方人认为,西方应该向中共学习,采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为全体公民提供更美好、更平等的生活。

中国共产党在境外拥有多家新闻媒体,充当政府的喉舌,宣传党的宣传,影响西方人和海外华人。其中包括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新华社、《环球时报》等。前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警告说,这些媒体由中共拥有并有效控制,是中共宣传工具的一部分。

中共官方媒体在国外普遍利用民主国家的失败,同时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正面形象。新华社的这篇题为“中国民主让西方幻想落到尘土中”的文章解释了“中国民主”如何优于西方民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居然来自一个高度一党专政、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媒体自由、公民无法选举领导人的国家。

新华社的另一篇文章,“严厉镇压抗议活动暴露了美国在人权方面的双重标准”,指责美国警方对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骚乱的反应。而与此同时,香港的民主示威者在半夜被捕,支持民主的议员被逐出议会。在新疆,维吾尔族受到最不人道的待遇,包括强迫劳动、酷刑、强迫放弃信仰和器官采集。

《环球时报》的头条声称,“中国敦促塔利班镇压恐怖主义。喀布尔的致命爆炸就是美国失败的例证。”《环球时报》武断地说,美国在阿富汗失败了,同时绝口不提中共已经与凶残的塔利班举行了高级别会谈,并在财政上支持许多恐怖组织,包括缅甸的佤邦联合军(英语:United Wa State Army,缩写为UWSA)和印度的纳加分离主义分子(Naga Separatists)。

2019年4月17日,《中国日报》、《新京报》和《环球时报》的头版刊登了巴黎圣母院火灾的消息。(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新华社的头条新闻说,“中国投资给非洲带来了希望,而不是陷阱”,“中国因为引领全球帮助非洲的努力而受到称赞”。这里的含义是,中国与非洲的经济接触不仅对非洲有利,没有弊端,而且世界其它国家也承认并赞扬中国的“慷慨”。

然而,国际观察员称“一带一路”计划(BRI)是债务陷阱。它使很多国家失去了对基础设施的一些自主权和控制,同时增加了债务。例如,斯里兰卡失去了对其机场和最大海港的控制。由于BRI贷款,截至2019年,刚果欠中共的总额高达其GDP的38.92%,吉布提欠GDP的34.64%,安哥拉18.95%。

同样,《环球时报》的这篇报导《意大利人赞扬中国政府的抗COVID-19战斗》,声称意大利人民感激中国共产党在一场始于中国的大流行病中拯救意大利的行动。中共封锁了本国人民,中止了公民权利和人权,破坏了经济,推高了失业率。此外,许多观察家认为,大流行最可能的起源是武汉实验室。因此,这是中共制造问题——虐待本国公民,然后在世界舞台上因“救世主”而获得赞誉的又一例证。

与此同时,意大利人对北京发布“感谢中国”(Grazie China,意大利语)视频和社交媒体帖子感到愤怒。据称这些视频和社交媒体帖子感谢中共在流感大流行期间的帮助。意大利研究人员确定,一些冒充意大利公民表达感激之情的账户实际上是北京的“五毛”。

总部设在香港的《星岛日报》是一家以海外华人为对象的亲北京媒体。这个标题是典型的:“参加阵亡士兵的返回仪式,拜登低头看表,被保守派无耻地批评”,《星岛日报》寻找美国政府的一切失误,并利用它。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批评在中国是不可想像的,因此,中共媒体将美国人对美国总统的批评解释为美国濒临崩溃的证据。

《星岛》的其它报导也借此机会表达对中共的支持,比如关于国务委员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的会晤:“拜登致习近平的战书”。根据这篇报导,杨对布林肯说,“我不认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承认美国倡导的普世价值,也不认为美国的观点可以代表国际舆论。”

中共的目标是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领袖。实现这一目标的一部分是宣扬这样一种观念,即世界宁愿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也不愿由美国领导。

2019年,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被美国司法部认定为外国代理人,该网播放了《美国民主失败》等报导。

2020年10月,川普(特朗普)政府又指定了6家中共媒体为外国使团,包括《第一财经》、《解放日报》、《新民晚报》、《中国社会科学报》、《北京周报》和《经济日报》,使被迫注册的中共媒体总数达到15家。作为外国使团,这些实体必须向美国国务院披露其工作人员名单以及财产持有情况。与在中国对外国媒体的审查不同,美国从来就没有,也不会限制这些媒体和其它外国媒体可能发表的内容。

美国的立场是,读者可以自由阅读他们想读的东西,但他们有权知道这些媒体是中共宣传工具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或公正的新闻媒体。2021年,司法部要求星岛日报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星岛日报》自称是一家私营公司,但它的的现任和前任所有者都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成员。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已经住了二十多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大学,拥有上海交通大学的中国MBA学位。安东尼奥是一名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为各种国际媒体撰稿。他的一些有关中国的著作包括《超越一带一路: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国经济的短篇课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ese Propaganda at Home and Abroad: Beijing Wages Propaganda Battle Abroad Part 1 of 3”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在美投6400万美元
古风:“神韵”让中共大外宣无地自容
亚马逊中国书店 助中共大外宣给全球洗脑
借与外媒合作掩盖来源 中共大外宣更隐秘做法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出口增长见顶 互联网行业“过冬”
【横河观点】美小城基诺沙判决 拷问社会和法治
【时事军事】美军最新格斗导弹 将阻断中共挑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