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解决不了社会乱象 中国老百姓背锅

双减冲击中国家庭:教育乱象 谁之过

人气 6253

【大纪元2021年09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龙腾云采访报导)自“双减”公布以来,中国网民在互联网上的海量留言映射出家长们复杂的心态,在感慨教育负担有所减轻的同时,又对孩子的学业和未来感到茫然无措。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和教育界人士开始反思,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

教育部《2020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中国K12(小学+初中+普通高中)在校生1.81亿人,其中义务教育(小学+初中)在校生1.56亿人。

根据中国教育研究机构发布的多份报告,中国每年有逾亿中小学学生接受校外培训,每年人均花费至少数千元,补课开销已成中国家庭的沉重负担。

双减”给学生减负 家长焦虑却大增

尽管陆媒和网路上充斥着称颂政府格局、痛斥机构和资本的舆论宣传,武汉一对白领夫妇在自媒体上发出了不一样的呼声,“那些又不是我们的错?那些培训机构合法作业,他们又有什么错?”该夫妇表示,自己没想过望子成龙,只是希望正读初中的孩子能考上普通高中,不被时代给淘汰,“所以初升高的考试和分流不改变的话,我们的焦虑就会只增不减”。

高级教师Amy Ma女士告诉大纪元,自己很理解家长们的感受,“中国家庭传统上重视教育,以后限制补课了,他们当然担心子女的学业。毕竟,这些教育乱象都不是中国老百姓的错,中国家长和学生们都是受害者。”

Ma老师曾在大陆某市的多所公校中执教,教龄逾30年。“现在的中国学生确实需要减负,补那么多课肯定是不符合教育规律的。”她说自己从不要求学生补课,也没加入过校外培训。“但这是整个体制的错误,不应该让学生和家长来承担后果。”

中共控制的宣传称,考试和升学等教育体制是需要慢慢改进的深层次问题,培训机构和背后的资本才是罪魁祸首。

Ma老师不太相信这种宣传,“培训机构和资本为了赚钱可能会乱来、会贩售焦虑,但家长们的培训需求是怎么来的呢?是被考试升学这种教育机制逼出来的。而在如今的中国,考试升学有可能被取消吗?不太可能。”

Ma老师曾经在小县城的学校中执教多年,十分清楚基层中国家庭的艰辛,“现在教育资源分配是不公平的,中高考的独木桥很难过。但对于绝大多数中国家庭而言,这种升学机制却可能是他们改变子女命运的最为公平,也是最后的机会。”

教育部和多地教育局都已出台政策,要求减少中小学考试。但Ma老师认为,不太可能取消中考和高考。“没有了中考和高考,我认为大多数学生和家长心里都清楚,在中国社会,自家孩子在权力和金钱面前更没机会,上好学校的机会更渺茫。所以老百姓可能无法接受,政府也不太可能冒这个险。”

Ma老师说现在很多教师都不敢再补课了,校外培训也被打掉了,“学生们的负担肯定会减轻,但家长们的焦虑也会大增,因为政府解决了教培机构,但没有真正解决教育背后的问题。”

“双减解决不了问题,党对人民的控制才是根源”

Ma老师认为,“双减处理的教育乱象不是问题的根源,只是问题的表现。”

“我感觉,根子上的问题其实不在于应试教育或教育不公,也不是所谓‘内卷’,或单纯的教育机制;而是党对人民的思想和教育的控制,是中国人被剥夺了选择人生的权利和自由。”

大纪元独家披露的,黑龙江省《省委教育工委宣传部、省教育厅思政处2019年工作要点》截图(大纪元)

她回忆说,“三十多年前,学校里的孩子放学后最害怕的事,是被老师留下来补课。当然,那时补课的学生只是极个别,是学习不好需要补课,而且补课是完全免费的。”

她说,那个时候是记忆中政府管制最宽松的时期,家长们不会逼孩子上各种辅导班,学生们也可以畅想自己的未来。

“后来慢慢就变样了。先是一部分学习不错的学生被一些想挣外快的老师动员去补课,每次几十元。再后来,越来越多的老师、培训机构都参与进来,把补课当成了生意。更闹心的是,家长们也被卷进来,被迫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收费也越来越贵。”

Ma老师说,“每个人都变得身不由己,好像没有了自己选择人生的权利。这的确是个很复杂的问题。现在流行很多概念,什么鸡娃文化,内卷文化。但家长们有没有想过,这些文化哪来的?”

“你看那些有条件的家庭为什么要移民海外,很多家长就是为了子女,要逃避这些压力和焦虑。”Ma老师有许多学生移民到外国,经常听学生们介绍自己在海外的生活。“我认为,从根源上讲,是党对人民的思想和教育控制所造成的恶果。”

她解释说,“从物质条件和基础设施上看,我知道很多发达国家不一定比现在的中国好,但有一点是中国人比不了,那就是人民拥有思想的自由,拥有选择人生的权利。”

“在我们的社会,党在学校里灌输它那套没人相信的思想政治教育,现在搞双减又要老百姓接受中专、职高,接受什么社会分流。但在现实中,党在社会上用权力和体制垄断了一切资源,几乎控制了一切,最后留给普通中国人的,就只剩下考试升学这仅剩的一条上升出路。在这个极端矛盾和物质化的现实环境中,中国家长们怎么甘心接受双减、接受分流,又怎么可能不焦虑、不内卷,不把孩子逼迫成鸡娃。”

她认为,“这些社会乱象其实超出了教育的范畴。所以双减能暂时减轻学生的负担,但减不了家长的焦虑。”

在中国大陆,“鸡娃”指的是父母给孩子“打鸡血”,不停地让孩子去学习、去拼搏。对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子女的前途取决于高考,甚至在孩子上幼儿园之前就开始为高考做准备。这种现象催生了中共社会独有的“养鸡”育儿文化,“鸡娃”成为中国的网络流行词。

双减砍掉了补课 党为学生准备了什么

大陆某市一中校长Jesse Wang表示,“面对双减,家长们可能没有太好的选择。”

Wang虽然对双减政策持有一定的保留意见,但赞同校外培训的乱象需要整治。“现在不少学生每年花在补课上的费用高达数万元,我们这里很多家庭一年都存不了这么多钱。这么大的开销,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教育真的成了一座大山。”

Wang说自己知道学校内不少老师去补课,“有人会去校外机构兼职,也有拉自己班上的学生去补课,还有去学生家里做一对一辅导。这些情况学校一般都知道,但管不了。”“老师把补课当成了生意,这肯定有违师德,但人家很多都只拿三、五千的工资,老师想要多挣钱,学校也无奈。”

他表示,“这种现象目前肯定还会有,以后就难说,可能要看政府整治的力度。如果真的一经发现就处分、甚至开除,我想一般老师可能就不敢搞补课了。”

至于“双减”宣传做大做强课后服务、免费线上学习服务等等,Wang并不看好。“这些不能说完全没用,但对提升学习可能并不对口。”

他解释说,“课后服务至少目前是不让补课的,主要是把孩子们圈在学校内。”“教育部搞得线上学习平台也一样,暂不提质量如何,首先内容就很有限,而且里面好像更注重思想政治教育,对提升学习可能没什么帮助。”

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官网截图)

“双减”政策中提到的“免费线上学习服务”,目前包括教育部2012年底开通的“国家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和去年2月开通的“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

以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为例,该学习平台中的课程内容并不多,但提供了丰富的“专题教育”,包括宣传共产党意识形态的所谓“品德教育”。另外,平台中的语文、道德与法治等课程也充斥着大量的爱党宣传内容。

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官网截图)

8月30日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校内教育“应教尽教”,同时实现课后服务全覆盖。

9月1日,教育部宣称全国各地已实现“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不低于公务员”承诺;但承认今年截止6月30日共收到819条教师工资方面的举报信息。在多数地方政府入不敷出的背景下,这一承诺遭到外界的普遍怀疑。

“双减”与“新三座大山”

中共建政时曾宣称推翻旧三座大山。如今中国人把教育、医疗、住房称为“新三座大山”,意指教育、医疗、住房负担已成百姓不可承受之重。

杭州一小学六年级毕业生家长最近在网上晒出了自己的养娃账单,引发网民热议。

杭州某家长在网上晒出了自己的养娃账单,光是小学六年的学科补习班,就花了近49万元。(网络截图)

该杭州家长晒出的养娃账单显示,光是小学六年的学科补习班,就花了近49万元。

上海市一位家长2020年晒出一年级小孩的补课费账单。(网络截图)

上海家长们去年晒出的“鸡娃”账单更惊人,例如一年级小孩的补课费轻轻松松超10万,家长还没算上网课费用。

(网络截图)

即使是中小城市的补课费用,每次假期一门课都动辄上万元,同样成为家长们身上沉重的负担。

《纽约时报》7月30日的报导评论“双减”说,中共此举一定程度是向社会彰显其控制权,表明“谁才是管事的人”;同时解决不断飙升的教育成本,进而鼓励生育、以应对日益逼近的人口危机。

在中国最大的原创内容与问答平台“知乎”上,中国网民对双减看法不一。有人支持双减减负,表示家长应转变观念,坦然接受子女上职高和分流。也有许多人留言说,“只要竞争存在,家长的焦虑就会存在”,“寒门更难出贵子”。

据《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9》(报导链接),2017年义务教育在校生数有1.45亿人,其中城镇和农村学生占比分别为76.55%、23.45%,且学生继续向城镇集中。据此比例,2020年中国K12在校生逾四分之三集中在城镇学校,其中义务教育城镇学生人数至少有1.2亿。

另据2019年10月腾讯发布的调研城镇在校学生得出的“00后研究报告”(链接),00后学生88.7%上过学科辅导班;最近半年的线下辅导班的人均花费为5452元,线上培训人均花费为782元;城市线级/年级越高,花费就越高。

2016年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披露说,接受辅导的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的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人民币。

中国企业信用平台“企查查”2021年6月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全国共有49万家教育培训企业。

(为安全起见,文中人名皆为化名)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独家】习思想进课堂 大学生首当其冲
能源危机冲击在华外企 专家:促供应链转移
台立委陈柏惟以4466票差距被罢免 各方表态
NASA:对抗中共太空野心 美需核动力航天器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抛“李云迪嫖娼”中共一箭双雕?
【秦鹏直播】谁是朝阳群众?起底中共情报网
【拍案惊奇】从北京到沈阳 大爆炸逢中共敏感日
【新闻看点】拜登再承诺保护台湾 白宫唱双簧?
【财商天下】财新被打入冷宫 胡舒立惹祸
【马克时空】路透社披露共机发动机短命 无高强度作战能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