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利用党媒攻击美国

人气 1082

【大纪元2021年09月07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曲志卓编译)在2021年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之际,中共的宣传机器加大了力度赞美中共和习近平。

在一个繁荣昌盛、新经济竞争激烈的中国,普通民众很容易抛弃曾经诋毁富人阶层的党。但是,通过持续的宣传和不断改变舆论导向(比如现在致富就被称为一种爱国主义行为),中共不仅设法跟上了时代的步伐,而且保住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今年的口号是“永远跟党走”。

中国的上一代学童读过一个题为“社会主义好,资本主义坏”的专栏。文章宣称共产党照顾人民,而西方却让其公民独自遭受痛苦和饥饿,直到他们死去。中共真正的信徒们同情可怜的美国人,虽然他们的平均财富是中国人的六倍。今天,要让中国人相信所有美国人都是穷人是比较困难的,但官方媒体成功地歪曲宣传了美国的财富不平等和无家可归问题。

习近平指出,统战部和其它宣传部门的任务是通过繁荣昌盛展示中共制度的优越性。官方媒体经常发表中文文章,讲述美国经济体制的不公平程度以及“不平等如何造成死亡”。

王福满(又称“冰花男孩”)在中国西南部云南省鲁甸县的公路上行走。摄于2018年1月12日。(AFP/Getty Images)

在经济学中,衡量一个国家内部财富不平等的指标称为基尼系数。2016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为38.6%,而美国的基尼系数为41.5%。这意味着美国的财富不平等程度仅略高于中国。但美国最低的29%的工薪阶层的年收入略高于2.5万美元,而中国的中产阶级年收入约为1万美元。与此同时,中国的亿万富翁几乎和美国一样多。更令人担忧的是,6亿中国人仍然靠每月140美元生活。所以在中国,财富不平等问题至少同样严重,如果不是更糟的话。

中共在国内的宣传机构大肆宣扬西方国家为遏制COVID-19疫情而犯的每一个失误,包括美国的大量死亡。民主国家的每一个错误都被北京为其利益拿来大做文章。这些做法在中文官方媒体中得到了支持,然后在《环球时报》上用英文呼应,供世界其它国家、中国以外的人阅读。

中共媒体利用1月6日国会大厦事件来显示美国国内的分歧。中国国内的报导甚至称美国为失败的国家。北京利用有关美国的负面报导来证明,民主或者在美国不存在,或者正在崩溃,因此,中国公民应该为生活在中共政权之下而感到高兴。

中共控制的电视台把美国媒体的报导作为其国内宣传活动的一部分中共媒体经常告诉中国公民,美国媒体的报导支持中共的官方说法。新闻门户网站新浪的一篇中文报导题为“美国正在经历一场重大崩溃”。这个报导引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导作为支持,该报导的中文标题被翻译成“美国大崩溃”。

北京还利用这些美国新闻报导,将中国描绘为可以帮助其它国家的专家,或西方沙文主义的受害者,或世界的英雄/救世主。在抗疫问题上,中共被描绘成控制冠状病毒的英雄。这些文章赞扬其急救人员和护士,或吹嘘其在疫情早期对意大利的援助。而实际上,不仅大多数国家不感激中共,而且许多国家希望追究中共对COVID-19处理不当和撒谎的责任,以及对几位中国举报(疫情)者失踪的负责。

有时候,官方媒体把中国描绘成一个不幸的受害者。《环球》的一篇报导声称“FBI探员承认他们陷害了中国教授。”这篇文章指的是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分校(the University of Tennessee, Knoxville)工程学助理教授胡安明(Anming Hu)。他去年因涉嫌在申请美国宇航局资助时谎报自己与中国一所大学的关系而被捕。最后,因为陪审团未能作出一致决定,一名联邦法官宣布该案的审理无效。

但无数其它案件都证实了中共利用学者做间谍。哈佛大学化学和化学生物学系主任查尔斯‧利伯(Charles Lieber)博士因未能披露他与中共的关系而被联邦调查局逮捕。利伯因担任武汉理工大学的“战略科学家”和参与中国的“千人计划”,从北京获得150万美元,以及每月5万美元的报酬。其他因未披露与北京有联系或为中共从事间谍活动而被捕的学者包括:在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物理、化学和生物医学工程系学习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尉叶延庆,和在波士顿贝丝以色列执事医疗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进行癌症研究的郑佐松。郑在试图将他从实验室偷来的有机材料偷运回中国时被捕。

中共的官方媒体何时将中共描绘为英雄,何时描绘为受害者,取决于哪个形象最适合中共政权的迫切需求。

当政权与外国发生争吵时,这种宣传旨在使公众舆论反对这个国家。2019年,中共制裁挪威,因为当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民主活动家刘晓波。同样,中共的宣传激起了中国公民对澳大利亚呼吁对COVID-19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的愤怒。

去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Twitter上写道,如果美国如此关注透明度,并关注COVID-19的真正起源,那么美国应该向国际核查人员开放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的生物防御实验室。这条微博立即被中共官方媒体收录,成为以英文、西班牙文、阿拉伯文和其它语言发表的报导的基础。中共认为中国官方媒体应该提倡“正面宣传”,以“正确引导舆论”。国营的中国环球电视网和《环球时报》紧跟中共领导人的旨意,对此事进行了多版本的报导。

中共完全控制了所有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全面审查,同时它能够通过防火墙将它不想要的信息拒之门外。中国大陆人民只能看到中共想让他们看到的东西。

在这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中,人们在北京的一家网吧使用电脑。中共当局要求在中国销售的每台电脑都使用审查软件。(Liu Jin/AFP/Getty Images)

普通中国公民不知道在新疆,数百万维吾尔族穆斯林正受到迫害、酷刑、拘留或被强迫劳动和强摘器官。他们也不不知道无数藏人被杀害,也不知道数百万人被剥夺了宗教和自己的语言。他们不知道在西藏、东突厥斯坦(新疆)和内蒙古正在发生的文化灭绝。然而,他们知道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以及随后席卷美国的暴乱。

当中共正在对自己的穆斯林人口进行种族灭绝时,该党喉舌《环球时报》却报导了美国虐待穆斯林美国人的故事。《环球时报》甚至称美国为“一个由殖民、扩张主义的种族灭绝者建立的国家”。中国读者不会知道东突厥斯坦(新疆)和西藏本来是独立的,直到被中共军事入侵强行吞并。

许多专家认为宣传是北京最有力的控制机制。中共宣传部门雇用了数百万人,拥有庞大的预算和先进的技术。该政权的宣传机器运作的信念是,宣传既不是谎言也不是欺骗,而是建设和维持国家的必要和良性组成部分。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已经住了二十多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拥有上海交通大学的中国MBA学位。安东尼奥是一名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为各种国际媒体撰稿。他的一些中国著作包括《超越一带一路: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国经济简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ese Propaganda at Home and Abroad: Chinese Media Attacks the U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在美投6400万美元
借与外媒合作掩盖来源 中共大外宣更隐秘做法
【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控制境外华人媒体
【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美国机构的共谋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大管家石刚被免职 李克强失影响力?
【秦鹏直播】黄明志流泪回击中共封杀:人们觉醒
【财商天下】人民币飙涨 套利资本“兴风作浪”
练乙铮:中共激化国际矛盾 制造冷战局面
【新闻大家谈】美挺台参与UN机构 能否破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