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布鲁尔:阿富汗的英雄救援行动

人气 1244

【大纪元2021年09月08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塔利班正在疯狂追捕他。他们定位了他,他们已经黑进了他的手机。”布鲁尔说。

随着逃离阿富汗变得越来越危险,一些前特种部队成员开始加入战斗,从喀布尔的街道上营救美国人以及他们的阿富汗盟友,并将他们空运到安全地带。这些行动的领导成员之一是迈克尔‧布鲁尔(Michael Brewer),他是美国陆军特种作战老兵,在反恐情报方面经验丰富。

布鲁尔表示:“我想我们现在正在追踪超过3000人,我们已经帮助很多人走向并通过(机场)大门。”

杨杰凯: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今天请布鲁尔谈将美国人、阿富汗人空运出阿富汗的英雄救援工作。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

杨杰凯:迈克尔‧布鲁尔,欢迎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布鲁尔:谢谢你的邀请,我很荣幸。

美国平民领导的阿富汗救援行动

杨杰凯:迈克尔,你正在组织由平民领导的在阿富汗的行动,空运出一些剩下的人,包括美国人和阿富汗人。在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请先告诉我你是谁,你是怎么参与进来的?

布鲁尔:我是在1999年参军的时候就参与进来的。我加入了美国陆军特种作战部队,在那里服役到2008年。然后我辞去了那份工作,去了华盛顿特区进入情报部门,成为反恐行动的轰炸目标定位专家,所以我对这一领域,是既熟悉又衷心热爱。

我是打击基地组织的轰炸目标定位专家,当然这意味着针对基地组织背后的支持网络,这让我直接接触我们现在正在打交道的人。我很幸运地参与了针对本‧拉登的突袭行动,及其后续行动,并清除了该行动中发现的网络。

我很快发现,当我越来越多地参与接触那些我知道可以影响地面局势的人时,很多其他人也开始出现,这产生了非常好的效果。我想,当我们看到撤军的情形的时候,很多老兵都有同样的惊讶,宣布时间表,然后居然倒序执行。

通常情况下,你先把资产撤出,然后撤出一些武器和设备,然后把所有东西都收回来,直到最后把人撤出来。可是我们现在基本上是倒着做的,我们让所有人回家,把所有装备留下。所以我们很多人预测情况会很糟糕,于是开始接触人们,建立一个非正式的网络——那麽,听着,如果情况真的很糟糕,那我们该怎么办?

所以我联系了一些政策制定者。我知道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和众议员皮特‧塞申斯(Pete Sessions)在这方面一直表现出异常强大的领导能力。所以我们与他们的办公室进行了一些合作,让事情运转起来,它真的自己长了腿。有趣的是,因为我一直被提到是这方面的组织者,但是我们都是根据结果来组织的。我们看到了谁在做事情,然后很自然地融入了一个团队。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组织的。我是奔着这个组织去的。

惊心动魄 被塔利班疯狂追捕的美国公民

杨杰凯:今天我们录制这段视频的时候,我们知道至少有12名美国军人(在喀布尔机场的袭击中)牺牲。你和你的团队“大天使计划”(Project Archangel),都做了些什么?

布鲁尔: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来帮助人们离开。我们在协调人员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因为我们都曾在那里工作过,我们都曾被部署到阿富汗,并与当地军队一起工作过,有一个相当广泛的关系网,他们可以亲自为一些仍然留在那里的人做担保。

国防承包商“安静的专业人士”(Quiet Professionals)的安迪·威尔逊(Andy Wilson)开发了一个很棒的平台,可以跟踪其中一些人,输入他们的信息,并实时查看他们,这样我们就可以跟踪那些我们可以亲自担保的人。有一些已经被审查过了,如果他们被留下,就会面临很高的风险。

我们现在正在追踪超过3000人。我们已经帮助了很多人,走向并通过机场大门,虽然遇到了一些阻力,所以我们帮助了一些人通过那里,我想范围在100人以内。

杨杰凯:你在追踪3000人,已经设法救出了100人。这些人是美国人,还是与美国人密切合作的阿富汗人?

布鲁尔:肯定两方面都有,既有在当地有家庭的美国人,也有美国公民。举个例子,我可以告诉你有一个出生在阿富汗的美国公民,他自愿回去为特种部队做翻译。他被困在那里,想把家人救出来。

所以我们不得不费了很大的劲把他弄出来。在我们设法让他逃跑的时候,塔利班正在疯狂地追捕他。他们定位了他,他们已经黑进了他的手机。我们试了四次才把他救出来,这真可谓是危机四伏啊。他带着一个小孩,当然还有他的妻子。他们几次险些中枪,被塔利班追赶。那情景就跟间谍电影一样。

杨杰凯:你说试了四次,那是什么样的情况?是在喀布尔,离机场很远的地方,你想把他们从那儿送到机场,是这种情况吗?

布鲁尔:我是他的联络人,我看着地图,试图找出他在哪里,以及检查站在哪里。他是一个已知的个体。他们(塔利班)有他的脸和照片,还有他家人的信息。

他们甚至给其家人打电话。塔利班直接打电话给其在美国的家人,假装是美国国务院,试图让他们确认他在哪里,以及他是否逃了出来。所以在那一刻,我们在前方干扰那些打电话来的人。

我们把他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在那里他可以尝试进入一个(机场)大门。当他走近大门时,他被发现了。在另一次试图通过一个大门时,他被门卫赶走了,门卫在他头顶上方鸣枪示警,尽管他抱着一个孩子,还拿着一本美国护照。

那里太混乱了,即使一切都安排得很稳妥,即使你已经拿到了你需要的文件,这仍然是一场赌博。他的最后一次尝试,当我们终于把他弄出来的时候,他正在驶向机场,他的车在塔利班检查站抛锚了……

 

需谨防恐怖分子趁机潜入美国

杨杰凯:从你所听到的来看,这场导致至少12名美国军人丧生的自杀式炸弹袭击是否会以某种方式改变局势?

布鲁尔:这可能会使我们预期看到的事情提前发生。我不知道,我们没料到它能这么快发生,但是我认为,任何在那里进行军事行动的人都能预料到这种情况迟早会发生。我的理解是,实际上发生了三次袭击,而不是一次。

今天一大早,我们就收到了很多人的报告。我们中没有多少人睡得很好。我们早上醒来的时候通常会收到上百条信息,发信人正在奋力逃离,通常发出的是非常绝望的恳求信息,如“救救我们”等诸如此类的话语。

今天是我第一次在醒来后看到死者的照片,也是我第一次醒来后看到轰炸的视频。对我来说,这是不太可能的,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意外,在这种时候面对不幸的事实:现在挤在机场的每个人都可能是签证持有者,可能是重要人物,也可能是高风险人物。

这(袭击)里面有伺机而动的成分。我想对此进行更深入的研究。但是不,这个策略并不出乎意外,只是时机出其不意。

杨杰凯:迈克尔,人们担心的一个问题是,一些邪恶之徒可能会在不经意间潜入美国。你在想这个问题吗?这是如何审查的?

布鲁尔:当然在想。我们有几家公司正在尝试利用生物技术、生物力学和生物识别公司,这些公司可以利用他们的技术并将其部署到位。我们拥有从志愿者到承包商的一切,都试图为人们提供服务。

我们拥有关系网,我们正在积极追踪,我们几乎都是拥有第一手知识或者在该领域工作过的人。我们确实在努力同步审查这些人,做得非常好。我们正在提交他们的文件,让他们通过国务院的实际程序办理签证。没有人插队,我们只是想加快速度,尽快办理。

杨杰凯:但是一般的威胁呢?问题在于,美国在阿富汗20年了。在阿富汗有很多人帮助美国人努力使他们的国家变得更好。其中一些人会想要过来,他们会得到很多支持。与此同时,也会有塔利班和其它恐怖组织伺机派人进入美国,这是很有可能的。那么如何管理这种风险呢?我知道这是个大问题,但显然,这是你思考过的问题。

布鲁尔:这个事情我们在战术层面上考虑了很多。答案包括使用现有的流程,使用现有的设备和技术。在这一点上,许多生物识别和扫描技术确实令人印象深刻。我们有几家与之合作的公司,他们基本上有生物识别登机牌,可以与恐怖分子观察名单、禁飞名单,以及所有这些可以非常迅速地进行处理的东西联系起来,将成为这一领域的一笔巨大资产。

从更大的角度来看,这和我们在谈论保卫边境安全时的论点是一样的。这绝对是恐怖主义的载体。20年来,我一直在积极追捕恐怖分子。我可以告诉你,任何时候出现难民危机,任何时候边境松动,都成为人们利用和偷渡的机会。

我不知道是否有百分之百的解决方案,但是我们可以做一些非常常识性的事情,包括找一些在这个问题上很聪明的人,以及在现场使用设备的人,来准确快速地处理这些人。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巴斯:中共如何操纵自由社会
【思想领袖】如何挑战大科技公司审查制度
【思想领袖】利特琼:抵制冬奥 不为中共站台
【思想领袖】罗斯曼:在华被关黑监受酷刑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欧金中挥刃舆论沸腾 胡锡进心惊?
【新闻看点】党报诡异捧习父子 反习势力蠢动?
【秦鹏直播】大陆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产税或出炉
【财商天下】第一网红papi酱关闭 传媒风声鹤唳
【拍案惊奇】中共是台独鼻祖 升级三空军基地
【舞蹈三剑客】肯塔基州路易维尔神韵演出幕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