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是为了寻找自我?在伊瓜苏瀑布的奇遇

作者:李易安

人气 287

【编者按】透过旅行寻找自我是不少人选择踏出舒适圈、远离家乡,到异地旅行的动机。也许在异乡更能重新认识自己,更清楚哪里才是适合自己生活的地方。作者李易安以搭便车旅行的方式游历了南美、欧洲、中亚,总计搭了135趟便车,移动了3万5千6百公里。本文是作者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参观伊瓜苏瀑布国家公园和冰川国家公园的奇遇。

******

当我们抵达如迪士尼乐园般的伊瓜苏瀑布国家公园时,最负盛名的“魔鬼的咽喉”因栈道被冲毁而关闭,让人扼腕。成群的观光客一波波涌进,我们随着人龙缓缓移步,走在修缮完善的栈道上,像是清点自然景观般逐一伫足过目。其中,最热门的活动是,登上游艇在大小瀑布间穿梭,接着冲进几十公尺高的瀑布里,随着强力水柱冲泻而下,船身不停摇晃,在尖叫不断和全身湿透的情况中感受所谓的气势磅.。从湖面上抬头望伊瓜苏瀑布,天蓝水绿的颜色调配,超乎感官经验的巨大垂直水流近在眼前,实在太美,一种不带感情、人间仙境般的美。不过,这过于精致刺激的体验,却也让春光乍泄中那道夹藏青春迷惘肉体孤寂的瀑布氛围,随着喷溅的水珠一起散逸蒸发,随之幻灭。

类似的感官冲击,我们在埃尔卡拉法特(El Calafate)的冰川国家公园又体验了一次。热带岛民首见冰川的震撼就足以令人一生难忘,遑论佩里托莫雷诺冰川(Perito Moreno Glacier)是座六十公尺高、五公里宽、仍在前进中的大冰川.要知道,世界上大部分冰川都在退缩呢。

远远望去,它从后方层层叠叠雪山中流出,一条看似静止的河停伫在峡谷中。我们搭船开到它正前方,随距离拉近,不仅感受它体积上的巨大,更觉千万年的时间被冻结在眼前,岁月流逝化成可见可触的实体。光线从冰体折射出一片净亮、带黄而偏绿的蓝。但它并不静默,砰然一声,冰川一角崩落,偶然的巨响标志着它正在动。冰川最让感官迷惑之处在于,河流是流动的隐喻,但冰川却仅有流泻的线条轮廓,而无动态的视觉感受;流水凝结成冰,在阳光照射下的光影展露时间的痕迹,时间被压缩在空间中。然而,这种视觉上的静止竟是由声音打破,由冰川前进的摩擦声响透露它的移动,是的,但它依然看似不动。动与不动的悖论像是离家时老想确认自己的位置,却总是落不准那样,直到被某个声音警醒。

我们是搭上一对教授夫妻的便车来到这座国家公园的。在路边举着大拇指的我们,大概勾起先生年轻时从纽约搭便车到温哥华、然后从此定居加拿大的回忆,他毫不迟疑地将我们捡上车。太太是优雅而热情的社工系教授,先生专研修辞学,两人刚退休,决定来一趟没有回程机票的旅行,玩够了玩累了玩腻了再回家。他们二十年前曾到亚洲参访,在中国教了几年书,我们的话题围绕在年轻时出外的生活景况。

“当我们刚到中国时,没什么人会说英文,生活、购物都不太方便,没想到十几年后再去,沿海城市完全是另一个样子了。”因回忆过去而略显兴奋的先生向我们说着。

“当时是什么原因决定离开中国到加拿大?”

“大家都说要入乡随俗,但在异乡,我们反而更会因为那些即使个性再开放、却仍旧无法妥协的事而重新认识自己。更了解自己之后,就清楚哪里才适合生活,所以最后我没回美国,去了加拿大定居。”

他这番话让俗套的“旅行是为了找寻自己”,有了一种不反胃而能感同身受的诠释。我们时常透过置身异境来剔除现存环境的纷纷扰扰,企图寻见所谓“纯粹的自我”,却感到徒劳。然后才在陌生境遇中,逐渐辨认出某些黏着在身上不容弯曲的特质,隐隐坚持的原则也在异乡而显得突兀,摸索着消磨后所剩的坚硬,自我的轮廓因而日渐清晰。我想起唐诺说:“思乡一开始其实是渴望回归于某种不耗心神的安全和舒适,家乡,是如此异乡种种所创造出来的。”而不仅是家乡,连“自我”也是如此陌生种种所建构、所反映出来的。

结果,布宜诺斯艾利斯并没有让我们碰见酷儿同志浪潮,他们的游行正好在我们抵达的前一周举行,街上仅剩一些尚未拆下的彩虹旗,不过各种裸露身体的情色鲜艳小纸条倒是贴满在观光景点周围,让我们贪见另一番“春光乍泄”。

我不知道大家在赶什么

幻灭有时,向往有时。当红酒起司牛排全都以难以置信的价格,出现在世界级的冰河雪山面前时,再穷酸的背包客都很难不被阿根廷宠坏。有时安心,有时惊异。每当我们被未知的焦虑笼罩而想锚定心神时,总会让思绪回到四十号公路通往埃尔卡拉法特的路口。

在四十号公路上,我们如往常搭着便车,但这次,还没下车就看到马丁在路口的身影。我们误以为伸出拇指时要多一个竞争者了。

“你们会说英语吗?”我们走近时,他用西班牙语试探地对我们说。

“我徒步旅行,已经走了八年。我八年前从墨西哥出发,正要往智利去。”当时我们因为阿根廷牛排价格而惊吓到还没合拢的下巴,听到他这么说之后脱臼得更严重了。

马丁的家当全放在一个简易推车上,上头插着旗子,大衣上绣了各色布面徽章,毛帽下的脸黝黑健康。他似乎在英国小有名气,还留下名字让我们上网搜寻。他说他总在夜间月光下步行,白天照得到温暖阳光的时候睡觉,偶尔在路过的学校讲授关于环境保护的课程,间或在消防队或警察局留宿。

“我不知道大家在赶什么。九点到或九点半到,结果不都一样吗?”他的语速和步调一样不疾不徐。

八年前他启程时,我们都还只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不禁想到,这八年来,我们也许“完成”了许多任务或工作:做完无数个期末报告、读完大学、工作时完成几个计划或专案。但这八年来,马丁只做一件事:从墨西哥走到智利,而且至今仍未做完。我们似乎看见时间的另一种向度,或者说一种在现代社会快被排除的时间性。不具目的性,不求效率,因而不合时宜。活在这另类的时间性中,他的步伐踩得那么平稳笃定。

马丁缓慢移动,远远看过去,就像没在动一样。我们有幸在他近一万公里的步行中,一起走过微小的一段,这种感动像是,听见冰川移动的声音。

为了向他致敬,我们跟在他后面,陪着他在杳无人烟、永远吹着八级阵风的巴塔哥尼亚公路上走了几公里。但当往下一个城市的货车在路边为我们停靠时,我们仍然跳上了车,任凭马丁在公路边倔强而孤单的身影,消失于货车的后视镜之外。⊙

本文摘自<搭便车不是一件随机的事:公路上3万5千6百公里的追寻,在国与界之间探索世界>联经出版公司

.山难大多可避免 登山者应有的安全登山观念
.谷歌趋势热门度假地 多伦多居加国之首
.卡尔加里牛仔节一日游记

责任编辑:陈真

相关新闻
组图:乘“海浪”游韩国 用旅行写生活
拥抱户外登山热潮 欧都纳玩登小百岳颁奖
喜欢登山?平时一定要做的8种体能训练
湖光水色重现 日月潭一日轻旅行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北京要“政治蓝天”灰犀牛却隐现
【新闻看点】“北京讨厌就对了”印度主播呛中共
【方菲访谈】程翔:百年香港为何倾覆于旦夕(1)
【秦鹏直播】美台聚关岛军事抗共 中共被呛喜剧国
【横河观点】多西辞CEO 推特走向引热议
马仲仪:香港公民社会消失 赴英国执业守医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