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政府需求压倒个人利益 联邦调涨退休金供款

作者:约翰·罗布森(John Robson)/翻译:李平

新年伊始,加拿大联邦政府提高加拿大退休金(CPP)和就业保险(EI)供款,而且增幅超出原先预计,原因是无法支撑政府庞大开支。(Shutterstock)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1月11日讯】新年伊始,联邦政府决定提高加拿大退休金(CPP)和就业保险(EI)供款,而且增幅超出原先预计,原因是全国人辛苦劳作也无法支撑政府庞大开支。

2016年加拿大“真实、强大和自由”(True, Strong and Free)纪录片表明,过去加拿大是政府轻,人民重,因此赋税也轻。如今整个倒了个个儿,政府做了人民的主人。

过去2年,COVID-19(中共病毒肺炎)疫情把这一切呈现在人们眼前。各级政府几轮封锁最大原因,不是为了公众健康,而是为了医疗系统本身。

不相信个体 政府大包大揽

政府提高CPP和EI供款,是因为觉得人民太蠢,不会自行安排好退休养老生活。就如同政府不相信民众能安排好自己的健康医疗一样,大包大揽地搞社会主义公共医疗。

政府这么大包大揽,可能是觉得人民太无能,或觉得人民被强大过其本身无数倍的私营经济欺压,或两者兼有。在政府看来,为了防止人们到老时被逼到吃猫粮和烧家具取暖的地步,提前做什么都不过分。

提高退休金和失业保险供款,主要原因是疫情重创劳工市场。实际上前年年底,政府就涨过一次退休金供款。今年再次提高,看来是前年涨一次仍无法支撑,只好再来一次。

具体来说,员工与雇主给退休金的最高供款从过去的3,166元涨至3,499.80元,自雇退休金供款最高金额从过去的6,332元涨至6,999元。仔细计算一下,发现短短1年涨幅就高达10%,实在太惊人。如果政府为了不破产,即使每年都涨这么多,它也会干的。

今年1月安省政府坚持开放校园,理由是为了孩子,当年搞一刀切封锁的借口也是为了孩子。但许多人认为,政府这么做,和往常一样,根本不是为了孩子或家长,而是为了吃公粮或社会主义医疗体制中的人。

还有谁不是社会主义者?

政府大包大揽,成天忙成一团,是觉得人民太弱,大食品公司心存不轨,国家和社会问题太多,连私营行业用盐量上升都要操心,唯一解决办法是扩大政府权力。在灾害天气、暴力和经济衰退等问题,也是如此。

当然也有一些清醒的人,如法国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巴斯夏(Frederic Bastiat)早在1850年曾警告,国家所获取的任何资源,都是从私营行业攫取,不是天上掉的馅饼。

他还警告,社会主义混淆政府与社会之间的界线。人们反对政府做的某件事情时,就被社会主义分子指责成人民反对这件事;人们反对搞国家教育,就被指责说是反对教育本身;人们反对国家宗教,就被说成是不想要任何宗教信仰;人们反对国家强制推行平等,就被说成是反对平等本身。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就好比是,我们不想要国家种粮食,社会主义分子就会指责我们不让人吃饭。

扪心自问一下,如今我们每个人自己是不是也是社会主义者?有谁反对过国家农业市场营销委员会?有谁说过公校的不是?有谁质疑过仇恨言论法?如今政府大幅提高养老金供款搞得人们没法自己存钱养老,又有谁站出来说个不字?

顺利提一下,好好收藏这篇文章,明年1月肯定还用得着。

作者简介:

约翰·罗布森(John Robson)是纪录片导演,《国家邮报》专栏作家,《多切斯特评论》特约编辑,气候讨论中心执行主任。他最近的一部纪录片是《环境:一个真实的故事》。

原文CPP and EI Payroll Tax Increases Put Needs of the State Before Those of the People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 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