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哈萨克之乱其实是中俄之争

【大纪元2022年01月15日讯】对中共来说,2022年一开年就分别出了两件事,一个我们叫做灰犀牛,一个叫黑天鹅。

灰犀牛就是疫情。每个人都知道他靠这种严厉的清零政策是清不掉这个病毒,清不掉这个疫情的。他只会把时间拖长,慢慢地越来越严重。现在这个灰犀牛从西安到河南再到天津,距北京越来越近。这对中国的政局当然有很大的影响啊。

但另外一个就是黑天鹅事件。

所谓黑天鹅事件就是大家都没想到的一个事件。这个事件就是哈萨克的乱局。哈萨克的乱局对于中共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问题。

中共推出的所谓“一带一路”,其中的“一路”就是要通过中亚、然后到中东、然后再到欧洲。这是它的“现代丝绸之路”。

那基本上陆路的丝绸之路,铁路交通运输上有三条路。

第一条路是从俄罗斯通过西伯利亚进入到俄罗斯的欧洲部分,然后进入到西欧国家。第二条路是从新疆通过哈萨克进入俄罗斯,从俄罗斯南部进入欧洲。

第三条路是直接通过各种斯坦国家,穿过伊朗,然后通过土耳其进入欧洲,当然影响最大。但是它的复杂度也是最大的。

哈萨克除了是中共现在“一带一路”的一个重要门户之外,它也有另外的重要性,包括石油、天然气、铀矿,这个就是核原料。所以中共在哈萨克有很多投资。

据说国家投资的大概有300亿美元,哈萨克的经济受中国的影响是非常非常大的,这一点是很清楚。

如果哈萨克出了问题,对中共的这个“一带一路”有非常大的一个打击,甚至可能会彻底失败。

1月4日,哈萨克因为天然气涨价出现了全国的抗议事件。然后有人攻击警察,攻击政府部门啊,甚至占领了机场。

哈萨克当局说,整个骚乱是有那些有组织、有经过训练的恐怖主义分子在背后。

中共说是“外国势力”,官方媒体说是“颜色革命”。那这个颜色革命到底是什么颜色呢?是哪个国家来的颜色呢?

哈萨克的现任总统托卡耶夫(Kemel Tokayev),通过集体安全组织的条约,邀请这些国家派兵到哈萨克去帮助他们恢复秩序。

集体安全组织条约,其实有点像北约,是一个军事同盟。全世界的军事同盟都有一个特点,它主要是针对别的国家对组织成员国家入侵。所以对于哈萨克来讲,他邀请了外国军队进到哈萨克,平息内部的骚乱,这个在法理上是有问题的。

但如果他说这是一个外国势力、是恐怖主义组织、是什么外国军事组织等,这个就名正言顺了。所以对哈萨克来讲,对于托卡耶夫总统来讲,这个很显然他是顺理成章的。

但是问题在于托卡耶夫总统为什么不动用哈萨克自己的军队呢?不动用哈萨克自己的安全力量和警察部队呢?

哈萨克骚乱不是颜色革命 而是一场内斗

托卡耶夫总统已经下令正式逮捕哈萨克的前总理马西莫夫(Karim Massimov)。马西莫夫原来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主席,也是哈萨克的总理。这是一个实权派的人物。在哈萨克发生骚乱以后,总统先辞退了马西莫夫和整个政府的内阁。等到俄国的军队进入哈萨克之后,他又逮捕了马西莫夫。

现在越来越多的迹象证实,哈萨克现在发生的这个事情,其实是抗议演变出来的内部权力斗争。内斗主角就是托卡耶夫总统和马西莫夫总理。

这个马西莫夫是个天才。他曾经在北京语言大学去进修中文,不到一年又去了武汉大学读法学院,不到三年就在法学院毕业,还曾经被派到香港去做贸易代表,帮助哈萨克跟外界做生意。

他是老总统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亲信。他曾经两次担任哈萨克的总理,在纳扎尔巴耶夫当总总统的时候,他当过两次的总理。在两次总理间隔期间,他还任总统办公室的负责人。

因此很明显,他是原来的老总统重要的亲信人物。马西莫夫本人是哈萨克的维吾尔族人。有分析说啊,正因为马西莫夫是一个维吾尔族人,所以才受到纳扎尔巴耶夫的极度重视。现任总统托卡耶夫,其实也曾经在北京上过语言大学。他是前苏联的一个外交官,曾经在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工作过。当然他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政治人物。

托卡耶夫,现任的总统逮捕了现任的总理马西莫夫。或者说前任,先开除再逮捕,包括他的一些周边的一些人物,按照中共现在的话说,他们的那些团团伙伙吧,都被抓起来了。这一批人基本上都是老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原来的亲信。所以这个政治斗争的路线图和整个场景,中国人应该挺熟悉。

新领导人上来清洗老领导人的整个势力,只不过用的方法不一样。那为什么非要动用俄罗斯人呢?为什么非要去请俄罗斯人呢?那很简单,因为老领导、老总统的这一帮人,原来的这一帮人,对军队、对安全部门、对警察部门有非常大的控制权。新总统控制不了。

托卡耶夫已经公开说。他将会提交哈萨克的一个“未遂政变”的所有证据,“企图政变”的所有证据。既然是“政变”,那显然就不是叛乱,不是暴动啊。所以马西莫夫被逮捕的时候,他的罪名是“叛国罪”。

因为总统调动不了国内的安全部队,调动不了警察,甚至有可能调动不了军队,所以他被迫做了另外一个选择,就是以这个集体安全性组织条约的名义,从俄罗斯借了军队平定国内的局势。

但是,他一定要说“我们国家受到了外国的威胁”,他才能合法合理啊。你要是说啊我们这个街上有暴徒烧东西,你就去请外国的军队进来平叛,肯定是说不过去的,对吧?

很明显,哈萨克不是颜色革命,不是外国势力,不是外国什么军事威胁,而是一场内斗。他把一个普通的一个抗议活动激化成了一个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

中共“一带一路”动了俄罗斯的乳酪

哈萨克是中亚最大的一个国家,在地缘政治上非常重要。在历史上,中亚是周边几个大国的角斗场,包括中国、俄罗斯、土耳其(土耳其之前是阿拉伯),还有伊朗(伊朗之前是波斯)。所以中亚是欧亚大陆世界的一个十字路口。所以大家都想要控制中亚,但是控制中亚就必须控制哈萨克。

沙俄两百多年前就有这个梦想,希望能够通过哈萨克,通过中亚进入印度洋。

无论是沙俄还是苏联,他们距离实现这个梦想其实越来越近,因为他们征服了中亚的各个斯坦国。再下来就是阿富汗,然后巴基斯坦和印度,就进到印度洋了。所以俄国人对于中亚这块地方非常重视,而且他们也认为这个就是整个俄罗斯的或者前苏联的势力范围,别人是不能介入的。

所以当中共发展“一带一路”,投大量的钱,政治影响力、商业影响力、文化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时候,首先它动的是俄罗斯的乳酪,动了俄罗斯的利益,它侵入了俄罗斯的势力范围。

左宗棠新疆平叛

说完中亚,再说新疆。中国古代,称为新疆和附近中亚地区为西域。

现在的这个西域的整个格局,大概是清朝的中期以后形成的。新疆在康熙年间主要是两个大的族群,天山南路是维吾尔,天山以北主要是蒙古的准噶尔部落。

准噶尔的蒙古人非常凶悍,他们对满清造成了很多很多麻烦,对明朝也造成了很多很多的麻烦。在满清时候,准噶尔部落一会儿归降,一会儿叛乱,再归降再叛乱。结果到了乾隆年间的时候,乾隆皇帝下达了种族灭绝令。史书上说大概有五十多万人被杀,估计呢实际死的人数可能比这个还多。只有极少数人逃到了哈萨克。

乾隆皇帝号称自己十大武功,其中就有“平准部”、“再平准部”,说的就是这个事。他把准噶尔这个部落、这整个种族全部杀光,新疆就只剩下了一个准噶尔盆地,剩下了一个地理名词,人已经没有了。人口大量减少,尤其是天山北麓,所谓千里赤地、没有人烟。后来满清搬迁别的部落进新疆,尤其是从东北。比如说原来在东北的锡伯族全部迁到了新疆,还有其他的蒙古部落啊,不过新疆很大。所以附近其它地区的游牧民族,他们追逐水草也会往里走。

所以北疆的民族就特别多,哈萨克族、柯尔克孜也就是吉尔吉斯人等,有好多个民族。

到清末中国的西北发生了回乱,最后左宗棠进入新疆平叛,抬着棺材进去。最后一仗是夺下了伊宁,也就是伊犁的首府和整个北疆地区。

抗日时期 苏联中共联手搞疆独

到了1944年10月,新疆发生了一个很大的暴动,叫做三区暴动或者叫三区叛乱,中共的说法是三区革命,就是发生在新疆的北部。

新疆三区,包括伊犁、塔城和阿山。伊犁就是现在的伊犁地区,塔城现在也叫塔城地区,阿山就是现在的阿勒泰地区。这三个地区同时暴动,跟当地的国民政府军打得非常厉害。

这三个地区有两个和哈萨克斯坦是交界的,塔城和阿山。伊犁和吉尔吉斯交界。三区暴动建立了一个“东突厥斯坦”,也叫“东土耳其共和国”。

听起来名字是不是很熟悉啊?前苏联的共产党,包括一些中共的共产党建立的第一个疆独的国家。

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当时都是苏联的加盟共和国。新疆的三区暴动,背后当然都是苏联。不但有苏联的军事顾问,而且还有苏联驻伊宁的总领事馆直接指挥。比如说三区民族军的副司令叫做达列力汉‧苏古尔巴耶夫,是哈萨克出生的哈萨克族人,他是苏联军校毕业的。民族军的总司令,叫伊斯哈克伯克‧穆努诺夫,一听这个名字很俄罗斯,他是吉尔吉斯人,他也是苏联军校毕业的。

这个司令和副司令都是苏联的军人,是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人,当然也就都是苏联人。

1944年,中国人正在和日本人打仗,二战还没结束。所以这个苏联人在背后,和中共派的一些代表,在背后搞新疆独立,当然中国政府非常不满,通过盟国提出抗议等,所以后来这个“东土耳其斯坦”才撤销。

三区革命代表遇空难 还是政治谋杀?

到了国共内战的时候,这个共产党搞出来的“东突厥斯坦”的三区政权在苏联的推动下,准备跟中共合作。所以1948年8月份的时候,三区政权的主要的人物就要去北京,准备参加10月1号这个开国典礼,开第一次的政协大会。

1949年的8月27日,这个三区政权代表团乘坐的飞机在苏联境内距离贝尔加湖不远的地方撞山坠毁了,代表团五个代表全部都摔死了。

五个代表,包括谁呢?阿合买提江‧哈斯木,他是团长,维吾尔族人。代表有阿布都克里木‧阿巴索夫,也是维吾尔族人;还有伊斯哈克伯格‧穆努诺夫,这个是克尔克孜族人,就是我们刚刚说的这位司令,是吉尔吉斯的苏联人;另外一位是达列力汉‧苏古尔巴也夫,哈萨克人,副司令;还有一位罗志,这就是汉族了,当地的汉族人,其实就是中共的地下党。这五个代表一起空难全部撞死了。

这次空难在前苏联解体之后,有一些档案解密,结果有人就发现这个事件,它不是空难,而是斯大林和毛泽东共同进行的政治谋杀。说这些三区革命的代表团成员,不是空难,而是被克格勃关在了原来沙俄君主的一个马廊里面,最后被处决的。

国民政府的资料也说,斯大林是为了排除这个地方民族势力,他协助中共取得新疆,用了阴谋的手段去平定三区之乱。所以这整个罹难的飞机出事的消息两个多月才公布出来。

还有当时一位国军将领,有一位叫张达均的,他也说中共当时强行要求解散这个东土耳其斯坦国,改编三区武装部队,变成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区政权不高兴,扫荡中共势力,把三百多个中共在当地的地下党员杀掉了。结果苏联立即出兵。把原来三区政权的那个大首领,他是一个吉尔吉斯的一个大阿訇,叫艾利汉‧土列,抓起来带回苏联关押,直到1976年他才死的。

当然整个代表团死了怎么办呢?新疆又搞了一个新的代表团,团长是赛福鼎‧艾则孜,维吾尔族人,还有两个团员,阿里木江‧哈肯巴也夫,乌兹别克族人,另一位叫涂治的三个人,形成了一个新的代表团去北京。

所以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都会记得,以前中共的新闻里面,每次说到人大开会,都有一个副委员长赛福鼎,就是这位剩下的三区的领导人。

北疆是否安宁 哈萨克很关键

其实,就算1949年之后,整个新疆北疆地区一直都非常非常不安宁。1962年,中共“大跃进”不久,伊宁的苏联领事向当地的很多人,主要是哈萨克族和吉尔吉斯人,发了苏联的证件。因为这些本来就是苏联人,三区革命时迁过去的。

1962年的4月份,六七万新疆人离开中国,跑到苏联去了,包括新疆军区的副参谋长,一个少将,叫祖农(‧太也夫)的,还有一个新疆军区的军官,玛律果夫‧伊斯哈克夫,也是少将,也都跑到苏联去了。本来就是苏联军官。

中国方面把这个称作伊塔事件,就是伊宁塔城事件啊,认为是反革命暴乱,认为是苏联策划。整个事件在中苏之间引起了非常大的争议。

1969年,在塔城的铁列克提河附近,还发生过一次中苏的边境冲突,中方是一败涂地。整个一支边防部队被全歼,38人死亡,包括3名随军记者。

所以哈萨克和北疆这个地方的安全、安宁有很大的关系。更不用说这个整个中国的“一带一路”啊,它非常依靠哈萨克。

哈萨克事件或令“一带一路”胎死腹中

这次哈萨克骚乱,中国政府的反应是什么呢?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说现在这个是哈萨克的内政啊,希望他们好好地处理。过了几天,习近平讲话说他托人带口信给托卡耶夫总统,说非常赞赏他采取果断措施平定国内局势,还说会支持哈萨克防止境外势力、外国势力。

前面那个表态,是说:“对不起你们自己人打架,谁赢谁输,不关我的事,只要你还维持跟我的关系就好”,对不对?这是前面的话。

后面那一段话就吻合了哈萨克当局的讲法,“境外势力”等等。有没有境外势力,当然有境外势力,谁是境外势力,俄罗斯是境外势力啊,俄罗斯派了三千精锐部队空降到哈萨克,平定了整个这个骚乱吧。

哈萨克老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是哈萨克的一个独裁者,但是他却是一个哈萨克的民族主义者。有几个证据,第一他采取了大国外交平衡的政策,在俄罗斯、土耳其、美国、中国中间平衡。他不希望太多地依靠俄罗斯。

第二点,这也是很重要的,他把哈萨克的文字的拼音,改成了拉丁文,这个与土耳其就非常非常接近了。以前,前苏联境内的这些斯坦国,都用西瑞尔字母,就是俄语的字母。

2018年,老纳下令改这个字母,开始做一些去俄罗斯化的动作。事实上这个去俄罗斯化的动作在过去一段时间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了。所以俄罗斯对这个是非常感冒,非常不高兴。

所以这一次啊当俄罗斯军队进入哈萨克之后,《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的总编辑提出来说,我们不能白进呢,我们要提条件。他提出了六个条件,其中有一个条件就要求哈萨克恢复西瑞尔字母。就是说你不能再用拉丁字母了,不能再用土耳其的字母了,你得用回俄罗斯的字母。

当然还有比如说要取缔所有反俄的这个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组织啊,还有什么要开办俄罗斯学校。俄罗斯族人在哈萨克是最大的一个少数民族,占的人口超过20%。所以可以看出来,俄罗斯对哈萨克的去俄罗斯化非常地心存芥蒂。

那对俄罗斯来说,哈萨克最大的一个外来因素,不是西方,不是美国,甚至不是土耳其,而是中国。

因为中国的投资,因为中国对当地政治的影响力,对哈萨克影响越来越大。

托卡耶夫的态度很明显。习近平是带口信给托卡耶夫,但是大家都可以看到报导,托卡耶夫主动给普京打电话,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托卡耶夫向普京通报了哈萨克内部的情况。实际上我们用另外一种语言就是向普京汇报了哈萨克发生的事情。

谁亲谁疏,这个情况就非常明显。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哈萨克未来将会越来越向俄罗斯的方向走啊,假设现在局势稳定下来,一定会向俄罗斯的方向走,而不会向中国的方向方面走。

对俄罗斯来讲很简单,你要搞“一带一路”可以,但是你得通过大哥,就是我俄罗斯来进行,而不是直接通过小弟来做这种事情。

如果你有一个代理人才能做“一带一路”的话,你那个大外交战略还能实现吗?当然不太可能实现了。

所以这就是我们说的,为什么哈萨克整个事件会决定中国“一带一路”受到重大挫折,甚至有可能胎死腹中。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中共最怕的事情开始出现
【有冇搞错】中国进入“抢钱时代”
【有冇搞错】恼羞成怒 港共搜抓“立场”
【有冇搞错】虎年围观黑天鹅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李克强掌军权了吗?军方官媒喊话
【远见快评】李克强讲话霸屏 习近平脑瘤疑云?
【新闻看点】惊传习脑部重病 政敌欲置之死地?
【直播】50年首次 美国会就UFO听证
【秦鹏直播】朝鲜百万人发热 金正恩一石三鸟?
【微视频】印度停止小麦出口 中国却割“青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