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导

西安“社会面清零”防疫 操演数字极权模式

人气 2308

【大纪元2022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梁玉炎、徐亦扬、王佳宜采访报导)中国陕西省西安市自从发现奥密克戎变种病毒之后,中共当局不仅延续了2020年湖北省武汉市的封城做法,而且祭出更严厉的“社会面清零”手段。短短十几天,就给这座1300万人口的省会城市制造疫情之外的严重次生灾难。

西安当局掩耳盗铃行为让人怀疑,其利用AI科技试水,在帮北京打造超过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笔下《1984》模式的国体。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社会面清零”极权式抗疫

西安,中国历史上的十三朝古都。中国现代史上,其亦因“西安事变”而闻名。随着世界第八大奇迹——秦兵马俑群1974年出土,西安的名字再次振聋发聩,并让世人趋之若鹜。

几十年来,几千尊与真人等身的秦俑,除了令人对中国历史文化叹为观止外,其整齐排列在近两万平方米空间的宏大气势,也让身临其境的人们对古秦帝王强大的统治,发明以秦俑为统治者殉葬的艺术,特别是秦王朝对当时科技水平的掌控而深感震憾。

但谁也没有料到,2021年12月,奥密克戎变异毒株袭进西安,让这座千年古都又一次成为世界焦点。更可怕的是,当局对这座拥有超过千万居民的城市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无预警封控,封区封楼封门一刀切,手段之严厉粗暴、愚蠢无良,甚至超过广为人诟病的武汉封城。

从去年12月23日起,西安市所有小区、单位被封闭,居民居家隔离,车辆不得出城,客运巴士停运,85%航班被取消,火车停驶。

最初,当局规定西安每家每2天可1人外出采购生活物资;封城4天后,当局又宣布取消此规定,除管控人员和无法停止作业的部门之外,1300万人必须全部留在家中。今年1月3日,中共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又要求落实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的要求,实现“社会面清零”。

孙春兰在去年12月29日前往西安视察疫情后,人们发现,这个别出心裁的“清零”规定像极了西安对北京传递的“投名状”。

其间,凡被筛检出病毒阳性的西安市民,其所在单位或小区全员连坐,均被当局派出的庞大车队强行拉到西安以外的隔离区。而许多隔离区仓促建成,设备至为简陋,令被隔离者生活极为困顿。

更多被迫困在家中的西安居民则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人道灾难:急病患者得不到救治而死亡,孕妇被拒于医院门口大出血流产,饥饿难耐出门买馒头的男子被暴打……有人冒险逃离,步行翻越秦岭、骑单车上盘山路、横渡冰冷的渭河,最终统统被抓获罚款……求助、哭诉、叫骂声充斥网络。

中共防疫已进入歇斯底里状态。

1月5日,西安市副市长徐明非在当天的疫情防控工作发布会上声称,西安本轮疫情“社会面基本实现清零”,并称西安市的防控措施有效正确。

中共官方称,截至1月4日24时,西安市正在集中隔离的人员超过42,000人。1月5日,中共喉舌新华社通报称,1月4日0时至24时,西安新增本土确诊病例35例。其中,隔离管控发现30例、封控区筛查发现1例、管控区筛查发现4例,社区筛查发现0例。

由于中共一直隐瞒实际感染及死亡人数,官方公布的数据资料普遍受到外界质疑。

此消息登上微博热搜后,中国网民怒斥当局无耻:“基本清零是啥意思,零也是一个约数了吗?这不是病句吗,要么清零,要么没清零,什么叫基本清零?你说一加一基本等于二,那就近于说笑话了。所以,这无非就是,‘没清零,但是这么说不好意思’,所以给它来个‘基本’,打个折扣。”

还有中国网民表示:“2022年新词汇出来了——‘掩耳到零’”。

旅美资深时政评论人士唐靖远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实际上已经显示西安封城并未起到预期的效果。如继续发展下去,西安很可能出现疫情大爆发,这将在舆论关注度和疫情威胁两个层面上极大冲击到中共视为头等大事的冬奥会。所以,中共以转移病例及高风险人群的方式来强行“清零”,一大目的是实现“冬奥稳定是压倒一切的”这个政治目标。

“中共一向把疫情‘清零’模式视为‘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主要象征之一”,唐靖远说,“这是中共想要在国际社会与民主国家争夺话语权并推广这种‘极权式抗疫’模式的唯一筹码。如果西安‘封城清零’失败,那么中共赖以争雄的基础就消失了,这是中共当局无法承受的代价。”

日本媒体人黎宜明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官员从上到下都是,只要能保住乌纱帽就行。

“他们看疫情控制不住就大转移,然后弄个新名词说‘社会面清零’”,他说,“明知道骗人还是要这么干,只要是执行上级命令就可以了。至于这个合理不合理,他不管;对老百姓怎么样,谁都不管。”

高科技“一码通”配合清零

中共建政72年来,严厉管控人民的手段不断翻新。如今,北京更利用AI高科技全方位无死角监控社会。手机、扫码、核酸证明捆绑,让居民寸步难逃划定区域。西安当局此次运用“一码通”配合封城、清零,初步显示出了其数字管控模式的有效和毫无人性。

“一码通”本源于多层次证券账户体系,是2014年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为投资者设立的。

西安“一码通”,则是西安政府大数据资源管理局牵头,中国电信西安分公司开发部署的西安市个人电子识别码,在2020年2月正式上线试运行。

西安“一码通”有多项功能,除了社保、公积金、个税、停车、儿童小饭桌等之外,此次最配合当局封控的就是健康码和核酸检测功能。去年9月10日,西安一码通和陕西省健康码兼通了功能。

唐靖远表示,“一码通”实际上成了西安封城模式下的电子通行证,甚至成为政府随时对民众进行“画地为牢”式就地拘禁的电子镣铐。

他说:“‘一码通’是政府将民众划分为不同人群并分别享有不同出行、购物及其它分级待遇的最关键工具,这种做法已经和中共监狱的‘分级处遇’制度没有区别。从这个角度看,‘一码通’的作用和当年纳粹要求犹太人必须在衣服贴上六角星标志是一样的,都是为针对特定人群进行无条件驱赶、隔离、限制活动范围甚至关押而设定的身份识别码。”

西安市大数据局2020年决算公开报告称,“一码通”平台建设经费项目绩效自评得分100分,全年预算执行数2538.22万元人民币(约合398万美元)。

然而,该系统问题频出,这次西安疫情中更是两次崩溃。

去年12月20日,西安市民被要求上班需持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报告,但“一码通”却反复出现故障。在一些地铁口,市民因无法扫码进站而排起长队。

本月4日9时许,西安“一码通”系统再次崩溃,核酸检测无法进行。

中国门户网站搜狐网称,西安电信是“一码通”项目总集成商,而众多子项目开发和保障运营团队分别交给了东软、阿里云、启明星辰、安恒等。

由于涉及基础资源层、网络层、应用层多家厂商,“一码通”分包开发和表现饱受质疑。

大数据资源局党组书记、局长刘军辩称,宕机原因是各公共场所加大了扫码查验,同时开展多轮全员核酸检测,“一码通”用户访问量激增,每秒访问量达到以往峰值10倍以上,造成网络拥塞,致包括“一码通”在内的应用系统无法正常使用。

有知情人士对中国新闻媒体澎湃新闻表示,4日再次宕机主因是西安提出“社会面清零”后,短时间用一码通的用户暴增导致网络瘫痪。他表示,整个系统都有不少小问题。

AI技术或被用于西安疫情管控

随着河南、山西、天津疫情相继爆发,人们普遍担心西安当局采取的类似“秦俑式”的奴隶殉葬模式会被复制到这些疫区,同时对深度参与中共管控的AI技术也更加关注。

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旗下的《三秦都市报》在2021年3月23日的一篇报导中称,3月18日,中国人工智能平台公司商汤科技打造的商汤科技西安研究院在西咸新区沣西新城落成启动。这意味着商汤科技全面开启了在西北地区的人工智能创新研发和产业布局。

文章称,在2020年一年,商汤科技的创新技术已在西安多个场景落地。在疫情期间,商汤科技的“博物馆AI防疫系统”有效缓解西安各大博物馆的疫情防控压力;其“AI+可视化”管理模式还提升了西安昆明池七夕公园的安全管理能力。

文章最后称,商汤科技将在未来加大在西安及西咸新区推进AI技术对本地城市治理、交通、文化旅游、工业等当地产业的赋能。

2021年12月10日,商汤科技被美国财政部列入黑名单,定义为“中国军工复合体”的龙头企业。美国指控商汤科技研发的人脸识别软件可以辨识目标来自哪个民族,尤其是识别维吾尔族人;商汤科技申请专利时,曾特别强调其技术能识别蓄须、戴墨镜和蒙面的维族人。

商汤科技声称美国财政部的指控“毫无根据”,并称商汤的人工智能技术与应用负责任并合乎伦理。

商汤科技早在2019年10月就已受到美国商务部制裁。根据制裁令,其无法从美国采购技术和产品。

就美国对商汤科技的制裁,唐靖远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商汤科技是中国号称“AI四小龙”科技企业的领头羊,是最早一批依靠AI视觉识别技术发展起来的、具有军民融合背景的私企。

唐靖远说,商汤科技的人脸识别技术得益于美国华裔AI专家李飞飞的“深度学习”理论,也曾经在李飞飞创立的ImageNet ILSVRC2016(大规模图像识别竞赛)拿下3个项目第一,并就此崭露头角。该公司与中共政府有广泛及深入的合作关系,其创立者徐立博士曾公开表示,他的公司使用了大量来自广州公安系统的录像资料开发视频分析软件,声称他们可以很轻松地收集到所需要的“任何使用场景的数据信息”,而最大的数据源,就来自政府。

唐靖远认为,商汤科技在中共对新疆少数民族进行“种族灭绝”式迫害的过程中起到了帮凶的作用。

他说:“美国政府对其制裁完全是应该的,而且具有正义性。目前我们还不知道商汤科技与西安疫情管控之间有什么具体联系,但人脸识别技术在中共建立的整个‘数字极权’系统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像商汤科技这一类技术领先的企业,早就被中共视为巩固并扩张数字极权模式的骨干力量。”

商汤科技(Sense Time)总部位于香港,2014年底成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是由内地赴港的大陆科学家汤晓鸥。2020年,商汤科技是亚洲收入排名最高的AI公司,曾获得阿里巴巴融资,估值逾75亿美元,是全球最大AI独角兽。商汤于2021年12月30日在港交所上市。

香港杂志《明报周刊》在2017年9月曾刊文披露,商汤的刷脸技术包括动静态对比、实时监管、实时人群分析、人流预测等等,“一秒可以同时辨认几万人”。除了年龄和性别,也能从一群人的表情中辨认出谁专心谁不专心。即使照片模糊、只露半张脸也可以还原,准确度在98.5%以上。该公司承认,香港近年游行,包括2014年雨伞运动,香港警方亦有依靠他们的技术作人流管制。

商汤还被指在2017年就已拥有中国大陆最大的深度学习中心,是中国最大的算法提供者,客户包括中国移动、银联、华为、小米、OPPO、微博和中共中央网信办等知名企业和政府机构。

文章表示,时任商汤行政总裁徐立说:“很多银行、公安,互联网App和手机美图软件,都采用了我们的技术。”

商汤科技近年收入持续增长,但尚未盈利,而且亏损持续扩大。中国媒体财新网在2021年12月30日刊文表示,商汤科技的招股书显示,2021年上半年,商汤收入增长超九成至16.52亿元人民币(约合2.6亿美元),经调整,净亏损为7.2亿元人民币(约合1.13亿美元)。

商汤的人力成本在同行中较为高昂。商汤的团队博士众多,有40名教授和250名博士,人力总成本高昂。2020年,商汤的平均薪酬为56万元人民币(约合8.8万美元)。

但商汤获得中共背书,也高度依赖中共的“智慧城市”项目。其招股书显示,2021年上半年,智慧城市贡献收入在其总收入中占比超47%。

百度智慧城市帮中共严管民众

在中国大陆,AI领域最有“钱途”的行业应用,就是中共对民众的监控,这种应用很多时候也被叫做安防、公共安全,或智慧城市。

中南海支持AI项目,惯于以建设“数字中国”的漂亮理由覆盖保护政权、控制人民的企图。百度智慧城市计划也是这样一个项目。

智慧城市概念是2008年提出的,2020年进入发展期,碰巧赶上中共病毒武汉大爆发,被百度抓住国难“机遇”,于2021年7月由其智慧城市事业部联合中共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直属科研事业单位——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正式发布了《百度智慧城市白皮书》,为中南海科技控制国家的思维提供了路径。

百度智慧城市白皮书对AI服务民生的描述敷衍,和西安当局的表现吻合。

日本时评人马祥宏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几年前新疆就设置了很多人脸识别,那时候是关关设卡,并且准备往内地推广。中共弄大数据先在新疆搞试点,现在要人脸识别也是用疫情做幌子。”

唐靖远也认为,在未来,西安模式很可能会被复制到其它大城市,尤其是在疫情出现多地爆发的当前,这个模式基本上已经成为当局最后的一根稻草。

西安当局以清零测试出的“经验”,帮北京提升了“制度自信”,也给外界带来危险信号。内外交困却企图以数字极权挽救危亡的中共国,实际上已经超越或正在超越英国作家奥威尔描述阴暗恐怖的极权主义寓言《1984》,应引起世界的警惕。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周晓辉:西安清零引众怒 陕西高官甩锅北京?
【健康1+1】西安“社会面清零”?病毒零容忍有效吗
【独家】文件泄底 冬奥令西安防疫更极端
【一线采访】西安突封门 居民陷绝望中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习亲信说溜嘴 二十大机密外泄?
【横河观点】20大前卡位战 王小洪升官破规矩?
【探索时分】德国全新豹式坦克KF51震撼登场
【秦鹏直播】河南村镇银行真相 储户钱没被偷走
【财商天下】中共欧洲认错有陷阱?习速夺“刀把子”
【军事热点】美国巡逻机飞越台湾海峡 中共嘴炮反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