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3年投资56家芯企 造芯运动一场空

人气 14197

【大纪元2022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叶霜、王佳宜采访报导)在美国启动对华为制裁的前不久,华为成立哈勃科技投资公司。三年来,哈勃已经投资56家芯片公司,整个中国也掀起轰轰烈烈的造芯运动,但是却以失败告终。

2019年4月23日,华为投资成立全资子公司——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7亿人民币,注册地为深圳市福田区。此事发生在美国对华为实施制裁的一个月之前。

2019年5月,美国禁止华为进口美国技术含量高于25%的产品。但是台积电继续为华为代工生产芯片。为了堵上这一漏洞,2020年5月15日,美国升级制裁,要求任何采用美国技术和设备生产出的芯片,未经美国批准不能出售给华为。这可以说是对华为芯片的一次精准打击。至此,台积电完全停止向华为供货。

在过去三年,哈勃已经投资数十家芯片公司。中国媒体《今日半导体》报导说,在芯片投资圈中,哈勃投资“以狼性著称”,成立以来出手迅速,以近乎每月投一家公司的速度推进。这种激进在华为遭到第二次制裁之后更加凸显。仅2020年,哈勃就投资了25家半导体相关企业,并不断往产业链上游深入。

比如,在2019年5月,哈勃投资锐石创芯,该公司生产射频前端芯片。

2019年7月,哈勃投资恩瑞普微电子,该公司生产高速、高精度模拟芯片。

2019年8月,哈勃投资天岳先进,该公司生产半导体碳化硅材料。

2019年10月,哈勃投资天科合达,该公司生产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晶片。

根据资本市场研究公司PitchBook的数据,哈勃自成立以来已投资了56家公司。

集邦咨询(TrendForce)旗下拓墣产业研究院的文章说,哈勃科技可以说是华为应对美国打压危机下的特殊产物。在其投资的企业中,覆盖了第三代半导体、晶圆级光芯片、电源管理芯片、时钟芯片、射频滤波器等多个领域,而这些正是华为较多依赖美国产业链的领域。在美国的持续制裁下,2020年1月,哈勃科技的注册资本从7亿元增至17亿元,被认为是进一步加大产业链投资的信号。

然而,华为的芯片制造能力却并未见起色。进入2021年,芯片库存逐渐消耗殆尽,海思公司已经无法为华为高端5G手机供货。2021年八月,华为正式发布了P50系列手机。由于麒麟9000等芯片紧张,华为在P50系列上采用了高通骁龙888处理器和麒麟9000芯片。同时由于缺乏5G射频器件,也使得即便是搭载麒麟9000 5G SoC的P50系列也无法支持5G。

中国媒体集微网2022年1月报导,中国大陆的自主供应链体系仍很难达到华为和中芯国际的要求,因此两家公司的运营仍然需要向美国申请进口一些关键产品、材料和设备。

在美国“断芯”的压力下,不仅华为大量投资芯片公司,整个中国都掀起一场造芯运动。2020年,中国半导体公司通过公开发行、私募和资产出售筹集了相当于近380亿美元的资金,是2019年总额的两倍多。

同年,有超过50,000家中国企业注册了与半导体相关的业务,是五年前总数的四倍。其中包括与芯片毫无关系的公司,例如房地产开发商、水泥制造商和餐饮企业——所有这些公司都打出“芯片公司”的招牌,因为政府承诺对芯片行业减税和给予资助。

尽管造芯运动搞得轰轰烈烈,但是在过去三年,包括武汉宏芯(HSMC)和济南泉芯在内的中国至少六个重大芯片建设项目都失败了,有些甚至从未生产过一个芯片。这些项目至少投入了23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政府。

日本时事评论人士季林对大纪元表示:“中国企业在家电行业的成功让许多人有了一种错觉,觉得只要有大量的资金,能买到设备挖来人才,就没有成功不了的领域。”

2020年,陆媒《第一财经》报导说:“在中国武汉市国家产业基地的半导体代工厂武汉弘芯工厂的施工现场连来往车辆都没有。”在面积相当于59个足球场(42.4万平方米)的地皮上只有三栋勉强盖起的建筑物框架。

武汉宏芯曾吹嘘,在武汉产业园建设14纳米和7纳米的生产线,年产6万片晶圆。然而到目前为止,全球半导体制造商中,能够实现7纳米制程量产的只有三星和台积电。

在武汉弘芯爆出千亿大骗局后,2021年,投资近600亿人民币的泉芯集成电路制造公司又成为烂尾项目。媒体爆出,“弘芯”和泉芯的发起人竟是同一人,名叫曹山。该人2018年起先后成立珠海“逸芯”、“云芯”、湖北“天芯”与济南“泉芯”。泉芯集成电路制造公司被列为山东重点项目,国资已砸了逾5亿元人民币。

高端科技产业被中国商人玩成了圈钱游戏,使中国芯片行业“只听扔钱,不见水花”。据陆媒2020年10月统计,在一年多时间里,中国有6个百亿级以上的半导体规划项目停摆。

在这种圈钱的氛围当中,很多芯片人才放下硅片,跟风去做投资,导致一种怪现状:半导体产业最不缺的就是投资人。所以业内传出“学半导体的,陆家嘴比张江还要多”的笑谈。在浦东的张江,大型芯片设计公司的门口,技术男们经常听到陌生人在耳畔轻语:“小弟,换工作吗?”“大哥,创业吗?”

芯谋研究公司的文章说,台湾的工程师、海外工程师跳槽频率相对较低,他们沉下心来搞研发,做产品,用工匠精神和日积月累开发出更好的产品,提升了海外公司的竞争力。文章引述某初创公司创始人的话说,中国工程师不仅贵,流动性大,而且能力上与海外工程师差距越来越大。

季林认为:“现在中国整个社会有挣快钱的风气,优秀的高校毕业生都想进入能赚钱的金融行业和稳定的政府部门。在整个社会都浮躁的风气下,失败也不足为奇了。”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内幕】华为逃避美国制裁的暗招(下)
中共“芯片自主”运动 加剧全球不安
受美制裁一年半 华为芯片出货量暴跌96%
王赫:2022拜登政府如何与中共打科技战?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习近平卧病不起?海外爆料透玄机
【秦鹏直播】要官员剥离海外资产 习意欲何为?
【探索时分】共军鹰击21打航母 美日需要担心?
【时事军事】俄军与M777第一次对话 就尝到滋味
【财商天下】大陆消费和信贷塌方 失业率创新高
【新闻看点】北京被爆封城 次生灾害危机出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