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病毒有选择 自然免疫或摆脱大流行

人气 1404

【大纪元2022年01月17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我在观察临床医生,他们现在已经用羟氯喹治疗了超过15万名病人,一年或一年半来,他们一直在治疗中使用它。那么,这种脱节来自哪里呢?”哈维‧里希说。

哈维‧里希博士表示:羟氯喹伊维菌素和其它治疗药物在早期新冠治疗中非常有效。

本期节目中,我们采访了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和耶鲁大学医学院的流行病学教授哈维‧里希(Harvey Risch)博士。他说,包括羟氯喹和伊维菌素在内的治疗药物可以非常有效地对抗新冠疾病,通过在早期治疗中使用并与不同药物结合使用。

里希博士认为:这些药物被压制……原因与科学和医学无关。

我们还探讨了推行加强针问题、自然免疫问题,以及是什么将新闻荒唐化了,作为科学和医学政治化的一部分。

里希博士说:“自然免疫是我们摆脱这种传染病的方法。”

杨杰凯: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杨杰凯:哈维‧里希博士,欢迎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里希博士:谢谢你!很高兴见到你!

杨杰凯:里希博士,作为耶鲁大学的流行病学教授,你一直在关注这个大流行病的发展。请给我大致描述一下它的特点,我们目前看到的情况如何,反响如何?

新冠病毒有选择性 然而人人被处于恐惧中

里希博士:总的来说,我想说,我们经历了一场恐惧大流行,这种恐惧几乎影响了所有人,而感染只影响了相对较少的人。正如我们所见,其中一些人的病情很严重。但是总的来说,这是一种非常有选择性的流行病,而且是可预测的。一开始我们并不知道它的可预测性。至少我们这些外行,可以说,在大流行时期,不知道这一点。

我相信,比我们稍早经历的制药公司和国家要比我们对疫情有更好的了解,但(风险)在年轻人和老年人,健康的人和慢性病患者之间的区别非常明显。我们很快就知道了哪些人有感染大流行病的风险,哪些人没有。然而,恐惧是为每个人制造的,这就是整个大流行病的特点——这种恐惧的程度以及人们对恐惧的反应。

杨杰凯:你是说恐惧是人为制造出来的。请给我解释一下,你怎么看?

里希博士:我认为那些名义上的权威人士一开始就传播了一幅糟糕的画面,说病毒性质有多么恶劣,说每个人都处于危险之中,每个人都可能死去,每个人都需要寻求保护,每个人都需要待在家里,不要外出,不要社交,等等——以保护自己和社会。

人人都非常害怕这个信息,因为当时人们相信政府、当局、机构、科学界人士、权威医务人员和公共卫生机构,他们大约从去年2月和3月起,都传递着同样的信息。

所以,我们都相信了这一点,因此,我们所有人的焦虑水平都提高了,我们都决定在不同程度上减少与他人的接触的机会——有些人比其他人更甚。但是我认为每个人都有一定程度的焦虑,这确实影响了他们当时的生活方式。

中共隐瞒至少两个月信息 病毒传播到世界

杨杰凯:是的,我们来谈一谈中国的情况,事实上,正如你所说的恐惧因素,那里到处是人们倒地而死的画面,显然死于病毒,到处是封锁的画面,然后是各种关于封锁取得抗疫成功的宣传,歌颂他们的体制,“看看我们是如何征服病毒的,由于我们伟大的政策死亡人多么少。”这些与我们在北美看到的情况有什么异同?

里希博士:我们回过头来看从武汉和周边地区获得的视频,看看哪些是真实的,哪些不是。你必须承认,中国各地的生鲜市场几乎每年都会爆发流行病。这一次的不同之处在于,在过去中国会立刻承认,并试图解决这些问题,但是现在这一次却没有这样做。

它隐瞒信息至少两个月,这种隐瞒信息的行为与中国过去的做法完全不同。这似乎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差异,它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现在知道,其中一些视频是不真实的,比如那个人在街上摔倒,装死等等。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些视频是人为制造的,用来诱发恐惧。

虽然病毒确实在武汉扩散开了,封城是为了抑制它,而且奏效了。实际上,当你压制着百分之百的人口,你采取把他们的门都焊死,等等措施,你可以做到。我们在美国没有那么严厉,至少到目前没有,所以很明显,病毒已经传播出去了。

病毒是否是在可以控制在国内的情况下,被故意传播到世界其它地区?这是一个风险—利益的权衡,当时中国(中共)必须做出决定。换句话说,中国也面临着风险,这可能会蔓延、影响到整个国家。

它确实传到了武汉以外的其它地方,但我认为他们估计他们能比我们控制得更好。他们也知道,氯喹可以治疗它,因为他们在过去五年或更远的时间里发表过那方面的文章。我们也在NI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NIAID(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发表了一篇关于氯喹和病毒感染的论文,可能是在2005年发表的针对SARS1(萨斯病毒)的,所以我们也知道。

人们知道,科学界知道这些病毒的存在,它们是危险的,是可以被治疗的,但是没有人确切地了解程度如何,治疗效果如何,该药物本身是否就够用了,使用这种药物的危险是什么,长期的影响是什么。所有这些都是未知的领域。

治疗药的使用普遍不受重视 羟氯喹疗效被媒体唱衰

杨杰凯:当然,这是你一直非常关注的事情——治疗药物(对新冠疾病)的潜在用途,同时也在谈论,治疗药物的使用普遍不受重视。我们目前的情况如何?

里希博士:当然,让我说一下我是怎么进入这个领域的,因为有这么一个背景。我是康涅狄格科学与工程学院的成员。2020年初,它成立了一个非标准的、非正式的公共卫生人员组成的委员会。我的院长斯滕·弗蒙德(Sten Vermund)是它的成员,我是它的成员,试图找出方法帮助州政府在封锁后重新开放。

我们开始研究人类行为领域。我们当中有一位心理学家。我们有空气动力学方面的专家。我们有设计喷气飞机的人。这是一群非常不拘一格的科学家,他们试图找到解决当前问题的方法。

我开始关注医学界以及非专业的媒体提供的关于早期治疗信息的差异性,当羟氯喹在被研究用于住院病人的疗效时,被媒体唱衰,在没有被研究对门诊病人的疗效时,就说它对门诊病人无效,这实在是说不通。

门诊疾病与住院疾病完全不同,就像白天和黑夜。门诊病人的病就像你得了流感一样。你发烧、发冷、肌肉酸痛、头痛、喉咙痛、流鼻涕、咳嗽。这是一种典型的类似流感的疾病,这是门诊病人的症状。

住院病人得的是一种非常严重的肺炎,免疫系统的碎片充满了肺部,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疾病。到那个时候,病毒或多或少已经消失了,是免疫系统的过度反应造成了这种情况,所以,这是一种不同的疾病,需要不同的治疗方法。然而,因为在住院疾病中羟氯喹被认为不起作用,因此(非专业的媒体说,)它在门诊疾病中不起作用。

所以,我写了一篇论文分析羟氯喹和瑞德西韦,这是在2020年初到年中被讨论的两种药物。我并不指望争论有什么结果,只是说,“看,这东西我们或许可以使用。”

我天真地认为这只是科学探讨,我已经看到泽连科(Zelenko)博士一直在使用它,非常成功。他治疗过800名病人,有两三个病人死亡,其中两人治疗太晚,一个人没有坚持治疗。所以,本质上,他说他的羟氯喹、锌、维生素D和其它东西的治疗方案,他所使用的支持性药物,以及治疗的处方效果非常好。

这就像说:不要让谎言欺骗了你的眼睛。他知道它很有效,因为他自己就在和那800名病人打交道。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高危患者,所以他知道它很有效。

约75%新冠患者是无症状感染 形成早期群体免疫力

你必须要解释为什么75%左右的新冠患者是无症状感染的。这是指患过新冠疾病的成年人。由于这些感染的人都无症状,所以人群中有很多有免疫力的人。

杨杰凯:好吧。我想继续谈论这75%的成年人。这是你专门谈到的一项研究,是吧?

里希博士:有两三项研究主要是由疾控中心完成的,他们在血库中采集血液样本来检测新冠病毒,并将其与接受PCR检测的人或有新冠病毒症状的人的数量进行比较。

他们通过检测发现,在2020年初至年中的第一项研究中,实际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大约是实际有新冠病毒症状的人数的7倍。现在,在最近一年里,随着德尔塔菌株的出现,比例已经下降到更像是3比1,所以它大致在这个范围内。

这意味着,举个例子,当一个州报告说每百万人中有20万人感染了新冠病毒,这是通过检测发现的。那麽,要么是有症状的人,要么是接受筛查和检测的人,每百万人中有20万病例,也就是说20%的人口通过检测或有症状证明感染了新冠病毒。这意味着,如果将其乘以5,基本上每个人都患过新冠疾病。

如果这个比例数字是5,在3到7之间,我只是说,如果该数大约是5,那么真正的免疫力可以大概估算,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在像北达科他州、南达科他州、其它很少或没有封锁的州,大家都亲密地往来,很多人很早就感染了新冠病毒。

人们并没有病得很重,因为他们有相对年轻、健康的人群,这群人大部分都在亲密地往来,他们建立了大量的人口免疫,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早期的群体免疫力,所以他们基本上已经达成了群体免疫。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优乐客会员新年优惠方案: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2022年费通票大优惠,每个月只要不到$2 美金(优惠只到2/22喔!马上行动)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抛弃草根?美国新闻业的转变
【思想领袖】美国无家可归现象的根源
【思想领袖】中共犯三起群体灭绝罪 应受制裁
【思想领袖】强制疫苗令和奥密克戎变种问题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重判孙力军团伙 二十大凶险高潮
【时事军事】美军看穿歼-20 台海空优有说道
【神韵早期节目】梅(2011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