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奥密克戎攻陷北京 邮件播毒2疑点

人气 2484

【大纪元2022年01月18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月17号(星期一),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邮件播毒”攻陷北京存2大疑团;奥密克戎“党性”强,为何精准感染一个人?西安“颈肩痛”问答隐藏了什么目的?孙力军认罪大片暗埋2大伏笔。

在过去的这个周末,最受关注的中国新闻莫过于北京宣布发现一例奥密克戎确诊病例这件事了。不夸张地说,从奥密克戎这个毒株被世卫组织正式命名一来,恐怕还没有哪个城市享有这样的待遇:仅仅发现了一例阳性,就成为举世关注的对象。

这当然是因为两个原因:全世界都想看看北京当局严防死守的清零模式究竟能否抵挡住奥密克戎的强大攻势;此外,全世界也都想看看破防的北京将如何举办这次早已因为抵制风波闹得沸沸扬扬的奥运会。

尽管可能大家都已经对这个消息有所了解,我们还是尽量简要地来聊聊这个算得上是分水岭的标志性事件。因为,这意味着北京在真正意义上成为党媒大肆宣传的“双奥城市”。

【奥密克戎攻陷北京 李鸿忠暗喜?】

在上周六(1月15号),北京疾控中心官员庞星火在记者会上首次证实北京出现了奥密克戎疫情,北京海淀区星期六上午发现一起本地传播的奥密克戎毒株的感染病例。

感染者居住在海淀区上地街道博雅西园,1月13号出现咽部不适症状,14号做了核酸检测,15号报告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随后被确认为奥密克戎毒株。

当天稍晚,官方公布了这名感染者的流调报告,从中可以看出,此人是一位年轻女性,经济状况不错,在发病前14天内的活动轨迹遍布了大量吃喝玩乐的中高档场所。

到目前为止,官方宣布不但感染者所在小区被立即封控,与这名患者有关联的至少18个地区也已经封锁,并立即对封锁区连夜进行了全员核酸检测。

在昨天(16号)北京卫健委的官方通报中,新增本土病例为零,所以,从官方通报看起来,似乎在如此数量众多的密接人群中,尚未发现被这位女子感染的第二代。当然,我个人对这个说法是付之一笑的:我们早就说过,中共造假撒谎不奇怪,它们不造假才是奇怪的。

这个病例通报一出来,我们首先可以肯定,全世界最开心的人莫过于天津书记李鸿忠。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谁都知道,天津被视为北京的护城河,天津的奥密克戎疫情爆发后,不需要什么想像力都可以知道,中央疫情防控小组一定是要求李鸿忠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疫情堵在天津,不能连累了北京。说不定私下里还硬塞了一支笔在以“夺笔书记”名震江湖的李鸿忠手里,逼着他签个军令状啥的。

从这次北京公布的首例奥密克戎病例活动轨迹来看,感染者近14天内未离开北京,也未接触过确诊病例,更没有提到其人与天津人员或任何与天津有关联的因素,北京卫健委最开始说感染来源不明,而在今天最新的疫情发布会上则宣布说,患者曾收到了来自加拿大的国际邮件,且该邮件被检测发现了阳性样本。

不管怎样,这都只说明了一件事:北京病例要么因接触了不为人知的奥密克戎社区感染源,要么来自海外邮件输入,这个奥运之前最大的炮仗被点燃与天津没有直接联系。

如此一来,起码李鸿忠的压力必然骤减,反正北京这个感染病例已经有了大量的社区活动,即便将来北京疫情爆发失控,“防控不力拖累首都搞砸奥运”这顶天大的帽子,也已经很难完全扣到李鸿忠的头上,所以我说他可能是听到北京破防消息后,全世界最开心的一个人。

【“邮件播毒”的两大疑点】

从北京这个病例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两大疑点:

第一个就是刚才提到的,官方宣称该病例是因接收加拿大国际邮件被感染,也就是说这又是一个输入性病例。

根据官方通报,这封邮件于1月7号从加拿大发出,途经美国及香港于1月11号送到患者手中。患者自述其仅接触邮件包装外表面和里面文件纸张的首页,未接触包装内表面和其它纸张。

而疾控部门对该邮件一口气采集了22件环境标本,其中包装外表面2件、内表面2件以及文件内纸张标本8件,经核酸检测均为阳性,并确定为奥密克戎毒株。

如此一来,这个板子就结结实实打在了北京邮政管理局的屁股上,显然属于邮政这一关没有把好,导致北京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的防疫形势一夜破功。

北京邮政当然急了眼,立马在今天的疫情发布会上声明,第一时间接触国际邮件快件的从业人员是按规定每周至少检测核酸2次,进出北京核酸检测也是严格按照北京市统一规定执行的。

声明还说,到目前为止,此次关联海淀确诊病例的派送员及其家属,包括其所在部门全体员工已集中隔离,已进行至少两轮核酸检测,结果全部都为阴性。同时,无论派送员家庭现场采样还是工作场所环境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而且回访视频显示快件外包装消杀工作是按照规定落实的。这意思很清楚,就是说我们的工作没有任何问题,不是我军不努力,而是这病毒太狡猾对吧。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此前美国、法国和德国等多个专家团队的研究都证实,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在未经消杀的纸张、布等多孔性表面的存活时间非常短,最短仅几分钟,长的也不过最多几个小时之后就失去传染活性了。

现在北京这个病例,7号从加拿大寄出了污染邮件,辗转足足4天时间从香港入境送达,还能让收件人在13号就发病,潜伏期仅仅只有两天,而且到了9天后的15号还能被疾控部门检测出来,说明这病毒不但可以在纸张表面长期存活,而且经历了多次消杀还仍然活性十足,消一次毒权当洗一次澡,一路接触了至少8个人都没事,唯独最后的终端收件人一碰就中招。这几乎不能说是病毒了,而是境外势力的高科技外科手术式精准打击案例。

第二大疑点,就是最开始官方说海淀病例的密接者只有15人,今天又宣布说根据其14天的活动轨迹,共排查18个公共风险点位,判定密切接触者69人,均已落位管控,同时采集各类风险人员标本16,547人,其核酸检测结果全部为阴性。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对“密接者”这个概念是在根据需要而随意扩大或缩小使用的。

在西安封城期间,我们看到的是“一人阳性,全楼拉走”,如果再发现阳性病例,就全小区拉走。也就是说,这里密接者的概念至少是同楼或同小区居住的人员。

而更早一点,去年11月成都率先使用了“时空伴随者”的排查模式并推广到全国,一个病例就查出了8万2,000时空伴随者,全部居家隔离测核酸。这实际上就是扩大化了的“密接者”概念。

如果按照这个标准,北京病例这14天之内满城跑产生的时空伴随者有多少?我想至少都是十万这个级别对吧。

但现在是北京冬奥期间,需要疫情平稳,疫情规模只能往小了报,“时空伴随者”显然不能用了,所以密接者立即大幅缩水到了只有区区68人,这只能有一个解释,就是北京当局又换用了国际社会通行的6英尺社交安全距离这个标准来界定密接者。

我们只能说,这非常具有中共特色,任何一个科学定义,都可以被中共延伸出多个完全不同甚至截然对立的解释版本,然后当局根据需要随意挑选,哪个好用就用哪个。

此前我们说过,西安的“社会面清零”模式很快将被作为样板工程复制到其它城市。天津市的李鸿忠早在1月13号晚上就已经开会说了,要按照中央和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部署要求,加快推进天津疫情“社会面清零”。这个话一放出来,我们就知道正常情况下不超过一周,天津可能就会公开宣布实现了社会面清零,天津“硬刚”奥密克戎获得了阶段性胜利云云。

当然,这背后究竟有多少栋楼,甚至多少个小区的居民被一锅端拉到了外地,这个数字很难被外界知道了,我们只看到像火车一样长的大巴车队频频出现在各小区。而北京地区甚至都不宣布了,大巴车直接在夜幕下出动,确保北京始终保持“社会面清零”。

西安疫情通报会为何大谈“肩颈痛”?】

另外一条与疫情相关的热门新闻发生在西安,这一次西安又抢了一个头条倒不是因为孕妇大出血或老人心肌梗塞,而是因为肩颈痛。

这两天一段西安疫情发布会的视频在网络热传,画面显示一名西安广播电视台的记者向西安市红会医院首席专家郝定均提了一个非常专业的健康问题,说“居家期间有市民长时间看电视、滑手机,造成颈肩疼痛,请问市民应该注意什么问题?”

这个问题毫无疑问搔到了郝定均的痒处,因为郝定均本人恰恰就是脊柱外科专家,西安市红会医院脊柱病医院院长,简直就是量身定做的问题。

郝定均先是大赞了一句“这个问题很好”,然后就侃侃而谈,从肩颈痛的症状说到病因,然后再从治疗说到预防,前后历时11分47秒,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回答,然后这场总共只有30分钟的疫情发布会立即宣布结束。

这段视频很快就在网络上炸锅了。了解的当然知道这是疫情发布会,不了解的还以为这是西安市健康养生咨询会。

从很多网友的留言中就可以看到民众的反响是个什么样,有人讽刺说“怎么不问坐久屁股疼不疼?”也有人看明白了,说“问得自然,答得清楚,这份默契尽在不言中”、“这都是一早安排好的问答”;还有人质问说“以为墙里所有人都是傻子吗?”甚至怒斥说,活都成问题了,谁还在乎脖子疼不疼吗?这个演戏令人作呕。

网友没说错,这当然是事先安排好的演戏,照着剧本走一遍就完事。这种安排从表面上看起来就像注水肉一样,找个无关痛痒的养生问题一下就把举国关注的疫情通报会消耗了差不多一半时间,其真实目的,恰恰就是要稀释、回避大众最关心的有没有饭菜吃、能不能看病拿药或得到治疗等棘手的问题。

也就是说,西安当局精心安排这样的一出戏,其目的就是要释放一个1,300万西安市民日子都过得很好的信号,大家都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于是都来关心刷手机乎、肩颈痛乎这样的事情。这个不难想像嘛,大家都在为刷手机脖子痛而烦恼,这是标准的富贵病或者叫盛世综合征,什么饿肚子、少营养、吃不上药等等乱世标配自然而然就不存在了。

所以,你说它们很愚蠢,其实它们算盘打得啪啪响,都精明到不行了;但你要说它们很精明,偏偏又让所有的人看上去就是显得那么的愚蠢而反智。现在的中国大陆,可以说是第一个成功将整个社会生态的黑白、好坏彻底颠倒的国家。只有把新闻反着听,政府通告反着去理解,你才能大致保证不上当,甚至保住自己的性命。

孙力军出镜认罪 当局暗埋2大伏笔】

好的,最后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再简要地说说孙力军电视认罪这个案子。

前天,也就是1月15号晚上,中共大型反腐纪录片《零容忍》第一集《不负十四亿》正式播出,全集讲述了三个腐败典型案例,分别是孙力军政治团伙案、马林昆医疗腐败案、胡怀邦金融腐败案。其中最令人震撼的当然是孙力军政治团伙案。

孙力军政治团伙案被官方定性为十九大以来最严重的案件之一,涉及孙力军、上海公安局长龚道安、重庆公安局长邓恢林、江苏省政法委书记王立科和山西省公安厅厅长刘新云等政法五虎。

这个片子的详细内容我就不啰嗦了,我这里只简单讨论一下这个纪录片中对孙力军部分的两个疑点,也可以说是埋下的两个伏笔。

第一个疑点是,大家都看到了官媒反复在渲染王立科向孙力军行贿送了价值九千万的“小海鲜”这个情节,但却只字不提龚道安、邓恢林和刘新云3人是否也有向孙力军行贿。

要知道孙力军被起诉的第一大罪就是受贿罪,而他对这3人都是明说有帮了大忙的。这3人如果有行贿,以他们的级别出手当然不会太寒酸,而纪录片对此只字不提就显得有点反常。

第二个疑点是,片子说孙力军对龚道安的提拔主要起到了“推荐运作”的作用。这就非常耐人寻味:他把龚道安推荐给了谁?我们都知道,孙力军案是政治团伙案,此前中纪委对他史无前例的长篇通报就一再暗示,孙力军案可能涉及到“野心极度膨胀”的重大政治问题。既然如此严重涉嫌谋乱的政治团伙,谁是大头目无疑是查案的首要目标。

孙力军推荐运作了龚道安,而又没有见到龚道安感谢报答的行贿记录,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孙力军自己无法搞定龚道安的提拔问题,只能推荐给更高级别的某个人,而龚道安等人的钱也是送给了这个人,孙力军帮忙只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

而且,根据公开资料,孙力军是2008年才调入公安部办公厅担任副主任职务,而龚道安是在2010年11月被提拔到公安部十二局(技术侦察局)任副局长。刘新云于2014年被提拔到公安部任网络安全保卫局局长,邓恢林则是在2015年被提拔到中央政法委任反分裂指导协调室负责人,之后又兼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

在2010到2015年这个期间,孙力军顶破天也就是个排名靠后的公安部副部长,很难想像他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就可以连续搞定这么多高级别的提拔任命。

我相信,这个片子都拍到这里了,这背后的团伙网络应该早就查清了。

所以,综合起来看,这个片子的播映,实际上埋下了两个地雷,是否引爆,以及在什么时候引爆,其主动权完全控制在习近平手中,这是典型的引而不发。就像我们上次提到的,这刑上不上大夫,可以说导火索已经都埋好了,就等着看对方如何出牌,是认怂不跟了呢,还是要梭哈大干一场。

就我个人看法啊,没有证据,就是凭直觉,我感觉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习近平的加速之路已经不可能回头,这必然导致他的免死金牌只会有很短的有效期,一旦他连任达成,他就拥有了像毛泽东一样发动运动式大清洗的权力,所有的敌人都将毫无还手之力,最终死无葬身之地。所以,这场架,大概率是要打下去的。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中美三大疫情事件暗藏联系?
【远见快评】中亚起烽烟 俄国出兵 北京失算?
【远见快评】奥密克戎疫情攻京津?习进退两难
【远见快评】河南爆大案 泄“核酸检测”黑幕?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习近平卧病不起?海外爆料透玄机
【秦鹏直播】要官员剥离海外资产 习意欲何为?
【时事军事】俄军与M777第一次对话 就尝到滋味
【新闻看点】北京被爆封城 次生灾害危机出现
【财商天下】大陆消费和信贷塌方 失业率创新高
【微视频】粮价涨多少?美国争论中国关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