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台海两岸的昨日今日和明日

【大纪元2022年01月27日讯】台湾有民国,大陆有中国。两岸的社会和两岸的人,隔着一条浅浅的海峡朝夕相望,各自在不同的制度下过着各自的生活。有人说,台湾从明朝起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但明朝没有共产党。那个时候郑成功是选择归顺大清还是延续大明,不过是多一条辫子和少一条辫子的区别。但现今,中共手握着号称世界第二大的经济和第二强的军队,要统一两岸,将两千三百多万有投票选举权的台湾人引上马列的“共同富裕” 之路。何去何从,进退之间的区别却意味着是拥有还是失掉自由。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两岸百姓都面临着选择,但要看清选择的优劣,却不能不了解历史的过去,不可不知道选择的结局。

主权的核心是人权

谈到台湾的地位问题,笔者就不由得想起过去的一位从中国来美多年的同事。这位老兄是一典型的理工男,平时不太关心时事,唯独在台湾问题上是位一碰就炸的超级愤青。平时中国同事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只要他在场,大家都不会去触及台湾问题,以免尴尬。

有一回与他单独相处的时候,交谈时兴致所至,不知不觉间就聊到了与台湾相关的话题。直到看到他脸色逐渐发红,表情开始进入斗鸡状态,笔者才意识到已经误入了雷区。由于是一对一的谈话,不会让他在多人面前丢面子,所以笔者就索性问了他一句稍具挑战性的问题:既然台湾对于你的爱国理念如此重要,你就给台湾人做一个统一的榜样嘛:放弃你的美国籍,回国定居好了。否则你对两千三百多万台湾人和对你自己,岂不是搞了个双重的爱国标准?

这位仁兄当时一愣,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说:“台湾当年被美蒋分裂出去了,回归只是个迟早的问题。”我注意到他在说“美蒋”一词时脸上的一丝不自然,就半开玩笑地说:“孙中山和蒋介石等民国早期的领袖们在历史上从未加入过中共,但中共的第一代领导人都曾是民国人,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人甚至加入过国民党,当过国民政府的官。所以如果问是谁分裂了中国,只能说中共把中国从民国分裂出去了,怎么能说是美蒋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了呢?”

问完问题之后,我本来已经做好了他会发飙的准备,但没想到他在愣了几秒钟之后,居然哑然失笑地说:“也对啊,老蒋当年是被赶到台湾去的,不是他自己想去的。也谈不上搞分裂。”

中共从1949年起就一直在喊要统一台湾,当时蒋介石还在世。中共的宣传是把蒋说成出卖中国的罪魁祸首。1975年4月5日,蒋介石在台湾去世。新华社和其他中共官方媒体当时的报导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头子、中国人民的公敌蒋介石,4月5日在台湾病死。”该报导还说:“蒋介石自从1927年背叛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主革命以来,一直作为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在中国的代表,坚持反共反人民,独裁卖国。”

中共在80年代开始搞开放之后,出于对台统战的需要,不再说蒋“独裁卖国”。相反开始说蒋希望中国统一,以此作为统战国民党的手段。从那以后中共就以民进党替代“国民党蒋匪帮”,成了所谓分裂中国的对立面。

然而蒋介石终生追求的是剿(共)匪戡乱,不是与中共统一。但中共并不在乎蒋介石的内心是如何想的,也不在乎历史上发生了什么。中共只关心其宣传是否能够对台湾起到统战作用。

台湾人为什么要捍卫自己的政权的独立,蔡英文在今年中华民国双十国庆演讲中解释得很清楚:“因为中国所设定的路径里头,不会有台湾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更不会有两千三百万人的主权。”

在民主国家,政权的作用是用来维护选民所喜爱的生活方式的。因为政治领袖是民众选的,而民众选他们的目的就是要他们来保护自己所喜爱的生活。只有在中共那种制度之下,政权才会变成党统治百姓的工具。

所以,蔡英文的话说得非常明白:台湾人需要维护台湾的主权,因为放弃主权就意味着失去民主的生活方式,失去民主的政治体制所保护的基本人权和自由。台湾人之所以选蔡英文当中华民国的总统,就是因为台湾的民众认为她会为台湾人的自由挺身而出。

大华府地区台湾侨社2021年5月22日举办汽车游行,呼吁国际社会支持台湾加入世卫(WHO)及世界卫生大会(WHA),并感谢美国政府对台湾的支持。(大纪元)

中美在台湾主权问题上的分歧

中共一直以海峡两岸的“唯一合法政府”自居,而大部分国际社会出于历史原因对中共的这种说法并没有提出反对。问题是,在日新月异的国际环境下,这种默许还能持续多久?

中美关系是整个中西方关系的核心,也是这种“唯一合法”说辞得以存在的主要原因。中美关系的基石是中美之间在1972、1978和1982年相继签署的三个《联合公报》。要看懂这种“唯一合法”说辞的过去与未来,就不能不回顾这三个《联合公报》。

中美在1972年尼克森访华后签署了第一份《联合公报》。在这个《公报》中,双方各自表述自己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中共的立场是:中共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而美方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是:美方仅仅“知道(acknowledge)”海峡两岸的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且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在中共使用的官方中文版本中,英文版本中的“acknowledge”一词被翻译成“认识到”。(英文版:The United States acknowledges that all Chinese on either side of the Taiwan Strait maintain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hat Taiwan is a part of China.中文版: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使用Acknowledge,而不是明确地使用agree(赞同)或support(支持),这就是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模糊策略的由来。

美方当时的这个立场,是尊重海峡两岸政府的做法。国民政府当时还处在剿匪戡乱时期,口号还是反攻大陆。所以美方的表态就是表示知道台海两岸的各自立场而已。这里的关键是:美方并未表示支持,也未表示赞同中方的说法。

后来与中共建交的大部分国家都采用了类似的做法,使用“acknowledge”、“understand”、“respect”或“take note of”等类似的词汇,以避免直接否认台湾政府的主权存在。

中美在1979年外交关系正常化之前于1978年的12月发表了第二份《联合公报》。美方在《联合公报》中承认中共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并在台湾问题上对其1972年《公报》的立场做了少许调整,仅仅表态“知道(acknowledge)”中共官方认为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立场。这里的关键是,美方不再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这种说法是台海两岸的共同立场。美方只表态“知道”中共官方持此一立场,但对该立场继续不表达明确的赞同态度。

这里必须指出的是:在1978年的《公报》中,美官方所使用的英文版的“acknowledge”一词在中共官方使用的中文版本中成了“承认”,而不是英文acknowledge一词的原意——“知道”。这可以说是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在中英文两个版本中对台湾主权归属最早出现的带有差异的表述。也就是说,英文版说美方知道中共的态度,而中文版却说美方赞同中共的态度。

(英文版: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cknowledges the Chinese position that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aiwan is part of China.中文版: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在中美1982年《联合公报》的中英文版本中,双方基本延续了1979年《公报》在台湾问题上双方的基本立场。美方的英文官方版本仍使用“知道(acknowledge)”一词,而中文官方版本则继续使用“承认”作为对应。也就是说,英文版再次说美方知道中共的态度,而中文版却说美方赞同中共的态度。

(英文版: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 acknowledged the Chinese position that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aiwan is part of China.中文版: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并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由以上历史不难看出,中美双方在台湾主权问题上的立场是有分歧的。美方虽然承认北京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代表,并承诺不与台湾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但却没有承认中共政府对台湾的管辖权。美方希望看到台湾与中国大陆两个政府之间的未来关系由两岸共同处理和平解决,而中共则是一厢情愿地将台湾政府定位为一个地方性的机构。

香港为台湾主权之争带来巨变

中共在香港问题上收回一国两制的承诺,成为决定台湾未来道路的一个历史性转捩点,也为台海两岸的关系投下了一个巨大的变数。

中共在香港问题上收回一国两制的承诺,为台海两岸的关系投下巨大的变数。图为2020年10月25日台北游行声援试图偷渡到台湾途中被中共海警截获的12名港人。(Sam Yeh / AFP)

周恩来早在20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就开始提出以一国两制解决台湾问题的设想,香港则成为一国两制的初步实践。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失败让西方各国猛然觉醒,意识到如果西方承认中共政府对台湾的管辖权,就将直接导致2300多万台湾人失去民主,失去最基本的人权保障。

于是,在北京人大通过香港国安法之后,台湾的主权问题和国际地位问题就正式回到西方社会各国政府的议事日程之上。原因很简单——没有台湾政府的主权,就没有台湾人的人权。民主国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台湾成为下一个香港。

人权大于主权,是以美国为先驱的近代和现代文化的世界潮流。

二战时期的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美军发动诺曼第战役当天对全美发表的广播讲话中强调:美军在诺曼地登陆,不是去征服欧洲,而是去为自由而战。

二战时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在美军发动诺曼第战役当天对全美发表讲话,强调美军不是去征服欧洲,而是去为自由而战。图为1944年6月6日,盟军在诺曼第登陆后登陆拉曼什海岸。(AFP)

美国文化的核心是天赋人权平等,而这个文化在政治体制上的具体实施就是用宪政民主的政治实践去保护平等的基本人权。从第一代美国的建国之父开始,西方人就已经意识到对人权的最大挑战是政府的权力。政府的权力越大,管得越宽,个人权利的空间就越小。所以保护人权的一个基本出发点,就是限制政府的权力。这就是人权大于政权,政权服务于人权的理念。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人权大于政权的内政理念在外交上的延续,就是人权大于主权的外交政策。美国的军队在过去一个多世纪里在全世界范围内东征西讨,却从不将打下的疆域变成自己的殖民地。相反在每次战争的胜利之后,都会出钱出力去说服当地的社会建立其自己的民主制度以保护其自己的人权,就是这种外交政策的具体体现。

在台湾归属问题上,台湾在1895年清王朝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之后,就不再是中国的一部分。1951年日本作为二战的战败国,遵从《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精神与国际社会48个战胜国签署了《旧金山和约》,放弃对台湾的主权。但由于国共两党的政府都没派代表参与,所以在《旧金山和约》中日本仅仅是单方面放弃了对台湾的主权,条约本身并未对台湾的归属做任何说明。依照《国际海洋法》,台湾在该条约之后成为了无主岛屿。

麦克阿瑟将军率美军在二战中从日本手中收复台湾并依照杜鲁门总统的命令对台湾实施占领,按海洋法对无主岛屿的主权界定,美国本来完全有资格依法宣布对台湾的主权。但美国并未这样做,而是将台湾归还给自己二战时期盟友:国民政府。这个过程本身就是美国的基于人权大于主权的外交政策的体现:对其他民族人权的尊重。

中共从未有人权大于政权的概念,所以更不可能理解民主社会对人权与政权这两者之间孰重孰轻的摆放。想让北京的领导人感同身受地理解已经拥有自由的民众对失去自由的切肤之痛,几乎不可能。

香港在英国统治时期虽然基本没有民主选举的权力,但香港人的基本自由却是在整个英国民主制度的保护伞之下。香港主权移交中共之后,香港人表面上虽然被赋予了选举的权利,但却失去了英国民主制度这个保护伞,所以香港社会在主权移交后失去其自由和基本人权的保障,就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香港在主权移交之后短短不到25年所出现的变化,给了西方社会所有对中共政治体制改革持有幻想的人一记前所未有的重锤,让这些人意识到:幻想中共会在一国两制的前提下让台湾人拥有基本人权是不切实际的。维护台湾社会基本人权与自由的最好方式,就是保卫政府的主权地位。用台湾自己的民主制度去保护其自己的人权。

所以,要想保卫台湾的人权,就必须先捍卫台湾的主权。

武统台湾师出无名

中共一直在叫嚣武装统一台湾,但武统台湾师出何名?

《孙子兵法》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所以古来成大事者用兵,无不讲究师出有名,因为师出有名是人心所向的基础。

而中共要武统台湾的理由只有一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中国——一个由中共领导的中国。这个理由在被中共谎言洗了脑的中国人耳朵里,听起来好像满有道理的。

但仔细想想,道理在哪里呢?

综观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历朝历代天下分而治之的时候多了,想完成统一的智者,无不以顺从天意和符合民心为出发点谋图大业——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是也。所有完成天下大业的领袖在用兵出征前强调的,无不是天意和民心。只有强盗在出动火拼之前才会强调唯我独尊。

3000多年前,周武王伐纣,会师牧野。出征前历数商纣王的种种暴行,为翦除暴政而出兵——师出有名。中共一直叫嚣武统台湾,但师出何名?

3000多年前,周武王伐纣,出征前历数商纣王的种种暴行,为翦除暴政而出兵,师出有名。中共如武力犯台,能说出台湾值得被讨伐的理由吗?明 仇英〈帝王道统万年图〉之周武王。(公有领域)

100多年前,蔡锷通电全国、起兵讨袁。电文开头24个字“天祸中国,元首谋逆,蔑弃约法,背食誓言,拂逆舆情,自为帝制”,即师出有名。

中共如果武力犯台,能说出台湾有什么值得被讨伐的理由吗?台湾是亚洲民主的典范,中共能明目张胆地说其目的是要消灭台湾的自由民主吗?台湾是引领亚太地区科技和金融的重要国家之一,中共敢说其目的是要控制台湾的高科技和金融产业吗?

台湾是引领亚太地区科技和金融的重要国家之一,中共一直叫嚣武统台湾,敢说其目的是要控制台湾的高科技和金融产业吗?图为台湾半导体制造商台积电在台湾中部科学园区的工厂。(Sam Yeh / AFP)

中共当然不会傻到去说这些。所以中共武力犯台的理由只有一个:这个世界上只允许有一个在共产党领导之下的中国。

也许有人会站在中共的立场上问:这还不够吗?

当然不够!别忘了,当今世界上经济总量排名前十的国家中,中共是唯一的一个非民主政府,中共也是这十个国家中唯一的一个共产极权政府。

台湾不是香港。中华民国政府是一个从1912年起就存在的主权政府。民国更是一个忠实地实践了孙中山所设想的通过军政、训政、进而到宪政的过程,将中国由帝制转变为民主的国家。世界上的民主国家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中共入侵台湾而袖手旁观。原因很简单:如果台湾变成了下一个香港,那下一个台湾又将会是谁?

台湾的民国与大陆的中国,一个小,一个大。但小与大并不能代表错与对。如果中共仅仅因为其控制的地盘比台湾大而觉得自己就是两岸当然的统治者,这就是以大欺小,以强凌弱。在国际社会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正当性。

以“一个中国”为名兵发台湾,其结果将是与整个民主世界为敌,也是与国际社会的大多数国家为敌。

——转载自《新纪元https://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夏祷:彩虹护守的土地 为什么世界不能失去台湾
麦克阿瑟的韩战及台湾预言
王赫:中共怎么盘算对台战争?
惠虎宇:也谈台湾的领土归属问题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迅猛龙 让中共海军寿命按小时计算
【思想领袖】美国如何对抗中共对世界的威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