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个中国家庭故事——如果这一切不曾发生

人气 1849

【大纪元2022年01月27日讯】在看守所里,有一名警察手上拿着皮鞋,他正用鞋底使劲地、左右开弓地搧着一个年轻小伙的脸。小伙的身材瘦削,神情清朗,然而用不了多久,小伙秀气的脸就肿了。接着,几名警察又动手把小伙的外衣强行扒下,然后把他推出门外,强迫他在雪地里站着。这时是2000年的12月,门外早已经是积雪遍地,小伙被强制在雪地里长时间地赤身挨冻。

这里是山东乳山看守所,这名小伙叫杨中耿,25岁。隔天,杨中耿就被从乳山看守所转送到烟台看守所。烟台看守所又把杨中耿单独带到一个山腰上的不知名宾馆。在这里,杨中耿不仅没得吃没得喝,他还被罚站、罚蹲,两天一夜都不让他睡觉。到了第二天晚上,警察又把杨中耿带到四楼,并把他吊铐起来,杨中耿他只能脚尖点地。当杨中耿终于被从吊铐中松开后,他看见一名警察拿着一根电棍走了过来。这根电棍约莫七八十公分长,有碗口粗,这警察说,这根高压电棍有百万伏。电棍发出劈哩啪啦的声响,有点吓人,杨中耿知道这是折磨他的又一种方式,为的是让他放弃修炼。

原来,杨中耿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当电棍电到杨中耿身上时,他感觉身体像是针扎似的疼,但不是一根针扎,是有许许多多针同时扎在身上,那种痛苦难以描述。警察在杨中耿身上换着地方电,每次电流打到杨中耿身上时,他感觉自己浑身的细胞、每根神经都在疼痛,都同时被强大的电流在电击着。而他人虽然被电得好像快晕了,但身体所有的感官却依然灵敏地感受到被电击的疼痛,那么明明白白地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这些疼痛,会让人完全懂得了什么叫“生不如死”。警察一边电着杨中耿,一边对着他吆喝着,他们有时用言语侮辱杨中耿,有时又对他叫骂、恐吓,对仍然不屈服、坚持修炼的杨中耿进行各种威胁。

在这种“生不如死”的长期电击折磨中,杨中耿闻到了焦糊味,这是他的皮肤、毛发被电棍电糊了的味道。而当电棍电到杨中耿的脑门时,那种滋味更令他难受,要知道用电棍电击人的头是可能危及人的生命的。那个时候杨中耿的大脑就像抽筋似的,一种抽搐的感觉。而电击造成大脑的抽筋与疼痛,更是直接消磨着杨中耿的意识。后来这名警察电累了,就由另一名警察接手继续电着杨中耿。

这时杨中耿已经是全身冒汗,意识逐渐模糊。他的大脑不太能运作,他想不起来什么。警察在身旁对自己的种种叫嚣,杨中耿已经是听而不闻。几名警察轮流电着杨中耿,把他全身电了个遍,被吊铐着的杨中耿感觉自己嘴里一直冒着烟火味和糊焦味,非常难受、痛苦。渐渐地,杨中耿被折磨的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能运作了,他唯一剩下的一个意识就是“法轮大法好”。杨中耿紧紧地抱住这唯一的一个意念。

杨中耿以莫大的承受力,坚强地承受着这样的酷刑折磨,他坚持着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到凌晨时,这几名警察打累了、困了,都走了。但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人,这人拿起高压电棍专门往杨中耿的头上电,从整个脸开始往后电。在杨中耿极端难受的难忍中,那人却非常突然地,好像那人自己触了电似的,那人突兀地丢下手中的高压电棍就跑了。

没有电棍电击的痛苦,杨中耿的意识清晰了些,他意识到了,这些警察企图害死他。这时,屋里只剩下杨中耿一人,他脸色惨白,嘴唇发青,模样着实吓人。杨中耿费力地走到窗口,他想,要活命就必须逃离这里,于是杨中耿爬出四楼的窗口往下逃。此时杨中耿身上到处都被电棍电糊了,逃到地面上的他却顾不得身上有多大的伤势,更顾不上给伤口止血,在凌晨的夜色中,他摸黑逃离。

然而警察很快就发现杨中耿跳窗逃走,他们随即拿着设备对杨中耿进行大搜捕。

逃离中的杨中耿看见了一个柴垛,他赶紧躲进这个柴禾堆里。很快的,有警察往柴垛这边走来,杨中耿屏住呼吸,全力保持镇定。在夜色的掩护下,果然,警察没有察觉地走了过去,他们没有发现杨中耿。而此时,杨中耿身上的伤口却一直往下淌血,但杨中耿依然不能给自己止血,他不敢稍有动静。没多久,又有警察往柴垛这边走近,这一次,警察依然没有发现杨中耿又走开了。然而,随着时间分秒地过去,杨中耿的伤口流血不止,他已经失血过多。年轻的杨中耿此时意识又开始有点模糊,他已经连续几日接连经受不同的酷刑折磨了。就在这时却又有警察走向柴垛,同时警察手中仪器发出的“嘀嘀”声,仿佛一下子惊醒了杨中耿,虚弱的杨中耿紧张了起来,他顿时心跳加速,却因此被警察的仪器给侦测到了,杨中耿被发现了,他被带回了四楼。

到了四楼,警察并没有再折磨杨中耿,只是拿了一张写有“跳楼与警察无关”的文书,让杨中耿签字,警察跟杨中耿说,签完了就放他回家。杨中耿签过名后,一名叫于书建的警察又对杨中耿说:“明天就放你回家了。但你一身血,怎么见你家里人,你快去把血迹洗干净,不要让你家里人看见难过。”

杨中耿心里着实不愿让家人为自己担心难过,听了这话后,杨中耿用一桶又一桶的水,一遍又一遍地清洗自己。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杨中耿不记得自己用了多少桶水才把血迹清洗得差不多。然而,这时杨中耿却听见那位叫于书建的警察在外边对另外一人说:“他一身血看守所都不敢收他”。杨中耿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烟台看守所根本没打算放他,只是想把他转送到其它看守所去。

隔天,杨中耿被带回烟台看守所。被关进看守所的杨中耿躺在地上,他不吃也不喝。到了第八天,杨中耿被拉出去进行野蛮灌食,几个犯人按住他,用一根胶皮管强行插入他的鼻孔里进行迫害性的灌食。杨中耿的鼻孔、嗓门被插得鲜血淋漓,剧痛无比。

后来杨中耿又被注射不明药物,他的意识模糊,思维也越来越不清,杨中耿变得精神恍惚。此后,杨中耿被转送到浙江瑞安市看守所。

杨中耿是浙江瑞安市马屿镇籍人,他从小就酷爱武术。如果到村里打听杨中耿的为人,村里都会说杨中耿是个好青年,因为他不仅肯吃苦,更是乐于助人。杨中耿看见穷苦的人,就会拿出身上带的钱给人家,如果遇到要饭的也很大方,身上没零钱,他十元二十元都给。杨中耿有个弟弟杨中省,两人差三岁。兄弟俩趣味相投,杨中耿是当地知名的气功爱好者,1995年杨中耿才20岁,他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来,弟弟杨中省也跟哥哥一起修炼。他们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因此兄弟俩都成为村民口中的好青年。

在2000年12月时,杨中耿拿着高音喇叭在山东乳山市跟民众讲江泽民等人,因为忌恨修炼法轮功的人数众多,对有一亿人民如此尊敬法轮功师父而忌妒不已,就在江泽民个人强烈的妒忌心驱使下,利用他手中掌握的权力,发起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制造了各种诬蔑与造假的宣传。

杨中耿对民众说应该立即停止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因为这事,杨中耿遭到上海、烟台、乳山警察的绑架。

在瑞安看守所,意识模糊、精神恍惚的杨中耿写下了不炼功保证,之后他被判刑三年、缓刑五年执行。回到家里的杨中耿,摆脱了不明药物的控制,杨中耿依然继续修炼法轮功。2008年,杨中耿还因为讲法轮功真相,被三门峡灵宝市的“610办公室”列为网上通缉人物,杨中耿的照片被打印出来,四处发放。

在2013年的6月28日,杨中耿的妈妈收到通知,她与家人赶到三门峡灵宝市,到了灵宝,中耿妈妈他们见到的是杨中耿的尸体。原来,杨中耿在四天前被警察抓了,然而就在这短短的四天时间内,一个爱好武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就被活活打死了。

中耿妈妈看见杨中耿的尸体上遍体是伤,中耿的一只脚黑青,他穿着裤头,盖着单子,凶手下手极其残忍。中耿妈妈看到儿子被迫害的惨状,精神受到极大刺激,悲伤、惊吓过度的中耿妈妈昏了过去。

当中耿妈妈醒来后,她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是悲伤?还是愤怒?听众朋友,我们无法得知中耿妈妈的感受。也许中耿妈妈的失语症,是因为迫害太过于残酷,以致她无法分清自己的感受,于是中耿妈妈就被这种漫天漫地、复杂的情绪给封锁住了。她无力面对自己的感受,也无人可以诉说。

又或许,有些悲伤,过于深重,像是埋藏在海底的深处,因为太深沉,所以说不出口。所有能说的、想说的话只能卡在喉咙,开不了口,发不了声。哀哀无声。不会说话了的中耿妈妈让我们知道了:人活于世,伤,可以这么深;痛,可以这么沉;而中耿妈妈这种无声的脆弱,却更是令人心碎!

中耿妈妈自那天之后,她很长一段日子都不会说话。又过了三年,4月14日,中耿妈妈家里来了几名警察,他们说,中耿的弟弟中省被抓了,但是弟弟中省却绝食,不吃不喝。警察让中耿爸妈拍个录像,劝弟弟中省吃饭。中耿妈妈一听,她扑通地就跪了下来,中耿妈妈对警察哀求地说道:我大儿子已经死了,求你们给我这个小儿子留条活命啊!

十天后,24日下午,中省的姐姐不放心,她打电话问国保大队警察:“中省到底是生是死?”
警察告诉中省姐姐说:“是活的。”

“有没有骗我?”

“没有骗你,生命保证。”

但是,在国保大队警察“生命保证”的三天后,就是27日,看守所的警察却给了中省爸爸另外一个答案,看守所的警察在电话中说,中省在4月21日,也就是在六天前他就抢救无效死亡了。当家属七人在5月4日赶到郑州时,在殡仪馆看到弟弟中省的遗体穿着整齐,中省爸爸把遗体的衣服脱下来检查身体,发现中省的头顶部位是肿的,他七孔出血,耳朵鼻子用棉花塞住才不致流出血来,而中省前面四颗牙齿是假的,因为遗体已经冰冻的原因,中省爸爸无法打开中省的整个口腔,只能看到前面四颗牙齿是假的,是他们装上去的。中省爸爸又看见中省肚子上有好几个小黑点,中省双手的指甲乌青,而中省下身生殖器龟头已经被烧焦了。

看见这样的遗体,任谁都会明白中省生前是遭受了酷刑,但是在场所有家属没人知道中省遭受的是怎样残酷的、令人发指的折磨啊!

就在中省爸爸检查弟弟中省的遗体时,中省遗体的手指上突然流出鲜血来,中省爸爸用手指把鲜血划来,他把沾上鲜血的手指拿到一个个警察面前让他们看,中省爸爸对着警察说:“我儿子尸体冷冻了十来天,现在手指上还流出鲜血来,说明血是有灵性的,知道亲人来了。”“我儿子死得很惨,你们干的坏事,你们都会遭报应的。”

中省爸爸说话时,在场的警察吓得连连后退,没人敢开口说出一句话来。

在看过中省遗体没几天后,中省爸爸就病倒了,住进医院里了。

听众朋友,中耿从小就酷爱武术,如果到村里打听中耿的为人,村里都会说他是个好青年,因为他不仅肯吃苦,更乐于助人。如果没有迫害法轮功的事情发生,中耿妈妈至今还会看到中耿、中省两兄弟每天炼着功,然后看见他们热心慷慨地帮助穷苦的人,把自己身上的钱掏出来给要饭的,他们的家庭会和睦而美满…….如果这场对法轮功的镇压不曾发生的话,这对以“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兄弟俩会为邻里做出许多贡献;如果,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曾发生的话…….

文章来源:明慧广播 一百个中国家庭的故事——如果这一切不曾发生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金色种子】圣洁真相之花 在风雨中绽放
昔日“小粉红”走入法轮功修炼
从高傲到谦卑 台湾精神科医师的修炼故事
六十三国法轮功学员恭祝李洪志师父新年好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俄军投降视频曝红 曝作战重大变化
【秦鹏直播】揭密:李文亮最后时刻如何度过
【微视频】蓬佩奥大格局令中共恐慌
【时事军事】普京的手指离核按钮还有多远
【财商天下】联合国:停止加息 否则衰退将甚于08年
【十字路口】窃选举数据 中共煽美内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