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婴灭门案反思 如何阻止罪案重演

文:陈禾

人气 104
标签: , ,

【大纪元2022年10月14日讯】最近一起杀害婴儿的绑架灭门案震惊了加州。警方称此暴行为“纯粹邪恶(pure evil)”。尽管凶嫌已经落网,但公众不得不面临一个现实:与充斥报章的许多罪案类似,这起骇人血案,只是凶嫌犯罪历史的一次重演。

杀婴灭门案 竟是凶嫌历史重演

10月5号,加州中部小城默塞德市(Merced),一个被绑架的印度裔家庭,被发现陈尸于偏远的农场。4名受害者包括8个月大的女婴阿鲁希(Aroohi Dheri),以及她的父母和叔叔。

默塞德县官员于 2022 年 10 月 5 日,发现了 8 个月大的 Aroohi Dheri、她的父母 Jasleen Kaur 和 Jasdeep Singh及叔叔 Amandeep Singh 的尸体。 (默塞德县治安官办公室)

嫌犯是48岁的萨尔加多(Jesus Salgado),一年前此人曾为受害人工作,并与后者发生矛盾和争执。尽管犯罪动机尚不明朗,但监控视频显示,10月3号,头戴口罩的嫌犯持枪绑架了受害者一家。4号,嫌犯被捕,但拒绝透露受害人下落。直至5号,受害人一家的尸体被郊区农场工人发现。据悉,凶嫌曾在案发后试图自杀,但落网后拒不认罪。

虽然尚未定案,这起灭门惨案,似乎并非不可预见的随机性事件。

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本有可能被避免。因为,该血案只是凶嫌犯罪历史的一次重演,或者说升级。

凶嫌萨尔加多前科累累,之前就曾经犯下了与此次类似的,持枪绑架前老板家庭的恶性案件。

2005年12月底,萨尔加多对前雇主一家实施抢劫和绑架。当时萨尔加多持枪威逼并闯入前雇主家中,用胶带把前雇主一家捆绑后,将财物洗劫一空;并在逃跑前逼迫雇主一家人跳入泳池。数天后萨尔加多被捕,并于2007年被定罪,获刑11年。但实际上,他仅在监狱服刑8年,便于2015年获得假释,出狱。

17年后,看到萨尔加多最新的犯罪报导,当年尚未成年的一名受害人告诉媒体,自己依旧心有余悸。

令人痛心的是,这一次,受害人连后怕的机会都没有,甚至8个月大的婴儿也未被放过。

反思之一:谁该为女婴遇害而担责

逝者已逝。这起悲剧在震惊加州和全美之余,也带给社会沉重的反思,那就是如何避免犯罪重演?如果做不到,又如何保护孩子、家庭和社区的安全?

针对这起杀婴灭门案,嫌犯萨尔加多已经被控4宗一级谋杀罪,一旦定罪可能被终身囚禁,不得假释。不过,当地检察官并未对萨尔加多提出死刑惩罚,仅表示保留未来的可能性。

与犯罪恶行相比,这种量刑可能显得过轻,但在今日的加州,已属重罚。因为加州州长纽森曾于2019年签署行政令,用缓刑的形式在加州暂停了执行死刑。

闹心的是,加州不仅叫停了这一种刑罚。

将犯罪行为归咎于所谓社会不公,并无视受害者权益的激进(progressive,所谓进步主义)司法改革,如今已经成为了美国的“政治正确”。

从部分郡市地检长、到州和联邦层级的法官、议员等政治人物,不少极左派政客都在推动,打着公正旗号、实为偏袒犯罪的所谓进步主义改革。

而加州成了这种极左激进浪潮的排头兵,先后通过了重罪变轻罪的47号法案,提早假释重罪犯的57号法案等等。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激进改革,口口声声是为了改变制造累犯的司法文化,却给社会带来了更多的累犯,和更残暴的罪行。

从这个角度看,8个月大的阿鲁希和她的家人们,可以说是激进主义(进步主义)最新的牺牲品之一。而且,这种牺牲显然还会继续。

近年来深陷犯罪泥沼的旧金山和洛杉矶等加州大都市,无疑受害不浅。今年旧金山刚刚公投罢免了极左派地检长博彻思(Chesa Boudin)。洛杉矶还在为罢免该地区的激进地检长贾斯康(George Gascon)而努力。

反思之二:刑罚或心法,谁能带来安全

然而,现实往往比刑事理论更复杂。严刑厉法,也并不必然保障一个社会的祥和。

例如,执行死刑最多、刑罚最严苛的中共政权,在对中国大陆表面“维稳”的同时,也催生出愈来愈暴虐和黑暗的社会现实。

中共严禁枪支,结果是各地持刀行凶的案件层出不穷,包括凶性大发的恶徒在幼儿园中砍杀幼童。

更可怕的是,危害中国民众人身安全的,远不止是普通的罪犯或黑社会组织。例如今年的唐山打人案,就彻底撕破了中国治安的假面具。

今年6月,在唐山市的警局(派出所)旁边,监控摄像头之下,恶徒骚扰、侵犯和殴打数名女孩,惨状不忍直视。事后媒体披露出,凶徒不但是惯犯,而且与公检法勾连甚深。不出意料,中共各级政法部门出手遮掩,文宣部门压制真相。

这起案件最终成为,令中国民众尤其是中国年轻女性,越来越不安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

如果说中共的严刑厉法,和西方的激进司法改革,都无法带给人们安全感。那如何才能真正的保护家庭和社区?

其实,西方失败的激进司法实践,和中国大陆被掩盖的危险现实,存在两个共同点,一个是刑罚的不公;另一个就是道德约束的不足,或者说心法的缺失。而后者不易被觉察,并且更为重要。

善恶有报,本来就是天理。无论是否有刑罚的威慑,只要尊重传统,坚守正信,人们就会有道德的制约和信仰的指引。这种传统文化和信仰,就构成了维系我们人类社会存续的心法。

换言之,任何法律制度最终落于人心。只有心法约束,人的一言一行才称得上是人。若无心法制约,任何刑法制度都只能是一纸空文。

正因如此,历史上才有唐太宗释放四百死囚回家过年,这种现代人无法想像的宽刑先例。而当年的死囚们也未辜负明君信任,来年春天一个不少的回归受刑。

思古虑今,宽刑或严刑,刑罚或心法,哪一个是我们更亟需的呢?◇

责任编辑:龙腾云#

 

请关注我们facebook主页(请点击),和精彩网站(请点击),及时获得更多资讯。



相关新闻
PayPal宣布将裁员两千人
尽管有“道路关闭”标志 两周内三辆汽车落入天坑
在科技公司裁员潮中  特斯拉加大招聘力度
司法部要求特斯拉   提供自动驾驶系统文件
最热视频
【秦鹏观察】三网友测鞋带吊人 宋祖德问真相
【热点互动】单方释访问消息 普京逼习上沉船?
【中国禁闻】胡鑫宇案说法不一 背后黑幕解析
【菁英论坛】美中对抗升级 法拉盛血旗消失
【有冇搞错】胡鑫宇案 重点不在失踪
【晚间新闻】胡锡进列攻台三前提 让习知难而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