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商业精英真信“觉醒”主义吗

人气 288

【大纪元2022年10月02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Lance Roberts撰文/信宇编译)总部位于纽约的投资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等行业巨头要求公司满足环境、社会和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简称ESG)基准,作为公司运行的基本准则,美国商界精英们似乎已经采用了左翼世界观。这是否意味着大金融业正处于红色的边缘?

答案是否定的。这只是华尔街用来掩饰其压制实体经济“主街”、使中产阶级流血成为奴隶的一个时髦的意识形态掩护而已。

[译注:主街(Main Street),指华尔街金融体系之外的传统产业和经济,与之相对的是金融行业华尔街(Wall Street)。华尔街一向被认为是美国主体经济的附属品,但随着华尔街在美国经济生活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华尔街与主街之间开始出现巨大鸿沟。]

而且我们也要看到事物的另一面。就共产主义只是20世纪和21世纪统治阶级用来合理化寡头统治的乌托邦叙事而言,企业阶级的反自由市场言论是其努力使中产阶级贫困化的证据。因此,“觉醒资本”的幽灵正在困扰着美国经济,贝莱德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等金融寡头坐在一个令人向往的无产阶级专政顶端。

在Epoch TV最新一期的“越过目标直播”(Over the Target Live)节目中,历史学家和专栏作家迈克尔‧雷顿瓦尔德(Michael Rectenwald)解释了“觉醒”的资本主义如何发展成为“一个垄断计划”,旨在摧毁自由市场竞争,而自由市场本应是我们经济和政治体系的支柱。

芬克及其同类是垄断者,言行风格像极了社会主义者。雷顿瓦尔德就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一切都是有因果关系的。“社会主义如果不是垄断,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雷顿瓦尔德曾撰写了《谷歌群岛:电子古拉格和自由模拟》(Google Archipelago: The Digital Gulag and the Simulation of Freedom, 2019)和《雪花的春天:“社会正义”及其后现代的母体》(Springtime for Snowflakes: “Social Justice” and Its Postmodern Parentage, 2018)等著作,记录了自由探索和表达受到的攻击,而这也正是“觉醒”时代的典型特征。

在他最近推出的《超越觉醒》(Beyond Woke, 2020)一书中,他解释了自己逃离纽约大学的高级学术职位背后的原因。这位曾经的左派教授在推特上使用第三人称代词发表仪式化声明后,他被同事称为纳粹分子,与他们发生了认识上的冲突。他认为这些同事就是奉行专制主义的攻击部队。

在接受“越过目标直播”节目采访时,雷顿瓦尔德清晰地告诉记者:“我开始看到极权主义的种种迹象:试图改变人们的言语方式,强迫使用形式化语言,否认自己的感觉,基本上重复他们想要的废话,好像这就是真理。这正是……当时在前苏联发生的事情,当时人们被要求反复说谎言。他们不得不按照谎言生活,而我就是不愿意这样,这让我完全重新思考我的整个政治观、我的整个世界观。”

“觉醒”(wokeness)是后现代极权主义的一种委婉说法。正如雷顿瓦尔德在 《超越觉醒》一书中解释的那样,“觉醒”不仅与言论自由相抵触,也与道德信仰相抵触。“如果道德就是选择正确的行为,那么,没有自由,道德行为就不可能存在。”他写道,“选择的自由以及错误选择的自由,是道德的先决条件。但是觉醒主义通过群体压力迫使人们做出选择。这就导致要么在行为之前让人屈服,要么在行为之后让人羞耻。”

自从逃离学术界后,雷顿瓦尔德已经成为一个独立于主流媒体之外的重要异议声音,他运用自身的批判性和敏锐度广泛探讨各种时政问题,从反式意识形态和语言的滥用到大重置崇拜及其破坏性冲动均有涉猎。对于觉醒的资本,他认为ESG指数是商界精英们用来对抗市场竞争的利器。

雷顿瓦尔德认为,ESG将“被觉醒的麦子与未曾觉醒的谷物区分对待,并将后者完全饿死于资本之手”。

“你可以从最高层一直往下持续看到这一点。”雷顿瓦尔德继续说道,“你可以看看拉里‧芬克及其掌管的贝莱德公司,他曾在不同场合发出威胁性声明,贝莱德公司发布的公告也多次宣称,他们要饿死那些不遵守这个ESG准则的公司,要把它们赶出市场。”

这些行为对于广大中产阶级的破坏性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这将进一步冲击中产阶级小企业主,因为他们将无法遵守这些苛刻的ESG标准,经济成本太高了。”他指出,“而且所有行业都将受到打击。首当其冲的就是农业经济。”

雷顿瓦尔德特别提到,在荷兰,各级政府正在将不符合ESG指标的农民驱离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农业产量预计会随之大幅下降,这将导致粮食价格上涨,甚至可能出现大面积饥荒。

他指出,尽管遭到农民的广泛抗议,但种种迹象表明,荷兰政府不会就此退缩。在赶走农民之后,政府将“买下这些农场,使面积更大的农场控制权掌握在那些有能力承担这种以ESG为指标生产模式的人手中”。

这些操作的结果将是整个欧洲出现粮食短缺,依赖从世界第二大粮食生产国的进口。欧洲已经在与能源短缺作斗争,他们可能注定要面临艰难的时刻。

我问雷顿瓦尔德,看着欧洲即将到来的粮食短缺危机,美国政治和企业精英们是否会深受触动,从而改弦更张。对此,他满怀希望。

“为了扭转这个趋势——我称之为真正的社会大重置——精英阶层中必须出现大量革新者……他们会一针见血地指出,‘看,这是多么疯狂。这将摧毁整个西方文明,我们不能作茧自缚”,他坚定地说道,“(否则)我们就不会获得一个变革的良机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至少在主流媒体看来,这一切都无所谓。”

雷顿瓦尔德认为,令形势雪上加霜的是,在“社会大重置”运动的中心存在一个核心的邪教分子,他们似乎一心向世人宣扬世界末日思想。

“末世论是他们的精神支柱。”雷顿瓦尔德说道,“他们是千禧年主义者(millennialists)。”当然,那些渴望基督千年和平统治的人与大重置邪教两者之间存在本质区别,后者的动机只是仇恨。

“他们被仇恨所驱使。他们相当陶醉于制造破坏。他们不是在寻求弥赛亚的回归,或……来世步入天堂。他们一直致力于摧毁他们认为有害的世间万物,他们从本质上是反人性的。”

雷顿瓦尔德正在完成一本揭示大重置运动本质的新书——《大重置和为自由而战:解密全球议程》(The Great Reset and the Struggle for Liberty: Unraveling the Global Agenda)。

“我深入研究了世界经济论坛(the World Economic Forum)的前世今生、意识形态和组织结构。我深入探讨了论坛一致鼓吹的马尔萨斯人口控制理论……以及他们所倡导的环境运动的根源。我还进一步分析了气候变化灾难论的意识形态。”

雷顿瓦尔德认为,另一种思考全球精英计划使人类与自然对抗的方式是“大跃退”。这是对“大跃进”的重塑。众所周知,“大跃进”运动是中共建政初期中共党魁毛泽东在集体化方面进行的罪孽深重的经济和社会试验。据研究估计,这场运动导致五千多万人丧命。

雷顿瓦尔德一针见血地指出,从意识形态上讲,“大重置”和“大跃进”如出一辙。两者都是对人类的极权主义攻击。

作者简介:

李‧史密斯(Lee Smith)是一位资深记者,他的作品发表在《实地调查》(Real Clear Investigations)、《联邦主义者》(the Federalist)和《平板电脑》(Tablet)等在线期刊上。他也著有《永久的政变:国内外敌对势力矛头如何对准美国总统》(The Permanent Coup: How Enemies Foreign and Domestic Targeted the American President, 2020)和《阴谋反对总统:国会议员德温‧努涅斯揭开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丑闻纪实》(The Plot Against the President: The True Story of How Congressman Devin Nunes Uncovered the Biggest Political Scandal in U.S. History, 2019)等著作。

原文:Do US Business Elites Really Believe Woke Ideology?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ESG行业以环保之名“霸凌” 马斯克回击
【名家专栏】新全球ESG结算准则在毁中小企业
从财报自编到ESG永续报告书
【名家专栏】ESG经济在美国玩不转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七千人大会 习不敢开 开年三大关
【热点互动】气球炸落 北京慌了 德国急查间谍
【秦鹏观察】习误判气球事件对美国的影响?
【新闻大家谈】中美关系冰封 平流层较量开启?
【中国禁闻】胡鑫宇案质疑声扩大 更多黑幕曝光
【全球新闻】间谍气球越来越多 北京骑虎难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