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68)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求教于会计核数师并复制了一套会计软件,公司自己做数然后交给核数师,并把公司董事局成员(就是我夫妇二人啰)按律向公司支取应得福利,从而缩小家庭开支并加之于公司账目中。

沙田大围火葬场旁边的一个建筑地盘,就是宝福山纪念馆,殡仪馆是也,邵建筑师关照的工程。特大面积四层楼高,建筑期和装修期共600多万元的合约。

工程进行得很顺利,开始时分期工程款项支付也没有问题,谁知完工后的决算却出现问题,事由后期工程加改时出现管理漏洞,而且建筑公司的工程经理突然辞职他去。

幸好每一单每一部分的变动,我都要对方先传真书面指示和相关的图纸,但对方老板却不认账,双方因为60多万元尾数僵持着而至闹翻了。

老婆何家的内堂兄,原名何应平,改名何永平,在中国大陆时是民兵队长的积极分子,参加中山县围垦队(就是把靠岸边浅水处的冲积浅滩围起来,改造成水稻田),因地处珠江口临近港澳,得地利之便偷渡香港。后在港加入黑社会,成为三合会成员,接着因为抢劫罪坐牢。

我们知道他是黑社会分子兼职收烂账,才委托他去做(收尾数),怎知他没和我商量,便把这事转交他人去做。那些人竟收受对方3万元“利是车马费”,回头一个电话过来说我胡乱开账单,收账不成立了事。

此人做人处事全无原则底线,人说盗亦有道,可他什么也没有,真正的人渣。当时我正主持着西洋波会的配电更新工程,晚上收工回家把老婆责怪了一通,又在电话中把那王八蛋臭骂了一顿并责成其负全责,但他如何负责?

改天另外找人去做,都因为上手不干净而无人肯做,事情就这样拖了两三个月,结果那建筑商公司倒闭了,差不多近百万元就这样打了水漂。是我运霉所托非人还是什么?

此后还去了几次短途邮轮旅行,厦门、越南的下龙湾。第一次短途邮轮本来是去海南岛的,不巧遇到飓风,人在四万多吨的船上几乎站不稳。老婆更不堪,差点晕浪。船到了外海避风,并没有到海口或三亚,心中感觉不值。

第二次去了厦门,登上鼓浪屿山顶,付钱给出租高倍望远镜的人,可以清楚看到台湾方面的金门岛。(那是老毛炮打的金门,死了许多无辜的人!)

第三次是下龙湾,号称“海上桂林”的地方。那里没有邮轮码头,只能用驳船。刚上岸在码头便看到二三十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夹道欢迎,其中有一个母亲背上背着一个小孩、手中拖着一个小女孩,跪在码头上行乞。

北越在越共“英明领导”下,竟然还有行乞的,看来全世界第三国际的共党国家真的是一脉相承的。

当天午后邮轮回程时,还有一些当地人划着一艘艘用竹片编织的小艇,追逐在邮轮两侧向游客索要金钱、食物,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吗?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这个自由世界里仍然不敢表达真正的感受,可想而知他们被洗脑地有多严重多彻底。
  • 那不是在谋杀一个病人,而是在谋杀一个不幸的家庭!什么救死扶危、仁心仁术、医者父母心……,在他们那里统统不适用,他们关心的只是能从你的钱包里榨取多少不义之财。
  • 得非常感谢澳洲政府的补贴,才卖6.50AUD,不然光吃药就可以令人倾家荡产,这是中共无论如何都办不到的。
  • 老妈辞世已二十一年了,我想可能轮回转世了!但愿她能选择一个没有共党邪教的国度。
  • 我强制儿子到这里留学,其后因为学业成绩欠佳,经历多次更改读书模式,如文凭课程、大学基础班等,但效果都强差人意。
  • 这里有真正的民主制度,包容不同的宗教信仰,这里有真正的选举和被选举权,我再也不用刻意填写似是而非的选票。在这里我们可以畅所欲言,诉说你的赞美和唠苏。
  • 派遗中共大陆武装警察乔装混入示威者人群中,带头破坏各种社会设施,为镇压行为升级制造借口。
  • 回头眼看与日俱增、快速赤化的香港,不禁令人感到非常的唏嘘与无奈! 近日看新闻得知共产党也在香港搞所谓“第二次土地改革”,地产商万般无奈地以约成本价十分之一的价格
  • 她说IELTS不达标,但“有办法搞到”证件。我心寒了,并告知她立即中止所有行动及念头。在那欺骗造假盛行的国度里,人性及价值观已被扭曲到恐怖的地步。
  • 他们竟然用“外逃”这两个字!那么是否说中国大陆是人间地狱,遍地洪水猛兽?那么当时香港就是整个中国大陆唯一剩下来的人间乐土?抑或是天堂?那不是很发人深省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