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70)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把矛头指向WR2工程,因为新地盘的确少了很多。油麻地一座连续三座21层的旧楼换电线工程,因为住着几百户人家,又不能搬走,每时每刻都在用电,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当然价格就不便宜了。

怎样才能在重围中杀出来夺标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设已得标而制定一份施工日程表。每几日完成什么和多少工作量、什么工种可提前或同期执行,中英文并用、采用日报表风格表达出来。简单明了易懂,适合大厦业主立案法团不同文化水平的人观看。

最后以极为难的态度把标价千位数之后的无偿减免了,并以不是最低标价而夺得工程,当然顾问工程师的暗中帮忙起了很大的作用。

首先把谭树的工人分成三部分,每一部分负责一座楼宇。再将每一部分工人细分为五小组,其中三组各负责七层楼走廊内高低压及通讯和天线电线槽的安装,另外一组两人负责楼梯灯、走廊灯和紧急出路指示灯线路更新,至于穿越各楼层天花及地板的开孔工作另请人用专门工具完成。

最后一组四人负责把原有的上升总线由线槽内外移并固定好,接着拆除旧线槽换上新的,当然包括新的接地铜母线。紧接着吊放新的上升总电缆,并放入新的线槽内,包括相应的Tee-Off配件、支线和相应的熔断器。

此时各层走廊已先后开始安放各住户的入屋总电源线、大厦公共电视天线的终端线和终端访客对讲机线路。总电掣房至四楼的装甲电缆之安放,由谭树外派给专门放线的人去做,毕竟他们做得比较专业和快捷。

整个60天的工期终于接近尾声,地面首层总电掣房能预先安装的都尽量做好,三座总电掣房分别被安排在不同的三个晚上,由技术成熟和经验老到的工人执行。并和电力公司合作完成停电拆旧、装新后测试复电和重新供电给各商铺及大楼公共设施的电力。

当然那些晚上必得通宵作业,过程中小插曲还是有的:防护措施不足导致某天晚上分层旧线短路,因而停电需紧急抢修。其中一个总开关电柜内一个保护互感器的电线接反了,导致在正常情况下停电,几经检查才得到解决,但整体上工程是顺利和成功的。

又另外一单WR2工程,要在黄历新年大假期内完成。这单工程完全没有竞争对手,主要原因是刚圆满完成一项有史以来最大的工程,得到业主发展商的信任!那么必须把刀磨锋利才行,大面积的旧式六层工业大楼,放满了很多价值千万的纺识机器。

先行实地视察、记录、拍照、测量原有装置,然后回去设计、计算和评估工时。报价150多万元,预计毛利约80万元,工期不能多于10天。大年初一早上至年初七早上,24小时不停工。

事前备齐所有材料和零件,预先租赁了一台150KVA的发电机作临时动力和照明。大除夕夜下午还是不放心,亲自到现场清点材料,果然发现问题:部分零配件欠缺错漏。幸好发觉得早,立刻通知供应商傍晚之前补足,不然一旦年假开始,那就回天乏术了。

和从前的作风一样,分五组人操作,三组人负责六层楼厂房内的配电设施的拆旧换新、一组人负责上升总线的改装、一组人负责总开关配电柜的更换。

先把临时发电机启动并接上临时电线,使各楼层有照明和电力使用。卸除所有连接的线路并把旧的总开关柜拆除移出总开关房。翌日把全新的总开关配电柜移进正确位置装配好,经过高压和绝缘测试后交电力公司接驳主电缆。

同步另一组人把陈旧有缺点毛病的Busbar铁槽内的铝裸导体拆除,马上吊放800sq mm的铜电缆,并立即安装Tee-off装置及分层开关。其他工人按计划拆旧装新。

至年初五清晨我才回家洗澡,站在家门口那个过度疲劳、没有睡眠的惨样吓了老婆一大跳。经过6个小时睡眠,下午又回去继续拚命。

电力公司的电缆安装延误拖慢了我们的进度。年初七上午别人来上班开工时,我们才刚刚恢复电力,但升降机的电源相序搞错了,扰攘了一个多小时才恢复正常,至此剩下的善后和交接工作就轻松了。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这个自由世界里仍然不敢表达真正的感受,可想而知他们被洗脑地有多严重多彻底。
  • 那不是在谋杀一个病人,而是在谋杀一个不幸的家庭!什么救死扶危、仁心仁术、医者父母心……,在他们那里统统不适用,他们关心的只是能从你的钱包里榨取多少不义之财。
  • 得非常感谢澳洲政府的补贴,才卖6.50AUD,不然光吃药就可以令人倾家荡产,这是中共无论如何都办不到的。
  • 老妈辞世已二十一年了,我想可能轮回转世了!但愿她能选择一个没有共党邪教的国度。
  • 我强制儿子到这里留学,其后因为学业成绩欠佳,经历多次更改读书模式,如文凭课程、大学基础班等,但效果都强差人意。
  • 这里有真正的民主制度,包容不同的宗教信仰,这里有真正的选举和被选举权,我再也不用刻意填写似是而非的选票。在这里我们可以畅所欲言,诉说你的赞美和唠苏。
  • 派遗中共大陆武装警察乔装混入示威者人群中,带头破坏各种社会设施,为镇压行为升级制造借口。
  • 回头眼看与日俱增、快速赤化的香港,不禁令人感到非常的唏嘘与无奈! 近日看新闻得知共产党也在香港搞所谓“第二次土地改革”,地产商万般无奈地以约成本价十分之一的价格
  • 她说IELTS不达标,但“有办法搞到”证件。我心寒了,并告知她立即中止所有行动及念头。在那欺骗造假盛行的国度里,人性及价值观已被扭曲到恐怖的地步。
  • 他们竟然用“外逃”这两个字!那么是否说中国大陆是人间地狱,遍地洪水猛兽?那么当时香港就是整个中国大陆唯一剩下来的人间乐土?抑或是天堂?那不是很发人深省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