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72)神来之笔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4
【字号】    
   标签: tags:

神来之笔

1997年7月1日凌晨,中共终于收回香港!

共产党真的不是老百姓的福星,而是一颗灾星!

刚“回归”不久,金融风暴、沙士疫症(SARS)……接踵而来,你说香港能不重伤吗?“老懵董”董建华立刻跳了出来,急着报恩呗。最要命的是他的鸿图大计——八万五建屋计划,每年85,000个公、私营住宅单元,楼市应声下跌,建筑地盘一夜之间关停了100多个,建筑工人马上饭碗不保。

我们做配电工程,是依附着新楼盘生存的,行业一下子进入严冬。幸好在我手上没有立即被叫停的工程,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二妺有次说想不到我偷渡到香港,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共产党。我根本没有兴趣回答她的话并想:北方人说得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儿女读书成绩不能说很突出,女儿升上了一间连她自己也不满意的中学,是一家什么工业中学,再看看吧。

此前她的大表姐用假结婚的桥段移民去了澳洲。转眼女儿九年免费教育结束,要升F4了,灵机一动便和女儿商量。我说下学期便是F4,要交学费的了,有兴趣去外国读书吗?

她答:“好呀!”于是立即行动,结果还是澳洲最便宜。找学校报名,报读当地的英文强化班、申办留学签证。还要回大陆和祖母及外婆等告别,不到一个月全部准备就绪。

就在启德国际机场禁区闸口,我和女儿说:香港已经不是以前的香港,现在有机会外出,能不回来就不要回来了,当然假期回家例外。在外面做好前期准备,细佬会跟着过去!很快!

既然口袋里没有几百万元不能立即移民,那曲线移民应该可行吧?

心里是这样想的,最不济让年轻的下一代先走,剩下二个老鬼就不是最最重要的了!只要下一代能有一个看得见自由的将来,不要做香港人,要做地球人!哪里好去哪里,能做到说走就走,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但是那需要拥有一本好用的护照。

大姐一家三个小孩在新加坡读书,大姐作为陪读与小孩租住在一个房屋里。我可不是这么想的,小朋友年纪太小了,我不认为新加坡是移民的好地方,况且那条件也极苛刻,完成大学课程后必须服二年兵役才能得到永久居留资格,这也太苛刻了吧?陈先生为什么不事前和我了解一下呢?就简单跑了一二次泰国、新加坡就付诸行动了,做事有欠周详啊!

回来后切切实实地和他们夫妇征询相商一通,探讨转换环境,去一个条件较宽松及前途更好的国度,与女儿做伴去,为他日移民作准备。

陈先生欣然同意,那马上开始筹备吧。可是万万想不到,他老人家竟拿不出学费及生活费的保证金凭据,那些过期太久的缴纳关税的凭据不能解决问题,澳洲移民局比你精明太多了。

而我们一时之间也没办法凑出四五十万元现金来冒名顶替,何况还得放在大陆银行不少于六个月,事情就这样黄了!我是不是做错了呢?还是这就是他们的宿命?难道是天意不可违吗?

那年黄历除夕夜,晚饭时确实没有留意,老妈似乎不太对劲,草草吃完团圆饭就悄悄上床去了。不对啊!追问之下说是不舒服,不行!那得马上看医生!

结果出来了:糖尿病!是一种相当麻烦的慢性病!而且在大年除夕夜!我说你们看仔细一些,她年纪大了。

不是好兆头啊!见一天是一天啊!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等她再一次栽在被分为三六九等的魔咒里,痛不欲生地被清算当年的“逃港壮举”之罪时,才可能后知后觉彻底地觉醒
  • 我想那才刚开始,更糟糕的还在后头呢!镰刀斧头是绝不可信的!那是会流血死人的!
  • 这些年好不容易在海外安家乐业,不要再跑到中国淌浑水了,不要指望两头通吃。否则一不小心,你可能会成为牺牲品,被中共抓起来当做人质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几十年努力前功尽弃,还会弄得骨肉分离、家破人亡。
  • 在这个自由世界里仍然不敢表达真正的感受,可想而知他们被洗脑地有多严重多彻底。
  • 那不是在谋杀一个病人,而是在谋杀一个不幸的家庭!什么救死扶危、仁心仁术、医者父母心……,在他们那里统统不适用,他们关心的只是能从你的钱包里榨取多少不义之财。
  • 得非常感谢澳洲政府的补贴,才卖6.50AUD,不然光吃药就可以令人倾家荡产,这是中共无论如何都办不到的。
  • 老妈辞世已二十一年了,我想可能轮回转世了!但愿她能选择一个没有共党邪教的国度。
  • 我强制儿子到这里留学,其后因为学业成绩欠佳,经历多次更改读书模式,如文凭课程、大学基础班等,但效果都强差人意。
  • 这里有真正的民主制度,包容不同的宗教信仰,这里有真正的选举和被选举权,我再也不用刻意填写似是而非的选票。在这里我们可以畅所欲言,诉说你的赞美和唠苏。
  • 派遗中共大陆武装警察乔装混入示威者人群中,带头破坏各种社会设施,为镇压行为升级制造借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