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山中杂想

作者:清流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16
【字号】    
   标签: tags:

草木凋落之时,最是耐人思味。庄稼已经收走,空旷的田野,留下一片落寞。而大田四周以及河畔路边,原来葱茏的绿,也变得黯淡而零乱,在秋霜下显得不堪。这时节,在山里走走,总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和意想不到的收获。

一些树木谢了华装,疏淡却凝重,成熟通透;一些叶子则变黄,或者暗红,夹杂于尚绿的叶子之间,斑斑驳驳,倒也多了些趣味。

不时地,鸟雀欢快的叫声把你的目光引向远处,呵!那一树红红的秋果,一下子就亮了你的眼。鸟雀在枝间跳跃,它们也被这红果迷醉了吧?谁说鸟雀没有情趣?谁又能说树木没有情感呢?那满树醉人的红,浓郁的芬芳时时召唤着所有的生命,包括人。

循着一股甜香,我看到不远处的猕猴桃,正挂满藤间。要食得树上成熟味美的果子,实在难得,这只有在山里才能觅到。三两番秋霜之后,叶子落尽,绿绿的果子,柔软而甜腻,挂在藤蔓上,真的如满树的小猴子,顽皮可爱。头上阳光朗照,一些蜜蜂伏在果子上,“嗡嗡”地闹着,舔舐果糖。空气里弥漫着清新浓郁的甜香,那是秋特有的味道。

这些景象,总能给人以心灵的慰藉与希望,它们没有辜负光阴,也没辜负人的愿望,它们把一切最好的东西都呈现出来,而秋把它们打磨得正恰到好处。现在,谁还会讥笑花儿初时的痴傻执著,笑它异想天开的梦想呢?

生命的奇迹是需要时光来雕琢的,需要等待的,这样想时,颓然的心境瞬时敞亮。枝头的浆果,农家檐前串起的红辣椒,仓中堆放的金黄玉米及长势正盛的秋菜……秋天的美好,只有种田人最最懂得。

当我从山中归来,豁然开朗。生命的成长,只有遵循自然的法则,才最完美。我看到田间及菜园中,那些在采收之时,未曾成熟的菜蔬,和不够饱满的庄稼。它们或许是误了播种的节气,或者没有及时施肥、除草,没有用心去灭虫去害,不够精心,这是生命的遗憾啊——没有把握好自然的规律!

到了秋天,果子就要成熟,就要收获,秋天是富有的,是灿烂的,是醉人的。邪党决然没有想到,在邪恶灭绝性的迫害中,大法弟子没有倒下,依然会收获秋天饱满的籽实。我深知,那是师尊一路慈悲的呵护啊!◇

——转载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各自散发出独特的气味。而那寒冷却怀抱希望的冬,与我最气味相投。
  • 在人多的地方 我像个哑巴 我喜欢与花草说话 说着说着,爱情就凋谢了 说着说着,冰雪就化作了春水
  • 抗战前,我母亲童年时住在南京,她记得那时大多数人家的院子里都有桂花和腊梅,秋冬两季馥香怡人,腊梅扑鼻,桂香薰漫。
  • 时光在秋季里漫延,晴朗的天气仿佛是打开了天窗,天邃远淡蓝,淡淡的思绪让人去遐想天宇,遐想属于自己世界的一抹红阳。
  • 冬,始于一场突来的寒风,却不知要止于何时,停于何处。
  • 不知该称为花中树,还是树中花。玉兰,又曰木兰。花分白红,白是玉兰,红谓辛夷,可入药。
  • 开在寒冬里的花注定有着不凡的风采。 雪花,是开在天空中的奇葩,它以天为幕,以地为台,它的家园在何处?为什么在虚空中绽开?它的到来让大地也陷入沉思…
  • 在一个奇异世界中,没有陆地,只有广阔无垠之大海。而在这个世界之人都生活在一艘艘大船里,有的船为蓝白色,有的船为三色,还有的为花色,相互之间并不近靠,各自航行。
  • 银叶植物, 心叶牛舌草, 咖喱草, 毛剪秋罗, 甘草植物, 紫花野芝麻, 夏雪草
    好像怕大地的光热不够用似的,太阳把白天拉得足够的长。在灼人的气息和葱茏的绿色包围下,万物的生命呈现出波澜壮阔的宏大气势。
  • 蝉,又叫“知了”,北方多地叫它“命命”。我不知道一个昆虫的名字怎么会和认知和命运有了关联。难道它真的富有灵性,了悟生命?还是它的叫声,为它赢得如此高贵的声名?或者人们想赋予它有关生命的内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