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大前 中共加码打压网络言论生存空间

人气 3955

【大纪元2022年10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洪宁采访报导)中共二十大前再次收紧舆论。中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近日宣布,中共开展的打压网络言论专项行动中,12个主流网络平台已对8万余条信息标记了“辟谣标签”,涉及多个领域。多名海内外人士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共在加紧言论审查,对社交媒体的封杀更加严厉。

9月29日,中共网信办称,9月以来,组织微博、抖音、百度、腾讯、快手、小红书、哔哩哔哩、360、知乎、豆瓣、UC浏览器、凤凰网等12家平台,“开展辟谣标签工作”,对8万多条存量“谣言”标记辟谣标签。期间“梳理”存量谣言样本3342个,涉及健康、食品安全等社会民生领域。

中共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在北京召开,在此敏感时期官方加大舆论维稳力度。中央网信办9月2日发通告称,名为“清朗‧打击网络谣言和虚假信息”专项行动,从当天起实施,为期3个月。

“清朗”系列专项行动是中共网络舆论监管部门牵头的互联网整治行动,已开展有多年。中央网信办副主任盛荣华和牛一兵最近分别在发布会上称,在“清朗”系列专项行动下,2019年至今,官方清理“违法和不良”信息200多亿条,账号近14亿个。

旅美前中国人权律师王清鹏10月1日对大纪元表示,她在中国大陆时被中共洗脑,没觉得言论自由被限制,异议的声音中共早已屏蔽掉。自我阉割的思想不知道言论自由的重要性。

2014年她下载了微信,2015年她加了很多各地的公民圈,经常见他们的微信被封,也经常见文章被404,才开始思考言论审查的问题。“有一句话对我启发特别大,‘你觉得你听到了很多声音,其实你只听到了一种声音’。”

她说,“我的第一个微信是2017年6月4日被封的,不知道是因为我在微信上大张旗鼓地收集受难律师爱心款,还是因为六四敏感日被封的。”

“我第二个微信是2019年1月1日因刊登人权律师团新年献词被封的。当时我已经在海外,重新注册了微信,但微信有很多定点屏蔽的限制。我发的很多东西只有海外或者我自己能看到。慢慢地,微信对于我来说就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国内很多人被封号被禁言,被威胁的也有很多。”

王清鹏表示,言论自由是一项基本人权,剥夺人的言论自由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杀人”。

王清鹏目前已身在国外,但她说,不管身在海外哪里,只要你有一丁点影响力,如果要发出和共产党不同的声音没有不被监控威胁的。

她说,中共会给国内的家属施加压力,让国内的家属向她施加压力。因为她在国外发声,她的父母与她断绝过关系,她的丈夫因为他父母被官方骚扰也要与她离婚。“最终我都扛过来了。国内那么多政治犯为了追求民主还在监狱里,我在一个安全的国家,因为中共的威胁连句话都不敢说,我还算个人吗?!”

王清鹏还谈到推倒中共防火墙的重要性。她说,中国人被邪恶的中共用防火墙圈在墙内,这是全世界和中共有交易往来的政客的耻辱。

她表示,中共在国内用各种手段删除、消灭异议的声音,现在国内任何声音都是公民朋友们通过翻墙上到各种国外平台发出来的。防火墙虽然不是枪炮,但它绝对是反人类的。“只要没有了防火墙,各地会有勇敢的公民在平台上聚集力量、互传消息、进行公民演练等。”

王清鹏认为,推倒防火墙的一个可能途径是,如果西方国家和中共做生意,或者让中共加入某些国际组织时,坚决要将去掉防火墙当成一个条件的话,否则就不能和中共做生意,要将中共从国际组织里踢出去。她说,在中国有不少觉醒的人,但苦于没有渠道发声,还有一些不明真相的民众,所以急需推倒防火墙。

浙江一名企业家林先生对大纪元表示,中共二十大前对翻墙的网络封得格外严,以前敏感日子期间也是这样。

他说,他的一个朋友是某国营企业的高管,他也一直在骂中共。因为一些出口类的企业不被允许出去参加国外的展会了,逼得大家只能搞线上谈生意,只能用微信。“这是逼着我们翻墙,但是最近政府对教育行业有一份文件,明令禁止翻墙,谁翻墙或者是用海外的软件跟国外联系,不上报的话,可能要面临严重处理。”

他透露,这是上周官方出来的文件。

林先生表示,线上谈生意,都是地方政府组织的。任何的内容都必须通过地方政府,“我们谈论什么东西,官方的监管部门都知道”。“你跟国外任何公司说什么话,他们都知道。没办法呀,我们只能听从。最近我有几个朋友把大陆的房子全卖了,准备移民了。”

广西的吴先生表示,他有十几个微博账号,共有几十万粉丝,因为发了敏感消息,他的账号全被封了。当前的管控更严,有些抗议封控和其它的敏感信息、视频都发不出去。而发对政府歌功颂德的内容就没问题。

他说,现在这些社交软件都是用手机号实名注册,如果微信号被封掉,就没办法再重新注册新号。微信支付宝里如果还有很多钱,被封是很麻烦的事情。

他表示,现在中共的封锁愈加严厉,敏感词越来越多。“我每天都翻墙看外网,像大纪元。大陆的新闻、电视从来不看。”

新疆的崔丽(化名)表示,她在抖音上发了一个疫情封控的视频,评论的人多了,视频就被系统自动删除了。她还发了新疆王家梁抗议封控的视频,5分钟后就被下架了,警察还给她打电话,警告她不要再发相关的内容。

贵阳的吴美娟(化名)表示,抖音、微信封得特别厉害,过滤的敏感词越来越多。她不敢发太多的内容,在微信上发敏感的视频根本发不出去,有时只能自己看到。◇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中共网络审查大曝光 侵犯网民权利超伊朗
【名家专栏】网络审查剥夺了言论自由权利
当局连白纸都怕?中国民众抗议清零的新符号
中国多地罕见同时爆发抗议活动 被比作六四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北京变鬼城?超人哥一语惊天下
【探索时分】俄军大撤退 中俄粉红如何评价?
【舞蹈三剑客】困难二择一:增高一公分 or 减掉10磅体重?
【神韵原创音乐】长袖仙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