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黄金秋接受外媒采访 好友遭中共约谈

人气 930

【大纪元2022年10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韵采访报导)大陆资深媒体人黄金秋因接受外媒采访,好友遭约谈国保欲从他亲友处搜罗他的所谓“罪证”,对他采取行动。黄金秋呼吁有关部门直接找他面谈。

10月4日,黄金秋告诉大纪元记者,他的前女友突然给他打电话“说前一段时间,她被上海的国安部门约谈,并说国安部门要收集我的犯罪证据,让她做证词、录视频。她吓坏了,把我的微信也删了、拉黑了。”

近几年黄金秋一直在上海开公司,今年上海封城前夕他前往深圳创业,如今到了北京。

他说:“我在北京遇到我的一位老朋友,他跟我说,前一段时间,公安部门找到他,拿着我接受新唐人和大纪元采访的视频,问他们是不是黄金秋。而且在10月1日我公司的一个业务号码突然被工信部断卡。有关部门可能要对我采取行动。”

黄金秋表示:“我这几年创业没有干别的事情。有关部门在摸底调查我,收集我罪证,他们说,我说的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接受新唐人和大纪元采访。那我就想问,《人民日报》、新华网为什么不采访我呢?我说的很多话,你们敢报导吗?

“你们不采访我也不敢报导!所以我的很多见解也只能通过出口转内销,要不老百姓的声音谁能说出去让最高层听到?你们不敢说!但是你们又想方设法去陷害敢说话的人,你们对得起自己的良知吗?”

新唐人是美国最大的中文电视频道,为非营利,成立宗旨为促进中国新闻自由、扭转中共讯息审查和宣传的影响,向中国及世界提供不受中共审查过滤的信息报导,在推进中国民主上扮演重大角色。

《大纪元时报》是总部设在美国的国际多语种报纸和媒体,独立于党派及商业集团之外,该报在35个国家有网站,网路版有21种语言于全球约35国家发行。宗旨为“维护人权普世价值、揭露中国共产党政权极力隐瞒的新闻真相”。

黄金秋:当局还怕一个媒体人受访吗

黄金秋说:“我讲的都是客观事实,没有任何刻意的抹黑和造假,但是有关部门不这么想。我只是遗憾我创业六七年了,当局对我还这么不放心。就算当年说我‘组党’要求民主,也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这么强大的国家政权,又有军队,又有刀把子,又有枪杆子,难道还怕一个媒体人接受采访、说两句很正常的事情吗?”

他表示自己受访“就是希望当局能够听到真正来自民间的一些声音,能够对自己的政策做一些改进。目的是希望老百姓过得好一点,就算你们维稳,至少你们维稳的压力也小一点”。

不过,黄金秋也说,他也不确定是哪个部门的人在搜罗他的“罪证”,“我只是希望有关部门和我见个面,聊一下,能够化解这个误解。作为一个有良知媒体人,看到这个国家的很多政策并不是那么合适,甚至伤害老百姓,所以才去疾呼、反映,希望最高层能够听到一句两句真话。”

“如果这也算是你们认为的什么颠覆政权、危害政权,我就不知道那政权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保护老百姓呢还是说为了迫害老百姓啊?”

最后,黄金秋“希望那些基层的不管是国保还是国安、网监,很多事,你们也要深入思考一下!不要把我们的一些善意的想法和见解理解成恶意的,甚至不惜违背良知去迫害敢说真话的人”。

黄金秋简介

黄金秋1974年出生在山东临沂,18岁开始做记者,20岁出书,先后就读于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作家班、马来西亚中央艺术学院新闻传播系和英国林肯大学电脑咨询专业。

2001年起,黄金秋用“清水君”的笔名在海外发表300余篇文章,其中包括呼吁当局结束一党专制、进行政治改革的文章,并于2003年初成立“中华爱国民主党”。

同年8月,他不顾家人和朋友的劝告,回国推动中国改革,9月被警方逮捕,2004年9月被江苏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在江苏南京市浦口监狱服刑期间,他因申诉和要求人格被尊重而被送到精神病院,后来被送到严管队虐待,造成两条腿韧带损伤创伤性关节炎等后遗症。

出狱后,他被杭州党报旗下的《杭州生活周刊》录用,担任执行主编,并在办报之余进行公益维权活动。后来被国保威胁而离职。之后在上海开公司创业,时常接受海外媒体采访,发表许多独到的建议,希望推动中国社会进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波兰众院委员会主席领军 跨党派议员访台5天
广西南宁市民出行受阻 质问:警号拿出来
全民被禁娱一天 大陆学生:江泽民该上绞刑架
揭中共推“检侨驿站” 向海外输出镇压模式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防疫放松是骗局?秋后算账升级
【思想领袖】基辛:为何允许恶人做坏事(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