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原住民寄宿学校百人坑 无确凿证据破绽多

作者:罗德尼.A.克利夫顿(Rodney A. Clifton)/翻译:李平

图为2021年6月2日,为纪念原住民寄宿学校儿童,加拿大国会山降半旗。(Sean Kilpatrick/加通社)
人气: 1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10月06日】过去两年,媒体不断大量报导加拿大各地要么不断有原住民儿童失踪,要么发现原住民寄宿学校(IRS)无名儿童坟场。

其中,先是媒体称去年5月末在坎卢普斯(Kamloops)原住民寄宿学校发现一个215具原住民儿童尸体的坟场。此后不断冒出报导称哪里又发现这种百人坑,哪里有原住民儿童被杀被偷偷在夜里埋掉,等等。

当时连原住民大法官辛克莱(Murray Sinclair)都对CBC记者称,他认为多达1.5万至2.5万名原住民寄宿学校儿童失踪和可能被杀。当时,《纽约时报》还发表了题为《太可怕:加拿大发现原住民儿童百人坑》等耸人听闻的文章。

奇怪的是,迄今为止不仅没发现确凿证据支持这些说法,也没挖掘出任何尸骸,只有《真相与和解报告》(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Report)报导加拿大骑警(RCMP)调查了多间原住民寄宿学校15起学生死亡案例,认定死因均为事故或疾病。

破绽和漏洞百出

根据骑警调查报告,坎卢普斯坟场也不是首个称加拿大原住民学校有儿童被集体杀害的报告。关于此事最惊悚的证词,是多瑞斯.杨(Doris Young)于2012年6月22日提供给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C)的说法。

委员会报告称,杨曾在曼省Elkhorn Indian School原住民寄宿学校读书,据她回忆,当时听到可怕的尖叫哭喊声,墙上到处都是血,被告知谁要是想逃跑,就面临一样的下场,孩子们成天提心吊胆,不知道下一个轮到谁被杀。

杨的证词中,还伴随着煽情的抽泣和哭声。奇怪的是,杨的这些公开证词,却没像坎卢普斯事件报导后引起舆论愤怒讨伐。

还有多处破绽。一是委员会两名律师利特尔蔡尔德(Wilton Littlechild)酋长和辛克莱两人,都没将杨女证词转交相关机构进行彻查。二是委员会报告提出的94条行动呼吁建议中,没有一条是要求执法机构调查143所原住民寄宿学校操场,找出失踪和被杀孩子尸体。

也就是说,真相和解委员会的委员们和一众媒体们,等了9年直到坎卢普斯事件报导出炉后,才说其它寄宿学校的孩子们也有可能被杀。当然,无论是杨所说的一个孩子被杀,还是坎卢普斯原住民寄宿学校200多名孩子被杀,人们都应该愤怒和悲痛。

更蹊跷的是,加拿大政府一众官员、总理和总督公开讲话,都把这些未经调查证实的说法,当成既定事实,联邦政府大楼甚至还为此降半旗,给原住民部落拨款1.1亿元多用于挖掘尸骸,只是事到如今一具尸体都未曾挖出。

彻查真相 才有真正和解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称有真相才有和解,但最近连续系列报导同样说明,犯罪调查和声明查证过程中,透明和验证等原则同样重要。

原住民孩子们还在上寄宿学校,有孩子被杀肯定要调查弄个水落石出,才是对其他所有孩子负责。像骑警这样的独立机构,既权威又有刑侦手段,应在没有政府或其它利益团体干涉下,对所有这些指证进行彻查。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报告第25条建议,呼吁联邦政府制定书面政策,重申骑警在牵涉政府利益的民事诉讼案件中的犯罪调查独立性。

无论是谁,原住民也好,非原住民也好,虐待或杀害寄宿学校孩子,都应受到法律制裁。同理,无辜的学校员工不应该因此受牵连被千夫所指。但政府和媒体众口一词,搞得好像是所有寄宿学校员工都有罪,参与了杀人与埋尸等各种犯罪勾当。

政府和媒体不追求真相、透明和证据,民主就无从谈起。对于国家和公民来说,应该重塑这些基本价值,否则真正诚实公正的和解永远无法实现。有了和平和公正的和解,国家才有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罗德尼.A.克利夫顿(Rodney A. Clifton)是曼尼托巴大学的名誉教授、“公共政策前沿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他曾在两所寄宿学校生活过,在因纽维克(Inuvik)的斯特林格厅寄宿学校(Stringer Hall)担任高级男生主管。他的最新著作有《真相来自和解:对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评估报告》。

原文Why Is Nothing Being Done About the Claim That Children Were Murdered in Canada’s Residential School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