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斯勒的“美国母亲”

作者:Wei J C
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灰与黑的安排》(Arrangement in Gray and Black)局部,57 X 64cm,布面油画,1871年。(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3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母亲的画像 历久弥新

他的“艺术家母亲的画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妇人侧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国早期文化的一种象征。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1834年─1903年)这幅画构图精妙平衡,色彩简约,有一种清教徒式的严谨与坚毅。母亲的脸部画得很柔和,这也是他的人像画惯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国大萧条期间能抚慰许多人心,因为她的确是一种美好的美国母亲形象,即使创作地点与收藏都不在美国。惠斯勒1903年于伦敦过世。

华尔街崩盘,1929,(Wall Street Crash of 1929)。(公有领域)

美国母亲

美国邮政局于1934年借用了这幅“美国母亲”发行了三分钱的邮票;1938年大萧条近尾声时,宾夕法尼亚州阿什兰镇也依照画中人物建立了一座八英尺高的雕像:《向母亲们致敬》。只是,前阵子美国发生的骚乱中,很多有传统纪念价值的雕像都被毁坏,黑命贵运动者该不会把这座也砸了吧?

美国邮政局于1934年发行的三分钱的邮票,也借用了这幅“美国母亲”的形象。(公有领域)

这个图像一直被用于“家庭价值观”中母性的象征,尤其是在美国,在大萧条期间曾经激励了许多美国人。事实上,作品是在1871年画家旅居伦敦时完成的,后来收藏于巴黎奥塞美术馆(Museum of Orsay)。最初惠斯勒给她命名为“灰与黑的安排”(Arrangement in Gray and Black),显然构思的重点是画面的抽象形式。然而,更吸引观众的是人物本身,于是有了“艺术家的母亲像”(The portrait of artist’s mother)或“美国母亲”(Mother of American)等后人帮她取的名字。

惠斯勒的母亲,安娜‧玛蒂尔达‧惠斯勒(Anna Matilda Whistler),约1850年。(公有领域)

绘画生涯

画家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1834年生于麻萨诸塞州,却与美国本土画家有着完全不同的经历。他没有不辞辛劳地背着画架在大自然中写生并且把美国的壮丽山川介绍到欧洲,而是自幼跟着家人移居到圣彼得堡(Saint Petersburg),当时他的父亲任职俄国的铁路土木工程顾问。惠斯勒便在异乡的帝国艺术学校学习了素描与绘画,并且学了一口流利的法语。然而,十五岁时父亲突然过世,惠斯勒只好与母亲回到麻州,家中生活一度陷入困境。

十九世纪时的美国,有身份地位家庭的孩子不是进神学院学习当牧师就是进军校,从小就爱画画又有点叛逆的惠斯勒显然不适合当牧师,因此选择了西点军校。然而,毕业后服役没多久,对艺术一直无法忘情的他终究还是在强烈的愿望驱使下前往巴黎。

当时的法国印象派方兴未艾,惠斯勒在那里遇到了一些活跃的新派画家们,毕沙罗、莫内、窦加、马内等等,并跟他们有频繁的接触,尤其是与激进的现实社会主义画家库尔贝相交往。他游走于伦敦与巴黎之间,然而,却与巴黎印象派的理念渐行渐远,也拒绝了窦加的印象派联展邀请。其实他的画虽有印象派的烙印,也有浓厚的浪漫派与象征主义的气息,画风和技巧上又似乎受到苏联列宾画派的影响,但他的艺术理念更趋向唯美主义。惠斯勒的画风成了美国精英艺术的一种代表:对欧陆文化有着向往,却走出自己的路。他在巴黎学习了版画,这也成为他后来谋生的一种技能,他有他自己的一套美学。

惠勒斯自画像(Arrangement in Gray: Portrait of the Painter),约1872年。(公有领域)

惠斯勒画了很多关于伦敦的景色,尤其是泰晤士河风光。王尔德(Oscar Wilde)曾说过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在惠斯勒画伦敦雾之前没有人知道伦敦有雾。”(There was no fog in London before Whistler painted it.)可见他十分融入在伦敦的生活。王尔德掲示了艺术家常描绘一般人所没注意到的事物,即使是围绕在我们周遭的环境氛围,例如天气。1871年,惠斯勒的母亲到伦敦来看他,发现他的生活一团糟,照料他之余,还当他的模特儿,这张《母亲的画像》就是在那时期完成的。画家本人非常满意,这是他对母亲的致敬——惠斯勒一生虽桀骜不驯,对母亲却敬重有加。然而没想到的是,这幅作品送到王家艺术学院参展竟然落选,而这个展览对当时所有的画家意义非凡。总之,这幅《母亲的画像》在当时备受讥笑与冷落,原因是惠斯勒的美学理念与当时英国的社会氛围格格不入。惠斯勒不喜欢在画中表现多愁善感与装饰华丽的叙事题材,而这却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主流文化。

宾夕法尼亚州阿什兰镇也参照惠斯勒画中人物建立了一座八英尺高的雕像——“向母亲们致敬”。(AnthraciteCoalRegion/Wikimedia Commons)

十九世纪末印象派开始在艺术领域占主导地位,然而惠斯勒也并未轻易随和。虽然他大半生的创作与生活都在欧陆,但生前的作品很难给予明确定位。惠斯勒的艺术养成是独特的,他有着美国人的自信,欧洲精英式的教养;他同其他欧洲艺术家一样,对收藏东方艺术与手工艺品有着极大的热情,从瓷器到织物,还包括许多日本浮世绘版画。他多才多艺,涉猎广泛,油画、版画、工艺设计、都有他的成绩;由于跨足不同领域,朋友类型也多,有建筑设计、作家、诗人和作曲家。关于他的设计,在华盛顿DC弗里尔-萨克勒美术馆(Freer Sackler)有一间孔雀厅(The Peacock Room)可作为代表,这是他与一位英国建筑师的作品。孔雀厅原址在伦敦,后来被在底特律的一富商买去,最后由弗里尔美术馆购得,重新整理复原后于2017年对外开放展示。关于这个孔雀厅,可以另辟章节介绍。

此外,惠斯勒对音乐与绘画的关系也有极大兴趣,1862年的作品《白色交响曲第一号——白衣女孩(白色少女)》(Symphony in White No.1 -the white girl)可能是第一幅以音乐与色彩作为创作标题的画作。

这些话题留在未来进一步探讨。(待续)

惠斯勒《白色交响曲第一号——白衣少女》(Symphony in White No.1 – the white girl),1862。(Shutterstock)

——转载自《艺谈ARTIUM

(点阅【艺谈】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位处西欧的阿尔罕布拉宫,有着各式拱门、柱子、壁画、几何图形、迷人的花园、彩绘磁砖、拱形天花板、水景和装饰精美的墙壁。这座宫殿优雅而有活力,有着美丽的色调、装饰复杂的墙面以及不同的装饰元素层层交叠。
  • 音乐没有文字,却能传达情感与真理。乐曲《喜剧演员之舞》(Dance of the Comedians)正好是个绝佳例子。它是捷克作曲家贝德里赫‧史麦塔纳(Bedrich Smetana)在1870年创作的歌剧《交易新娘》(或译《被出卖的新嫁娘》,The Bartered Bride)第三幕中的演出曲目。
  • 《园中苦祷》是普桑刚到罗马时所绘,那是在他作为古典主义画家声名鹊起之前。他受到了最出色的前辈艺术家──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和提香等的影响,也从古希腊和罗马艺术中汲取了营养。普桑在画中创造的场景是如此宏伟高眇,观看这幅画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信仰、希望,还有谦卑。
  • 西蒙‧彼得扎诺不但是艺术史学家,更是著名的巴洛克绘画大师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老师。然而,他却只被认定是一位有能力但不出色的艺术家。仔细检视可知,历史上有许多艺术家的贡献着重在奠定基础,而让杰出的后辈得以在日后崭露头角成为大师。彼得扎诺可说是个绝佳例子,他迈出的第一步成就卡拉瓦乔日后的完美。
  • 圣但尼修道院位于巴黎近郊,是法国最早、最古老、也最重要的修道院。圣但尼(St. Denis)是位早期的基督教殉道者,他在修道院附近遇害,于是成为法国的守护圣徒(patron saint of France)。圣但尼修道院与法国王室之间关系紧密。殉道者圣但尼和历届法国国王都安葬于此。
  • 先看伦勃朗的画,从他成名作《解剖课》到最后的《自画像》,从辉煌到没落,四十年来,尽显他一生起伏开阁的苍凉。作为一个生命的记录和观察者,伦勃朗最终了解,艺术家最大的幸福是“体验人生”。再看维米尔,从《代尔夫特小镇》平静的水天之光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唇、眸、耳环上的高度亮点,擅于捕捉光的颜色的光学大师维米尔创造了和伦勃朗迥然不同的光世界,两人相映成趣,留给世人无限美好的忆想。
  • 我们都听过这样一句话:“美与不美,全在观者。”(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不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否有道理?千百年来,关于美是什么、为何重要,以及美的起源,先人圣哲们一直争论不休。
  • 1820年,意大利杰出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完成了一座大理石雕塑作品《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但观者评价两极。雕像采坐姿,尺寸比真人高大,打扮像罗马君主,年约中年;华盛顿态度轻松、充满自信地看着手握牌匾上亲笔写的内容。
  • 瓦津基宫位在占地约180英亩的庄园里,庄园内还有几座新古典主义建筑和广阔的英式花园。来自意大利科莫湖(Lake Como, Italy)的宫廷建筑师多米尼克‧梅里尼(Domenico Merlini)和德国萨克森州德累斯顿(Dresden, Saxony)的约翰‧克里斯蒂安‧卡姆赛泽(Johann Christian Kammsetzer)在兴建宫殿时,参考意大利各时代建筑,灵感包括美第奇别墅(the Villa Medici)的风格主义(或称矫饰主义,Mannerist style) 、卢多维西别墅(the Villa Ludovisi)的巴洛克风格(Baroque style),以及阿尔巴尼别墅(the Villa Albani)的新古典主义风格(Neoclassical style)。
  • 弗立克美术馆起居室的三幅古典人物画作总令我流连忘返,不仅是画的技巧,更因为历史人物的内涵与张力——弗立克将两位英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公案人物,挂在起居室一左一右彼此互望,摩尔线条坚毅严正,克威尔表情隐晦没有生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