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省长上任引入新法 增加房屋供应

反对党:新举措不能确保改善住房可负担性

2022年11月21日,省长尹大卫 (David Eby)宣布引入新法,以增加该省房屋供应。(省府图片)
人气: 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1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杨清清加拿大温哥华报导)为了增加卑诗省房屋供应,卑诗省府正引入《住房供应法》,兴建房屋,同时确保现有空置房屋能用于出租,并移除一些会令年轻家庭难觅居所的规例,如分契式住房中有关年龄及出租限制。

省长尹大卫 (David Eby) 说:“卑诗省的住房危机正在加剧并对省民造成损害,同时阻碍本省的经济发展。作为我上任百日计划的第一步,政府正在采取行动,加紧为省民增加住房供应。我们将会与城镇政府共同制定住房目标,确保兴建人们所需的房屋。

“对于现正在寻找房屋的人来说,我们还有一个好消息——这些新法例一旦通过,我们将可把数千个空置的单位出租。对于那些担心未来的人,我们正在制定新的方式来协调各城镇与省府合作,以加快建造省民所需的家园。”

最新推出《住房供应法》,将赋予政府权力,在高需求并预计人口迅速增长的城市设定住房目标,从而帮助加速房屋发展和增加供应量。新制定的住房目标将有助市府解决建屋方面的障碍,从而更有效地增加房屋供应,包括更新分区条例及简化地区发展审批程序。

去年从亚省迁至卑诗省维多利亚市居住的医护人员 Omama Shoib 说:“尽管我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但仍难以觅得安身之所。我们很需要有更多的住房选择。有些人没有我那么幸运,他们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居所而不得不放弃就业或学习机会。我很高兴看见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来增加房屋供应,让人们不再因为找不到居所而被迫放弃追求自己的理想。”

省府将会密切监察新措施的进展情况,并且继续与市政府合作,帮助解决在推动住房目标时所遇到的任何障碍,并协助处理因配合住房目标而出现的更多社区需要。此外,如果高需求城市在创造条件以兴建所需房屋方面有困难时,该法案附有合规选项 (compliance options) 作为最后方法。

法案一旦获得通过,《住房供应法》(Housing Supply Act) 可望于2023年的年中正式生效。

为推行新法,省府将会继续推动《发展审批程序检讨》工作及加快审批步伐,从而帮助城镇政府加快地区审批流程。

取消部分住户年龄限制

除此之外,省府正在修订《分契物业法》 (Strata Property Act) ,移除分契式房屋中所有出租限制规定。同时,修订案亦会删除住客年龄限制,唯一允许的年龄限制,是透过分契式房屋中的“55岁及以上”规则,来维护及保障长者住房。

目前一些住宅区对住户有19岁以上的年龄限制,这代表组建家庭的人士必须计划在怀孕后立即迁出。在维市拥有一个公寓单位的准妈妈Sarah Arnold说:“当准备组织新家庭时,你会考虑很多事情,这段日子会感到很大压力。而当要迎接一个新生命来临时,你最需要考虑的却可能是另觅新居所。不公平的年龄限制对很多家庭造成损害,我很高兴看见政府采取行动,让一些夫妇毋须因为要组织家庭而离开熟悉的环境,被迫迁至其他地区寻找安居之所。”

取消物业管理出租限制

在我们透过《投机税及空置税》获得数据的地区,有近2,900个空置单位因为分契物业规则所限而无法出租。我们预期在省内其他地区的分契楼宇中,还有更多空置单位。这项修正案使业主能够立即出租这些急需的房屋。我们还预计,如有机会,一些分契物业的业主会选择出租他们单位内的房间。

律政厅长兼专责房屋厅长兰金  (Murray Rankin) 说:“面对目前的房屋市场,我们不会再接受有关阻止育有小孩的家庭入住,或是阻止业主出租个人物业的规定。经过修例后,无论是租屋或是出租个人物业,省民都可享有更多的选择。”

此外,业主立案法团将能够向住宅租务办事处 (Residential Tenancy Branch) 要求驱逐有问题的租户;因房东疏忽或缺席聆讯,租户可追讨全部的相关费用。

一旦获得批准,《分契物业法》修订案将会即时生效。至于如 AirBnB等的同类短租限制规例则会继续生效。

这是省府根据为期10 年、耗资70亿元的《安居在卑诗》 (Homes for BC)

计划的部分工作,也是为省民提供优质住房的举措之一。

卑诗绿党:新举措不能确保增加可负担性

卑诗绿党党领Sonia Furstenau发表声明说,她对新法案未考虑到的一些因素表示担忧。例如,没有提到非市场住房,也没有针对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的保护措施。

我们需要确保投机者和投资者不会从增加的供应中获利。我们必须争取和衡量的结果是为所有省民提供可负担的住房。

我们今天的住房可负担性问题的根源是,住房被视为一种金融资产,而不是一种人权。由于联邦和省政府对非市场住房缺乏投资,这个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我们在城市和社区所需要的是专门为租房者提供的住房,这些住房受到保护,不受市场条件的剥削。增加更多的市场住房可能会改善供应,但它并不能保证可负担性。”◇

责任编辑:李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