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芬奇的返本归真之路 从解剖学到真理的追寻

专访马丁‧克莱顿:谈达‧芬奇对真理和完美的追寻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ERIC BESS撰文/吴约翰编译)
拉菲罗‧摩根(Raffaello Morghen)作品《李奥纳多‧达‧芬奇》,线雕,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Cleveland Museum of Art)。(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9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英国王室收藏信托基金(The Royal Collection Trust)拥有全球数量最多的达‧芬奇画作。近日,我采访了英国温莎堡(Windsor Castle)版画和绘画部门负责人马丁‧克莱顿(Martin Clayton)。克莱顿是著名的达‧芬奇研究专家,他在白金汉宫女王美术馆(the Queen’s Gallery at Buckingham Palace)举办过达‧芬奇画作展。他还写了几本关于达‧芬奇的书,包括《达‧芬奇:解剖学家》(Leonardo da Vinci: Anatomist)、《达芬奇:解构人体》(Leonardo da Vinci: The Mechanics of Man)和《达芬奇:神圣与怪诞》(Leonardo da Vinci: The Divine and Grotesque)。

本文引述我和克莱顿的对话,另外也参考他的著作《达‧芬奇:解构人体》。除非另外说明,所有结论纯属个人意见。

我问克莱顿为何研究李奥纳多‧达‧芬奇(台译李奥纳多·达文西)时,他一边回忆一边笑着说,他对李奥纳多的兴趣其实来自于他的际遇。克莱顿大学刚毕业后,幸运地找到在温莎堡版画与绘图部门的工作。因为每天和李奥纳多的画作相处,自然而然地就爱上它们,尤其是李奥纳多的解剖学研究。

从人体解剖学到神性灵魂

李奥纳多对解剖学的兴趣也是际遇使然。他最感兴趣的是撰写绘画论(treatise on painting),研究解剖学是为了这个目的,后来他对人体奥秘的着迷激发他决心彻底研究解剖学。

对李奥纳多来说,研究解剖学不仅是为了艺术作品准确复制人体的骨骼和肌肉结构;他认为,如果能了解情绪与人类发展之间的相互影响,就能更加理解人类存在的目的。克莱顿在著作《达‧芬奇:解构人体》说:“李奥纳多早期的解剖学研究没有什么特别的聚焦,因为他想解释人体的各个层面,不只是结构解剖学,还有受孕和生长、情绪表达、感官本质等等。”

《达‧芬奇:解构人体》,第131页:肩膀、手臂的肌肉,以及脚部骨骼。钢笔、墨水、黑色粉笔,11 ⅜英寸×7 15/16英寸,王室图书馆。(公有领域)

为了追寻人类存在的真相,李奥纳多从人体外在的生理形式回归到人类的心灵层次。他在研究过肌肉骨骼系统之后,推测如果深入研究神经系统,应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释情绪对人体表情的影响。然而,研究过神经系统后发现,仍不足以证明神经系统是影响人类情绪最主要的原因,李奥纳多知道还有更深层的东西直接负责这部分。

根据克莱顿的说法:
“人体完美的生理结构和机制是李奥纳多研究这个议题的指导原则。尽管李奥纳多从来没有直接援引过上帝……但他却赞扬‘创造人体这部机器的第一位造物主’……并且……他认为某种人体特征可谓‘大师级’。……然而,更常提到的,例如‘自然’……是人体特征的作者,‘你看自然的智慧,它赋予人类的肢体动作都有两个基点。’克莱顿说,‘如果这幅作品的构图在你看来很了不起,与栖身在画中人物的灵魂相比,你应该会认为这构图微不足道。确实,无论那是什么,他都是神圣无比。’”

从李奥纳多的发现中,我们可以推测,人类存在最根本的原因,是造物主将智慧赋予自然和人类神性的灵魂(divine soul)。这一真相揭示也显示造物主、自然和人类神性的灵魂之间是相通的。

因为工作而增加解剖经验

李奥纳多早期研究解剖学时,可供他直接研究的人体资源并不多,当时就连职业工匠都很难进行人体解剖。根据克莱顿的说法,“李奥纳多早期许多解剖学的观察,其实来自整合接收到的常识、动物解剖,或纯粹推测。”

直到1503年,李奥纳多接到委托绘制《安吉亚里战役》(the Battle of Anghiari)(1440年,安吉亚里位于米兰和佛罗伦斯共和国之间)的壁画后,他才获得更多解剖资源而重回解剖学研究,为大规模、多重人物构图做准备。尽管李奥纳多想精准呈现人体结构而专注在实用解剖学上,但不久后他又再次对人类存在的目的感兴趣而开始追寻真相。

“在1507─08年冬天……李奥纳多获准解剖一位长者尸体……大约一年后他说,‘我已经解剖了十多具尸体’。……他还说解剖尸体的数量,从1509年左右的‘十多个’增加到他人生尽头的‘三十多个’。李奥纳多根据人体解剖而绘制大量作品,证实此时他的资源不缺乏,结果,他笔记里几乎每个图画和说明都来自直接的人体研究……”(《达‧芬奇:解构人体》)。

克莱顿表示,尽管李奥纳多深入研究解剖学,但他的作品却抛弃任何解剖学的参考运用。《施洗约翰》(St. John the Baptist)是李奥纳多在1513年至1516年绝佳的创作例证,证明他使用非常少的解剖学知识来表现人体外形。讽刺的是,随着李奥纳多越精通解剖学,他的作品却越少表现这种细节,反而是以一种更普遍、超越感官的做法呈现。

李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作品《施洗约翰》,1513年至1516年创作。油彩、面板,27.1英寸×22.4英寸。罗浮宫(Louvre)。(公有领域)

集艺术家、科学家、哲学家于一身

李奥纳多认为艺术讲求科学根据,解剖图是他试图建构他所获得的知识的方式。李奥纳多的研究不再只是单纯为了绘画,他花更多时间整合他所探寻到关于人类存在的知识。这难道就是李奥纳多花了很长时间却完成相对较少艺术委托的缘故?比起艺术创作,他更热衷追求关于人体和灵魂的知识?

这立刻让我想起启蒙哲学家对知识结构形而上学的探究,他们用理论方法来研究人类如何整合信息。跟单纯的理论研究相反,李奥纳多透过绘画来实践存在主义,尝试揭开人类存在的奥秘。我推测李奥纳多很可能以哲学的方法来看待美学。

马尔西利奥‧费奇诺(Marsilio Ficino)是李奥纳多所处时代领先的哲学家,也是第一位将柏拉图作品从希腊文翻译成拉丁文的学者,让柏拉图的著作广为人知。费奇诺针对(柏拉图的著作)《会饮篇》(Symposium)中提及苏格拉底谈论爱的本质的文章,写了一篇评论,提到苏格拉底重述了哲学家狄奥蒂玛(Diotima)关于爱的论述:爱有六种形式,依序位于由低而高的阶梯面上,代表着爱从肉体升华到精神的层面。他的看法是我们首先和另一位我们认为美的人找到爱(肉体层次),然后在激情平静之后,我们的爱能从整体存在中表露出来。最后,通过进一步修习,我们才能珍爱“美”(精神层次)本身。

同样地,李奥纳多是不是也试图从美的特定体验提升至更普遍、更理想的美?他从解剖尸体结构,溯源到情绪、神经系统、自然,然后是“神性”灵魂,最后是“造物主”。李奥纳多对解剖学知识的追求,是否也跟着他所认定的完美的神性而动?

1490年左右,李奥纳多根据罗马建筑师马尔库斯‧维特鲁威‧波利奥(Marcus Vitruvius Pollio)撰写的建筑专著《建筑十书》(De Architectura)绘制画作《维特鲁威人》(Vitruvian Man),波利奥说:

“就像神殿的各个结构部位应该彼此呼应,同时也要呼应神殿整体。肚脐正好位于人体的正中央,如果人仰卧,手足张开,以肚脐为圆心,画一个圆,刚好会触碰到他的手指和脚趾尖。不仅有一个圆包围人体,它也置身在另一个正方形中。测量从脚到头顶的距离,然后完全张开双臂,我们发现后者的距离与前者相等。此外,两两相互成直角的直线包围人体,形成一个正方形。”

李奥纳多‧达‧芬奇作品《维特鲁威人》(Vitruvian Man),约1492年创作。水墨、纸。学院美术馆(Gallerie dell’Accademia)。(Shutterstock)

李奥纳多根据人体的两种姿势画出圆形和方形:一种是手臂和双腿完全伸展呈火字型,另一种是手臂垂直身体呈十字状。许多艺术家试图以几何圆形和正方形为出发点来描绘理想的人形,但画出的人物不是四肢过于细长就是头太小。李奥纳多并没有想将人体塞进圆形和方形,而是从真实、准确地表现人体出发,依照自然赋予人体的比例得出完美的人形。

李奥纳多不仅以标准几何图形来探究完美人体,牛津世界经典读物(Oxford World Classics)《李奥纳多笔记》(Leonardo da Vinci: Notebooks)中,他还比较了身体内的微观世界和地球的宏观世界:

“如果人体是由土、水、风、火构成,那么地球本身也相似。人体内有骨头支撑肉身为骨架,而地球有石头撑起大地;人体内有血液,且肺在呼吸时扩张收缩,而地球也有海洋,每六小时潮汐涨退,就像地球在呼吸;血液在血管里流动,血管布满人体全身,正如海水之于世界,无数河流分布地球表面。”

李奥纳多致力于融合艺术与科学。克莱顿表示,“关注比例,是李奥纳多早期研究解剖学的主要部分……为了要确定人体理想的比例,李奥纳多的观察变得愈加详细,结果离理想的美的公式似乎越来越远。到了1490年代初期,李奥纳多对人体、人体结构和生命现象等研究逐渐减少。”

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作品《安吉亚里战役副本》,约1603年创作。素描,17.8英寸×25.03英寸,罗浮宫博物馆。(公有区域)

李奥纳多一生致力于追求完美,反而无法臻至完美。我和克莱顿一致认为,不论李奥纳多研究的是科学或艺术的本质,也许他更有兴趣揭开宇宙的奥秘,从这一点上来看,李奥纳多对艺术和科学的追求,其实是自我探寻和发展的过程。

我问克莱顿,他认为李奥纳多会给我们今天探寻生命意义的人什么样的建议。他回答说:“绘画,然后思考,然后再多画一些。”

译者附注:
哲学家狄奥蒂玛(Diotima)关于爱的论述,请参考曾瑞明《关于爱情的自言自语(一)柏拉图谈爱》

作者简介:
埃里克‧贝斯(Eric Bess)是位美国写实艺术家,目前是视觉艺术博士研究所(Institute for Doctoral Studies in the Visual Arts,IDSVA)博士候选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原文:Leonardo’s Movement Backwar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构成一幅画面就像自己去组织一部交响乐队,演奏出谐和又带有变化的曲目。 如何把画面构成的基本原则——秩序、平衡、完整——带进画里,勾勒一座大山, 那就要有大师带路了。
  • 位处西欧的阿尔罕布拉宫,有着各式拱门、柱子、壁画、几何图形、迷人的花园、彩绘磁砖、拱形天花板、水景和装饰精美的墙壁。这座宫殿优雅而有活力,有着美丽的色调、装饰复杂的墙面以及不同的装饰元素层层交叠。
  • 音乐没有文字,却能传达情感与真理。乐曲《喜剧演员之舞》(Dance of the Comedians)正好是个绝佳例子。它是捷克作曲家贝德里赫‧史麦塔纳(Bedrich Smetana)在1870年创作的歌剧《交易新娘》(或译《被出卖的新嫁娘》,The Bartered Bride)第三幕中的演出曲目。
  • 《园中苦祷》是普桑刚到罗马时所绘,那是在他作为古典主义画家声名鹊起之前。他受到了最出色的前辈艺术家──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和提香等的影响,也从古希腊和罗马艺术中汲取了营养。普桑在画中创造的场景是如此宏伟高眇,观看这幅画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信仰、希望,还有谦卑。
  • 西蒙‧彼得扎诺不但是艺术史学家,更是著名的巴洛克绘画大师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老师。然而,他却只被认定是一位有能力但不出色的艺术家。仔细检视可知,历史上有许多艺术家的贡献着重在奠定基础,而让杰出的后辈得以在日后崭露头角成为大师。彼得扎诺可说是个绝佳例子,他迈出的第一步成就卡拉瓦乔日后的完美。
  • 圣但尼修道院位于巴黎近郊,是法国最早、最古老、也最重要的修道院。圣但尼(St. Denis)是位早期的基督教殉道者,他在修道院附近遇害,于是成为法国的守护圣徒(patron saint of France)。圣但尼修道院与法国王室之间关系紧密。殉道者圣但尼和历届法国国王都安葬于此。
  • 先看伦勃朗的画,从他成名作《解剖课》到最后的《自画像》,从辉煌到没落,四十年来,尽显他一生起伏开阁的苍凉。作为一个生命的记录和观察者,伦勃朗最终了解,艺术家最大的幸福是“体验人生”。再看维米尔,从《代尔夫特小镇》平静的水天之光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唇、眸、耳环上的高度亮点,擅于捕捉光的颜色的光学大师维米尔创造了和伦勃朗迥然不同的光世界,两人相映成趣,留给世人无限美好的忆想。
  • 我们都听过这样一句话:“美与不美,全在观者。”(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不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否有道理?千百年来,关于美是什么、为何重要,以及美的起源,先人圣哲们一直争论不休。
  • 1820年,意大利杰出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完成了一座大理石雕塑作品《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但观者评价两极。雕像采坐姿,尺寸比真人高大,打扮像罗马君主,年约中年;华盛顿态度轻松、充满自信地看着手握牌匾上亲笔写的内容。
  • 瓦津基宫位在占地约180英亩的庄园里,庄园内还有几座新古典主义建筑和广阔的英式花园。来自意大利科莫湖(Lake Como, Italy)的宫廷建筑师多米尼克‧梅里尼(Domenico Merlini)和德国萨克森州德累斯顿(Dresden, Saxony)的约翰‧克里斯蒂安‧卡姆赛泽(Johann Christian Kammsetzer)在兴建宫殿时,参考意大利各时代建筑,灵感包括美第奇别墅(the Villa Medici)的风格主义(或称矫饰主义,Mannerist style) 、卢多维西别墅(the Villa Ludovisi)的巴洛克风格(Baroque style),以及阿尔巴尼别墅(the Villa Albani)的新古典主义风格(Neoclassical sty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