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静夜独坐(彩墨)

作者:徐明义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静夜独坐(彩墨)70×70cm。(局部)。(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静夜独坐彩墨

王维诗:“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在隐微的月色里,月儿悄然挂上树梢,大地一片阒寂。诗人独坐在月下小亭内,亭外树影婆娑、藻荇交横,诗人被月光温馨地包裹着、关照着,他是多么的悠闲自得而快乐啊。

自辞官归乡的这些日子来,隐居山林,远避尘嚣,不再过问世事,自由自在,逍遥在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天地里。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静夜独坐彩墨)70×70cm。(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Sitting in the silent night/ink and color painting

Poem of Wang Wei: “Sitting alone in the bamboo forest, playing zither and sky shouting repeatedly, no one knows I am in the deep forest, only moonlight accompanies me and lights up around.”

In the subtle moonlight, moon quietly hung on the treetop, a silent world, poet sat alone in the pavilion, under the moon, outside the pavilion, trees shadow whirling around, seaweed and algae interlaced. The poet was warmly wrapped and taken care by moonlight, he is so leisurely and happy.

These days after resignation return home, lives in seclusion of forest, far from the hubbub, no longer intervened, leisurely and carefree, enjoy himself in a happy, free and unfettered completely own world.@

点阅【徐明义画集】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昌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喜爱美术的徐明义,师范学校毕业服务期满后,在报考大学时,因担心学美术无法过活而填中文系,毕业后教了一辈子国文。尔后,进修考取文大艺术研究所甲组硕士,因缘际会,在退休前转为美术老师。如今,出版个人画集7册、散文集1册;徐明义善彩墨画,用色浓烈瑰丽,允为个人特殊之画风,擅长山水、花鸟;偶亦展布流沙画,以黑沙流淌于纸上而成,为极特殊之画风画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妇和少数上班族,利用空余闲暇时抽空画画,浸润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乐此不疲,经过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将在桃园图书馆平镇分馆 1楼文化馆的“徐明义师生联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诸于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与赞许。
  • 有一次,我去散步时,捡到一块人家丢弃的椭圆形海棉,仔细一看,有很多不规则的小孔洞。嗯,好像可以拿来作画呢。于是就拿回来沾墨沾色试试,画就许多张不同的构图,这是其中之一。(另一张题为樱花季,于专辑P. 66)
  • 画画绝不能受“规范”限制,这点和书法有很大的不同。有一个写书法的人每次联展都写一张很大的草书“畅怀”,写来写去,永远都在畅怀。但画画的人如果展相同或类似的作品,马上有人会指责他:“毫无创意”。
  • 以前读朱光潜先生写的“文艺心理学”,里面谈到农渔人在田里海上辛勤工作,劳累危险,可是画画的人往往把他们画得很美,充满了诗情画意,说在浓雾中看帆船真的好美啊,殊不知捕鱼的渔夫在浓雾中航行是多么的提心吊胆,还深怕会触礁呢……
  • 看画题就知道,有闲适宁静的心境,才能画出一张淡泊致远的作品。 闲听溪声静看山——多么悠然高雅闲静的生活啊,令人向往。
  • 一九九八年冬天,邀同事经龙潭到杨梅,沿路边玩边写生。途经杨梅镇附近的某一个小村落,不期然看到对面那座小丘陵上有整齐排列的茶园以及山后的一批高楼大厦,栉比而立,恍如海市蜃楼,美得令人惊羡。(当时的写生稿放在《徐明义画集四》P.74页,可与此图相参。)
  • 这幅画全以毛巾沾墨拍打而成。我们先把毛巾弄湿再沾上墨汁,在纸上轻轻拍打,时浓时淡,时聚时散,轻盈地拍出一幅构图。等水墨全干了再层层上色。
  • 很简单的一张画。 这幅画其实谈不上构图,我只想表达一个意念——新意。
  • 长久以来,只要有空,我就提笔研墨,在纸上涂一涂、抹一抹,每天摸它一下。久而久之,画画就变成一种“癖好”,想改都改不掉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