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采风】日本的12月为何叫“师走月”?

作者:脩实
一进入12月,日本整个社会即刻改变节奏。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7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一进入12月,日本整个社会即刻改变节奏,高速运转,好像飞快行驶的列车。表现最明确的是商家——各大百货商店及大型超市等,都纷纷摆出应景的圣诞树,陈列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应时商品,连播放的音乐都焕然一新。这一切,都是在提醒顾客:一年一度的岁末已经到来!

一入十二月,日本各大百货商店及大型超市等,都纷纷摆出应景的圣诞树。 (Pixabay)

被时节与年末气氛催促,街上的行人也都加快了脚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他们脸上,似乎少了些往日的疲倦与黯然,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喜悦与期待。

师走”之月

12月有很多别称雅号,如“暮岁”、“晚冬”、“岁极月”、“春待月”、“梅初月”、“腊月”、“师走”等。这些称谓,原本指黄历12月,在明治维新之后,都习惯地将其切换到西历12月。在诸多12月的雅称中,“师走”(Shiwasu)较具普遍性,在传媒中也被普遍使用。如,“适逢师走之际,诸事繁忙。”“为迎接新年,师走之际的街道市场,一派繁荣景象。”等等。

“师走”一词似乎很早就有,但其来源不甚明了。关于该词的成因,有多种说法,其中,如下的说法较具代表性:进入12月,和尚受邀为人诵经,四处奔走,忙得不亦乐乎。过去,因为和尚在信仰层面引领人们,因此也被视为“师”,日语叫“师匠”(Shishō)。平安时代(794~1185年)末年问世的《色叶字类抄》中就解释道:12月是为师的僧人为诵经忙得东奔西走之月。但其原型为“师驰”,而“师走”该是后来依据其意改换的借用字。在日语中,“驰”和“走”,都是跑的意思。

在日本,一进入12月,可谓人人忙,家家忙。几乎每家都要订购、邮寄赠送亲朋好友的“岁暮礼物”;此外,还要买新年挂历,准备贺年卡等。到了下旬,各地都有以销售年货为主的“岁末市场”,人们在采购年货的喜悦中,将迎来冬至(22日)、上天王诞辰(23日)、圣诞节(25日)。此后所期待的,就是年夜饭、红白歌比赛、除旧迎新的钟声、参拜寺庙神社了。

日本新年参庙迎新人潮。 (Pixabay)

本月,重要的文化活动还有:“映画日”(电影日,1日),民俗庙会“秩父夜祭”(2~3日,埼玉县秩父市,日本国家民俗文化遗产),民俗庙会“春日若宫祭”(15~18日,奈良)等等。此外,从13日开始,正式进入年末时节,家庭及各单位都开始整理内务,扫除集尘,干干净净地迎接新年。

在日本,年末给亲朋好友赠送礼品不宜太晚,一般在20日之前送到。而过了26日,送的礼品封条上就不能写“御岁暮”(岁末谢礼),要改为“贺新年”了。

“事始”与“事纳”

年终岁尾,上至政府官厅,下至家庭小作坊,除了大扫除、开忘年会之外,都要举行结束本年工作的简单仪式,叫“仕事纳め”(Shigoto osame)。“仕事”是工作,“纳め”则是结束之意,意味着通过此仪式结束本年的一切工作。

江户时代(1603~1847年),官府将结束一年的工作叫“御用纳め”(Goyōosame),因此,即便是当今,国家、地方等国家公务机关依然沿用此说法,把本年最后一天的工作称为“御用纳め”,并举行“御用纳め”仪式。而民间则为“仕事纳め”。依照法律规定,政府官厅过年的假期从今年12月29日至来年1月3日,民间也多以此为准。

此外,在民间还有一种结束本年工作的风习。在传统文化中,将掌管年的神称之为“年神”,为了迎接年神,其准备工作要从12月8日开始,这叫“事始め”(Kotohajime),即迎接年神的开始日。此活动一直持续到2月8日,而这天叫“事纳め”(Kotoosame),即结束过年期间的一切神事。

上述时间,是从迎接年神角度而言,而从人世层面上讲,则正相反:把2月8日称为“事始め”,将12月8日称为“事纳め”。无论是神事还是人事,都是起于8日,止于8日,因此将二者又合称为“事八日”(Koto yō ka)。在此期间,依照信仰与民俗,不同行业都要举行不同的祭祀活动。例如,昔日,从事裁缝行业或是做针线活的女子,都要进行“针供养”,即在“事八日”的某一天,将用过的弯针、断针等旧针插在豆腐、年糕等食品上,送到神社、寺庙中祭奠后,投入河水中,以此祈求裁缝事业繁荣昌盛。

12月7日为大雪,22日是冬至,宣告冬日正式登场。日语民谚中,有句话叫“山眠”,即群山冬日入眠。这一说法,形象地描绘了日本12月的自然风貌。然而,虽然寒冷日渐严酷,但还是可以看到绽放的水仙、南天竹、山茶。在天气预报及市井聊天中,人们也不时会听到“冬日小阳春”之类的时令话语,令人身心感受到一丝暖意。

时至岁尾,来往书信的开头问候语,也都应时变换,如:“岁晩之际”、“年末岁尾”、“迎来忙碌的年末”等,颇具时节感。当然,信尾自然也加上了类似“师走之际、望多多保重。”之类的叮嘱,还有“祝迎来一个美好的新年!”之类的祝福。

十二月的气氛:祝迎来一个美好的新年! (Pixabay)

日月如梭,过客匆匆。日本的“师走”固然是个忙月,更是个辞别旧日,期盼迎来幸福一年的月份。昔日,和尚为了人们能迎来一个美好未来,东奔西走,四处诵经;人们适值年末岁尾,也都期待借此赶走晦气,时来运转。——虽然,现实往往不会如人们所期待的那样如约而至,但是到了一年的期待之际,人们还都是要期待的。@*#

─点阅【东瀛采风】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立春意味着天地春来!在二十四节气中立春是一年开始的标志。一年之计在于春!立春是“养生”的重要季节!立春来了,身心快速从冬天苏醒,怎样养出好元气呢?我们从古老的中华文化中来探索养生的智慧。
  • 古人认为,在节气、季节尤其是新年更替之际容易产生阴气邪鬼,因此要举行仪式,除邪驱鬼。所以,即便今日,每逢立春节分,人们依然要吃一种叫作“惠方卷”的寿司、抛撒炒熟的黄豆等来免灾、驱邪。撒豆习俗,也是从中国传来的。
  • “守二川,排八阵,七擒六出,五丈原点四十九盏明灯,祇为一身受三顾。”这上联中含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等字,叙述谁的一生?这上联只是半对联,还等待后人作下联,这是中华文化明珠——对联的风采与趣味的掠影,对联的丰富内涵等待后人的我们继续挖掘。
  • 回顾一下中国的音乐史,可以明显看到古代乐人的地位并不是一开始就低贱的,从最初的贵族专有的高雅技艺,逐渐逐渐下滑,演变成了低人一等的职业。但是正是这些乐工家庭们和世代相传的乐户制度,让雅乐、燕乐、和俗乐在朝代的更替之间得以保留和传承。而且在中国古代,其实不只是乐户,很多行业的手艺都是靠家庭来延续的,这是他们在文化和艺术方面传承的独有方式。
  • 2022年是什么年?跨过年槛,2023迎向什么年?看天象,历史正处于剧变的转捩点,几幅漫画,画出百姓的心声。
  • 一起来看特色纷呈的新年风俗集锦,迎接美好的新年。展望世界各国,地不分中外,都有迎接新年的特色风俗,也都有驱邪迎福的愿景。汲取古老的善良传统精神,跨越2023年善恶交战的挑战。
  • 除夕辞岁,对成长中的晚辈来说,“压岁钱”可能是梦寐以求的。不过,家家户户的长辈都是期待家中小辈能长成芝兰玉树,怎么年年要给他们“压岁”钱呢?又怎么“压岁”呢?
  • 冬渐尽,春将到。前几日,翻阅到一首大家再也熟悉不过的《诗经‧桃夭》。读着读着,总觉得,这个世界能够“桃夭”的春意真的即将来临。同时,联想到一个与此谐音的成语:“逃之夭夭”。自从庚子年的大疫情至今,即将来临的癸卯年,世间有多少人还在历劫,有多少人还在避劫?思罢,心中豁然醒悟,在人世间这个“冬渐尽、春将到”的时代,我们能够逃去避难的地方,或许就是“家”了。
  • 正月过后,天增岁月人增寿,年神了愿返天庭。在日本,人们将门松等正月饰物烧掉,恭送年神,还要把供奉的年糕撤下“开镜”。至此,正月相关祭祀礼仪正式结束,人们的生活恢复正常。但是,正月里红火的传统纸牌游戏“百人一首”,却不会就此止步,还要继续玩下去,
  • 怎么准备一桌吉祥的年菜料理?一道道年菜富含哪些吉祥好兆头?华人吃“年夜饭”,日本吃“御节料理”,有哪些共通的吉兆象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