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防共谍 台反情报系统立大功

人气 2804

【大纪元2022年12月02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五(12月2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主持人)。

今日焦点:现役军官叛变,台反情报系统隐秘立大功;共谍案瞄准两类人!黄、金作饵,多层面作业!认清中共、信任同袍!谨记3大御敌关键。

间,是中共与生俱来的基因。从苏共扶植的一个东方小支部,摇身变成控制中国的独裁大党,再发展成一股搅乱全球的暗黑势力,中共的渗透、离间手段,起了关键作用。

近年来,中共对外渗透的丑闻不断被曝光,受害国可以说遍布全球。其中,台湾是主要受害者。11月22日,台湾当局以贪污等罪,起诉陆军步兵训练指挥部作战研究发展室上校主任向德恩,原因是他遭前中视记者邵维强策反,成为中共间谍。

向德恩从2019年起,每月收贿新台币4万元,总计56万元,并以“老张”为代号协助邵维强刺探军情。更引舆论哗然的是,他甚至签署对中共的投降书,承诺“会在自己工作岗位上尽力为祖国为组织效力,早日完成和平统一的使命”,并穿军装与投降书合影。

这样的案件,对台湾造成怎样的影响?台湾的反共谍工作,做足了吗?另外,中共渗透的惯用手段有哪些?什么人是它的重点目标?

关于这些话题,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战略所所长苏紫云,来做深度解析。

【共谍案冲击台湾 民主体制将修补漏洞】

扶摇:苏紫云老师,首先请您先谈谈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苏紫云:我的观察这当然是让人很遗憾,不过我想民主国家这一种军事间谍还蛮常见的。不要先说台湾,就是在美国,去年也抓到一个海军的工程师,然后他把核潜舰的资料出售给俄国。在意大利也有个海军上校背叛国家,把军事机密出售给俄国。所以我想这个是民主国家的挑战。

那第二个就是说,台湾的将官其实大概有三四千人现役的,那这些少数的害群之马,未来就是要从法律面去强化防制。所以我对于台湾的军队还是有信心。

第三个是一个很重要,就是最近我们看到一个中国大陆流出来的影片。就是在重庆有一个市民,他高喊着“  不自由毋宁死”。我想这一部分对于台湾不管是公务人员或者是国民来讲,都应该要理解:自由的价值是不能被买卖的。我想这一点是最重要的。那也就是相对于中国大陆的民众在哭喊着自由,但是台湾人人可以投票,在中国大陆是人人要做核酸。这种差距就凸显出两岸之间一个本质上的不同。

所以我有信心是在于说,台湾已经七次总统民选了,随着这种民主的深化,以后这个心防的部分会变成一个最强韧的区块,也就是防治中共这种渗透最重要的力量。那现在这个过渡时期,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未来这种现象会越来越少。

扶摇:嗯。那您觉得现在这个个案发生了,会对台湾社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苏紫云: 有,其实就像一个公民社会一样,现在并不是在检讨所有的军人,而是在检讨我们的制度。就像刚才讲的,美国已经是老牌民主国家,但是还是有间谍,特别是在最近这5年之间,美国扫荡很多所谓中国的“千人计划”,从学界还有从科技界都捞到不少的中共间谍。

所以我想,这个对台湾的冲击是有,但是民主社会最重要就是它会自我修复,而且要补上漏洞。所以台湾目前立法机构也在讨论,就是说要修订这个国安法,还有相关的军事审判的体系是不是要恢复。

事实上,这就是川普(特朗普)前总统所说的,中共总是用民主破坏民主,总是用自由贸易去破坏自由贸易。所以,台湾居于民主的改革,过去就是把这个军事审判给废除,那现在就是讨论说要不要予以恢复。

再来就是在这个个案里面,目前检察官是用所谓的贪污罪去起诉这个上校军官,那也引起很多讨论。

也就是说,依照台湾的刑法,其实有外患罪,在137条。那这个外患罪是不是可以用来起诉这个军官?或者是说,即使现在没有军事审判法,但是陆海空军刑法还是存在。那这位军官是现役军人,其实他是可以适用的。所以这部分就是法律的适用问题。

在现在的情况之下,也许检察官有他的专业考量。就是说,为了方便法院可以相对容易给他定罪,所以用贪污来起诉。但是这个的确是比较让外界觉得,可能是不是隔了一个起诉的法条。这一点也会予以后续的修正。

扶摇:是,我们看高雄地检署是对向德恩求刑12年。苏老师从您的角度来看,这样一个刑期合适吗?

苏紫云:我的观察是,这样的一个徒刑当然是不足以弥补他所犯下的过错。那相对的就是在台湾的刑事诉讼法体系里面,如果法庭认为检察官所提出的这一个起诉案,还有说我建议的这个罪行,跟那个他的徒刑不足以来裁处这个当事人的时候,法官或者是法庭有权力重新调查。

也就是说,他认为这个检察官的量刑跟他所定的这个起诉罪名不合宜的话,法庭有权力重新来做这个调查。这就是我们刚才讲的,司法程序的一个正义。

第二个就是依照其它国家的相关案例来看,比如刚才举的美国的海军工程师的这个间谍案,他被量刑就是超过21年,而且是连他老婆一起被逮捕,因为他们夫妇就是共同串谋,把这个机密卖给国外的间谍。

所以台湾的这个案件,我想后续的处理,在量刑还有他的罪名上面,未来会有一个更合宜的处置案。

其实如同观众所说的,早前,就是前两三年,台湾破获了中共的间谍,他是一个退役的军官。结果法院判他的罪行大概就在4年左右,而且他还可以继续领退休俸,当时也是引起社会的轩然大波。

所以,在这种法体系有破洞的情况之下,快速地修补了这些法律上的一个不足之处。所以当时造成一个法律的修正效果就是,如果这些退职的公务人员或军职人员,他在领有退俸的情况之下,而且犯了这种叛国罪的话,那他的退休金就会全部被取消。

那这一点也是从美国的精神参考过来的。美国退役的军事人员,他如果说犯了刑法,或者是叛国罪,那么可能就会被美国的军事法庭裁以停止他的退休俸,或者是减俸,甚至是降级的处分。

因为美国的军官,他退役之后,还是有一些备役与serve的一个年限,那如果犯了这些罪的话,甚至可以把他预备役的官阶予以降低。这在美国近年、十年内也有很多的案例。

譬如说美国国防部有退役的中将,那他可能就是被查获,在退役之前有滥用公款的情况。他出差去刷了国防部给的这个business card,就是出差卡,结果被发现他连老婆的这个费用也算进去了。所以退役之后,他还是被军事法庭裁以就是说,从中将降阶为少将,退休俸也就予以裁减了。

所以,我想这个就是民主国家精神,这个法律的徒刑要符合比例原则跟它的程序正义。这一点台湾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抓到现役军官叛变反情报系统立功】

扶摇:嗯。这次媒体报导还比较关注的一个点是一张照片,就是向德恩被策反后,写了一份投降书,而且穿着军服、拿着投降书拍照留证。

苏紫云:我的观察是,对于国军来讲,国军感到痛苦的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背弃职守的一个同袍?

但是我想就是说,会起而效尤的人基本上是不会出现的。因为,就是我们刚才讲,第一个是民主的深化,第二个是法律上的补强。

所以,我想这个个案是一个不幸事件。但是现在我个人的研究是认为,这最重要是法律体系的补强,legal system。像我们刚才举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去年破获了这个美国海军的间谍,他叫做托比,那总共被法院判刑大概将近21年,也就是以叛国罪来论处。

所以我想,任何民主国家基于政府跟人民的互信,如果说民众有这种叛国行为,或政府官员有这种叛国行为,那当然就会用刑法来予比较重的苛责。

事实上,美国国务院之前也有驻上海的外交官,也被中共发展为间谍。中共就是以珠宝,还有就是其它物资来收买他,最后也是被破获。

所以我想民主国家一个很重要的防御机制,就是反情报单位。这个部分就是用来防止敌对势力的渗透,这一点就是体制上的一个设计了。

扶摇:对,您提到了反情报单位啊。媒体报导说,策反向德恩的是之前中视的记者邵维强。那在邵维强的笔记本中就发现,他试图接触过台湾多名高阶军官,想把他们也发展成为共谍的信息。台湾法务部调查局证实了这件事,但表示绝大部分军官都拒绝了邵维强的利诱,而且配合调查局侦办进行调查。

苏紫云: 事实上,为什么会抓到这个现役军人他的叛国的行为,意思就是说,在邵维强接触的这一些潜在的发展对象,有人就是觉得不对,所以进行举报。所以这一个部分,也就是台湾的反情报系统正在发挥作用。

事实上,在情报的世界里面很重要一个是“情报的艺术”,也就是你有时候可能知道某些可能是间谍,但是会故意放着他,来一网打尽后面所有的情报网。

所以这个情报的作业部分,我想就不是我们用一般的那种理解的做法,而是可能会比较像是一个间接的手段去进行。

所以在台湾,其实以往破获了很多共谍案,有一些现役军官没有被发展成功,当他发现他退役的同僚或学长或学弟来接触他的时候,他发现不对劲,他就会向反情报单位举报。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反情报系统我觉得是很关键的一个要素。毕竟依照中华民国宪政精神,任何政府机关基于民主宪政的原则、跟宪政主义的原理,都有保护这个政府的义务,那包括境外的这种敌对势力对政府的渗透,都是需要予以反制的。

【中共发展谍网手段:以“黄、金”为饵 瞄准两类人】

扶摇:嗯。那苏老师,您觉得在台湾,哪些人是中共策反的重点对象?中共一般以哪些手段作为诱饵,骗他们上钩?

苏紫云:我们可以先看,就是说已经公开了几个案件。譬如说早前台湾一位通信电子的少将,是一个将军,他在泰国被中共发展成间谍。

它(中共)所使用的手段就是我们通常说,情报界叫做“黄金”,一个就是美色、黄色,就是美色、美人计;另外一个就是金钱。

当时这位少将就是被金钱所诱惑。在目前看到的案例里面,大部分……应该说100%都是基于物质上的诱惑,而去协助中共发展谍报组织。

第二种就是中共这种间谍网的发展。有一种是利用这些在大陆经商的退役人士,或者是民众。可能中共就说给他一些特许,就是批文,他们称为红头文件。用这个诱惑他,说可能在特定的市场,比如说他们不同的省市,可以享有一些经商上的特权。但是要求他相对的回报,就是说得去发展一些组织。

那第三种是广义的公务员。台湾的案例,以往也有抓到过,就是在国会的助理,他在出境的时候……因为我们也有反情报的一个做法,就发现他可能会挟带一些国会的机密资料出去,那就当场把他截获。

这部分其实大家去Google一下就可以知道了,他的名字我觉得还是就不提。他的特征就是说,因为他是国会助理,所以他在所谓的台湾外交国防委员会,非常类似美国众议院的外交委员会或情报委员会。

他可能会有一些政府提交的预算报告,那里面有些是机密的,就是列为机密会议所使用的资料,他可能是用手抄的。然后在跟立法委员就是国会议员讨论的时候,他得知了一些资讯,然后就变成说他去牟利的一个筹码,大致上是这样一个状况。

不管是退役的人士或现役的人士,或者是广义的公务员,他们被截获之后,发现都是基于物质上的诱惑。所以这部分就跟美国,还有意大利,还有就是比利时目前所抓到俄国间谍一样,对民主国家来讲,比较不会是说对于共产主义或极权的这种认同,而是基于物质上的一个诱惑,这就是一个人心的破口。

中共渗透这些不同的组织,通常是藉由间接的手段。譬如说一样是利用人脉,这类国会助理的同学啦,或者是说亲朋好友在中共那里有经商的,那可能就会请他说,请你帮帮忙,就是说他们好奇想了解一些事情,来降低当事人的戒心。

或者是像美国FBI在去年所拍摄的一个宣传短片。FBI利用一个美国真实案件拍的,也就是美国海军的退役人员。他是一个很棒的声学的工程师,他退役之后在LinkedIn或是相关的美国这种人脉网站,贴了自己的一个专长,他要找新的工作嘛。

中共利用一个海外的公司,就说他们想做一个海洋环保工程,那海洋环保工程看起来像是无伤,所以他就邀请这位美国退休的军官工程师去开会。那间接地间接地就捞出了他们所想要的资料,每次的报酬加上到上海的机票,总共加起来不过是6000美元,就这样被卖了。他在返回美国机场之后,立刻被FBI逮捕。这个影片在YouTube上面也非常有名。

所以,中共它的方法第一个就是利用人脉;第二个找到目标之后,就利用黄金就是美色,或者是说金钱来渗透;那第三个可能就是透过学术包装,降低当事人的戒心。然后往往就是用很低的代价,来获取他的情报,这对于当事人来讲是非常得不偿失的。

所以除了法律体系的补强之外,相关像FBI这种就是,一种实例上的一个case的宣导,我觉得也是会产生吓阻的效果。毕竟有些人只是警觉性不够,可是会对国家还有自己以前的单位造成重大的危害。《新闻大家谈

【中共谍报作业:多层面下手 多方式齐攻】

扶摇:是。您提到中共通常是利用金钱、美色这些人心的破口,然后藉由间接的手段骗目标上当。而民主国家也可以通过加强立法、反情报系统,以及宣传吓阻等方式进行防范。

您刚才举例“间接手段”时说,中共会利用人脉,像是通过家人、朋友的关系来接近目标。那说明中共已经掌握了这个人周边的信息了啊。据您的了解,中共对于台湾的渗透现在到什么程度?然后它除了通过人力获得情报,还有其它的渗透手段吗?

苏紫云:基本上我们料敌从宽,也就是说,中共他们情报有个特色,就是它做的人物志非常细,这一点是跟其它情报单位是比较不同的。那第二个就是,毕竟台湾两岸之间多数都是同文同种,所以很多文化是相通的。所以当他开始建立这种接触的时候,他会画一个人际关系图,有点像在做这个电脑的资讯渗透的时候,我们常讲它是叫一个社交工程,在情报的做法上面也是类似。

其实讲轻松一点,非常类似那种电话诈骗的行为。在做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它就是利用人性的贪或者是惧怕的弱点,来取得合作。所以这衍生出另外一种就是威胁了。

除了刚才讲的利诱之外,也有实际的案例,就是有一些公务员去中国大陆旅行观光的时候,就被刻意栽赃。就是说他去逛商场的时候,就在他包包里面塞个东西,然后就说:哎,你偷东西。就可能要在中国大陆服刑等等。(以此)让他畏惧,逼迫他要做一些情报活动。这些都是实际上在台湾有发现的一些案例。

那这一种威胁跟利诱,就是中共用来发展情报的一个手法。

事实上同样的,如果先不看台湾的这一块区块,就如同澳洲政府所说的,就是中共在澳洲利用孔子学院发展它的谍报组织,然后渗透澳洲的政界,就是提供政治献金等等。

所以,这都是中共广义的一个情报手段,就是从政策面去影响对手;然后从这种细节面去捞取各种不同的细部情报;然后再从电脑渗透去窃取一些高科技的情报等等;还有包括早前被川普总统制裁的华为,就是手机的基地台也是它情报的一环。

因为如果说用中共这种刻意低价的产品,那么往往得到就不是money back,不像你在电视广告上面看的会回本,而是他奉送back door,是一个后门。那在这种情况下,中共随时可以得知当地国政要手机号码的时候,它就可以发一个指令给基地台,只要是这个号码打出去或收到了这个讯息,或者传送数据,那么就回传到特定的、在中国境内的IP。

这不是我们自己想像的一个未来科技,而是在包括巴基斯坦国会也发现,他们国会的相关摄入系统,有中共的渗透。然后在非洲也发现中兴跟华为提供了基地台,会有这一种电子间谍的后门。

所以对于这种国家来讲的话,人力情报只是它整个谍报作业其中一种而已了。

【台湾抵御关键:监督透明、信任同袍、认清中共 】

扶摇:是,所以这种全面铺开的渗透,真的需要让更多人意识到。

现在有一种说法,就是中共的渗透如果到一定程度,它可能从内部瓦解台湾,而不是以武力的方式。一种很坏的情景是:中共一宣战,台湾军政界马上有人配合,举白旗投降,说我们不抵抗,自愿和大陆统一。这样一来,国际社会想帮都帮不上。您觉得会有这种可能性吗?

苏紫云:绝对有。事实上,这个从春秋战国的时候就有了,当时有很多这个,各国往往会贿赂其它国家的大臣,变成一个高级间谍。所以一样的,我们料敌从宽就是说可能会有这种渗透。

不过我想有信心的是在于说,民主国家它一切就是透明的,有媒体监督,也有国会监督。所以在最坏的极端状况,如果说中国(中共)对台湾说要动武的时候,那这些间谍可能就会开始发挥作用,可是很快会被其它力量给平衡掉。

那么总统或者是相关单位可以下令,对这个人解职,所以就可以防止中共自己想像的可能所有的这个举白旗投降。我想这种情况就是不太可能出现,因为这就是民主最重要的价值。

我们互相信任,可是当发现有这种癌细胞的时候,就是像一个身体一样,自然会有免疫细胞出来做平衡。所以我想基于对人性还有民主的这种信任,就是我们要提防,但是不用草木皆兵,这才是最重要的。我们生而为人,并不是活在共产党老大哥的世界里面,把所有人都当成是敌人或间谍,而是我们信任的伙伴。

但是我们会有防卫,这才是一个民主国家该有的高度,跟作为人的一个国度所会有的一个机制。这一点我想从美国可以学到很多,美国之所以强大,不在于它的船坚炮利,而在它的trust(信任)。你看美国美金钞票上面不要看它的数字,你要看,就是说它永远会有个trust,就是对上帝的信任等等,这才是美国强大的主因。

包括美国军队,他们永远会讲不离不弃,就是同袍遭到困难的时候,他们会尽可能的予以救援,相互保护,这一点才是美军强大的原因,也才是美国之所以会成为地球上目前最强大的一个国家的原因。

尽管中共它目前的GDP在今年应该会到达20兆美金,美国是25兆。也就是中国的经济实力已经变成美国的80%。它有两个意义,第一个是政治学上面会说这是八零法则,也就是当一个国家,它自觉实力到达超强的八成的时候,它就想取而代之。第二个就是说,中共这个经济荣景,很可能就变成是泡沫化了。

所以不要说美国的科技战跟这个贸易战,光看中共的人口结构,就是在近年之内,它的人口红利结束了。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它现在面对内外一个情势的交迫,所以它对于自由世界的威胁,我想会越来越变小。因为民主国家觉醒,我想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扶摇:是,近年来民主国家对中共的认识越来越清醒了。那您觉得除了这种觉醒和对同袍必要的信任,台湾政府在反共谍方面的工作做足够了吗?

苏紫云:目前还不够,诚实讲。因为台湾还是个年轻的民主国家,从解严到现在也还不过30年。所以有时候的确会比较⋯⋯就是说理想性的诚意会比较高一点,对于民主跟国家安全之间的那个甜蜜点,我不要说平衡点,我想讲的是甜密点,可能还需要加把劲。

但是我们正在加快速度。譬如说,在言论自由跟国家安全之间,很简单的一个,你讲了freedom of speech(言论自由)或者是freedom of press(新闻自由),其实这个在政治哲学已经讨论两百多年。最简单的就像是卢梭这一位政治哲学家所说的:人没有在戏院高喊失火的自由。这个就很巧妙点出,言论自由跟安全之间的平衡点了,或者说甜蜜点。

你在戏院喊失火,那可能会造成踩踏,就跟韩国的梨泰院一样。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台湾在法律的拿捏上面,还有制度的设计上面,还有很多可以更精致的。

只是说台湾一向都很幸运。就是说欧洲、欧盟这5年来,走过这样的一个困境,就是面对这种disinformation(虚假信息)跟fake news这种错假新闻的挑衅,从俄国来的。就像中国(中共)对台湾的这种认知作战的影响跟渗透。欧盟他们出台了一系列的这个法案,就是要社群媒体担负第一线平台的言论平衡。这种仇恨言论或者是明显错误的言论,可能社群媒体就要去做一个处理。所以台湾可以学习欧盟这些老牌民主国家的做法。

那台湾比乌克兰幸运,就是乌克兰跟俄国是一个地面作战(ground battle),俄军走路就过去了,那中共要打台湾还要两栖登陆。所以我想台湾会把握这一种机会之窗,让台湾变成一个海上以色列,也会变成华人国家的一个自由灯塔,我想这一点很重要的。

【民主台湾具备活力 中共政权难以为继】

扶摇:嗯,是。我也想从另一个角度问一下,您会不会担心发生另一种情景,就是台湾如果防范共谍用力过猛,重新回到类似白色恐怖时期的状态?

苏紫云:我想这个就绝对不会了。因为台湾走过那个白色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是说,可能蒋介石先生在中国大陆就是败绩,所以他又走到另外一个极端去了。

所以台湾现在民主化,我觉得民主真的是一个好东西,它永远会不断地调整、修复。所以在面对中共的这种渗透威胁跟人权之间的保障,我想就像刚才说的,台湾很快就可以重新调整步骤,找到这一个平衡点,兼顾个人的人身自由,还有国家的生存。毕竟这个国家的生存就是为了保障自由、保障人民。所以人民在这个国家的信任之下,才可以让这个民主制度变成良性的循环。

所以,我是不担心白色恐怖,或者是以往的麦卡锡主义那种现象,毕竟民主制度它的这种自我修复的能力。

就像现在在美国,美国走过2020年总统大选的分裂,可是这一次期中选举可以看得到,民众并没有说产生很高的分裂。就是所谓的众议院是共和党赢了,可是参议院是民主党赢了。所以我想民主可爱的地方就在这里,它像是一个水,有时候会有巨浪,可是很快它就又平息,这跟威权主义国家就完全不同了。

从历史上来讲,纳粹也是不可一世,可是很快就消解了;苏联也是很强大,可是在一夕之间就倒塌了。所以,我想中共它这一种极端的做法,它可以撑多久我并不看好,时间永远会站在民主跟自由这一边,并不是说文青式的这种语言,而是这是人性。

所以从中国大陆现在这种封控的状况来看,各个省市都出现跟警察的抗争。还有包括在郑州,竟然会有民工大规模地跟公安产生冲突,而且很有秩序的。大家都知道,这些民工是河南省政府招来的,就是一些退役军人,所以他们跟武警打架,当然算是技高一筹喽。那这些都是对共产党来讲,我想都是一个警钟。

如果说讲一个比较俏皮的就是说,中共的这个体制在国外有人称为虫族,就像那个电影一样,就是虫族的头像就是习近平,所以一旦这个头不见了,那可能就变成一盘散沙。我觉得用这个来形容共产党,就是虽然有点幽默,但倒是还蛮贴切实际的。

毕竟中国共产党从江泽民、胡锦涛的这种集体的威权寡头政治,到现在变成一人的独裁。所以我觉得共产帝国基本上不会太久的,中国人民有权利享受基本的民主跟自由。生而为人,就跟重庆的这位大哥讲的,“不自由毋宁死”。他讲了不是一个教科书上的说法,那是作为一个人类该有的态度,我想这一点对于所有的中国大陆的民众来讲,会是一个很重要的。

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马斯克单挑极左 美众院剑指中共
【新闻大家谈】千万摄像头下 中国少年失踪疑云
【新闻大家谈】上海现坦克人 抗议潮席卷中国
【新闻大家谈】新疆火灾头七 中共为江发丧
最热视频
【全球新闻】习密集处分2300人 恐慌气氛弥漫
【晚间新闻】土耳其地震 中国综艺节目男星遭活埋
【时事金扫描】美击落气球 联想台海空战秘闻
【环球直击】美国务院:北京确切知道气球情况
【新闻大家谈】拜登国情咨文释何重大信号
【中国禁闻】中共活摘器官浮台面 学生成新受害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