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江出殡仪式大变 高官百态透露了啥?

人气 36348

【大纪元2022年12月06日讯】12月5日,中共忽然打破了几天前的公告,为江泽民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还搞了两次。一个半月前曾坐在二十大主席台第一排的人,再次少见地亮相,中共现任和前任高官们形态各异,包括习近平试图与江绵恒拥抱的尴尬,多少透露了他们的真实内心。二十大后,中共内部的“妥协”和“斗争”还在继续。

“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的公告作废

11月30日,中共公布了江的死讯,同时也公布了治丧委员会名单,习近平是唯一的主任委员,委员包括了现任和前任官员超过200人。排在前面的是十九届政治局常委,但把李强提到汪洋之后、赵乐际之前,然后是二十届政治局常委、委员;之后是胡锦涛和退休的前任政治局常委,当中以江、曾派人物居多,他们基本上也是中共二十大坐在主席台第一排的人。

同日,治丧委员会公告(第1号)发布,称在香港中联办、澳门中联办、驻外使领馆设灵堂,接待吊唁;但“不邀请”外国人士来华参加悼念活动。

这样的安排,比前段时间英国女王和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葬礼差多了。

12月1日,治丧委员会公告(第2号)发布,称12月6日举行追悼大会,现场直播,要认真组织收听收看;同时称,“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这两则公告在新华社等党媒的网站首页置顶挂了三天,12月5日忽然撤下;当天,中共打破了自己的公告,为江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而且在医院和八宝山墓地搞了两次。短短数日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丧事背后的权斗

最初公告“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应该主要是习阵营为了进一步降低葬礼的规格。习是治丧委员会唯一的主任委员,这很可能是他最后决定的。习阵营故意压低江,可以显示二十大后又一次的内斗重大胜利,还等于宣布江、曾派正式消亡了。

江的家属主动保持低调的可能性不大。据传闻,江11月13日就已经脑死亡,曾庆红等很快拿出了评价极其高调的悼词。曾庆红一伙当然要与江的儿子江绵恒等互相利用。

江家为了防止被整肃,应该希望尽量高调,中共对江的评价越高,丧葬规格越高,江家相对越安全。

曾庆红一伙为了保住仅剩的影响力,也希望拔高对江的评价,对一些敏感事件再度定性,防止今后翻盘。江派的退休高官们应该也想故意造一下声势,显示江、曾派还在,并没有溃散,仍有实力与习阵营周旋,试图为剩下的小喽罗们打气。

然而,中共对江的评价并不高,虽有虚名,但业绩的描述相当平庸,还有意无意地透露江的汉奸出身,强调了江在“六四”期间投机上位。江、曾派残酷迫害法轮功,希望习继续背锅,但评价里偏偏一字未提。

习阵营决定“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把江的出殡规格压低,应该也想借机打击江、曾派,不排除把防疫作为借口。但几天后,葬礼形式忽然逆转,很可能江家和曾庆红一伙强烈反弹,但到底用什么手段迫使习阵营妥协,目前难以确认。对外散布习的负面言论,估计是曾庆红一伙威胁要干的事,他们实际已经对外散布捧江的种种说法了,故意与现任高层不同调。

11月30日,江的尸身从上海运到北京,习阵营大概不希望在上海出现大规模为江送葬的活动。然而,当天上海官员已经先在上海华东医院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央视有视频报导;只是众人对着江的尸身鞠躬,没有绕一圈。习近平领着在京的政治局委员等高官到机场迎接,党媒当时含糊地称,治丧委员会办公室成员和江的亲属护送遗体前往停灵处。

若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江的尸身应该直接送到八宝山墓地火化,但江家应该不愿意;从停灵处到墓地自然要安排送葬仪式。从11月30日至12月5日出殡,当中如何“斗争”、最终“妥协”的过程恐怕不一般,毕竟中共把自己的公告推翻了。

2022年12月1日,一人正扛着花走进香港中联办。中共的公告称,香港中联办和驻外使领馆接待对江泽民的吊唁;但“不邀请”外国人士来华,也“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习近平拥抱江绵恒的尴尬

12月5日,新华社报导,习近平等一众现任、退休高官抵达解放军总医院。众人先向江的尸身鞠躬,然后绕行一圈,再对家属表示慰问。报导避免提及“遗体告别仪式”的字眼,但实际却发生了。

习近平走在最前面,绕行时似有意停顿,随后他对江的遗孀、坐着轮椅的王冶坪点头致意,但没有上前握手。习近平与江的长子江绵恒握手时,似故意停留交谈,又靠近拥抱。江绵恒应该没有想到习近平有拥抱的举动,肢体语言相当僵硬,甚至有意抗拒,但被习近平用手硬扳之下,勉强贴近,随后又挣脱式地分离。他们瞬间地突然近距离接触,显得比较尴尬,多少透露了江绵恒对习近平的真实态度。

胡锦涛紧随习近平,他主动靠近王冶坪,先举手弯腰致意,之后上前轻轻握手,与习近平的反差较大。胡锦涛与江绵恒等只是握手,没有拥抱的动作。

全场参加仪式的人,基本上都穿着长短大衣的外套,应该没有打算长时间停留,唯有胡锦涛穿着西服套装,显得比较突出。他和习近平站在中间位置,似乎回到了二十大上被请出会场前的状态,精神还更好些;旁边虽然有人搀扶,但胡锦涛看起来并不需要,特别是与王冶坪握手的瞬间,动作显得流畅、自然。

在场的人基本都戴着口罩,包括习近平,但王冶坪坐在轮椅上,没有戴口罩,似乎拥有了习近平等高官开会时的特殊待遇。

江派官员恋恋不舍

习近平和胡锦涛之后,李克强、栗战书、汪洋、李强等没有特别的举动,基本走一下过场。赵乐际一直被认为是江、曾派的人,但也没有任何特殊举动。王沪宁倒是故意靠近王冶坪,还弯腰鞠躬,令人感到要报答知遇之恩的架势。特殊场合之下,或许多少透露了他真实的内心。

韩正绕行过程中,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江的尸身,比前后的其他人都更认真、更发自内心,丝毫没有目光游移。韩正还故意放慢脚步,几次似乎要停留,令后面的蔡奇和丁薛祥都不得不放慢脚步。韩正走到王冶坪面前,认认真真地鞠了一躬,表现得最为恭敬,与后面的蔡奇、丁薛祥、李希、王岐山对比鲜明,他们只是象征性地走了一下过场。

现任高官之后,李瑞环、温家宝也属于走过场。随后的贾庆林比较特殊,故意在江的尸身旁停留,后面的张德江没留意,几乎要挨上他。贾庆林在福建任职时,曾深涉远华走私大案,但江出面保住了他。第一涉案人赖昌星被通风报信,及时逃到加拿大避难,胡锦涛执政时,赖昌星才被引渡回国。贾庆林因而对江死心塌地,他对江的留恋心情,真实地流露了出来。

贾庆林后面的张德江、俞正声、李岚清没有特殊举动。曾庆红走路有些一瘸一拐,令人感到江死后,他可能真的成了蹩脚鸭,但习阵营恐怕还不得不提防他的阴险。中共忽然又举行了江的“遗体告别仪式”,背后很可能就是曾庆红在搞事。

曾庆红之后,吴官正、李长春、贺国强、刘云山、张高丽都没有特殊举动,党媒视频没有显示退休高官慰问江家属的镜头。朱镕基、吴邦国、宋平、罗干似乎没有出现。新华社的文字报导中仅专门提到胡锦涛,其他退休高官一个未提,应该有意为之。

只有现任高官前往墓地

医院的告别仪式结束后,灵车驶出医院时,一些医院工作人员穿白大褂排列在两侧,但所有人似乎都只是完成任务,个个面无表情,没人拿着鲜花,也没人招手示意。

在八宝山墓地门口附近,大批警察、军人在场;还有一些身着清一色黑衣、统一戴同样白花的人分列在街道两侧,以年轻人居多,只有少量中年人,基本没有老人。他们大多数应该对20年前江执政的时期比较陌生,这些人也没人手捧鲜花,没人招手示意送别,大概没有什么感觉,同样只是完成安排的任务而已,有些人的眼神和举止,似乎更多显露出好奇。

党媒报导,在八宝山墓地的送别厅内,习近平与众人又绕了江的尸身一圈,等于搞了两次送别仪式。这一次,习近平与江绵恒握手时,没有拥抱的举动,但江绵恒似乎有了心理准备,身体明显前倾、靠向习近平,却被习近平双手相握顶住了,习近平很快结束了握手,江绵恒的身体突出,似悬在半空,再次尴尬。

党媒称,在墓地送别的除了习近平等现任官员,还有江的生前好友,但视频中没有看到一个退休高官,包括胡锦涛和江派退休高官,他们应该没有被允许前往墓地。习阵营在送别仪式上“妥协”,但也继续在“斗争”。

江死了,习江斗似乎应该完结,但实际上两派的争斗还在继续,江送别仪式的突然变动,像是两派“斗争”新形式的序曲。

二十大上,习阵营与江、曾派妥协,搞掉了团派,如今是否有些后悔呢?当时,众人应该已经知道江的死亡只是何时宣布的问题。江死了,但江、曾派并未被根除,他们坏事做绝,既怕被清算,也不肯轻易退场。“习近平下台”的口号是否与他们有关,他们是否在借机搅局,恐怕是习阵营不得不担心的事。

当然,把江派退休高官一窝端并非难事,只要习近平宣布停止迫害法轮功,并追究责任,江派官员一个也跑不掉,就看敢不敢这样做了。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联想和TikTok 中共对美发动网络战
财新11月中国服务业PMI降至46.7 续创新低
纽约华人放鞭炮  庆祝人间除去首恶江泽民
盛雪:对江泽民的罪恶 世界的认识远远不够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中央和地方抢钱 官员将加入讨薪
【秦鹏观察】任泽平炮轰司马南 突然偃旗息鼓
【中国禁闻】监狱大量人员死亡 南京统筹处理遗体
【晚间新闻】卫健委吹哨人:北京20万遗体待火化
【有冇搞错】从瘟疫化石谈官员躺平
【时事军事】西方与俄罗斯 历史性坦克对决似已就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