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喜的故事和背后的惊人秘密

一百个中国家庭的故事

人气 3030

【大纪元2022年02月13日讯】2016年4月30日下午三点左右,黑龙江牡丹江第一殡仪馆内,几十名特警、武警、公安围在解剖室外。孩子在哭,家属在哀求,有的警察在一旁偷偷地笑。

16岁的女孩高美心和她的家人是从家乡穆棱坐了2个小时的车到这里的。混乱的场面中,高美心机智地躲过警察,快速地冲进解剖室,推开门的那一刻,这个16岁的女孩再一次崩溃了。她看见解剖台上的人,已经被剖开,从脖子到腹部身体鲜红而扭曲的敞开着。“不能动!”高美心撕心裂肺的喊声把正在解剖的人吓得不知所措,四五双拿着柳叶刀的手同时停了下来,惊愣地看着高美心。而解剖台上身体被剖开的人,正是高美心的父亲高一喜

高一喜家住牡丹江市穆棱市,曾经当过酒店的经理,烧得一手好菜,做的美食让女儿高美心回味悠长;高一喜天生一副好嗓子,爱唱歌,性格开朗大方。他的好厨艺来自他的父亲,正直善良的性格也源自于父母的言传身教。

高一喜的父亲,曾在穆棱林业局汽车队食堂当厨师,为人非常仁义、厚道,从来不多言、不多语。当地谁家结婚,都请他去炒菜。他家还种小葱出售,当地一家开饭店的来买小葱,五毛钱一捆的东西,欠了三年共一百八十元的帐,高一喜的父亲也从不开口要账,饭店的人来了,他还照样给人家拔葱。高一喜的兄弟姐妹们一辈子也没听父亲说过谁不好。

高一喜的母亲也很善良,自己非常节俭,但如果来个逃荒要饭的,她却又给吃、又给喝的,还给人家缝补衣裳。有一次,他们家攒了一年的布票,刚给老大做了件新衣服,赶上来了个逃荒的,高一喜的母亲就把衣服给人家穿上了。高一喜就是在这样一个家庭中长大的,父母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却有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1997年,高一喜的大姐在北京打工,因患胃癌走投无路,后来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神奇的是,大姐的身体很快就康复了,还吐出一个肉瘤来。看到发生在女儿身上的奇迹,高一喜的父母也相继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困扰高一喜母亲多年的胃病、神经衰弱,老花眼,以及舌癌都不治自愈了。

高一喜在2012年患上了青光眼,视力仅剩零点一二,几乎失明,到北京同仁医院也没治好。他想起了母亲的眼病就是在炼法轮功后康复的,于是也开始走入了大法修炼。令他惊喜的是,很快他的双眼就恢复了正常视力。高一喜从大法中更是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对家人关爱有加。一家人其乐融融,都很感恩法轮大法。

就这样善良的一家人,仅仅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就遭到了中共的反复绑架和迫害。2014年6月4日,高一喜被牡丹江公安国保大队无故抓走,期间被强行抽血化验。高一喜绝食反迫害十五天,被家人取保回家。高一喜以为没事了,可牡丹江公安内部一位善良人却禁不住担心地偷偷告诉高一喜说:“你赶快走!走得越远越好,他们公安已经瞄准你了。”

公安瞄准了高一喜的什么呢?

两年后,也就是2016年4月19号,高一喜夫妇半夜在家,遭到了牡丹江公安国保的再次绑架,仅仅十天后,4月30日,家属被国保的人告知,高一喜已经“猝死”。当天下午,数十名特警、武警、公安和“610”人员聚集在殡仪馆,不顾家属的强烈反对、哭求,强行解剖了高一喜的遗体,并取走了所有器官。

从高一喜在4月19号从家中被绑架,到4月30号死亡,这短短的十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在国保宣布高一喜所谓“猝死”的前一天,也就是4月29号上午,高一喜16岁的女儿高美心,陪同近九十岁的奶奶,一起到了立新警务大队找到刑侦队副队长于洋。祖孙俩苦苦哀求于洋让她们见高一喜一面,但是于洋等人就是不同意。其实,祖孙俩不知道的是,那个时候高一喜已经被转移走了。

当天中午,祖孙二人来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意外得知高一喜被送到了牡丹江公安医院,祖孙俩边打听、边赶往公安医院。下午一点到晚上九点,祖孙俩在公安医院病房门外又是苦苦地哀求,想要见高一喜一面,可看守的警察就是不让见,蛮横地驱赶她们,并恐吓说不离开就报110抓人,还要家属拿出五千元医药费。高一喜的老母亲多日来担惊受怕、时刻惦念小儿子的安危,终于支撑不住瘫倒在地,警察却无动于衷。有好心人看着这一老一小可怜,给拿来一些吃的。

当天晚上,牡丹江公安医院来了很多人,有高一喜女儿的班主任老师、公安片警、社区人员、高一喜妻子的单位同事,牡丹江市的警察,软硬兼施地将这俩人骗回了穆棱。

第二天,也就是4月30日上午,年轻健壮的高一喜被牡丹江公安医院宣布“猝死”。

当时,高一喜的妻子因为炼法轮功,被关押在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中午时,她被国保警察带到了公安医院。在医院的走廊里,昏暗的灯光下,她见到了别离仅仅十天的丈夫高一喜。高一喜身上盖着一床被子,掀开被子一看,人已经四肢僵硬,但是左眼微睁,右眼半睁着。看到丈夫死不瞑目的情景,高一喜的妻子边哭边用手去合丈夫的双眼,可是合了半天却怎么也合不上……

仅被允许看了十多分钟,高一喜的妻子就被隔离到一边,被带往第一殡仪馆,在去的路上,先锋公安分局副局长殷宪峰边开车边对高一喜的妻子说:要好好配合,配合做好“这件事”。

到底是什么事要高一喜的妻子好好配合呢?

而另一边,穆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崔兴国等人,马不停蹄地到处寻找高一喜的哥哥,将他连拉带拽、连哄带骗地拉上车,带往了牡丹江第一殡仪馆。一下车,高一喜的哥哥就被多名便衣围在中间,有人开始对着他录影。看到这么多人围上来,高一喜的哥哥惊恐地、大声地问:“你们这是干什么?”见没人回答他,就往外走,结果左右都有人拦着不让他走,急得他在多个警察围成的圈里转圈走,当时高一喜的哥哥还以为自己被黑社会绑架了呢。

这时,国保的人过来对他说:“你弟弟高一喜在看守所绝食,送到公安医院抢救,今早五点死了。”突闻噩耗,高一喜的哥哥无法接受,情绪激动地质问:“你们抓走时人好好的,怎么突然死了呢?你们是不是对他用刑,把他折磨死的?”“你们没一个好东西,把我骗到这里,这是什么地方?”牡丹江公安局先锋分局副局长殷宪峰回答说:“你看一看你弟弟的遗体,看完了就解剖。”

高一喜的哥哥坚决不同意解剖弟弟的遗体,拿起手机就给家人打电话。高一喜的女儿高美心接到伯父的电话,得知爸爸的死讯后说:“不可能,肯定没事。我刚从牡丹江回来。”后来在伯父那确认了噩耗,并听说他们要马上解剖遗体。16岁的女孩急切地告诉伯父:“看住,不能让他们动,不能解剖。”

下午三点左右,高一喜的女儿从家乡穆棱,赶到了牡丹江第一殡仪馆。在殡仪馆孩子见到了伯父和被关押中的母亲,全家人再次共同表示,不同意解剖高一喜的遗体。但是公安警察骗他们说:这是法律规定,你们同不同意没什么用,必须得解剖!

当高一喜的女儿到解剖室看到父亲的遗体时,发现高一喜双拳紧握,身体显现出怪异的姿势:左右小臂都是弯曲着,而且是抬起来离开身体的;后背并没有贴到床板上,是悬空着的;腹部特别的瘪,两腿是绷直的,双眼没有合上。高一喜的女儿撕心裂肺地哭叫着:“爸爸你醒一醒,我是你姑娘,爸你听见了吗?”刚叫了两声,在身边的警察们就使劲把她拖了出去。

无论高一喜的女儿怎么哀求,他们都非要解剖遗体。孩子一急之下,扑通一声跪下,哭着求不要解剖,站在一旁的立新警务室刑侦队副队长于洋,和国保警察李学军竟然还在一旁偷偷地笑。而那边解剖刀已经划开了高一喜的遗体。于是就出现了开始的一幕,当孩子闯进解剖室想要继续商谈不要解剖父亲的遗体时,发现父亲高一喜已经被从脖子往下到肚子都剖开了。

为什么这群人那么急着要开膛破肚取走高一喜的器官呢,是什么原因不能延迟解剖呢?延迟了又会怎么样呢?这样处心积虑地摘走器官到底做何用途?

更诡异的是,解剖还没有完,操刀的大夫就中途离开了。而这时,有目击者看到,同一时间,有四辆警车从殡仪馆疯了似的疾驰着开出去,速度快得吓人。警车的玻璃是黑色的,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不由得令人怀疑,是不是他们已经带着高一喜的器官去赶时间了?

晚上七点多,高一喜的遗体被解剖完毕,大脑、小脑、心脏、左右肺、肝脏、胆、脾脏和左右肾全部被摘走了,只留下一具空壳。高一喜残留的遗体被缝合后移到殡仪馆的美容室。这时,发生了令人奇怪的事,高一喜的遗体在接受化妆时,竟然有大量鲜血流了出来,用了两条毛巾,血仍然渗到枕头上,血量之大让家属震惊不已!按照公安的说法,高一喜在凌晨五点死亡,到晚上七点多解剖结束,十四个多小时之后怎么会流出那么多的鲜血呢?

高一喜的哥哥又说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情况,他在下午去解剖室看高一喜的遗体时,看到弟弟的眼睛没有合上,就用手慢慢地抚上弟弟的眼睛,这时他惊奇地发现高一喜的眼角处有泪痕,而且是刚刚被人擦过留下的湿乎乎的痕迹。那个时候与公安宣布的死亡时间凌晨五点已经过去将近半天的时间了,令人怀疑死人怎么会流出眼泪?如果是死亡前流的泪,这么长时间泪水早也应该蒸发了。如果是当场流的泪,那是不是说明高一喜在当天下午解剖的时候其实还活着呢?

为了找到真相,高一喜的家人找到牡丹江公安医院的主治医师张丹询问情况,张丹却非常紧张地说:“你不要问我,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有目击者证实,高一喜被送往牡丹江公安医院时,是自己走入监区病房的,神志清楚,不是被抢救抬进去的。入院各项医检结果表明,高一喜身体健康。为什么不到两天却突然“猝死”了呢?

这不得不令人怀疑,是不是高一喜早在2014年被验血后,已经成为待用的器官供体,所以这次是在按需杀人?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在给牡丹江市“610”科长朱家滨做电话调查时,朱家滨亲口说出是他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并称将高一喜的器官给“卖了”,这样“来钱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在网上公布了这个电话的录音:

追查人员:朱家滨哪,你——
朱家滨:——卖了。
追查人员:啊?
朱家滨:我卖了、卖了,我卖了。
追查人员:卖了就可以啦?你就说得这么轻巧啊?那高一喜要是你的亲兄弟你也这样说话吗?朱家滨哪——
朱家滨:(杂音)不是人那玩意儿……就摘了,就卖了呗。
追查人员:我跟你说,朱家滨哪,你啊,是610的头目,这国际网站写得很清楚。你这610就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设立的一个非法组织。你们这个部门就是违法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你知道吗? (朱家滨:不知道。)你们参与活摘高一喜器官,你还这样说话,你良心没有啦?你良心何在啊?
朱家滨:有啊。
追查人员:啊?你迫害好人,你把人家器官卖了,你还是人不是人哪?
朱家滨:……扑通扑通跳呢。
追查人员:你还有没有人性哪?你们这样的人,你还这样说话?你们家的亲朋好友知道你这样讲吗?
朱家滨:你要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把你活摘了。
追查人员:你要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你知道这个道理不?
朱家滨:不知道。我就知道摘了把他卖钱,这是我的道理。
追查人员:我跟你说啊,你这样这钱你好花吗?啊?你们家的人这样让人活摘给卖了,你——
朱家滨:不是,我刚才跟你说了,你现在要有胆量站到我面前,我一样把你活摘了。
追查人员:你……我跟你说啊——
朱家滨:老子外号叫屠夫,你知道吗?我觉得挺好的,那就给秃噜秃噜就像那宰猪的,过了天把毛剃了,把那个肚子挖开,就杀,杀了就卖,多好,来钱多快啊。

从高一喜的遗体被强行解剖过程中的重重疑点,到牡丹江市610头目朱家滨亲口承认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可以看出,高一喜被中共杀害活摘的黑幕几乎是昭然若揭了。而高一喜一家的遭遇,还只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案例中的冰山一角。

2019年6月17日,独立人民法庭在英国伦敦举行终审判决,判定中共政府对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进行了大规模的器官摘取,无可置疑地犯有危害人类罪以及酷刑罪。法庭认定,中共治下的政府是一个犯罪政权。这项判决将适用于世界各国和各地区政府,在追究大陆参与强摘良心犯器官,使用活体器官库进行器官移植的组织或个人罪行的时候,世界各国和各地区政府,和国际法庭都可以直接采纳独立人民法庭的判决,无需再做调查取证。包括路透社、英国《每日邮报》、美国《新闻周刊》、《福布斯》等在内的世界二十多家大媒体对此进行了报导。

当历史翻过这一页的时候,中共必将受到不亚于纳粹大审判那样的国际审判。每一个参与者都将面临人间法律和道德法庭的终极审判。

文章来源:明慧广播:一百个中国家庭的故事——高一喜故事背后的惊人秘密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一百个中国家庭故事——如果这一切不曾发生
【快讯】新唐人声乐大赛复赛 11人进决赛
伊恩飓风侵袭佛州和南卡 至少30人遇难
圣地亚哥汽油价四日涨半美元 冲破纪录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强调“斗争”军方两大诡异
【秦鹏直播】普京吞乌东 北京诡异做出这举动
【财商天下】美元强势“任他强” 人民币能挺得住?
【探索时分】收复伊久姆 乌克兰如何反击俄军?
【横河观点】习密集露面造势 普京批准四州入俄
【方菲访谈】韩秀:走进艺术巨匠的人生(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