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家云集 谈自然免疫和接种疫苗免疫(下)

——参议员约翰逊举办第三次COVID病毒和疫苗座谈会(四)

【大纪元2022年03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梅综合编译)(前文)从2020年12月14日到2022年2月11日,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通过“疫苗事件报告系统”(VAERS)共收到111万9,063份中共病毒(COVID-19)不良事件报告,其中有23,990例相关死亡,以及19万2,517例严重伤害。

排除VAERS系统中提交的“外国报告”,同期间,美国共报告76万102起不良事件,包括10,909人死亡和79,111人重伤。

一年来,随着人们大规模地接种疫苗,死亡和严重伤害事件每个月都在增加。但CDC和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表示,这些都是民间报告,没有对这些事件进行过调查。

疫苗不良事件报告

参议员罗纳德‧约翰逊(Ronald Johnson)表示,在13个月内超过22,000例涉COVID-19(中共病毒)疫苗的相关死亡事件中,尽管没有官方调查,但30%发生在接种疫苗后的第1—2天;因此FDA应该向人们发出警报。

约翰逊总结了最近26年来药物致死的情况来对比COVID-19疫苗的伤害情况。其中,使用伊维菌素,平均每年有15例相关死亡;使用羟氯喹,平均每年69例相关死亡;使用流感疫苗,平均每年77例相关死亡;使用地塞米松,平均每年618例相关死亡(在总共15,910例当中);使用泰诺,平均每年1,024例相关死亡(在总共26,356例当中);使用新药瑞德西韦,平均每年921例相关死亡(在总共1,612例当中);而接种COVID疫苗,平均每年20,175例相关死亡。

在美国历史上十大疫苗事件中,1955年的卡特疫苗(含有活的小儿麻痹症病毒)导致大约4万人感染了“未预料”的脊髓灰质炎,并伴有发烧、咽喉痛、头痛、呕吐和肌肉疼痛,有51人瘫痪,5人死亡。即使同一家庭的两个孩子同时接种该疫苗,也出现一个孩子无不良反应,另一个则死亡的例子。在该疫苗推出前一年,研究机构曾对该疫苗进行180多万名儿童的大规模试验,42万名儿童接种了疫苗,20万接种了安慰剂,120万人什么也没有接种。

相比而言,COVID疫苗只进行了几个月的研究和几千人的试验,却一直被快速推广。美国现在有超过2.02亿人完全接种了两剂疫苗,占总人口的61.1%;全球疫苗接种人数超过4.26亿人,占54.4%。

犹他州的布赖恩‧德雷森(Brianne Dressen)在2020年11月参加了阿斯利康疫苗临床试验,接种第一剂后即出现严重的神经损伤──手臂刺痛,对声音和光线敏感,在病床上躺了几个月,不得不重新学习如何走路、吃饭和再次造句(说话)。她被退出试验组,相关实验的数据消失了。

他们在脸书上有超过12,000名COVID疫苗受伤害的成员,但在她参加了约翰逊参议员第一次座谈会后,群组被脸书关闭。疫苗受害者得不到帮助,医生们“害怕”接触疫苗受害者,制药公司也不承担责任。

俄亥俄州(Ohio)辛辛那提市(Cincinnati)12岁的女孩麦迪(Maddie Maddie de Garay)1月份参加了5—12岁辉瑞临床实验,在注射第2剂辉瑞疫苗24小时内出现严重反应。她在2个月内9次看急诊、3次住院,至今未愈。原本健康的女孩不得不坐在轮椅上忍受着病痛,并且需要喂食。

律师汤姆‧雷恩(Tom Rennes)代表国防部的三位实名举报人。据国防部资料库,“在接种COVID疫苗后,流产比五年的平均水平增加了300%;癌症发病率增加了300%,会影响飞行员工作的神经系统问题(Neurological issues)增加了1,000%。”他说。

参议员约翰逊表示,其办公室已向国防部发出信件,要求保存所有记录,并必须对此进行调查。雷恩强调,CDC的官员完全知道这些;国防部的Project Salus报告显示,接种疫苗后新病例憎加了71%,住院增加61%。他说,这是高层的腐败。

瑞恩‧科尔(Ryan Cole)博士是忙碌的病理学家,每年做大约4万次活检(检查来自人体的细胞或组织)。他表示,他和一些肿瘤专家注意到,在接种疫苗后,那些病情稳定的癌症像野火一样发作起来。他呼吁进行疫苗是否促使癌细胞突变和转移的研究,因为刺突蛋白的机制可能会结合或激活一些东西。

约翰逊提到,他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关于强制疫苗的疑问。她们不愿意接种疫苗,因为看到患者正在缓解的癌症,在接种后突然就爆发了。

医学专家不建议孩子打疫苗

“疫苗并不完全安全,(人们)未能定性其全部的风险,而有风险就必须有选择。就像你去看外科医生,他们会描述风险,让您自己选择。”马龙博士说。他还引述南非反种族隔离革命家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在1995年5月所言:没有比对待孩子的方式更能揭示一个社会的灵魂了。他说:“在我看来,我们的公共政策对孩子产生了强烈的不利影响,让孩子接种疫苗是完全不合理的。”

参议员约翰逊说,根据CDC的数据,年龄在0—17岁的人群中,每百万人约有20人死于COVID-19;如果超过65岁,每百万人约有90,000人死于中共病毒。

“刚刚从越南看到的消息,北部富都省一名9年级女孩接种第二剂辉瑞疫苗后去世。2021年12月3日,她接种了第一剂疫苗后出现头晕和呼吸困难,被送往医疗中心治疗后康复;她的母亲告诉医生她的情况,但医生说会有副作用,但她风险不大,应该打第二针。”

“在上周一她打了第二剂,20分钟后,女孩出现胸闷、头晕、呼吸困难和癫痫症,当场接受紧急治疗,随后被转到医疗中心。抵达后,她开始吐血,陷入昏迷、心跳停止,她的家人收到消息说她在周二早上去世。”约翰逊说。

马龙博士认为接种疫苗是有风险的,一种原因可能是mRNA疫苗是一种基因疗法,它会诱导炎症的反应,为抑制这种反应,他们修改了RNA。人们的受体基本上可以吸收病毒和细菌等,但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反应,并且疫苗增强疾病的例子由来已久,可能影响和改变人们免疫系统的工作方式。

“去年秋天开会时,我要求CDC在接种COVID疫苗上进行年龄分层,他们不是不知道,但没有采取行动。”马龙博士说,“从Omicron上我们可以看到,疫苗不能防止人们感染和病毒的复制、传播。”

“在疫苗高接种区的加拿大安大略省,每百万接种疫苗的人中,感染Omicron的人数高于未接种疫苗的人群。此外,接种疫苗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预防更严重的症状,也是一个开放且有争议的议题。”马龙博士担心,大规模接种疫苗会造成病毒的抗药性和逃逸性,可能会出现其它变种。

保护自己还是保护他人

有一种说法,戴口罩和打疫苗是为了保护别人的健康。其实在同样的外界条件下,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反应,这和自身的年龄、体质、患病史等有密切关系。

史蒂夫‧基尔希(Steve Kirsch)曾经是一名高科技公司的高管,然后公司倒闭了,“我启动了COVID-19早期治疗基金,用于资助Voxamin处方药,这已被证明可以将死亡人数减少12倍,但美国国家卫生院(NIH)不推荐它”。基尔希现在是疫苗安全研究基金会(Vaccine Safety Research Foundation)的创始人。

基尔希说,目前只有两项大规模的针对COVID戴口罩的随机研究,无论布质或手术口罩都无效。孟加拉的研究数据是公开的,如果使用其数据分析就会发现戴不戴口罩没有区别,“但他们歪曲了事实,以证明戴口罩有效。”他说。

“即使是N95口罩,如果你长时间和某人待在一个房间,也是无效的。唯一有效的可能是P100,但没有对它做过病毒测试,它的效果可能比N95强150倍。这种口罩只能保护你自己,它没有向外方向的过滤器,不能保护他人。”基尔希说。

理查德‧乌索(Richard Urso)博士说,N95口罩并未在随机试验中被证明有效,95代表过滤95%的空气颗粒,但不耐油;而COVID-19是油囊病毒,不黏在水分子上。

杰伊‧巴塔查亚(Jay Bhattacharya)是斯坦福大学的医学教授,他说:“疫情期间的封锁政策并未阻止流行病的传播。第一,它不是机会均等的流行病,40%的死亡发生在养老院的环境中,65岁以上的人严重感染和死亡是年轻人的1,000倍;第二,封锁导致了人们的心理健康的危机,对儿童的长期健康和福祉造成了巨大损害。”

《罗马宣言》

从2020年10月开始,多位学者、专家和医生(包括一些与会者)都签署了《罗马宣言》。截至2022年1月18日,超过17,000名国际医师和科学家签署了《罗马宣言》。在2021年10月的更新后,宣言中写道,经过20个月的研究,涉及数百万患者记录的数百项临床试验数据,已证明在抗击COVID-19上可达成三个基本共识:

1)18岁以下健康的儿童不应被强制接种疫苗。已发生的COVID刺突蛋白基因疫苗伤害事件对儿童大脑、心脏、免疫和生殖系统造成了永久性的生理损伤。

2)自然免疫是对抗COVID-19疾病发展及其更严重后果的最具保护性和最持久的解决方案。具自然免疫力的人传播病毒的风险最低,自然免疫是群体免疫的最佳来源,并且是根除病毒的必要条件。

3)众多可用药物的早期干预是安全和有效的,并挽救了几十万人的生命。禁止卫生机构干预医生的治疗方案,保险公司必须停止对医生开出的救命药物的扣款。

《大巴灵顿宣言》

2020年10月,杰伊‧巴塔查亚和马丁‧库尔多夫(Martin Kulldorff)博士以及英国的苏内特拉‧古普塔(Sunetra Gupta)博士共同撰写和发表了《大巴灵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至今有超过92万人签署,签名不限于医生和科学家。

宣言中说:“我们来自世界各地,既有自由派,也有保守派。致力于保护大众。”“当前的封锁政策无论在短期还是长期,都对公共健康产生了破坏性影响。”宣言关切现行政策对身体和精神健康的破坏性影响,推荐重点保护法;呼吁保护高风险群体是应对COVID-19的目标,但应该让那些非脆弱人群恢复正常的生活。◇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研究:染疫痊愈获得自然免疫力 将持续18个月
家长呼吁选择性戴口罩 加州多个学区已实行
医学家云集 谈自然免疫和接种疫苗免疫(上)
医学家云集 谈自然免疫和接种疫苗免疫(中)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江泽民绰号大盘点 丑闻笑话一篓筐
【环球直击】中共大规模建方舱 江泽民死留血债
【全球新闻】方舱利益链曝光 各界声讨江泽民罪行不绝
【晚间新闻】西安住宅起火 消防车被挡 五人罹难
【秦鹏直播】习近平许家印 公开回应传言
【财商天下】核酸检测真相 越挖越惊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