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下的美中暗战

人气 16832

【大纪元2022年03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龙腾云报导)国际社会联合实施且不断加码的经济制裁,在有力狙击了俄罗斯乌克兰的侵略的同时,亦加剧了另外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俄国的盟友中共正向美国发起暗战,试图破坏西方制裁

3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美国、欧盟和七国集团(G7)将撤销俄罗斯的最惠国待遇。这是西方追加的对俄最新制裁之一。

数天前美国刚刚警告了中共。美国商务部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3月8号说,中芯国际等中企如果违反美国禁令,向俄国出口芯片等高科技产品,可能被美国政府“从根本上关闭”。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当天,美国便升级了对俄罗斯的科技出口管制。中兴、华为等中企因违反美国禁令,都曾被芯片断供制裁打停摆。

3月8日,美英宣布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早前西方已对俄国实施了“核武级”金融制裁,包括冻结俄国央行外汇储备,以及将部分俄国银行逐出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SWIFT覆盖各国主要金融机构,负责在全球银行系统间传递结算信息。

中共已表态不会加入对俄国的制裁,将继续与之交易。

中共利用俄罗斯 “走上对抗西方的老路”

《华尔街日报》3月6日的报导说,中共反对制裁俄罗斯,正走上破坏西方制裁的老路。

该报导说,为制裁俄国侵略乌克兰,西方切断了俄罗斯与全球经济的许多联系,但若中共为俄国打开缺口,西方制裁可能不会那么有效;因为联合国专家小组、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OFAC)等监管机构都披露过,中国公司曾经多次规避对朝鲜和伊朗的贸易制裁。

中共外交部多次声明反对制裁俄国,称要与俄罗斯开展贸易合作。中国金融机构最高监管部门、银保监会也表态称,不会参加西方对俄罗斯的金融制裁。

中共的态度似乎并不令美国意外。

2月4日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当天,俄罗斯总统普京赴京与习近平签署了中俄合作“没有止境、没有禁区、没有上限”的联合声明,并达成了多项石油和天然气交易。

就在联合声明签署的前一天,美国政府警告说,莫斯科和北京之间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并不能弥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后果,只会让俄经济更脆弱。

旅美经济学家黄峻(Davy Jun Huang)告诉大纪元,中俄会在能源、资源和机电、日用品等领域继续合作,“但北京的帮助有限,因为近年中国进口俄国能源的合约都是长期的,已透支了未来的消费;且被逐出SWIFT也缩小了中俄交易的空间。”

中国是俄罗斯最大的进口来源国和出口目的地。但对中国外贸而言,俄国的权重远逊于西方。

中共海关数据显示,2021年中俄双边贸易额为1468.87亿美元,对俄出口675.65亿美元,双双增逾3成。但同期中美双边贸易额为7556.5亿美元,其中,对美出口高达5761.1亿美元,是对俄国出口的8倍多。2021年美、英、加、澳、日和欧盟,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额合计逾2.3万亿美元,是中俄贸易额的16倍多。

尽管主流媒体普遍认为中俄试图抱团对抗美国,但美国政府似乎相信中共才是背后黑手。

2月23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Ned Price)在新闻会上暗示,中共试图利用俄罗斯来创造不自由的国际新秩序。中共外交部次日予以否认。

稍早前,据美国之音报导,前苏俄首脑赫鲁晓夫的曾孙女、纽约新学院国际事务教授赫鲁晓娃(Nina Khrushcheva)2月18日撰文说,是中共利用了普京来对抗西方。

中共会如何“救援”俄罗斯

旅美经济学者郑旭光认为,“中共一定会试图帮助俄罗斯逃避制裁。”

3月9日,中共战狼外交代表赵立坚回应美英最新石油禁令称,中共反对美国的单边制裁,中俄会继续开展包括油气在内的贸易合作。

3月8日,彭博社报导说,中共在考虑由中石油等国企购买如天然气巨头Gazprom PJSC、俄罗斯铝业等俄国大型能源、资源企业的资产。

俄国是中国第一大能源进口来源国。根据券商国泰君安的研究,中国进口煤炭、管道天然气、原油和液化天然气中的27%、17%、16%和6%均来自于俄罗斯,且西方对俄制裁会促使俄国加大对中国的能源出口。

路透社报导似乎证实了这一变化,例如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公司(Transneft)计划将通过“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ESPO)”运输中国的供应量,从2月的222万吨提高至3月份的248万吨。

不过,想要购买俄国能源,所面临的障碍不仅仅是美英能源禁令,还有西方制裁衍生的货运、银行支付等一系列挑战。根据路透社报导,由于担心遭美二级制裁,各国贸易商已开始回避俄罗斯原油。

依据美国立法,美国政府不但可以对违反禁令的美国实体和个人实施一级制裁,也可能对违规的非美国的实体和个人实施所谓的二级制裁。

尽管迄今中共并未就西方对俄金融制裁,对中国金融业发布任何公开指令,但据《华日》3月6日报导,被踢出全球支付网络的俄罗斯银行开始转投中共的银联(UnionPay)系统。

在国际信用卡机构Visa和万事达(Mastercard)宣布暂停在俄罗斯的业务后,俄罗斯前两大银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和阿尔法银行(Alfa Bank)表示,正在研究推出银联卡。

另据俄罗斯通讯社消息,目前暂未遭受西方制裁的俄国Rosbank、Tinkoff等银行也在努力发行银联卡,试图借助中共的跨境支付系统绕开西方制裁。

中国银联是经中共国务院批准,由中共央行发起、国资控股的银行卡联合组织和银行清算机构。在网联(NetsUnion Clearing Corporation,简称NUCC)成立之前,银联曾经是中国唯一的跨行资金清算系统。

为遭西方封锁的俄国暗中开后门的,不仅仅是“银联”。路透社3月3日引述知情人消息说,俄罗斯企业争相在中共国有银行中开设账户。中、农、工、建四大国有银行都在俄罗斯设有分行。

另据路透社3月1日报导,俄罗斯大型物流公司FESCO已于2月28日宣布将接受人民币付款,来应对部分俄国银行被踢出SWIFT。

中共暗战美国:当不了俄罗斯的救命稻草

《华日》3月4日报导《中资银行为何不会成为俄罗斯的救命稻草》(英文版中文版)说,虽然中共曾利用其银行系统帮助他国规避制裁,且中俄在削弱美元地位上存有共同利益;但中共的大型银行不太可能向俄国伸出援手。

黄峻也这么认为,“有国际结算的普通中资银行,不太可能在遭美国制裁的领域内帮助俄国,因为害怕二级制裁。”

他告诉大纪元,无论是银联、跨境人民币支付系统(CIPS)还是人民币,都无法帮助俄罗斯摆脱困境。“例如,银联其实只是快速换汇的支付系统,消耗的还是银联内的中资银行的外汇存底,而这些外汇交易是要与SWIFT对接的,最终逃避不了西方金融制裁。”

CIPS是中共仿效美国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CHIPS)所开发的一套系统,其设计目的之一是降低对SWIFT的依赖。

CHIPS和CIPS都是可以处理跨境资金结算的支付系统,而SWIFT只是全球支付系统中传递金融信息的通道。

美国之音报导,中共的CIPS平均每天处理1.3万笔交易,还不到美国CHIPS系统的5%。

更重要的是,除了极少数交易使用CIPS专线通道外,CIPS处理的绝大多数跨境结算业务,依然是利用SWIFT平台来传送信息。据澳新银行(ANZ)经济学家杨宇霆估计,超过80%的CIPS交易依赖SWIFT电讯。

黄峻解释说,“CIPS要独立于SWIFT,必须交易双方都同意接受人民币;但据SWIFT数据,国际结算中人民币交易份额只有1.99%,所以CIPS适用范围比较窄。”

其它的替代方案也面临诸多障碍,包括利用人民币或数字人民币来代替被西方冻结的外汇储备。

美欧金融制裁已冻结了俄罗斯逾半外储。2021年底俄国外储约6300亿美元,其中的欧元、美元、英镑资产合计55.2%,人民币资产占比13.1%(《日经》报导)。而这些人民币并不足以支撑中俄之间的交易,例如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Alicia Garcia Herrero)在一份分析报告中预测,俄罗斯会增大同中国的交易,这可能很快耗尽人民币储备。

黄峻补充说,“人民币由于不是持续联系结算银行(CLS)可结算货币,因此支付结算的成本较高,这也限制了中俄贸易的空间。”

数字人民币理论上可以跨境交易,绕过SWIFT;但现实是,中俄都未准备好。中共尚未准备让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俄国也未与中共签署使用数字人民币的协议。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中共利用规模较小的银行与俄罗斯交易,就像中共曾利用昆仑银行(Kunlun Bank)帮助伊朗逃避金融制裁一样。

昆仑银行前身是克拉玛依市商业银行,2009年被中石油控股后,专门替中石油做“脏活”,为遭受美国制裁的交易提供结算服务。后来随着业务发展,其服务对象扩大至普通涉外企业,包括上市公司。

春晖智能控制公司在上市文件中注明,中企只能透过昆仑银行与伊朗客户进行国际结算。(浙江春晖智能控制上市招股说明书截图)

例如浙江春晖智能控制2021年2月在深交所上市时,其招股说明书(网络存档)公开注明,中企只能透过昆仑银行与伊朗客户进行国际结算。2012年,美国财政部以帮助伊朗银行转移资金为由对昆仑银行实施了金融制裁。

黄峻表示,当局的确可以设立这种特殊用途的小银行,但鉴于欧美这次一致行动与过去经验,其成本和风险都会大增。“简单说就是要设计一系列复杂的误导性交错结算,其中大部分交易是作为掩护,这样交易的成本就会很高。而且一旦被查出,整个系统内的单位都可能遭受二级制裁。”

事实上,彭博社报导说,中国最大的两家国有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已经停止签发购买俄罗斯商品的融资。由中共发起并主导的亚投行也于3月3日宣布,暂停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所有业务。

中国财经媒体《财新周刊》3月7日报导说,国际业务多的中资银行要“小心”,因为美国金融制裁掌握着“杀手锏”——美元结算,且对“二级制裁”的规定并不明确。

财新报导引述合规专家话语称,美国对如何引发“二级制裁”表述含糊,等于有“最终解释权”,所以中资银行需谨慎处理与俄罗斯相关的业务,避免一脚踩空、掉下悬崖。

除了在美国的封锁战线上、为流氓政权暗中开后门,中共还炮制了明面上的“法律”武器,试图对抗美国。

2021年6月中共快速通过了《反外国制裁法》,并于当年7月动用该法对包括美国前商务部长罗斯在内的美国个人实施反制制裁。今年2月,中共又援引该法对美军工企业雷神技术和洛克希德·马丁实施反制。

不过旅美经济学者郑旭光认为,无论中共怎么做,都无法帮助俄罗斯逃脱制裁,还会引火烧身,并令中国经济和民众付出巨大代价。“它的‘伟大复兴’会灰飞烟灭,三万亿美元的外储、国际贸易等都会损失,中国人民也会陷入苦日子。”

(大纪元记者易如对本文有贡献)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涉嫌与中共安全部门合作 俄科学家遭逮捕
组图:101岁前纳粹警卫被判刑 为最年长受审者
中共三舰半月绕日本列岛一周 日方加强警戒
美FCC授权SpaceX 星链可为飞机等提供网络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俄空军的梦魇:NASAMS防空系统
【微视频】存钱是非法集资?刘强东离职的必然
【财商天下】财政山穷水尽 中国经济大盘已动摇
【拍案惊奇】习到港坐防弹车 停留酒店有两备案
【秦鹏直播】香港回归25周年 习访港如临大敌
【横河观点】美最高法院再裁决 重击气候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