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分析中共信息战渗透海外的多种手段

【大纪元2022年03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梁耀采访报导)加拿大保守党参议员豪萨科斯(Leo Housakos)提出《法案S-237》,为外国政府的代理人设立登记处,保障加拿大的国家安全。这一举措,再度引发人们对中共在海外利用中文媒体和数据科技的信息战渗透的关注。

中共对华文媒体“准垄断”

法国国防部下属的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IRSEM)于2021年9月20日公开《中国(中共)影响力行动》报告称,在1980年代后期,特别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来自大陆的移民潮改变了海外华人社区的移民结构,也对许多国家的中文媒体产生影响:只要是华人人口较多的地方,中共就对当地中文媒体有所控制。通过收购、拉拢,以及指使当地华人社团施压等手段,达到对媒体市场的“准垄断”。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港加联主任冯玉兰对大纪元表示,在媒体方面,自从八九年六四之后,中共用维稳费,收买和控制华裔社区报纸,包括《明报》和《星岛》,这两家报纸的中国版和香港版一字不差地刊载中共媒体的文章,通过这个渠道散布中共的意识形态。

何清涟《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2019年)一书披露,中共当局从2008年开始,就大张旗鼓地全力推行“大外宣计划”。这一计划分为中、英文(含其它语文)两大部分,以雄厚的金钱做后盾在世界各国稳步推进。

2019年10月在河北省举行的一次由中共统战部赞助的世界华文传媒论坛,有来自加拿大的53名与会者参加。该会议在2018年列出了61个来自加拿大的代表。

中共操控华人媒体手段种种

冯玉兰表示,中共主要通过一下方式来控制加拿大本地的媒体:

第一,直接拥有媒体,就是把出版社买过来,即使出版人保持不变,编辑、记者的报导也完全由中共代理人说了算。

第二,通过植入方式来影响报道内涵。“它们是内外有别,如果你不是亲共的,它就可能不邀请你参加它的记者招待会。大纪元也是受害者之一。”

第三,对报纸里面的编采人员管理层施加压力。比如说,中领馆曾对做记者的六四学生恐吓说:“我们知道你在干什么。”

她举例说,2019年10月份,加拿大中文电视台Fairchild管理层出通告给其编辑、记者说,不可以做太多的香港新闻,而且记者去采访的时候也绝对不可以和冯玉兰本人做一对一的采访,当时有一位编辑不同意这个政策离职了。

据《国家邮报》报导,2019年10月,Fairchild属下的AM1430中文频道客座主持邱伟恒(Kenneth Yau)说,他被开除,电台给的理由是,他的播音风格“太大声”。但事实上,是因为他有时对中共所持的批评态度,使他与众不同。

邱伟恒表示,电台受到了与中国(中共)有联系的广告商的压力,以及一些相对较新的移民的压力,这些移民是在共产党统治下的大陆长大的。“只有一名主持人谈论中国和香港问题,谈论在香港发生的事,谈论中国和美国的贸易战,以及谈论华为首席财务官一案。”他说,“只有我谈论这些事。”

第四,中共派自己的人员进媒体,再到中共可以控制的APP和网站,进行信息战。

中共信息战针对六类团体

“在加拿大,中共的统战机构或者受控媒体,主要针对六类团体:包括香港、维吾尔人、藏人、台湾、民运,还有法轮功团体,这六个团体都是他们主要攻击的对象。”

冯玉兰以加拿大《商报》即以前的《现代日报》为例说,这个媒体里面有一些人是地下共产党员。可以看得到,他们在加拿大华人媒体方面的渗透是非常严重的。

《加拿大商报》为胡仙(Sally Aw)旗下的华文报纸,于2005年11月1日在多伦多创刊出版,读者对象以本地华侨华人和中国大陆新移民为主,免费派发。胡仙是亲共媒体《星报日报》前老板,曾是中共政协委员。

《人民日报》(海外版)与《加拿大商报》从2016年8月1日起,在加拿大5大城市联手出版发行多伦多版、温哥华版、蒙特利尔版、卡尔加里版,及渥太华版,每期最少有4版《人民日报》(海外版) 内容。同时,《人民日报》海外网与《加拿大商报》网亦互相连接,及实现内容互转。

《加拿大商报》社长门宗伟和《人民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辑李建兴分别在签约仪式上致辞,双方表示通力合作,共同营造舆论氛围。

2015年7月22日,加拿大商报多伦多版转载香港亲共报纸《文汇报》的内容诋毁法轮功,文章与中共使用的诽谤和仇恨宣传口径一致。在多伦多法轮大法学会发出律师函要求其改正后,《加拿大商报》在报纸上刊登道歉启事,宣布撤回文章并向法轮功道歉。

但在2020年1月20日,该报又刊登一篇诋毁法轮功的文章。法轮大法学会向其发出律师函,未见答复。

微信等社交媒体成为渗透和审查的推手

冯玉兰认为,中共在海外通过数据产品实施专制影响是信息战的最新发展,加拿大一定要对此提高警惕。

前卑诗省保守党国会议员赵锦荣(Kenny Chiu)去年大选前提交了一项私人法案(C-282),要求任何为外国政府或外国政府控制的公司工作的人,在游说加拿大官员和民选议员时,必须在联邦政府注册。

在竞选连任期间,赵锦荣的这项提案在微信等中文社交媒体上被人歪曲后广泛传播,称其将“压制加拿大的华人社区”。而该选区的人口中,华裔占了一半。保守党认为,赵锦荣因遭虚假信息攻击而失去了席位。

实际上,赵锦荣提出的法案是有先例的。澳大利亚的外国影响透明度登记处成立于2018年,用来跟踪外国政府、外国国有企业及与外国有关联的个人或政治组织所做的工作。美国《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自1938年起沿用至今。英国也正在考虑建立类似的登记处。

加拿大麦基尔大学两名研究人员李紫枫(音译,Sze-Fung Lee)和本杰明‧冯(Benjamin Fung)1月初发表名为《虚假信息和中国在加拿大的干预》报告,主要是分析2021年联邦大选期间微信上大量散播着针对保守党候选人的虚假宣传,令人不安地证明了敌对的外国行为者如何干预加拿大的政治体系。

本杰明‧冯说,虽然很难证明虚假消息和赵锦荣败选有关系,但这个干扰侵害的确存在于社区中。华人惯用微信,而微信上的信息是被中共当局监管的,只有一种声音,甚至中国政府还扩大监控其它网路媒体,无形中压抑了加拿大言论自由。

他说:“中国(中共)政府扩张对其它网路社交媒体的监控,例如推特、脸书等,所以即使身在加拿大的华人,如果曾经发表或转贴过令中国政府不喜欢的言论或文章,可能都被追踪了,会施压要他们噤声,让他们心生恐惧。”

李紫枫说,在加拿大土地上还随时要担心着外国势力的压迫是很严重的问题,需要有更多立法来保障国民安全。

她建议渥太华要对外国组织和势力进行注册立法,类似美国和澳大利亚等都所谓《反外国宣传与造谣法案》和《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等,因为刑法必须要有实质的身体伤害才能起诉定罪,常常不适用于外国行为者的攻击或干预事件。

“如果有这条法律,那就不仅是看一般的刑事犯罪,它是会看背后的问题,例如它是有外国势力影响,它攻击你可能是想要让你做一些事情,或者是让你不要说一些反对北京的话,或者是不要投票给某个人,那就是一种比较系统性的处理方法。”

冯玉兰说:“中共去年加拿大选举期间就发动的信息战,就是为了就是把这些(反共的)候选人打倒,然后由他们支持的候选人替代,这直接危害到民主选举——民主机制的重要部分。”

中共盗用加拿大科技产品、推广专制的工具

冯玉兰还提到,中共在加拿大大学等科研部门、商界长期进行的间谍活动。

“一直以来,中共都是通过捐款来影响科研界的科研方向,把我们的知识的产权夺去,登记专利权,比如华为的核心科技就是从北电偷过来的;天网的核心科技也是我们加拿大研发的,结果成为社会监控,在国际社会扩张其专制政权的工具。”

她建议加拿大在科研界、商业方面立法,来保护知识产权。

“中共已经成为加拿大最大的外国势力威胁,所以加拿大不可以轻视。”冯玉兰说。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中共海外舆论操纵手法大曝光 西方如何应对
【远见快评】翻版“基辛格”?桑顿访华的秘密
【名家专栏】中共早已向美国宣战(二)
上海公安局招标 雇用企业操纵脸书和推特账号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防疫放松是骗局?秋后算账升级
【思想领袖】基辛:为何允许恶人做坏事(下)
【未解之谜】韦伯新发现 挑战宇宙起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