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美国政策如何姑息中共罪行(上)

人气 2489

【大纪元2022年03月30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几十年来,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认为,通过开放与中国的贸易,中国将逐渐变得更像西方,并采用自由、民主的价值观。但也有些人更为清醒。

史密斯议员说:他们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奄奄一息。你们为什么看不到中共在对自己的人民和其他人做了什么?

噩梦般的虐待——克里斯‧史密斯议员谈美国政策如何使中共种族灭绝活摘器官成为可能。

今天我采访了新泽西州第四区的代表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议员。在过去的四十年里,他一直是国会中最直言不讳批评中共和美国对华绥靖政策的人之一。

“一涉及到中国,就总是使用双重标准。”

史密斯议员说:他们(中共)威胁到其他所有人,无论是短期内对台湾、日本、韩国、菲律宾,乃至,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整个世界。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克里斯‧史密斯议员,欢迎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史密斯议员:杨,非常感谢你的邀请,我非常欣赏你的节目和你采访的领袖们。

噩梦般虐待 中共是如何对待民众的

杨杰凯:好,我们先来谈谈中国的人权问题。这里我想要提供一个趣闻。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2005年,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我想它还是这个名字。

史密斯议员:是的。

杨杰凯:有几件事情我还记得。我记得当时在为中国的良心犯、基督徒、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辩护的人很少。我记得他们中的一个人,傅希秋(Bob Fu)进入了所有代表所在的会议厅,并设法将一根中国电棍带入了那个房间。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这件事。他挥舞着电棍,真的按下了按钮,震惊了整个会场,并被赶了出来。但是要说明的是,这实际上是(中共)真的正在对民众实施的。这些工具正在被用来压制人们。

我今天想和你谈谈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中共当局主办了2022年奥运会,也主办了2008年奥运会,在我看来,这显然是在嘲笑全世界,因为那里多次发生过骇人听闻的种族灭绝事件和侵犯人权事件。这在过去是很少见的。

史密斯议员:很少见!你说得很对。人们对苏联和华沙条约组织侵犯人权的行为看得很清,但是一涉及到中国,就总是使用双重标准,看不清楚。我想人们是故意的,而不是判断失误。中共很邪恶,很残酷,使用酷刑以确保人们服从,实施惩罚,通过酷刑杀人。

你提到傅希秋,他出示的警棍是中国刑警、中共官员经常使用的。坦率地说,我曾出席一个有关西藏和佛教问题的听证会,看到一个名叫班旦加措(Palden Gyatso)的人,他是一个佛教僧侣。他在我的听证会上展示了一条警棍。

他在试图通过雷本(Rayburn)大楼(注:一栋美国众议院办公大楼)楼下的入口处时被警察拦住了,我不得不下去护送他进去,告诉警卫说:“他来这里是要告诉我们中共如何在暗室里实施酷刑,他们用那些电棍击打生殖器、嘴、腋窝等所有极度敏感的部位,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奄奄一息。”

他们用这种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基督教徒、佛教徒、维吾尔人和所有政治异见人士。这是常有的事情。这是他们能够让人们吐出名字的方法,因为谁能真正忍受得了呢?我们都不能。他们利用这一刑具摧毁人们的意志。习近平和他的前任(中共党魁)都是酷刑大师。我主持过几次听证会,专门讨论中共使用酷刑的问题。

为了达到目的,他们把人打得昏死过去。受害人甚至包括魏京生,“民主墙运动”之父。1990年代初他们把他放出来的时候,我见过他。他们在申请举办2000年奥运会,他是这样一个高价值的政治犯,他们把他放了出来(以换取主办权)。他要求见我,所以我们出去了,在北京吃了晚饭。秘密警察就在几码之外(监视),他想要这样,我们都照做了。后来,他们没得到2000年奥运会(主办权),就重新逮捕了他,并打得他差点儿死掉。

(再后来,)他来到了美国,他来到的第一个地方就是我的办公室。我邀请他来作证。他谈到了酷刑问题,还谈到了西方人——尤其包括美国外交官的所作所为,那就是对独裁政权一味叩头奉承。他们从中发现了弱点,并加以利用。当你变得强硬、可预测且始终如一时,(中共)劳改系统里的囚犯的待遇就会好一些,劳改系统是一个巨大的集中营网络。

克林顿首次将人权与贸易脱钩

我们一直在强化中国,直到现在。中国在某种程度上被误读了。我要说说怀疑的好处,因为有些人不懂。你回顾一下(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后的整个对华贸易问题,他们仍然不承认发生过(屠杀),不承认刺刀杀戮(要求民主的民众)等等,而这本来应该是国际社会的转向点。特别是美国,应该提出人权、法治要求,否则你就无法把你的所有产品出口到美国,就会遇到巨大的贸易壁垒和关税。

美国放弃了(对中共的)这一切(要求)。1994年5月26日,比尔‧克林顿将人权与贸易脱钩,于是中共说:“这些人都是虚张声势,都是假招子。”我认为这是克林顿的功劳,因为是他将其与贸易脱钩,当时他们说过(赢得)利润胜过以基本人权对待自己的人民。再说一遍,酷刑是他们达到一切目的的手段。

如果你或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政治犯被捕,中共会对你和我实施酷刑,这就是他们的做法。这是惯例,是系统性的,是极其普遍的。

杨杰凯:你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日期,我想事情本不必这样。根据我自己的分析,自1994年以来,美国和其它国家有效地(帮助)建立了世界上最伟大的独裁政权。

史密斯议员:是啊。

杨杰凯:心甘情愿地,几乎是大张旗鼓地。说到始终如一,你在这些事情上的观点始终是前后一致。让我们播放一段C-SPAN不久之前的剪辑。

【新闻摘录/史密斯议员,1994年5月26日】克林顿先生曾经说过,在外交政策方面,一个人必须拥有“强大”的个人力量,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然而,背弃数以百万计的良心犯以及在劳改所被奴役的人,这并不需要多少个人力量,尤其在涉及利润的情况下。也不需要多少个人力量就能无视数以百万计的妇女和儿童遭受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的伤害。这些政策包括强制堕胎、残忍地杀害出生时不符合健康或能力标准的婴儿,或者只是碰巧是女婴的婴儿。

尽管使用的言辞和缓,但是政府是选择无视数百万人或剥夺其实践信仰的权利。宗教压迫在明显上升,特别是自从李鹏的两项新法令在1月份签署以来。最后我要说一下吴弘达(Harry Woo),你们中的一些人可能知道,就在一周前,他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案件,就是使用古拉格(指劳教所)劳工生产的货物有增无减。

该案件没有按照我们希望看到的方式被调查,而所谓的谅解备忘录非常薄弱,有缺陷,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我们的市场正在收到这些由良心犯、囚犯、宗教犯和普通囚犯制作的货物。

杨杰凯:看来你在这里说过的很多情况已经真正到来了。

强制堕胎减少人口 中共种族灭绝罪

史密斯议员:是的,确实如此。我在上世纪80年代初提出了第一个修正案,坚决反对把强制堕胎和强制绝育当作中国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政策的组成部分,该政策剥夺了拥有兄弟姐妹的合法权利,并强迫妇女堕胎。她们没有发言权,而且被告知:孩子死了是因为你没有得到(生育)许可,你违反了他们建立的配额制度。

我无法告诉你,当所有这些妇女被剥削的时候,看到这么多中国问题专家——据称是专家的人却视而不见,这是多么地令人失望。所以我提出了一个修正案,并且得到了支持并通过了,罗纳德‧里根当然也通过他的行政命令实施了这个修正案。他们说,不向任何允许强制人口控制的组织提供资金。可以肯定,没有直接向中国提供资金。

联合国人口基金被发现是中共对妇女及其孩子发动战争的主要贡献者和推手,产生了灾难性的影响,这可以说是对妇女犯下的最严重的罪行,当然是指在数量上。在纽伦堡战争罪法庭上,纳粹的强制堕胎被恰当地解释为反人类罪。那么,当中共推行强制堕胎政策,同样不失为一种反人类罪。

而且,他们用这种方法来压迫目标群体,无论是法轮功、藏传佛教、维吾尔族,还是基督教徒,以减少他们的人数,效果明显。这是种族灭绝,是构成种族灭绝的五大支柱之一。通过这种强制手段故意减少出生人数,以便在中国或其它地方减少该族裔或该群体或该宗教派别的人数。

产生的悬殊差异令人难以置信。他们减少了大约6000万女性,这些女性被中共系统地灭绝了。因为在一个重男轻女的社会里,如果你只能生一个,女孩就会被牺牲和杀掉。所以女童和妇女,很多人都不在了,男人找不到妻子结婚,因为她们已经被中共消灭了。

现在他们正试图通过每对夫妇生三个孩子的政策来扭转这一局面,但是无数的中国妇女已经成了这种伤害和暴行的受害者。所以这只是其中之一,所有其它的侵犯人权行为——镇压法轮功,活摘器官等等暴行在中国每天都在发生着……可怕的事例不胜枚举,类似于我们在纳粹德国和其它独裁国家看到的情况,而习近平无疑正在实施斯大林式的过激行为和暴行。

2014年雨伞运动时提法案 刚成法律太晚了

需要将他的行为公之于众,譬如他对香港所做的一切。2014年我提出了《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所有大人物都说,“哦,不要这样做,他永远不会对《基本法》或《英中联合声明》下手,他不会破坏香港的特殊性。”我说,“会,他会的,你们不了解习近平,他是一个世上屈指可数的独裁者。”他让我想起斯大林,想起毛泽东,想起阿道夫‧希特勒。

由此可见他的行为是多么令人震惊。果然,他们已经拿下了香港,香港不再是一个自由的堡垒。而我们的法案,经过马可‧卢比奥在参议院所做的努力,成为了法律,但是已经晚了好几年。我们本可以在2014年“雨伞运动”开始时着手完成这件事。这就是我这些年一直看到的情况。我曾就世界贸易组织升格允许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举行过听证会。

我说,“不能这样做,世贸组织和国际社会不会改变中国,而他们则会改变世贸组织。”这正是他们此后所做的事情,他们玩弄了这个体系。人们不敢挑战他们。这些年来的种种,系统性地正在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特别是对于那些有信仰、有精神修养的人而言,因为他们不愿被控制。

现在,习近平正在大力推动。我为《华盛顿邮报》写了一篇专栏文章,说世界领导人必须大声反对习近平对信仰团体的迫害,即他所谓的“中国化”,“中国化”是说一切都必须符合他的马克思主义原则,否则你就是上帝也会被关进监狱,你的教会或任何东西都可能被摧毁。监视系统已经被架设起来,每个人一直都在被监视。

所以说,这是一个终极警察国家。然而他们仍然向这个国家出口了如此多的东西,使他们的军队得以存在。还有一件事,杨,我举行过一个听证会。

受利益诱惑 大科企支持独裁政权

我已经主持了75次有关中国侵犯人权的国会听证会,其中一次涉及谷歌、微软、雅虎和思科。花了一些时间才让他们到场。他们确实来了,我让他们宣誓。关于他们在监视、审查互联网上的人、进入谷歌的人,包括谷歌搜索等方面所做的事情,他们说他们只是在执行命令。这是中国的法律。

我得说,这让我再次想起人们在纳粹德国灭亡后所说的话。我甚至在听证会前读了一本名叫“IBM和大屠杀”的书,书中谈到了IBM如何帮助盖世太保搜寻犹太人,以便他们可以将犹太人围捕并在奥斯维辛—比克瑙集中营以及所有其它可怕的集中营里将他们杀害。

现在,有了大型科技公司,以最残酷的方式支持这个独裁政权。虽然并不成功,但是我强调:如果你要保护人权,就得付出代价,人人如此,包括大型科技公司。法治、版权、知识产权都要得到保护。但如果做不到,他们(中共)就会偷走你的一切。这就是他们所做的。他们将其用于军事目的,用于建设他们的海军等等。

你看,他们有很多喷气机等等,看起来和我们的一样,要么是他们偷的(技术),要么是我们把制造这个的能力卖给了他们。谁是他们在那里的天然敌人?谁威胁到了中国?是他们威胁着所有其他人,无论是短期内对台湾,还是对日本、韩国、菲律宾,乃至,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整个世界。

杨杰凯:这似乎是一个很简单的原则,你可以预料一个以特定方式对待其人民的政权也会以类似的方式对待你,不可能在对外关系中突然大发慈悲。那你认为我们为什么不明白这个简单的原则呢?

史密斯议员:嗯,我认为金钱的诱惑力非常大。许多商界人士说,“只要贸易持续增加,中共就会从一个残酷的独裁国家变成一个民主国家。”历史上哪有这样的例子?同样,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有条件地进行贸易。如果(中共)在人权方面有认真持续的进展,(对中)贸易关系就会继续。如果没有,你就关闭它。

克林顿严重屈服于独裁政权

我们从来没有足够的人持这种观点,无论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比如比尔‧克林顿,我认为他严重地屈服于独裁政权——1994年5月26日,那一天我们失去了(民主)中国。

杨杰凯:我们谈谈1994年吧。

史密斯议员:好的!

杨杰凯:是的,当然,我认为那是一个关键的日子,那是在天安门事件之后的第五年,当时整个世界人人都清楚地知道中共当局会做什么。请给我讲讲事情的经过。我的意思是,你当时亲历了这件事,而且非常清楚地大声表示反对。

史密斯议员:是的,比尔‧克林顿在国会耍了个小聪明。我们认为我们有选票来终止对中国的最惠国待遇,或者至少认真地附加人权原则条件。而他说,“好吧,等一下。我来下达一个行政命令,给他们一年的时间,看看他们怎么做。如果有进展,有认真而且持续的进展,我们就继续延长,但是我们会保持关注这一点。”

我记得我认为这听起来是个合理的想法,结果是一场闹剧。每个月我都会召开新闻发布会,谈论(中共在)不同领域的迫害和侵犯人权的情况,以及情况如何变得更糟,它们在考验白宫和比尔‧克林顿。中途,我整理了一封由一百名国会议员签署的信,包括民主党和共和党,我把它带到北京,去和(中共)外交部会面,说“我们支持比尔‧克林顿的做法。如果你们不在遵守人权方面作出认真而持续的改进,你们将失去最惠国待遇。”

我被嘲笑了。(中共)外交部告诉我,他们正在得到它(最惠国待遇)。所以我回来了,联系了白宫和国务院,说,“他们认为比尔‧克林顿在虚张声势。”我当时非常担心。1994年5月26日证明他是在虚张声势。他把他的行政命令撕得粉碎,说“在贸易方面没有人权条件”。

与压迫者站一起 是对善良中国人的背叛

他是在一个星期五下午做的,当时大多数人都离开了华盛顿。我在那天晚上晚些时候离开,不是在下午或下午晚些时候,所以我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指出这是对中国善良人民的背叛。

我们与被压迫者站在一起,而不是与压迫者站在一起,而比尔‧克林顿站在了压迫者一边。耐人寻味的是,多年后在希拉里‧克林顿第一次访问中国时,她在途中说的话被通讯社转载。她说,“我不会让人权妨碍其它问题,比如气候变化等其它事项和贸易。”

她说这话的时候正在去中国的路上。妨碍?人权是核心!如果你不能尊重你自己的人民,如果你要屠杀他们,要杀死他们,活摘他们的器官,做其它可怕的事情,强迫他们的妇女堕胎——这就是对话开始要提的,这就是对话的开始。它必须在对话中普遍存在,否则,就必须与贸易等事情联系起来。

杨杰凯:你经常听到的口头禅是:这些是文化差异,对吧?

史密斯议员:对。

杨杰凯:这话你听过很多次了,对吧?

史密斯议员:我记得有人提到……巴拉克‧奥巴马与中国国家主席在白宫有一次著名的会议,胡锦涛被问到了这个问题,胡一时间没理解所问的问题,场面尴尬。于是奥巴马插话说,“哦,他们有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政治制度。”他是在为他们(中共)可怕的虐待行为打掩护。

这真的非常糟糕,以至于《华盛顿邮报》发了一个长篇社论,说“奥巴马在人权问题上为胡锦涛辩护”,为中共撑腰成了奥马巴的任务。在这种场合,他竟然这么说。关在监狱里的刘晓波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奥巴马也得过,因此,他可以说:刘晓波是我的一个诺贝尔奖同道,可是我却和把他关进监狱的人站在一起。刘晓波,他们(中共)甚至不让他去出席(颁奖)典礼。

关键时刻 美国政客一次次姑息中共罪行

我出席了典礼,我是提名他获得该奖项的人之一,但是长话短说,他(奥巴马)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就退缩了,给他人撑腰。所以事情都是这个样子的,他们(中共)都习以为常了,在关键时刻,美国政客,尤其是奥巴马,比尔·克林顿,比任何人都差劲,还有乔·拜登,他们软弱无能。

这是魏京生告诉我的,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人在监狱里被折磨了这么多年,你必须要坚持到底。”这并不意味着你很好斗,这并不意味着你不相信建设性的接触,我经常被指责不相信这种“接触”。我相信,但是必须确保以尊重人权为前提。

杨杰凯:我注意到你在讲话中没有提到乔治·布什。

史密斯议员:好吧,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老布什),坦率地说,我想,比尔‧克林顿曾指责他对独裁者抱有幻想,对天安门事件的后续事情处置不当。对我们国家来说,那不是最光彩的一天。我们本应该非常坚定地与那些渴望民主和人权的人保持一致,就像我们在华沙条约国和苏联所做的那样。在那令人振奋的日子里,柏林墙被推倒,里根说,“戈尔巴乔夫先生,把那堵墙推倒!”

关于天安门事件,我们本应该有一个严肃的、类似的反应。不管是什么原因,我认为原因在于他(老布什)曾是驻中国大使,自认为对这个问题有更好的把握。你永远无法确定。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老布什时期担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前去与中国人交谈,我认为这是个错误。因此,当比尔‧克林顿说他(老布什)溺爱独裁者时,就很难反驳这一点。

随后比尔‧克林顿上台,他在第一年就像钉子一样强硬,然后像地球上其他任何人一样,呵护独裁者。他们(中共)肯定注意到了这一点,比如,几年后,北京屠夫迟浩田,那个派来坦克杀了(六四事件中)那么多人的行动指挥官,如今是国防部长,来到了华盛顿,得到了19响礼炮和所有的军事荣誉。他本应该被送到海牙去。他犯了危害人类罪,应该被起诉,而不是善待。

正是他在陆军战争学院说:“在天安门广场没有人死亡。”我听到了这句话,几天后组织了一次国会听证会,当时他还在这里。参加听证会的人目睹了死亡和破坏,包括《时代》杂志的记者,他从阳台上看到,看到了中共的作战指挥官迟浩田实施的可怕的、恐怖的暴力。

我们为他准备了一个空位。我们邀请了大使馆的任何人前来为这样一个荒谬的谎言作出解释。这个谎言能有多大?天安门广场上没有人死亡。所以这真的是…… 但是克林顿邀请了他。

没过几年,国会议员克里斯多弗‧考克斯(Christopher Cox)做了一个大范围的分析,由两党成员讨论技术转让,特别是(军民)两用途技术转让,是如何被用来提升警察和中共军事武器系统的杀伤力的。如果没有来自美国的技术,他们做不到。

因此,所有这一切,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致命武器,其中许多武器,包括指挥控制系统,都是由美国提供的,特别是得到了我们的大型高科技公司的支持。愿上帝保佑,别让他们(中共)打台湾,但我认为实际上可能性很大。在新疆的部队,他们是从哪里得到这么多能力的?其中大部分是由我们和欧洲人提供的。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未完待续)

《思想领袖》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让北京办奥运 是奖励不良行为
【思想领袖】莱博维茨:与左派断交的痛苦过程
【思想领袖】疫苗完美?您陷入“群体重塑”
【思想领袖】马龙:打疫苗越多 为何感染风险越大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世界杯 习近平的“左弧球”
【微视频】世界杯亚洲球队露脸 让中共尴尬
【思想领袖】科学界忽视“疫苗伤害综合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