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瞎子揣骨听声预言准 汪由敦官至从一品

文/周晓辉
乾隆年间,汪由敦先后任工部尚书、刑部尚书兼署都察院左都御史、工部尚书以及吏部尚书,官至从一品大员。(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7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古代有一种算命方法是揣骨听声,而用这种方法给人算命的以盲人居多。如《北史》中记载东魏权臣高欢未发达时,曾遇到一位盲眼老妇人,她为在座之人摸骨后说,他们都将显贵,且都是因为高欢的缘故。后来果真如此。北齐文襄帝在位期间,有个盲人叫吴士双,擅长听声算命,文襄帝让其通过讲话声音测算臣子刘桃枝、赵道德等人的命运,吴士双都说对了。

且说清朝雍正年间,浙东有位人称史瞎子的人。他给男子算命就用摸骨的方法,给女子算命就用听声的方法,可以立刻说出人的吉凶祸福,算得奇准。

徐元梦任浙江巡抚时,他的孙子舒赫德还不到10岁,来自休宁的汪由敦当时正在许元梦家的私塾中给他家的孩子们做老师。徐元梦听说史瞎子的大名后,就请他过府给舒赫德和汪由敦算算前程。

汪由敦出生在一个客居常州的徽商家庭,初名汪良金,他从小就聪明绝伦,5岁拜师读书,8岁时,他父亲给他读前代世系年号,他听过便能复述。10岁时,他回到休宁参加童生考试未中。一天晚上,其父梦见自己的父亲汪恒然对他说:“孙儿的文章很好,但名字不当,所以未中。”还说让他给孩子改名为“由敦”。之后,汪由敦再次参加考试,果然名列前茅。

年龄稍长,汪由敦博览经史,学识日进,见识广博,在常州杭州两地遍访名师,很多名流与他结为莫逆之交。24岁时被推荐到敷文书院,又经书院院长推荐为徐元梦孙子的老师。当时掌教张寻欢院长说:“才其优者,书院中不乏其人,若端重有识则惟汪生可。”

来到徐府后的史瞎子摸骨后说道:“两人将来都能做大官。”彼时舒赫德是世家贵公子,他将来能显贵并不出乎人们的预料,而汪由敦不过是一名贫寒的学子,怎么可能做大官呢?汪由敦心下认为,由于他是舒赫德的老师,所以史瞎子说些周旋之语应付他罢了。

大概感觉到了汪由敦的难以置信,当天晚上史瞎子独自一人来到私塾,对汪由敦说:“你要勉力奋进,你将来的官职名声在你的主人(徐元梦)之上。”汪由敦听了,更加惶恐,连说“不敢当”。史瞎子又道:“这并非是妄语。你现在不过是一名贫寒书生,我奉承你有什么好处呢?我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我命里该着某年当有灾祸,某年当得解脱。届时你已做了大官,我的灾祸要由你来解除,因此特来郑重相托。请你到时千万不要忘了我今天的话,一定要尽力搭救我。”

汪由敦画像。出自《清代学者像传》,清朝叶衍兰辑摹,黄小泉绘。(公有领域)

不久,有人向雍正皇帝推荐史瞎子,不知是何原因,史瞎子在与雍正皇帝对答后,被发落到辽东为民。

那么,在史瞎子被流放后,汪由敦的人生轨迹是怎样的呢?康熙末年,徐元梦被晋升为大司空,汪由敦以国子监生的身份一同入京。在京城,他继续勤修,文取先秦两汉八家,诗收骚雅汉魏、六朝三唐以及宋元明诸大家之长,学力日益深厚。

康熙五十八年(1719),汪母去世,汪由敦星夜兼程返家丁忧。三年丁忧期满后,徐元梦以其“立心忠厚、学识淹通”再次推荐他当明史馆纂修官,其尚未入仕就被雍正皇帝任命为珥笔(史官),与他一同讨论史局,对他恩遇有加。

雍正二年(1724年),汪由敦考中进士二甲第一名,旋授翰林院编修,几经升迁,至雍正十三年就已是正五品的翰林院侍读了。乾隆年间,他先后任工部尚书、刑部尚书兼署都察院左都御史、工部尚书以及吏部尚书,官至从一品大员。其为人沉静寡言,喜怒不形于色。遇事有识,默定于中,老成持重。

他还曾任《平定金川方略》副总裁和《平定准噶尔方略》总裁,参与纂修《大清一统志》和《盛京通志》。其善书法,力追晋、唐大家。

且说乾隆十年,皇帝下了一道诏书说,充军流放以下的罪行都可以减等发落。当时汪由敦正担任刑部尚书之职。汪由敦犹记得当年史瞎子之语,在查看旧案卷时,看到史瞎子名字后面写的是奉旨发配,没有记载犯罪缘由。于是他以史瞎子的罪行没有超过充军流放、正与皇帝旨意相符为由,上奏请求释放史瞎子。最终史瞎子得以获得赦免。

史瞎子回京后,住在汪由敦家中,他教授汪由敦许多韬略,但却不肯再说汪由敦将来的祸福了。

汪由敦善书法,力追晋、唐大家。图为汪由敦《临黄庭经洛神赋二帖册.临黄庭经》。(公有领域)

庚午年(1750),汪由敦的长子承沆准备参加科举,汪夫人望子成龙心切,就拜托史瞎子给算一卦。史瞎子说:“可当上六品官。”六品官在京城只有翰林修撰和各部主事。当时汪由敦是皇上的近臣,子弟要登科一定不会去各部,那么就必定是翰林修撰了,而只有状元才能任此职。汪夫人于是认为长子可以考中状元,心里暗自高兴。

不久,乾隆帝任命汪由敦为主考官,承沆为了避嫌不能参加此次考试,大家都认为史瞎子这次算得不准了。谁料当年冬天,皇上特旨让汪由敦的一个儿子出来做官,承沆随即得了主事职务,官位正六品。史瞎子的预测再次得到应验。经他预测后应验的事还有不少。

乾隆二十三年(1758)正月初四日,汪由敦侍驾至圆明园,初九中了风寒,二十二日骤然去世。乾隆帝亲往祭奠,赐陀罗被以殓,还西向坐三奠茶醊。君王对臣子行如此大礼,并不多见。乾隆还下旨拨内府银二千两厚葬汪由敦,并加赠太子太师,赐谥文端,入祀贤良祠。此外,亦命馆臣集其书为《时晴斋法帖》十卷,勒石皇宫之中。时人称:“大臣礼遇遇之隆,近罕其比。”

乾隆帝对汪由敦的评价是:“老诚端恪,敏练安详,学问渊醇。”

参考资料:

《檐曝杂记》
《清史稿‧卷三百零一》

责任编辑:李婧铖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东汉如果有大明星,会是怎样的人?东汉人又是怎么追星的呢?东汉名士李膺,为人风度秀雅、品格端正,自我期许很高,以发扬儒家的名教、是非观念为己任。天下士人争相拜入他门下,成为一时之盛,被赞美为“登龙门”。
  • 阔平的官道上,马蹄声、车轮声交织着,严整的官府车队风尘仆仆,自北方而来。这是东汉后期,一位豫章太守走马上任的车队,那辆最高大的双驾马车中,隐约可以见一个峨冠博带、正襟危坐的中年男子。从踏进豫章境内的第一天起,他就迫不及待地打听一个平民百姓的住处,意欲亲自拜访。
  • 苏绰(498年—546年),字令绰,京兆郡武功县(今陕西武功西)人。苏家是武功县的大族,他的祖辈几代人都做过郡守,其父亲苏协也担任过武功郡守。
  • 中国古代史籍中,包括官方修订的史书,如二十四史,都记载了不少古代帝王将相信奉佛道以及各种神异之事,比如《明史》和《庚巳编》就记述了“以清忠劲节,负天下重望,为近时名卿之冠”的名臣王恕临终时的瑞象。
  • 明朝英宗年间有一位很得民心也很有名气的大臣陈镒,他是江苏人,他的来历还真不简单。这得先从《庚巳编》记载的一则故事说起。
  • 三国时期,曹操有一心腹谋臣郭嘉,此人不是预言家,但他对时局的预测往往精确无比。他算无遗策,为曹操剖析袁绍、孙策等人的性格,以及事件的发展,均有着独到的见识。曹操与郭嘉,前者慧眼识人,用人不疑;后者慧眼识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演绎了乱世的君臣之义。
  • 清朝康熙年间,浙江平湖出了一位被称为“天下第一清廉”的官员陆陇其。他清廉到什么程度?在做县令时,过生日连寿宴也无钱置办。一次生日那天,他的夫人调侃他,他却对夫人说:“你且出堂视之,较寿宴如何?”他的夫人到前堂一看,看到堂上堂下摆满了密密麻麻的香烛,都是当地百姓自发来摆的。无疑,他们对这位爱民如子的县老爷充满了敬意。
  • 当关在监狱中的囚犯听说审判他们的官员生病,居然纷纷斋戒为其祈祷;当囚犯们听说这位官员将调任他职,居然都流泪哭泣。这样的情形在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闻者都相当震惊。这位让狱囚为之祷疾落泪的官员就是唐朝初年负责刑狱的大理寺卿张文瓘。唐朝大理寺卿是从三品,乃朝廷重臣。张文瓘缘何让狱囚如此感念?
  • 明朝英宗正统六年(1441)九月的一天,都城门外格外的热闹,几十名朝廷大臣正在为辞官返乡、已年逾七旬的礼部侍郎王士嘉践行,他们中有内阁首辅杨士奇、杨溥等。当时“送者车百辆,道路观者皆曰贤哉”。依依惜别时,众人纷纷赋诗颂德相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