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随笔】基辅印象 温暖而有风度

作者:白简
2016年1月,乌克兰首都基辅,穿着绣花民族服装的姑娘们参加游行,庆祝乌克兰脱离苏联独立22周年。(GENYA SAVILOV/AFP)
font print 人气: 67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翻看旧日照片,基辅街景、地铁交通、美味小吃、人物风景历历在目。一面翻看照片,记忆也瞬间被拉回到已远去的时空。

春天的基辅是郁金香的海洋;夏天的基辅充满了热情奔放;秋日的基辅板栗叶飘落时辉映着夕阳的光辉;冬日的基辅白雪皑皑,冰清一片。

在这个国度,我安然度过了十多年,到过乌克兰境内的许多城市,和这里的人民结下割舍不断的缘。

还记得下飞机的那一刻,看着飞舞的雪花,呼吸着乌国境内清冽的冷风。裹上大衣,迅速随众人登上机场的巴士。一场皑皑白雪,迎接异国学子的到来。

到学校宿舍后才知道,因为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故,基辅市内的居民都是到外面打水喝。在学校宿舍,国际学生从不喝厨房的生水。

刚到基辅不久,一天我穿着单衣服跑到楼下取水。我以为离宿舍很近,往返只要几分钟而已。年轻人爱耍酷,只要风度,不讲温度。结果那天排队的人很多,我被冻得瑟瑟发抖。有一个老妇见状,询问前面的人,让我先行打水。众人一致同意。

去基辅的商店买东西,售货员常会提醒一句,鸡蛋、牛奶是哪一天的,或什么食品已经不新鲜了,建议我买其它的。那时刚出国,思维还停留在“一切向钱看”的教育中。心里常嘀咕一句:乌克兰人真的很傻,怎么有钱不会赚呢?基辅的日常生活,以它温和的方式扭转着我“一切向钱看”的想法。

等到了大学,课堂上同学之间会为了某些事争得面红耳赤,似乎各不相让,一旦第三方提出了解决方案,争论也随之而止。课堂上彼此争论的双方,下课后倒也没有心存芥蒂,仍会彼此聚在学校餐厅,或是分享一个苹果,或是几块饼干。简简单单,就是一顿午餐。有时,一个橙子,也可以切成薄薄的十片。那薄薄的一片,也让人感到饱足。时隔多年,随着阅历的加深,我才能理解,知足喜悦的心能让人感到饱足。

这些同学几乎都是乌克兰各大电视台,电台,报社的主力。在我还没有毕业时,他们就已经供职各个媒体,坚持自由言论。这个民族遭受过共产主义迫害,所以在反共立场上,我所接触到的乌克兰人,几乎抱持着一致的立场。而在当下战争下,比起自由言论,我更关注他们的安危。在无情的战火中,他们是否平安。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西人对钱财利益看得很重,即使亲人友人之间也是账目清晰,分毫必究。在我旅居乌国期间,有一段时间极其艰难。一位友人为了帮我渡过难关,卖掉了金块。当时,我并不知情。直到过了多年,我才从别处听说了这件事。

在我的信条中,人生不能欠债。当我想要报答时,也已时过境迁。这件事使我意识到,有些债根本还不完。即便能偿还相同的数额,但那份来自人天性的善,不能用某个价码去衡量。因为他们的心愿很简单,只希望我能成为更善良的人,希望我能生活得平安、健康。这就是他们所要的“回报”。

有一次,我因腿伤无法上下台阶,站在市中心的一处通道口,徘徊不前。一位穿着时尚的年轻女士注意到我的难处,主动询问是否需要帮助。

当我说出腿伤严重,很难下台阶,她立即说:“我可以把你背下去。”我不好意思的婉拒,只要她把我扶下去就好。她耐心地等我移动缓慢的步子,把我搀扶到地铁里。听她讲话干练利落,不费口舌,应该是位身在职场的女士。

这是很日常的画面,没有轰轰烈烈。现在想起来,当人的心里对他人能留有一席之地,她的心灵必会灵敏,她的眼界必会捕捉到需要“关怀”的画面,而不是“那不关我的事”,匆匆而过,冷漠回避。

可能是相由心生,也可能是国民素养自然的流露,我的眼界所及之处,更多地看到了人的友善,人与人之间的帮助和体谅。所以,我对基辅的印象:漂亮、平和、充满人情味,是一个很有温度,很有风度的城市。

有一年,我到市中心打印文案。正逢广场上有一群人集会,反对共产主义。我走过去,把随身携带的酷刑图片当众展示给人看。那些酷刑图片,本来是要拿到学校做项报告。因为反酷刑日,老师给学生布置的作业。广场上集会都是挥舞反共大旗的乌克兰人,防暴警察站了好几圈,守卫着现场。待我离去时,一位全副武装的警察对我伸出了大拇指。尽管他是防暴警察,但从他的眼神中我看不到凶狠凶恶,而是对你的理解和支持。

即使到乌克兰其它城市,不熟悉路况或者需要询问什么事,我更愿意去问警察。我是从内心相信,他们能帮到我。如果问我,警察中难道就没有害群之马。我会说“有”,但是极个别的。旅居乌克兰十多年,我只碰到过一次向我索贿的警察,屈指可数。

从封尘的记忆搜索往日片段,再从记忆中回到现实,看看照片上的乌克兰人:同班同学穿着民族服装,站在学院的舞台上,放声歌唱;在基辅市中心,热情奔放的年轻人跳着欢乐的民族舞蹈;在一所中学,孩子们表演话剧古希腊神话。他们中,有我学院的搭档、有志同道合的友人、有随机抓拍的路人……

人们的脸上洋溢着喜悦、安宁。那时,任谁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基辅会成为战场,民众惨死街头;也没有人会预料到,同宗同源的乌俄会爆发惨烈战争。在我离开乌国多年后,回首再看基辅,再看乌克兰新闻,这些出乎意料甚或我个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在我心中引发剧烈风暴。

很多记忆定格为美好的画面。这份美好契合我当初对乌国的印象,却又和乌国如今的现实保持着鸿沟,遥远的距离。在时光的流淌中,没有人能够再回到过去。

有时,回想起这个民族因遭受共产极权迫害所承受的苦难,作为世俗的一员,时常有一种悯人胸怀,想把他们捧在手上,呵护在心里。

尽管这里并非我的母邦,只是我暂时漂泊的异乡。生而为人,今生所遇皆有因缘。对命运的信赖和知趣,倒也使我随遇而安。

当时光远去,世俗的点滴也逐渐尘封,留在记忆深处,化成命运赐予的花瓣,点缀着人性天良。@*

点阅【战争随笔】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恶念就像那些杂草的种子,若不加以抑制,就会疯狂地生长,甚至占山为王,最终会让自己的心灵纤弱的不堪一击。
  • 心灵的通途,原本是宽广的,坦荡的,当人执着地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时,得不到的痛苦,会瞬间把戟剑插满在心路上,阻挡着自己脚下的路。有时,看着满路的刀戟,心里都会畏惧,望而止步。
  • 岁月不是承载放空心念的砝码。真正放弃执念的还是内心对世间规律的觉悟。犹如修行人,同化宇宙法理才能归正,了悟不生不灭,悟道生命的真正意义。
  • 有一位郁郁寡欢的丈夫请教婚姻专家,他觉得婚姻乏味。咨询后,专家回答他,是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枯燥、单调,不能期望婚姻的另一半要义务取悦丈夫,继而带来快乐,你对她乏味,她给你的回应就是乏味,唯有改变自己才能改善婚姻关系。
  • 俄乌战争进入四月份,再过一段时间俄乌会迎来他们的复活节。我的思绪也飞回到多年前的切尔尼戈夫。 多年以前,在伊琳娜母亲的邀请下,我到切尔尼戈夫做客,和她们的家人庆祝复活节。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小镇,有很多古老的教堂建筑。在战争中,这座小镇已被完全摧毁。昔日拍下的照片,如今成为历史的见证。
  • 2003年,我在中国度过了传统新年。本想在中国多待一些时日,多陪陪父母,但内心有一股力量推促我尽快结束假期。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看到了一位慈悲的觉者,释放出无量光明。我从清晰的梦中醒来。起身而坐,明明四周黑暗一片,而我像坐在光明之中,内心充满了祥和安宁。在乱世的黑暗中,我看到了光明;在末世的浑噩中,沐浴着佛光。
  • 以古溯今,无论东、西方的古圣先贤皆感慨,“一寸光阴一寸金”。现今年代,大家都知道黄金很贵,但是古人却在久远年代以前就下了定论,认为时间比黄金还珍贵,因为“寸金难买寸光阴”啊!
  • 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官方每年都会举行胜利大游行,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多年以前,我站在基辅的中心大道,看着欢呼雀跃的人群,为乌克兰人的尊严,获得胜利的荣耀,发自心底的高兴,为他们欢呼喝采。人们享受着先辈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自由与和平。
  • 生活日常,仿佛是无所不在的实境教室,每天都有不同的际遇,而认真过生活则有如在教室中填写人生考卷,最重要的意义是从中学习及提升心性自我成长,这就是老天爷给我们出的考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