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参加海牙国际电影节 观众了解真相

人气 6197

【大纪元2022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言荷兰报导)2002年3月5日晚8点,很多长春人见证了历史性一刻:晚间电视新闻中突然插播了两段影片“是自焚还是骗局”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不仅讲述了法轮功迫害真相,还有来自全球各地的学员通过镜头向人们展示着法轮大法的美好与平和。然而,这一画面持续不到一小时便被中共切断。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这是20年前震惊全球的长春电视插播事件中的一幕。2022年4月10日晚,加拿大制片商Lofty Sky《长春》制作组将这段珍贵的历史再次呈现给荷兰观众。(点击观看《长春预告片》。

此次,该制作组带着这部由知名艺术家大雄参与创作、杰森‧劳夫塔斯(Jason Loftus)导演的动画纪录片来海牙参加一年一度的国际电影节——Movies That Matter电影节(前身为大赦国际电影节)。

“作为一名艺术家,利用我的技能告诉人们应该知道的,这是上天赋予我的责任。”现居加拿大的大雄向大纪元记者介绍说,动画纪录片是西方社会比较主流的一种艺术方式。它的制作成本通常比普通纪录片还要昂贵。但他乐在其中,因为这种艺术形式有其“太多的优势”。

“这个世界上的一些人啊,你让他明辨是非,明辨善恶,他是不接受的。他觉得你没有资格教育我。”笃信艺术来源于神的大雄说,“但是艺术不一样,艺术是,我可以叫你去欣赏,所有人都不会去拒绝艺术的,哪怕再怎么样我都会接受艺术,这就是神的一种慈悲。”

2022年4月10日晚,《长春》动画纪录片制作组在荷兰海牙参加国际电影节。图为《长春》首席艺术家大雄。(文臻/大纪元)

插播事件发生时,大雄也是长春众多法轮功修炼者的一员,由于中共在插播后进行的大搜捕,他不得不离开长春,并最终离开中国。

“这部电影不但告诉了人们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而且利用了一种精致的艺术形式给人们带来心灵的震撼、灵魂的冲击。”当地华人观众李女士表示。当晚前来观看电影的留荷博士温先生说,电影非常感人,看到泪目。他的法国同事也表示电影很美(zo mooi)。此前,他从未听说过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的事情。这部电影使他进一步了解了中共针对法轮功的迫害,也了解了法轮功修炼者。

艺术家将一群法轮功学员平凡而伟大的形象再现银屏,而且插播事件幸存者们的真人真语也贯穿其中,简洁、紧凑的剧情描述让全场观众时而屏住呼吸,时而潸然落泪。

屏幕上,一会儿是天真可爱的小大雄在长春享受他美好的童年时光,一会儿是法轮大法洪传,法轮功学员不但身心受益,而且找到人生方向。然而,1999年7月20日,迫害发生了。长春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利用自己的智慧勇敢地告诉人们真相。

2002年3月5日,法轮功学员在长春八个电视频道中成功插播法轮功真相,随即遭到抓捕。被中共指控的18位参与者遭到惨烈的迫害,其中梁振兴、刘成军、雷明等多人被迫害致死。

根据美联社美国《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于2010年12月6日的相关报导,插播过程中,法轮功真相节目在八个频道播放了50分钟,至少超过10万观众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人们奔走相告:法轮功平反了!最终,绝望的中共切断电源,将人们拉回残酷的现实。历经23个年头,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仍在继续。

“这部纪录片真是令人印象深刻,我想进一步了解法轮功的相关情况。”当晚,影片放映结束后,现场一位来自瑞士的女士向台上接受观众问答的制作组表示。大雄说,也许他无法真正回答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但是我可以回答你法轮功给我带来了什么。法轮功给了我非常真实的东西,他对我很有益,我需要去追随他,我需要去回报他。”

“世界需要真相,真相可以救人,可以给人们选择,但在中国人们得不到真相。”大雄在回应当晚活动主持人韩福生(Floris Harm)关于制作这部电影的目的时表示。

NOS资深记者:这部电影消除了我对法轮功的误解

2022年4月10日晚,《长春》动画纪录片制作组在荷兰海牙参加国际电影节。荷兰主流媒体NOS资深记者韩福生(Floris Harm)为当晚节目主持人。(文臻/大纪元)

韩福生是荷兰主流媒体NOS资深记者,他也是一名汉学家。早在迫害之前,他已经知道法轮功。

“大概在1992年到1999年间,我住在北京。尤其是在1995年到1998年间,我经常在北京的公园和街头看到很多人炼法轮功。”他说,“作为一个外国人,我的印象是法轮功就像是清晨北京市民在天坛锻炼身体练的气功一样,我当时认为它只是气功的一种,是一种根植于中国文化的修炼方式。”

然而,迫害发生了,他百思不得其解。“我可以想像,就像在电影中法轮功修炼者所说的,我们不理解为何要迫害,我们只是很开心地在实践我们的信仰,而突然之间镇压就开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问题到底在哪?”

“但对中共来说,这显然是一个问题。他们对法轮功的发展壮大感到震惊。”他说,“作为一名记者,我会试图为那些不能说出真相的人发声。你总是会去寻求真相,是不是?”

当记者问他,你认为这部电影能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时,他说,这个问题问得很好。

“我认为在西方普遍对于法轮功有一种误解,很多人不理解他,认为他是一个带有负面含义的宗教派别。”他解释说,当提到这个词时,很多人就会想到高高在上的教主,“告诉他们的追随者相信一些东西,与此同时,他们变得非常富有,他们去买豪车等等类似这样的东西。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教派。”

他说,这种说法会误导人。

“我认为这部电影表明,这种(中共)说法基本上都是胡说八道。”他说。此前,韩福生甚至不知道很多人对法轮功的“误会”都是中共的欺骗宣传所致。

“我觉得这部电影很有启发性。当我走在海牙时我看到街上有法轮功学员,我并不清楚这情况。”韩福生的一番话引起当晚现场一位荷兰女士的共鸣,“但从现在开始,我将更加关注这个问题,关注正在发生的事情,我将努力放大你们的声音,他们的声音。这就是这部电影对我个人的意义所在。”

“这是艺术的力量,歌曲也好,音乐也好,美术也好,你可能看不懂,但是你不会去设定立场,你会把它看了,我觉得我要把它看了,起码有一种艺术形式让你去欣赏。”同时也是音乐人的大雄说,“第一眼出现他就觉得唉这个有意思,他会不断让你坐在这里(欣赏)”

2022年4月10日晚,《长春》动画纪录片制作组导演及制片人杰森‧劳夫塔斯(Jason Loftus,左二)在荷兰海牙接受观众提问。(大纪元)

《长春》导演和制片人杰森‧劳夫塔斯(Jason Loftus)也与观众分享了中共长期的宣传如何影响了他的家人。“我妻子也是长春市人。她为这部电影做了配音导演的工作。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已经离开中国,完成了她的本科学位,她来到多伦多读研究生学位。”

“当我刚开始和她约会时,她提到,你知道,她在唐人街看到法轮功学员在发传单,她立即感到被侮辱或尴尬,她花了一些时间才明白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他说,妻子后来明白了,因为她从小接受了中共“三位一体”的误导性教育,将中共、中国和中国人混为一谈。

想了解《长春》更多信息,请观看大雄的节目: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纪录片《长春》放映 全场观众学炼法轮功
在日中国留学生声援白纸革命 高喊“推翻中共”
新西兰华人声援白纸运动 国会议员到场支持
对抗中俄高超音速武器 美日拟联合研究拦截器
最热视频
【晚间新闻】武汉爆大规模抗议 马斯克公布推特黑幕
【全球新闻】白纸革命勇士被抓 最大黑客组织声援
【环球直击】骇客组织展开白纸行动 声援中国民众
【新闻看点】习对白纸革命表态?防疫政策大变
【中国禁闻】白纸运动蔓延 官民展开监控与反监控博弈
【时事金扫描】各地抗议封控 一张照片看哭中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